在小哥哥的猛烈攻势下,我沉沦了……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为了工作方便,老公给分隔两地的我买了一套新房。

看房的时候,帅气的物业小哥告诉我他们提供特殊服务,当晚,他向我展示他的八块腹肌的健壮身体……

1

听说过物业的特殊服务吗?

因为工作原因,老公为分隔两地的我购置了一套住宅,签合同的时候,物业会安排人员提供特殊服务。

我愣了一下,洗车?送快递?还是提行李?

然而等我打开家门看到躺在沙发上的美男时,我才知道特殊服务是什么意思……

我叫罗薇,是一个寂寞的单身少妇。



今天,我因为工作方面的原因被调到离家很远的城市工作,和老公分隔异地。

我们的两个女儿,年纪大的跟在老公身边,年龄小的要喂奶,所以跟在我身边。

为了上下班更方便,同时也为了照顾小女儿,老公替我购置了一套新房。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认识了张跃。

第一次见张跃的时候,他给我的印象很奇怪,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

那天他穿着修身的西装,戴着物业工牌和黑框眼镜,身材修长,面容清冷,像是偶像剧里的邻家男主。

我静静地看着站在那里迎宾的他,人来人往的潮水中,他显得与旁人格格不入。

直到他的目光越过人潮,与我四目相对,然后掀起唇角,微微一笑。

我的心一下子像是被击中了,多年不曾有过的羞涩充斥我的胸腔,我下意识低下了头。

他快步走到我的面前,“您好,请问办理入住手续的罗薇小姐吗?”

他身上有一股好闻的香水气息,连同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混在一起,让我有些目眩神迷。

“嗯。”我轻轻点了点头。

“我叫张跃,是本小区物业的工作人员,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将全程为您……”

张跃滔滔不绝地说着,我却完全没有听进去,目光失神盯着他薄而微微红润的嘴唇。

要是亲一下……会是什么感觉呢?

“罗小姐,你在听吗?”

张跃伸手在我眼前挥了挥,关切地开口:“我看您神情有些不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没什么,你继续说吧,我在听。”我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很好。

张跃继续向我介绍,因为我是本小区入住的第88位住户,今后几年都可以享受专人提供的特殊服务。

包括但不限于修理电器,送快递,提行李,代驾等一系列服务,后期根据住户要求,也可以提供一些特殊服务。

特殊服务?

我看了一眼旁边婴儿车里睡得香甜的女儿,忍不住打趣:“那你能帮我给女儿哺乳吗?”

“啊?”

张跃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问,目光下意识落到了我的胸前,反应过来脸瞬间红了。

“罗小姐,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张跃腼腆地挠了挠头。

真纯情啊,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

我笑了笑,随即收起取笑的心思,让他帮我抱着女儿一起上楼看看。

张跃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抱起孩子跟在我身后。

2

说来也奇怪,被陌生人抱就哭闹的女儿这次却一反常态的安静,两只小手抓着张跃的衣服,露出无意识的微笑。

“没想到你还挺招小孩子喜欢的……”看着他温和的侧颜,我有些意外。

“叮!”

电梯门开了,迎面是一整面的玻璃。

看着镜子中并肩站在一起,宛如新婚夫妇的两人,我下意识将他和我老公对比起来。

我老公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富家子弟,我们是大学同学。

大二那年我和初恋分手,心情低落之下他整天陪在我身边,又是送花又是送礼。

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追到了手,等反应过来已经给他生了两个女儿。

婚后老公依旧对我很好,这次我被单位安排到这里,他也是二话不说就给我买了一套房。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感觉和老公相处的过程中缺少了一些东西,至于是什么,我又说不上来。

直到看到张跃的一瞬间,我忽然明白了。

激情。

我和老公缺少的是激情。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和老公很难有时间住在一起,说句不好听的,老公那方面很一般……

也或许是,到了我这个年纪,大部分女人都会欲求不满吧。

我这样想着,看着张跃的眼神发生了一丝变化。

叮!

电梯门开了,张跃在前面带路,迎我走进了新家的大门。

很宽敞的四室一厅,正对面是全景的巨大落地窗,可以从这里俯瞰下面的城市和车水马龙,屋内的装修也很雅致,完全符合我心中的期望。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装修队的工人在临走的时候没有打扫干净,屋子里有不少的灰尘。

我眉头一皱。

看到我眼中嫌弃的表情,张跃神情愧疚。

“不好意思,罗小姐,这是我们的失职,我现在就给您打扫。”

“嗯。”我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什么:“对了,叫我薇姐吧,别那么生分。”

“好的薇姐。”张跃说着,转身去厨房拿清理工具。

此时天气炎热,张跃打扫了一会儿,满头大汗问我可不可以脱掉外套,我点了点头。

张悦脱下外套,露出冲击力爆棚的八块健硕腹肌。

他的身材是标准的倒三角,一看就是常年锻炼的结果,比之专业的健身教练也毫不逊色。

我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蛋,烫得像火烧一样……

张俊一直忙活到傍晚,眼看着天色渐黑,他提出借用我家的浴室洗澡,我连忙点头,表示当然可以。

趁着张悦洗澡的功夫,我将房间收拾打扫,然后女儿睡得小床铺好,做完这些已经是热得大汗淋漓。

此时新家的空调还没有安装,我只能坐在客厅里将窗户打开,等待张跃洗完澡再进去洗。

过了一会儿,张悦洗完澡出来。

热气蒸腾的他并没有穿上衣,我能清晰看见滚烫的水滴顺着他的腹肌向下滑落……

3

我目不转睛盯着,呼吸变得有些粗重。

或许是察觉出气氛有些尴尬,张跃待了一会儿就告辞了。

我这才松了口气,要是他再待下去,我可能就真的无法自持要做出一些违背道德的事情了……

我整理了一下心情,脱光衣服走进了浴室。

然而下一秒,我一个不留神踩在积水的浴室地面,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滑倒,跌坐在地。

我忍不住发出惨叫,浑身痛得不能动弹。

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客厅里传来了张悦的声音:“薇姐,你怎么了,没事吧?”

他不是走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我心里一惊,紧接着听到他说自己的皮带落在了我家浴室,所以准备回来拿。

我看了看角落里的收纳篮,果然看到一条皮带挂在上面。

“你等着,我给你拿出去……嘶,好疼!”我刚要站起身,却再次跌倒,大叫了一声。

“薇姐,你怎么了?”

张跃听到动静,下意识推门就要进来,我面色大变,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下一秒,我躺在浴室地面上,他站在浴室门口,我们四目相对,空气都寂静了。

张跃目光怔怔看着我的身体,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顿时羞红了脸。

“薇姐,我来帮你。”

张跃反应过来,急忙走过来弯下腰,双手从我腿弯下穿过,用公主抱的姿势将我抱在了怀里。

我羞不可抑:“你……你快放我下来!”

“薇姐,你受伤了,我抱你回房间吧。”张跃不由分说,抱着我走向房间。

他的力气很大,我无法挣脱,只能拼命捂住自己的身体,紧紧地低下了头。

虽然没有镜子,但我猜自己的脸一定红得厉害。

除了老公,我从来没有和一个异性这样亲密,此刻躺在张跃的怀中,我那颗沉寂已久的心忽然躁动起来。

张跃并没有做过分的举动,他将我抱回房间,给我盖上了被子,全程目不斜视。

“薇姐,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张跃冲我点点头,说完就准备离开。

看着面前这个高大温柔的男生,我对他的好感瞬间提升不少。

眼看着他要转身离开,我却忽然不想放他走,我下意识伸出手拉住了他的衣袖。

“薇姐,你……”

“别走,陪……陪陪姐姐好吗?”我深吸一口气,露出柔弱可怜的眼神。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