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故事:周公子大战权健集团老板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兄弟们,新的故事来了。

邹公子跟天津树玉辉之间的恩怨情仇,后面还惊动了各自背后的大人物,故事是这样的。你看这一天啊这刘汉想给邹公子一个惊喜,带着几千个w来到了天津港,准备提三台劳斯莱斯送给邹公子,结果在天津就与权健集团的树玉辉发生了一些矛盾人被扣下了,这树玉辉呢在天津也是能量非常大的,身价突破2个y,可以说只比刘汉多不比刘汉少。



那么这件事后面邹公子也就知道了,他通过天津武爷找到了树玉辉的电话,就把电话打过去了:你好,我是邹公子,我兄弟是在你那吗?树玉辉说:邹公子,你这个兄弟对我不太尊重,我替你教育教育。邹公子这边:我的兄弟轮不到你来教育,马上把人给我放了。束玉辉:看来邹公子也是很重情义的一个人,这样吧,你要是敢来我这里,我就把你兄弟放了。你在哪呢?我就在天津市权健集团。邹公子说,行,我去找你。邹公子挂断电话就准备去天津找树玉辉看看他能把自己怎么着。

邹公子这边带着刘维、唐宪兵等人还都拿着速发,直接就来到了天津市。到了之后呢,他们先是找了一个酒店住下了,简单休息吃了个饭,然后直奔权健集团。这权健集团门口当时站了也有几十号兄弟,都带着家伙呢,但是刘维唐宪兵等人那是多猛啊,这边一下车,对着权健大门的几十号人就是一顿咻咻咻……对面这被突然来的声音吓得是四处逃散……

而邹公子坐在车上淡定的看着,然后走下车跟刘维说:你到里边让树玉辉出来见我,并且告诉他马上给六扇门打电话,把你哥放了。这边刘维应了一声刚走出两步,就听见直升机的声音轰轰轰的,原来是树玉辉耍了邹公子,直接坐直升飞机走了。

树玉辉这边还不忘给邹公子打了个电话挑衅了一番:邹公子啊,你果然名不虚传啊,不过我这有点事,我先走了。说完就挂了,给邹公子气的,与此同时六扇门的叔叔们也来了,直接把邹公子刘维一伙人带走了。

天津六扇门一把武爷呢也知道邹公子那是何方神圣,所以跟邹大老爷那边说了一下情况,经过邹大老爷这运作了一下,第二天上午,邹公子他们也都被放了出来。

邹公子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电话再次打给树玉辉问:你龟缩到哪去了?不是要我过来天津找你吗。你不敢见我吗?树玉辉说:实在是不好意思,邹公子,我昨天确实是有点儿事儿,而且我现在也回不到公司,你能出来呢我也不意外,毕竟你父亲的身份在那摆着呢。现在我呢就在港口这里呢,要不你到这来,咱们在港口见面把这事好好聊一下吧。好,在港口等着我不要跑了。邹公子这边挂断电话先是通过关系把刘汉也放了出来,然后带人就往港口跑,深怕这树玉辉又跑了,一群人开着车来到天津港之后,邹公子把电话打给树玉辉:你人呢?我已经到港口了。树玉辉说:你往海面上看,有一个豪华游轮,我就在那呢。

邹公子说:行,你给我等着。我等你,可不要让我等太久啊。然后树玉辉挂断了电话。上一次让他坐直升机在眼皮底下消失的,这一次邹公子不会让这台游轮再次在眼前消失的。邹公子找到了一只小游艇,带着刘汉、刘维、唐宪兵、廖军等人,奔着树玉辉的游轮就去了。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个小游艇跟那个游轮根本就没法比。

这邹公子看着树玉辉这豪华的大游轮在眼前是越来越远的消失了,邹公子已经气得不行了,再一次告诉刘汉,刘维,你们给我加油门猛开。但是树玉辉的游轮却越来越远,逐渐消失在夜色当中,那树玉辉去哪了呢?他这边坐着游轮去葫芦岛了。

到了葫芦岛后,迎接他的是葫芦岛六扇门一把手王立科,还有大队长马绍忠。几个人来到了国际大饭店,吃了个饭喝了点酒,也说了邹公子的事情。这个时候王立科还跟树玉辉说:只要这个姓邹的敢来,我一定帮你教育他,让他出不了葫芦岛。树玉辉心想,你是不知道邹公子的真实身份呢,如果说你要是知道邹公子的身份,你都得帮着他收拾我呀。但是他并没有表明,只是说:好,我给他打个电话,问他到哪里了。在桌上树玉辉再次把电话打给了邹公子,邹公子这个时候还在小游艇上追着呢,足足与树玉辉拉开了一个半小时的距离。

喂,邹公子,我这边红酒,海鲜大螃蟹我已经吃上了,你怎么还没到啊?邹公子说:你现在在哪。我在葫芦岛国际大酒店,您过来吧。好,你等我啊,我去了之后,我要不让你从我裤裆底下爬出去,我不姓邹。好啊,邹公子,我在这等你。一个半小时以后,邹公子来到了这里边,把电话打给了树玉辉:邹公子,你到了吗?我已经到葫芦岛了。好,在葫芦岛国际大饭店底下有一个夜玩会,我在这等你,你到这儿只要说是树大老爷的朋友,就会有人给你安排好,我等你。这次挂完电话之后树玉辉跟马绍忠说:马队长,你去给邹公子安排一个包房,然后在他的包房里边放上点面粉,你明白吧。明白明白,我这就去安排。

这个时候,马绍忠带着自己的兄弟就给邹公子安排了一个106包房。邹公子带着刘汉、刘维、唐宪兵、廖军等人打着出租车就过来了,刚一进来,马绍忠等人穿着服务员衣服就问:请问你在哪个包房?这个时候邹公子说:权健集团的树老爷是我的朋友,你是树大老爷的朋友?树大老爷已经为您安排好了包房,这边请。然后就将刘汉、刘维、邹公子、唐将军、廖军等人请到了106包房。您坐着稍等,我这就去请树大老爷过来,这边刚出去就把电话打给了树老爷:树老爷,我这边已经安排好了,邹公子已经到了106包房了。把电话一挂,马绍忠让自己的兄弟换上正装。而刘汉、刘维、唐宪兵、廖军等人还在这个106包房等着树玉辉呢。马绍忠等人带着兄弟们一脚把门就给踹开。邹公子一抬头,这不是刚才的服务员吗?邹公子这时还不知道什么情况。

这边邹公子看了看这人:你不是刚刚领我们进来的服务员吗。你看错了吧?然后马队长走到沙发旁边,从缝隙里拿出来了两袋小面粉问道:这是你们的吗?

邹公子笑了笑:你们玩这么一出搞我。你们是什么人,带着这么多家伙想干嘛,从哪弄的。这边马队长正在问着呢,那边王局还有树玉辉也来到了房间。

树玉辉看看邹公子,邹公子看了看树玉辉,树玉辉说:邹公子,你这挺猛啊,这么多家伙事,你爹段位也高,但是你这办事不动脑子还是不行啊。然后这个王局在旁边说:马队长,把人都给带回去好好问问还有没有同伙。于是马队长直接将刘汉、刘维、邹公子等人呢带回了葫芦岛六扇门。

那这边树玉辉说:走,咱继续玩去。几个人呢来到了宝岛夜玩会包厢在这边玩耍

而这边邹公子刘汉、刘维、唐宪兵、廖军等人被带到葫芦岛六扇门后,邹公子被关到了一号房,马队长在里面对着邹公子是一顿收拾教育,邹公子被收拾的后面受不了了,就跟这个马队长说:我爹是邹大老爷,你还想穿这身衣服的话现在就给我停手。

这马队也是一愣,问:你爹是谁?邹大老爷?邹公子说:你要是不信,给文喜哥打个电话确认一下。马队这时也不敢动了,毕竟如果真的是邹大老爷的公子,他这再动手就是把自己前途放弃了,所以他出去把电话打给了王局说了这个事。

王局此时还在跟树玉辉在这喝着呢,一看马队长打电话,他走出了房间接了电话:喂。王局啊,刚刚我们带回来的这个姓邹的,他说他父亲是邹大老爷。他父亲是谁?他说他父亲是邹大老爷。这时马队长越想越后怕,说话都有点磕巴了。瞎说的吧。他还让我给辽宁厅的文喜哥打电话确认一下。王局这时候说:那你先不要对他动手,我打电话确认一下,你先挂了吧,先不要动。

这边电话一挂,王局立马把电话打给了文喜哥:文喜哥啊,你认识邹公子吗?认识啊,那是咱邹大老爷的公子啊,怎么,他来葫芦岛了吗?现在在葫芦岛了。

那你就照顾一下。好的,领导,那我知道了。

而此时的王局都没有跟树玉辉打招呼,直接开车回葫芦岛六扇门了,跟着马队长来到了一号房。这进去看见邹公子的脸肿的跟猪头一样,急忙说:邹公子,不好意思,误会误会。然后急忙将邹公子扶到了椅子上。而马队长看到邹公子身份确定了后,可以说是吓得脸色苍白,身体如筛糠。

邹公子瞅了瞅他俩:你们平时都是这么招呼人的吗?王局说:哎呀,邹公子啊,我们也不知道啊,误会都是误会,你看这个事现在怎么弄。

这样,你马上把树玉辉给我带到这里来,这件事我可以不追究,我保证你俩不会受到影响。

这边王局说:好的,马队长啊,马上去把树玉辉给我抓来。

王局立马让马队去把树玉辉带过来,那这个时候树玉辉还在宝岛夜玩会玩着呢,啪一下门就被踹开了,进来的是马队长还有一些叔叔。

树玉辉抬头看了看马队长:马队长,你这什么意思呀?马队长说:树总,你把我和我们王局耍的好苦啊,你明知道邹公子的身份,你还让我和王局去对付他,现在这些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收场的地步了,你跟我们到六扇门去一趟吧。这树玉辉说:一个小时之前咱们还把酒言欢,现在你就变了脸,这样吧,我打个电话,你看他让不让我跟你们去。

然后把电话就打给了葫芦岛一把张书籍:张书籍啊,你们葫芦岛的六扇门也太不符合规矩了,一个小时之前我们还在一起玩,一个小时之后就要抓我。

张书籍这边:树总,你开玩笑呢吧,谁敢抓你啊,你把电话给他,这个马队长一接电话:喂,我是葫芦岛张书籍,我不管你要干什么,现在马上离开权健老总的房间,听见没,马上立刻给我消失,要不然我把你这身衣服给你扒了。好,张书籍,我这就走。那边就把电话挂掉了。

怎么样,还叫我跟你去吗?这马队说:树总,您够狠。然后带着兄弟回到了六扇门,那这边王局和邹公子还在这等着马队把树玉辉给带回来,结果看到马队一个人回来了,树玉辉并没有回来。

王局问道:树玉辉人呢?马队这边:邹公子,王局,我去了,我想把他带回来,但是张书籍给我打电话了,让我立刻消失在树玉辉的面前,要不然把我这身衣服给扒了。王局这边一看,树玉辉实力这么大吗?他还认识咱们张书籍啊?张书籍给我打的电话。

邹公子说:算了,王局啊,我看你们呢,也办不成啥事,你这样把我的兄弟放了,把我的家伙都还给我,我不追究你们的责任,还是那句话,我保证不会让我父亲知道。王局说:好的,邹公子,您这边随时都可以出去。

于是邹公子带着刘汉、刘维等人开着车,拿着速发再次来到宝岛夜玩会,但是晚了一步,这树玉辉已经走了。

邹公子又一次把电话打给了树玉辉:树总啊,你看你这身价也有几个y了,有钱,兄弟也多,你这老是躲躲藏藏的怎么回事?见一面这么难吗?你是不是怕我?

这树玉辉说:好了,邹公子,这两轮下来,你被我耍的也差不多了,我也是该面对你的时候了。明天晚上七点咱们还在宝岛夜玩会,就在那里见一面,你看行不行?这邹公子说好。

挂断电话之后,树玉辉再次把电话打给了葫芦岛一把张书籍:张书籍啊,明天晚上七点咱们在宝岛夜玩会,我请你喝两杯怎么样?张书籍说行。这边挂断了张书籍电话后,树玉辉又给另一个人打了电话,是谁呢,这个人是葫芦岛大哥叫刘东。

哎,刘总啊,我树玉辉啊,明天晚上七点给我带些兄弟来宝岛夜玩会,我有点事。树总,没问题,话说这谁敢在葫芦岛跟你搞事,这个人可完了,明天晚上我带人就过去。

那邹公子这边呢拿着速发晚上七点的时候就过来了,这边刚进入大厅,他们就发现了宝岛夜玩会这里站着百来号人,而且手里边全拿着钢管,小刃刃。

这刘维首先拿着速发走在前面,唐宪兵和廖军几人在后面,邹公子和刘汉在中间,就这样刘维进了外屋之后,拿着速发砰砰砰放了几下,说道:我是刘维,后边跟着的是我大哥刘汉,还有邹公子,今天这事跟你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我们只找树玉辉。识相的,趁早走,今天谁要拦着我,我都给你们销户了。

这刘东在外屋坐着呢,这毕竟是做大哥的,也不是小混混,他一听是邹公子和刘汉,也多多少少知道邹公子的背后实力,所以他并没有轻举妄动。刘维见没人说话:要走的赶紧走,今天这事跟你们没关系。于是刘东思前想后也就站起来撤了。

就在刘东刚走的时候,里屋突然冲出来四个保镖,都是树玉辉的保镖,拿着速发就开始放响。刘维猛的往后一扑,把邹公子还有刘汉给扑倒了,唐宪兵和廖军在后面就开始放响,直接就放倒了三个,还有一个让刘维就给对住了,四个保镖就这样被他们收拾了

刘维呢把这小子拽着脖领子给扔一边去了,他手里的家伙一并拿走,然后就走到里屋vip 包房门口,一脚把门踹开。这包厢里面呢就只有俩人一个就是树玉辉,另一个就是葫芦岛的一把张书籍。

邹公子进去之后说:树玉辉,你这跟兔子一样躲来躲去的,耍的我好苦啊,今天我让你知道知道耍我邹公子你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这个时候葫芦岛的一把张书籍说了:你们都别动,我是谁谁谁……刘维哪里还听他说话,随手拿起一个啤酒瓶子,一下子就给他敲晕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