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跨越十二年的乱伦案曝光,吓得政法委书记亲自坐镇:严格保密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导读:2018年8月30日凌晨五点,某市的青林镇派出所的值班民警接到110报警电话。随即,因这个案子性质极其恶劣,如果处置不当,将在社会上造成无法估量的严重后果,办案民警马上进行了层层上报。当市委政法委书记看到案情后,气得直拍桌子,立即带队到案发地进行调查。他在临行前对下属说道:“我一定要亲自去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村子,什么样的环境,才养出了这样禽兽不如的畜生。”

※※※※※※

2018年9月1日上午,青林镇黑沟村党群服务中心的文化广场上,一溜来了数辆公务车。

车门打开,首先下来的是戴着眼镜,身着白衬衣、黑西裤,典型政府领导打扮的市委政法委高书记。

高书记下车后,瞧了一眼早就站在大门口迎接,满脸紧张的镇长和村主任,就把目光转向四周。



黑沟村党群服务中心是一座焕然一新的两层楼建筑,便民服务大厅、多功能会议室、卫生室、图书室等一应俱全。

高书记边参观边打量,最后来到文化长廊前,盯着“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宣传栏,对着跟随身边的刘秘书感慨道:“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你看看,这个村不仅村办公室修得漂亮,基础设施一应俱全,各项宣传工作更是做得十分到位。你能相信如此恶劣的案件,会发生在这样一个地方吗?”

刘秘书附和着点点头,提醒道:“高书记,大家都在会议室等着,请去主持会议。”

高书记来到会议室,正中落座后,发言道:“为了封锁8.29案在社会上的传播,今天我来黑沟村亲自坐镇,并带来了公安局、教育局以及少数相关部门的领导同志。下面,先由负责此案的公安同志简单介绍一下案发经过。”

随同前来的市公安局关队长站起身作了汇报。

8月30日凌晨五点,青林镇派出所值班民警接到110报警电话。

打电话的人一边哭一边告诉值班民警,说妹妹丁三妹昨晚被父亲丁柄在家强奸了。

值班民警一听案情重大,问清楚了丁柄家的具体位置后,立刻汇报给所长。

随即,派出所出动警力,首先抓捕了还在家呼呼大睡的丁柄,并提起了案发地相关的物证,再把丁三妹送到医院做了检查。



根据案发现场的物证,以及对丁三妹的身体检查,警方第一时间掌握了丁柄强奸女儿丁三妹的证据。

面对铁证如山,丁柄情知无法抵赖,只得招供了强奸女儿的禽兽行为。

警方刚开始还怀疑丁三妹是丁柄的养女,但经过对丁家的进一步调查,才发现并非如此,并且还挖出了此案背后更恐怖的内幕。

据丁柄自己交代,从2006开始,他就相继对大女儿丁大妹,二女儿丁二妹实施了长达十二年的奸污。

问他为何会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但丁炳却闭口不言。

“这样的畜生,枪毙一千回都不够。”

听到此处的一位市领导,猛地站起身,差点打翻了茶杯,指着村主任的鼻子质问道:“丁柄作恶十多年,你身为村长,真的就一点都不知道?如果你们早点发觉,把丁柄抓起来,起码丁三妹能逃过他的魔爪。”

村主任赶紧站起来辩解道:“实话实说,在丁柄被抓捕前,别说我们村委会,连他家附近居住的村民,都不知道丁家发生了如此灭绝人性的乱伦丑事。”

“丁柄既然有三个女儿,他老婆呢?对这事完全不知情吗?”

另一位县领导提出了疑问。



“村主任,你来说说丁家的基本情况。”高书记点名道。

村主任涨红着脸汇报道:“丁柄今年46岁,是个狗贩子。户籍人口5人,父亲丁大棒,81岁,一直在家务农;妻子陈桂芳45岁,目前在省城扫马路;大女儿丁大妹,27岁,在省城工厂务工;二女儿丁二妹23岁,前几日刚从省城回到市里租房,听说是为了照顾妹妹读高中;三女儿丁三妹15岁,今年六月刚考上市十四中高一五班。丁大棒脾气暴躁,在村里人缘很差,加上他家位置偏僻,离最近的农户家都有1公里远,所以很少有村民到他家串门。而丁柄表面上长得人模狗样,做的事也和狗有关,就是贩狗生意,把收购的狗卖给狗肉餐馆,从中赚取差价费。他整天开着摩托车,车上装着铁笼子,四里八乡转悠,名义是买狗,实际上是偷狗。村民们都不敢惹他,如果一不小心得罪了他,家里养的狗很快就会失踪,连狗毛都看不到一根。所以对他家的事,人人避之不及。”

“丁柄老婆难道是聋子瞎子吗?连续三个女儿被糟蹋,都不报警?”

眼看县领导又要发火,关队长一旁补充道:“我们传唤陈桂芳后,问她知不知道女儿被丈夫强奸的事情。她说知道,但每次发现去阻止时,都会被丈夫打得头破血流,并捆绑起来,还威胁说如果说出去,就杀她娘家父母。陈桂芳的额头上,手臂上都残留着许多触目惊心的旧伤痕。根据我们的观察,陈桂芳不仅是文盲,还有轻微弱智,所以才不会想到用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和女儿。”

“如果陈桂芳不傻,也不会嫁给丁柄这样的混账。”

高书记长叹一声道:“陈桂芳傻,但丁三妹不傻。我今天要求教育局把丁三妹读初中的班主任叫来了,想了解一下,丁三妹处于这样畸形的家庭环境中,你身为她的班主任,就完全没有发觉这个女孩在思想上有包袱吗?”



女班主任还未发言,先红了眼眶,拼命稳住情绪后,才缓缓说道:“我把丁三妹从初一教到初三毕业,特别了解她。丁三妹性格内向,平日里不喜欢和同学们打闹,但学习很用功。她读书时就在学校住校,一放假就去省城投奔打工的母亲和大姐二姐。想来丁三妹在读初中时,丁柄完全没有机会对她下手,才躲过此劫。丁三妹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市里的重点高中,我们全校只有六名学生考上了这所高中,从中就可以看出她是多么优秀的一名学生。可怜的孩子,就是因为回老家找爷爷拿户口簿去学校报名,才遭到了足以毁掉她一生的悲惨经历。”

女班主任说到这儿,终于忍不住了,捂着脸冲出会议室,哭得泣不成声。

会场中顿时一片肃静。

片刻后,高书记咳嗽一声,问关队长道:“有没有查出丁三妹是第一次被父亲侵犯。”

“经过医生检查,确实是第一次。”

面对关队长的答复,高书记皱起眉头道:

“那就有些奇怪。报警的既然是丁二妹,她以前受到伤害为什么不报警,这次妹妹受到伤害为什么又肯报警呢?”

不愧是办过无数大案要案的市委政法委书记,看问题一针见血。

关队长接着汇报道:“高书记,根据丁二妹的交代,丁三妹在8月29日晚上被父亲强奸后,就跑出了家门,由于当时是晚上十一点,她身上没钱没手机,就从家里走到镇上,再沿着通往市区的公路一直走到了市里姐姐的租房里,整整走了六个小时,路上还差点出了车祸。丁二妹痛定思痛,为了让妹妹以后不再重演自己日日担惊受怕,夜夜做噩梦的苦难生活,才下定决心报警。”



高书记听到这儿,思索道:“还有一个问题,丁三妹半夜被父亲强奸后,为什么没有找爷爷求助,反而连夜逃出家里去找姐姐?你们传唤丁大棒时,对他三个孙女长期被儿子强奸的恶行,他是如何回答的。”

“丁大棒说他完全不知情。”

关队长明确回答道。

“他撒谎!”

村主任突然大吼一声,见众人都盯着自己,忙降低声音解释道:“上梁不正下梁歪。据我近日了解到的消息来看,丁大棒做出的恶事,简直比他儿子还要无耻……”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