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国之乱不久,周亚夫狱中吐血而亡,汉景帝:他在,刘彻不敢继位

分享至

公元前143年,刚过天命之年的周亚夫就已经开始准备后事了。由于从军生涯三十余载,他的儿子周阳特意从国库中悄悄购买了500件盔甲,以作周亚夫的陪葬品。

然而,由于克扣工人公子,周亚夫的举动传到了汉景帝的耳朵里。当时,汉景帝派遣文书官前来问讯,可周亚夫竟一言不发,不做任何解释。得知消息后,汉景帝怒不可遏,声嘶力竭的骂道:

“我不用再去核实了,如果周亚夫不服的话,就让他下地狱吧。”

不久后,周亚夫下狱处置。当廷尉将“谋反”的罪名扣在周亚夫的头上时,周亚夫方才恍然大悟。只是,廷尉的官员早已为他的辩解做好了应答的准备。一句“你不在地上谋汉景帝的反,就在地下谋汉高祖的反”,将周亚夫的所有退路,全部断绝了。

作为一代名将,周亚夫性情刚烈,何曾受过如此屈辱。他下定决心,绝食以铭心志,最终吐血身亡。在听闻周亚夫亡故的奏文后,汉景帝长舒一口气,叹道:“少主无忧了。”

那么,周亚夫都做了些什么事情,让汉景帝如此不安呢?他与汉景帝的关系如何?他又是否真的暗中谋划反叛了呢?



性格秉直的周亚夫

周亚夫是汉初开国功臣、太尉周勃的次子。

周勃早年间跟随刘邦打天下,极受刘邦的信赖。因此,在刘邦称帝不久,周勃就因功受封为绛侯,执掌汉家军队。

刘邦驾崩后,太后吕稚执政,大肆屠戮前朝功臣、勋贵。当时,周勃、陈平虚以委蛇,假装归顺,方才躲过了被杀的危机。

公元前180年,吕雉病亡。周勃联手陈平,诛杀了吕氏诸王,随即拥立汉文帝刘恒即位。

不仅如此,为了让汉文帝顺利登基,周勃还对外宣称汉惠帝诸子并非亲子,然后斩杀了汉惠帝还在世的血脉,让汉文帝成为汉室“唯一合法继承人”,可见周勃为汉文帝的付出是非常大的。

故而,在汉文帝一朝,汉文帝对周勃始终礼敬有加。对于周勃的儿子,汉文帝也丝毫没有吝啬自己的善意,不论是周勃的长子周胜、还是次子周亚夫、三子周坚,汉文帝对他们都非常好。

其中,作为周勃“继承人”的周胜,还一度被汉文帝当作女婿来培养。



公元前169年,周勃因病去世,他的长子周胜袭爵。然而,周胜却因擅自处决奴隶,遭到了汉文帝的顶格处罚,罢官免爵,废除了他世袭的爵位。

当时,周勃刚刚离世不久,汉文帝不愿背负“过河拆桥”、“鸟尽弓藏”的骂名。因此,汉文帝决定选择“贤明”在外的周亚夫作为继承人,并改封为“条侯”。

其实,就在周胜袭爵的同时,周亚夫受到的礼遇也丝毫不差。当时,他被汉文帝安排到河内郡当郡守。史书记载,河内郡是汉朝的重郡,十分繁华,地理位置也很重要,进可攻取天下,退可成鼎足之势。

可见,对于年轻的周亚夫,汉文帝是极为信任的。

公元前158年,匈奴骚扰大汉边境,企图进入汉朝国内烧杀抢掠。汉文帝紧急命令刘礼、徐厉、周亚夫拉起北方防线,三人分别镇守“灞上”、“棘门”、“细柳”。

不久后,汉文帝为了表示对将士们的关心,亲自到前线阅兵。在灞上和棘门时,刘礼和徐厉都没有设置复杂的程序阻拦汉文帝,直接让他进入军营,而且将士还对皇帝行礼。

可当汉文帝到了细柳的时候,他就遇到“麻烦”了。



汉文帝的侍从跑到军营前给周亚夫的守将提醒:“皇帝驾临了,赶紧准备接驾。”

但谁知守将却说:

“在军营,我们只听将军的命令,不听皇上的命令,甚至皇上到了这里,都要按照军营的规矩来办事”。

作为“老好人”的汉文帝,听到守将的话,当即称赞周亚夫辖军有方。而在汉文帝见到了周亚夫后,周亚夫也只是简单地行了一个抱拳礼,还给汉文帝讲道理。

汉文帝不仅不怒,反而向周亚夫和众将士欠身行礼,甚至离开军营前,还不忘夸赞周亚夫。

由此可见,周亚夫善于治军,且懂得领兵打仗,是汉文帝时期少有的军事人才。然而,“细柳”事件也暴露了周亚夫为人处事中的弱点。

他为人孤傲、性格秉直,近乎狂妄。这在汉文帝眼中,或许是可以忽略不计的缺点,却在“小心眼”的汉景帝心中,成了无限放大的“震主之威”。



汉景帝的平叛功臣

不久后,汉文帝病重将亡。临死前,他特意叮嘱汉景帝刘启,说道:

“以后朝廷有急,可以依赖周亚夫。”

汉景帝记住了这句话,可他却从未花费时间,去了解这位“固执”到极致的将领。毕竟,刚刚登基的汉景帝,正忙着大汉建立以来最危险的一项工作:削藩。

跟汉文帝“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态度相比,汉景帝对于“加强皇权”的渴望,要高了不少。对内,汉景帝意图削弱相权和言官权力。对外,他也并不觉得宗室就信得过。

因此,汉景帝采纳晁错的建议,先外后内,削减甚至没收诸侯王的军事力量,大面积削藩,处理刘邦留下来的“宗室分封”问题。

然而,汉景帝的激进举动,引来了更加激进的反叛运动。公元前154年,以吴王刘濞为首的七国,悍然发动了七国叛乱。

刚开始,叛军势如破竹,着实把汉景帝打懵了。但汉景帝很快就下定决心武力平叛,起用了汉文帝生前推荐的周亚夫。

当时,叛军正好行至梁国边境。作为汉景帝的亲弟弟,梁王刘武自然全力抵抗。可叛军的攻势实在太猛了,梁王连忙向汉景帝求助,希望周亚夫能火速前来支援。

听说梁王被困后,汉景帝也非常着急。他连忙下令,周亚夫率军前去救梁王。

然而,周亚夫却认为,正面决战风险太大。他建议让梁王再坚持一段时间,自己率军绕到叛军后方,伺机切断叛军补给,这样才能彻底消灭叛军。

汉景帝听后,觉得这个计策不错,于是就同意了周亚夫的建议。



尽管梁王恨得牙根直痒痒,但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奋力坚守。可奈何各路叛军轮番攻打,梁王实在受不了了,再次派人向周亚夫求助。

只是,周亚夫仍旧坚持他先前的观念,并没有发兵救援。梁王见自己低声下气的求周亚夫也不好使,就给汉景帝和窦太后写信说,自己实在顶不住了,赶快派人来增援吧。

梁王可是窦太后的心头肉,窦太后得知此事后,立即找到汉景帝,要求汉景帝即刻发兵驰援梁王,汉景帝也是二话没说,直接给周亚夫下诏,要求周亚夫改变计划,增援梁王。

可周亚夫却坚持不出兵,没有办法的梁王只能拼死抵抗,与叛军陷入到僵持之中。就这样,周亚夫也不说理由,一得罪就得罪了太后、皇帝和一个诸侯王。

后来,周亚夫利用这段时间,成功切断了叛军的粮草,朝野内外才知道周亚夫拿梁王当了“诱饵”。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