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护士与男友筹备婚礼,贴完喜字后,向他注射6支胰岛素

分享至

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

“陶娟什么时候结婚,请柬日期不对啊。”

“我听说婚期延迟了!”

2014年底,上海某医院,陶娟换上护士服准备去查房,然而却听见同事们议论纷纷,她笑着解释了几句,快步走进病房,跟往常一样更换药水瓶,看着缓慢流动的点滴,嘴角勾勒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对于这样的情况,她已经见怪不怪,当时那些人看到她都纷纷闭了嘴,可是陶娟却并不在意,仿佛早已司空见惯。

陶娟,时年28岁,出生于江西一个较普通的家庭,父母并不重视教育,而且也有些重男轻女,陶娟家里也不是很富裕,相对比较贫穷,而且下面还有一个弟弟,父母对她不是很好,尽管当时她学习成绩很好,经常受到老师的夸奖,自己也表示可以上一个好大学,但是还是金钱原因,最终她没能读书。

当时她也据理力争过,可是并没有用,父母根本不听她的话,只希望女儿能早点工作赚钱,陶娟因此没有考大学,而是考入了卫校攻读护士专业,毕业后,进入了上海一家医院工作。



她外形靓丽,性格开朗,虽然身边优秀的人许多,但她一直没能遇到合适的另一半。其实她的身边不缺乏追求者,相对其他护士来说,医院里追求她的人很多,还对她情根深种,可是陶娟总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感觉,一直不太愿意,因为父母的关系不是特别好,所以陶娟一直很想找一个称心如意的人,对于这件事情不愿意将就,那些人见她拒绝,也都没有再纠缠,反而和她关系好的朋友问她到底喜欢什么样类型的男孩,陶娟说自己也说不清楚,最重要的是彼此的感觉。朋友最后似乎有些可惜,最后也没有多劝说。

2011年,科室新入职一名男医生罗成,长得高大帅气,谈吐温声细语,刚来第一天,就引起了护士们热议,陶娟也是暗生好感,两人在同一个科室,工作上常有交接,陶娟慢慢发现罗成不仅待人亲和,而且没有抽烟、喝酒等不良嗜好。陶娟越是和对方相处,就越感觉对方就是她一直想要找的人,对于他越发满意,也很想抓住这个男人,此前都是别人追求她,但是真正遇见喜欢的人之后,陶娟觉得自己主动一次也没有什么,何况她也感觉到科室中不少人都喜欢她,陶娟更加觉得自己要主动把握机会。

于是陶娟主动靠近罗成,两人总是同进同出,更是在医院餐厅一块吃饭,时间一长,同事们也开起了两人玩笑,罗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陶娟却主动告白,罗成没有意外,之后经同事们的撮合,两人也顺利走到了一起,相恋三年,陶娟、罗成两人感情稳固,也开始谈婚论嫁。

陶娟是江西人、罗成是上海本地人,而且还是单亲家庭,她多少有些担心婆婆会刁难她;罗成安慰了她一番,让她放心,表示母亲很好说话;她仔细一想,能将罗成培养的这么优秀,罗母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不过她也是亲眼见到奶奶刁难过母亲,心中有一些阴影,但是在罗成的保证下,她也认为对方是一个负责深情的人。



2014年11月,陶娟选好礼物,提着水果上门拜访,刚进门,两个中年女子迎了出来,非常热情,一人笑着说:“这就是小娟吧,成成跟我们说过很多次,快进来、快进来。”

另外一个年龄偏大的中年女子也开了口:“来就来,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

罗成见到一人后,兴奋的打着招呼:“姨妈,你来怎么都不跟我打招呼,我好去机场接你啊”,年轻的中年女子叫朱琴、另外一人就是罗母朱慧芳,两人已经做好了一大桌子菜。

席间,朱琴、朱慧芳连连询问她的个人情况,一听她是江西姑娘,并没有嫌弃,陶娟嘴也很甜,逗得两人连声发笑,几个人初次见面气氛融洽;罗成也见了陶娟父母,双方都非常满意,开始商谈婚事。

罗成事业稳定,收入较高,但也才参加工作没几年,积蓄并不多,拿不出太多的彩礼,更加买不起婚房,罗母决定将老房子装修一下,当做两人的婚房;陶娟虽然没有意见,但在装修费上,双方产生了分歧。



朱慧芳认为既然要当婚房,装修费自然是小两口承担,用彩礼充当装修费;陶娟一听自然不同意,经过数次协商彩礼、装修费均由罗家出,朱慧芳心有不满又说了一句:“我们出彩礼和装修费,你们陪嫁给多少?”

陶家父母决定从彩礼取出一部分,加上他们的一些积蓄,也能给女儿陪嫁一辆车,双方商量好后,也开始筹备婚礼事宜;然而在装修上,朱慧芳、陶娟又在风格上起了冲突,两人都不愿意让步。

罗成姨妈朱琴见两人吵得这么凶,开口一句话让两人的关系降到了冰点:“还没过门脾气就这么大,这要是过了门不得闹翻天。”

双方自从开始协商结婚,关系变得很是僵硬,朱慧芳、朱琴两人经常在私下谈论这桩婚事,朱慧芳对她的意见也越来越大;为了不得未来婆婆,陶娟退让了一步;然而双方的关系并没有就此缓和。



朱琴又陪着罗成挑选陪嫁车辆,小声低咕了几句:“我们给了她家这么多彩礼,你也别省,看中哪款就买哪款”,罗成挑来跳去,挑中了价值40万的宝马,陶家父母当即就不乐意了,罗家、陶家再次闹翻。

没婚房,没陪嫁,婚期只能向后延期,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更让她始料未及;父母闹翻,陶娟、罗成之间的关系恶化,他想冷静一段时间,搬回了母亲家;即便在医院,罗成也是避而不见。

罗成态度转变相当快,让她也意识到一丝异常,就在她疑惑时,同事说了一番话,让她心中一惊。

2014年12月,陶娟为了确定某件事,特意趁着朱慧芳、朱琴两人外出时敲开了房门,一进门便翻箱倒柜,罗成想拉住她,陶娟根本不听劝,在打开一个抽屉时,罗成脸色微变,有些紧张。



陶娟拾起抽屉中的医疗报告单,上面是体检项目,两人都还没确定婚期,怎么就体检了?罗成连忙上前,想要拿走报告单,两人争执了一番,这时,报告单的夹层中掉落了另外一张四四方方的纸张。

罗成霎时瞪大的眼睛,心中骤然一惊,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层细汗,陶娟将纸张拾起来,翻看一看,满眼的惊恐,反复确认,支支吾吾的说:“罗,罗成,原来,原来是这样……”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