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暴毙内幕:与西夏美妃相关,死因太辣眼,史书不好意思写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导读:这成吉思汗几十年的南征西讨中,每陷一城必抢美人,处处留精,被史学界戏称为播种机。据估算,目前全球至少有1600万的男子与他有血缘关系。《蒙古源流》一书记载,成吉思汗在西夏作战时向敌方点名要一位王妃,并决定纳她为妃。侍寝当晚,成吉思汗没收了王妃衣物,要她入账侍寝…

“大汗已经富有四海,才智过人,勇武无敌,可是为什么一定要与小小的西夏过不去,频繁的出兵攻击,这是否有损大汗的威名?”夜色里,火把的照耀下,一名绝美的女子被成吉思汗摁在马上,但是嘴巴却没有停歇。

“我占有四海,可是我并不是很在乎,我在乎的是是否占有皇后你的心,自古英雄爱美女,美女爱英雄,你的李睍只不过是一头狗熊,你应该爱的是我,明白吗?”成吉思汗一边纵马疾驰,一边大声地吼着。



可是女子却一直在挣扎,甚至在马上与成吉思汗交手,可是所有的招数都被成吉思汗化解,女人仍然不甘心,她在内心里发誓,一定要替自己的丈夫李睍报仇雪恨,绝不屈服……

西夏王国是一个党项族建立的国家,这个国家在水草丰美的河套地区,控制着大片的肥沃的土地,所以这个国家是一个颇为富庶的国家,老百姓主要从事的是农业,与西北部崛起的蒙古国有着天壤之别。

西夏的国王李德旺是一个十分温和的国王,不喜欢穷兵黩武,而与他同时代的蒙古大汗铁木真,也就是成吉思汗却是一个喜欢四处攻伐的汗王,所以西夏王国与铁木真同时代的李德旺只能委曲求全,臣服于蒙古国。

成吉思汗在历史上曾经五次攻伐西夏,每一次都是大胜而归,西夏早已经被成吉思汗的威名吓破了胆,李德旺更是十分惧怕这位能征善战的蒙古大汗,不敢有任何的忤逆行为。

可是有时候一个王国内的臣子并非都是识时务的,在西夏王国就有一位不识时务的大臣,他叫做阿莎敢,这位臣子刚刚走上朝廷一个比较重要的岗位,他年轻气盛,从来没有真正体会过成吉思汗的勇武,所以他对成吉思汗的使者大放厥词:

“成吉思汗让我们出兵?如果他连兵源都成问题的话,怎么敢称大汗呢?”

成吉思汗的使者看到西夏竟然如此质问自己,丝毫不惧怕成吉思汗的武力,使者回到蒙古国后,就直接将在西夏国遇到的一切告诉了成吉思汗,这位使者一直认为,西夏王室根本就不配存在,这一次,一定要说服成吉思汗灭掉西夏。

所以使者在成吉思汗面前添油加醋,成吉思汗怒不可遏,他没有想到小小的西夏竟然敢藐视自己的权威,拒不出兵也就罢了,还敢出言挑衅,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成吉思汗在那一刻下定了决心,一定要给西夏一个大大的教训,西夏王室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等到自己腾出手来,一定痛殴西夏。

就这样西夏王朝埋下了灭亡的伏笔。

1227年,已经65岁的成吉思汗终于从中亚的战争中抽身而出,此时成吉思汗立马开始了攻伐西夏。

成吉思汗的铁骑一路狂奔,奔向西夏,铁骑所到之处如同沙尘暴过境,马蹄溅起遮天蔽日的尘土,红色的旌旗招展,如同一片红色的云彩,快速的移动。

西夏的国王李德旺闻听成吉思汗大军即将来到,日夜忧心忡忡,他感觉到了王国的末日即将到来,很快就病倒了,并且一病不起,不久就一命呜呼了。

李德旺去世后,李德旺的侄子李睍继承了王位,他就是夏末帝,李睍年轻气盛,初生牛犊不怕虎,根本还没有领略过成吉思汗的厉害,所以李睍积极的调兵遣将,想要将成吉思汗消灭在黄河以北,就这样西夏王国与成吉思汗隔着河对峙。

本来西夏是有着黄河的天险的,可是老天爷仿佛也在与西夏作对,成吉思汗大兵压境的时候,天气异常寒冷,好像西夏从来没有遭遇过那样极寒的天气,黄河冰冻千里,而且冰的厚度前所未有。

成吉思汗的铁骑从黄河的北岸长驱直入,西夏王国失去了黄河屏障的依侍,成吉思汗站在黄河的北岸,他只是轻轻举起自己手里的弯刀,蒙古铁骑就仿佛一阵火烧云,伴随着马蹄踩踏冰面的脆响,一鼓作气,突破了西夏的防线。

西夏的军队一溃千里,尽管李睍在队伍的前面,拼命的喊着:“进攻,进攻,不要后退。”可是西夏的军队在横扫亚欧的蒙古铁骑面前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



李睍中了一箭,战马带着受伤的李睍,一路狂奔,后面跟着几个蒙古铁骑的将军,他们一边追赶李睍,一边兴奋的大喊:“那个穿白袍的是西夏的国王,抓住他,抓住他……”

李睍一路狂奔,直到失去了所有的意识,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西夏与成吉思汗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比赛选手,所以西夏迅速的灭国了。

成吉思汗的铁骑来到了西夏的王城面前,只见王城里出来了一匹枣红马,上面端坐着一位全身红衣的女子,仿佛是一团火,来到了成吉思汗的面前。

女是绝美的,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长及腰部,雪白的肌肤,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阶层才会有的肤色,一双漆黑的眸子燃烧着不肯屈服的决心。



女人手里拿着一柄长枪,飒爽英姿,与柔弱的女儿有着截然不同的格调,成吉思汗怦然心动,他不是没有见过女将军,可是这个与战场氛围格格不入的女子,竟然敢表示不肯臣服,成吉思汗却是第一次见到。

成吉思汗兴趣盎然,他决定,一定要亲自征服这名女子,成吉思汗一催战马,就来到了女人面前,女人不由分说,持枪便刺,长枪向着成吉思汗的喉咙而去,成吉思汗却静静等待着,一动不动,

成吉思汗端坐战马之上,一动不动,女子的长枪眼看着就要刺到他的喉咙,他这才一把抓住了枪头,往怀里一拉,女子的长枪轻松脱手,成吉思汗战马前行,与女子比肩的时候,成吉思汗一转身,就将女子抱到了自己的战马上,横放在自己的面前。

成吉思汗立马回归自己的队伍,此时,女子带来的那些士兵看到女子已经被擒,四散而逃,成吉思汗跟着溃逃的西夏士兵就进入了王城。

成吉思汗马背上的女子不停挣扎,可是却无力挣脱,成吉思汗带着女子就进入了西夏王宫,王宫里人仰马翻,女子却还在逞强:“要杀便杀,悉听尊便。”

成吉思汗对女子说:“我不会杀你了,你这只小野猫,我要你心甘情愿的服侍我,做我的女人。”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