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952年新疆土匪提出八个无理投降条件,毛主席全部同意,结局如何

0
分享至

1949年第七届二中全会后,王震拍着胸脯向毛主席保证:“主席放心,进军新疆,就是真像西游记上所说,有通天河,火焰山,妖魔鬼怪,我也要把红旗插上天山!”

新疆和平解放后,王震下了一号令:“全体军人,一律参加劳动生产,不得有任何人站在劳动生产之外”,南泥湾大生产的场景,在新疆重现。

毛主席得知后振奋的表示:“我王震部入疆,尚且首先用全力注意精打细算,自力更生,生产自给。现在他们已站稳脚跟,取得了少数民族的热情拥护。”



然而,以乌斯满、贾尼木汗、尧乐博斯为首的土匪,与国民党和境外势力勾结,妄图复辟反动统治,烧杀掳掠,四处作乱,还不断袭击我驻疆部队。

王震指挥人民军队,在天山南北、戈壁雪山千里追击,经过长征般的千难万险,终于将他们打的奄奄一息。

乌斯满死后,他的儿子谢尔德曼又开始与人民为敌。

直到1952年,退无可退的谢尔德曼终于答应投降。

不过,谢尔德曼一口气开出了8个投降条件。王震愤慨的拒绝后,毛主席却表示全部同意。



胆大包天!匪首残杀解放军副师长

1949年底,王震派遣阿买提·瓦吉提一行,去找乌斯满和谈:“王震将军捎话,现在新疆已经和平解放,你再不要挑起战争事端,再不要给各族人民带来灾难。你可以回到迪化或者阿山参加政府工作。我们不计前嫌,说话算数!”

阿买提·瓦吉提等代表好话说尽,希望乌斯满能从大局出发,认清现实,早日接受新疆和平解放。

乌斯满自知罪孽深重,背后又有国民党反动派的支持,所以拒绝弃暗投明。



1950年3月,乌斯满与另一土匪头目尧乐博斯,在营地召开了臭名昭著的“塔尔苏会议”,正式宣布“武装暴动”。

两人东拼西凑,勉强挤出了5个团的兵力,在新疆首府迪化制造混乱,共烧毁民房30多间,伤害群众130多人,抢劫马1904匹、牛584头、羊1.9万只、粮食39.9吨、面粉5842公斤、黄金0.75公斤、银元181个、白银15.4公斤、被子800床。

一年之内,乌斯满股匪竟先后发动抢劫300多次,抢劫牲畜34万头、粮食5300石、金银万余两,杀害无辜群众1300多人。



这些丧心病狂的土匪,还将魔爪对准了人民子弟兵。

1950年3月27日,六军十六师(新疆兵团第五师前身)四十八团九连副连长、司务长和哈密县委人员三人,从沁城返哈密途中遭匪袭击,副连长受伤,另两人牺牲。

4月1日清晨,第六军十六师副师长罗少伟,带着作战参谋马玉章、报务员宋万成、警卫员杨壮元,乘坐吉普车前往七角井视察剿匪工作。



离开时,刚走了20多公里,到了车轱辘泉,汽车刚爬上一座斜坡,忽然窜出了五六十名持枪的悍匪。

他们不由分说的开枪射击,罗少伟奋起反抗,终因寡不敌众,壮烈牺牲。

罗少伟副师长的阵亡和接连发生的解放军遇袭事件,让中央大为震怒。



毛主席亲自拟电:“各地应把剿匪当作一切工作的头等任务,集中全力,彻底肃清境内的一切匪患。”

朱老总也给王震写信道:“新疆地大人少,土匪易产难消,除发展生产改善生活外,还需要控制交通工具,朝发夕至,坦克、装甲车等,使土匪有所畏而不敢横行。”

中央军委也给西北军区下了指令:“乌斯满匪首与美特有关,应坚决消灭!”



千里追击,老班长只能喝战士的排泄物

为剿灭以乌斯满、尧乐博斯为代表的匪帮,中央军委指示新疆军区成立了剿匪指挥部。

王震任总指挥,张希钦任参谋长,同时,在奇台成立北疆剿匪前线指挥部,六军军长罗元发任北疆前线指挥,战车团团长胡鉴任前线剿匪参谋长。

随后,北疆东、西线剿匪指挥部成立,六军十七师师长程悦长任前线总指挥。

程悦长与战士们同坐大卡车,在奇台周边搜寻乌斯满匪帮,以防止他们进犯迪化。



4月中旬,程悦长的部队在红柳峡找到了乌斯满匪帮,双方随即展开交火。

乌斯满和他的部下,虽然都是马背上长大的牧民,擅长骑射,但在人民军队面前,充其量只能算散兵游勇。

经过一番鏖战,程悦长所部将乌斯满击溃,并令其损失帐篷千顶、牛羊三万头。

乌斯满在白俄卫队的掩护下,趁机逃离,准备南下天山与乌拉孜拜匪部会合。



南下,就是绵延千里的古尔班通古特大沙漠,那里黄沙弥漫,气候恶劣,水源严重不足。

尽管如此,追剿部队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前进。

程悦长跟战士们同吃同住,在漫无边际的沙海里勇追穷寇。

程悦长回忆道:“刚进沙漠,就断水断粮。战士们的嘴干得出血,只好喝人尿、马尿,甚至喝马血,吃马肉。警卫员有意给我留的一壶水,我也让病号喝了。罗元长军长知道我有胃病,特意给我捎来袋大米,我也命令警卫员分给了战士们。”



贺维铭是第十七师的一位普通战士,也是千里剿匪的亲历者。

晚年回忆起那段岁月,他仍记忆犹新:“其实打仗本身并非最苦,最苦的是有干粮咽不下,有牛肉干不能嚼,全团在400里行军中没一口水喝,望梅止渴也帮不了什么忙,渴得唇裂、眼涩、鼻孔流血、嘴中发苦,渴极了就接马尿喝。老班长跪下张口要接我小便喝,我说不行,他发怒了:‘有啥不行,我们渴死了,谁去打土匪!’我接受他的斥责,闭上了眼睛。这种灵魂和肉体从没经历过的事,我竟遇上了。晚上全团露营,谁也不说话,有的战友不是死在敌人的刀枪下,而是死于干渴中。”



最后,剿匪部队凭借坚韧的毅力,走出了纵横500里的戈壁,在三个泉子迎头痛击了乌斯满匪帮,迫使其向东流窜。

随后,程悦长命令五十一团在黄草湖设伏,消灭了部分乌斯满匪徒。



土匪提条件,毛主席为何答应了?

1950年7月15日,解放军进驻雾浓,据俘虏交待:“乌斯满、沙拉里炭、加拿白等残匪多人已于四天前(18日)由雾浓逃向甘肃、新疆、青海交界的祁连山。”

乌斯满残部500余人盘踞在海子地区,冥顽不化的他又一次的拒绝谈判,并纵令匪徒肆意烧杀抢劫

甚至袭击解放军车队,导致新疆迪化至甘肃酒泉的公路运输受到严重干扰和破坏,邮路曾一度中断。

西北军区下令,集结新疆、青海、甘肃的兵力,展开三省大会战。



1951年2月17日,剿匪军队正式向海子进发,严冬的戈壁,北风飞卷黄沙,雪团似刀锥,不停地袭击征战的骑兵。

19日拂晓,各部官兵按时到达集结地点。冲锋号角吹响,战士们争先恐后的搜捕残留匪军。

三连连长大声报告道:“前面骑白马的,就是乌斯满!”

甘肃“进剿团”团长李文彭果断下令:“乌斯满就在前面,尽量抓活的,实在不行,可以击毙,绝对不能让他再逃了。”



数百骑兵,在平地上掀起了突刮的狂风,向乌斯满逃跑的方向卷去。

不大功夫,一股匪骑与三连刀对刀,枪对枪,拼杀起来,战士们举刀挥枪,直冲敌阵。

一排排仇恨的子弹扫过去,匪骑纷纷落马。

乌斯满拼命的挥舞马鞭,往前逃窜,不时扭身,回头向尾追不舍的战士开枪。



文化教员孔庆云机警地躲过乌斯满射来的枪弹,用力提缀磕蹬,战马像离弦的箭,奋蹄狂奔。

就在两马靠近的一瞬,孔庆云飞身离马,死劲地把乌斯满拉下马来。

两人在地上撕打起来,飞马赶来的炊事员刘华林趁势用枪托猛击乌斯满的头部,打得他眼冒金星。

新疆匪首乌斯满,就此被捉拿归案,并在1951年4月30日于迪化召开的公审大会上,被判处死刑。



乌斯满死后,他的儿子谢尔德曼为了报仇,又纠集起残留匪军,在阿尔泰一带制造混乱。

谢尔德曼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跟解放军四处周旋。

直到1952年8月,王震的大军终于把谢尔德曼匪部包围在一座山地上。

走投无路的谢尔德曼,只能主动求和。



不过,谢尔德曼提出了八项条件:既往不咎;安葬乌斯满的骸骨;不参加党组织会议;不解散队伍;不收缴武器;赔偿损失的马匹;寻回他们遗失的财物。

乌斯满和他的旧部烧杀劫掠,不但让大量百姓平白丧命,还袭击了很多解放军战士。

就连王震的老部下罗少伟副师长,都死在了匪帮的枪下。



王震看到谢尔德曼提出的条件后,勃然大怒,回应道:必须无条件投降。

当然,王震也将此事上报给了中央。

毛主席得知后,当即表示:“告诉王震,全部接受。”

毛主席高瞻远瞩,他的这一举动,不仅是扫平了乌斯满余孽,还完美的解决了整个新疆的土匪问题。

谢尔德曼弃暗投明后,先后任阿山专署畜牧科科长、伊犁州政协办公室副主任等职,直到1971年去世。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斋晗
斋晗
放他三千裘马去,不寄俗生。
1470文章数 11615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