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元楠到张家口要账,元楠遇到强劲对手,焦元楠求助加代.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这时间一天天的往前过着,此时刚过完年不长时间还没出正月呢,结果接下来发生一个事儿,这个事儿咱们得从谁开始说呢?得从哈尔滨的焦元楠身上开始讲,当时正月的时候,大家这个时间比较多,本来焦元楠平时也没啥事儿,一天就是吃喝玩乐的,在过年的时候,那就更不用说了,不是打麻将,就是推牌九,歌厅夜总会的,就是玩。

结果当时焦元楠身边有一个朋友,但是他俩的关系怎么说呢,不是特别好,就是认识,一般的朋友,这小子老家也是哈尔滨的,但是他不在哈尔滨做生意,这小子在河北张家口做生意,而且据说干的挺大,说他妈的挣了不少钱,这都是表面上的现象,但是具体他有没有钱都不知道。



这小子过年的时候,九八年过年他就回到哈尔滨了,这小子叫董伟,结果有这么一天,是正月十三,董伟直接给焦元楠就打了一个电话,喂,元楠呢,我是董伟,咋的?现在我听说你这家伙越干越大了,在哈尔滨你这呼风唤雨呀。

董伟呀,怎么的,我还行。

元楠,我回哈尔滨了,这不过年了嘛,我寻思没啥事儿,咱们一起聚聚,一起吃点饭呗,喝点酒,你看看方不方便。

楠哥当时一听说那行,那就聚聚吧,咱们那就今天晚上吧。

元楠可以,今天晚上我找地方,我找饭店啊,等一会儿我定好了,我告诉你。

好了,电话就挂了。

当天晚上董伟找了一家饭店,而且找了身边不少哥们朋友啥的,都是比较熟悉的人,得有十多个20来人,当时都去饭店吃饭了,在这饭桌上,那董伟装的挺大,说我在张家口干什么什么生意,我干休闲会馆,我还什么做钢材收废钢材之类的,怎么怎么有实力吹牛逼呗。

就这么的,大伙都挺高兴的,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了,也喝的都差不多了,本来就想散场了,但是董伟直接就说了,说元楠呢,大伙今天喝的都挺痛快的,这么散了也没有啥意思,咱们找个地方打打麻将,或者是推推牌九啥的,不挺好吗?

焦元楠一听也不好拒绝,说那行,那就找个地方吧,玩一会儿呗。当时这些人找了一家洗浴会馆,里边可以打麻将,还可以推牌九的,到地方之后往包房里边一进,这帮小子就玩上了啊,但是他们没打麻将,推的是个牌九。

这董伟呢,就有点装逼了,他非得坐庄让别人下注,就这么大伙一玩上,这个董伟可就输懵逼了,这事儿可就来了。结果一玩上之后,董伟可就输了,这家伙就带了三十来万的现金,往桌子上一摆,没有多长时间,30万输没了,但是这小子还在这块装逼呢,说没有事儿啊,这都是小钱,虽然这个现金没有了,咱们记账呗,我还坐庄,我绝对是不能差事儿,我他妈再玩100万呢,我要再输100万,我就不做庄了。

他这么一整,直接数上手指头了,人家别人一看呢,你数手指头我跟你扯啥呀,有的人就不压了,有的也就压上手了。

董伟这一看,说没有事儿,你们该押押呗,我不能差钱,元楠呐,你压不压,你这么大的大哥,不能害怕我不给你钱吧?

当时焦元楠可没惯着他病,直接这把又压了20万,结果一开牌,董伟真他妈又输了,这小子也是点背,焦元楠专门守着他,结果玩来玩去,这个桌面上基本就剩楠哥和董伟了,就他俩在这块干了。

说句实话,楠哥也不怕他把这个钱欠黄了,结果他妈也就半个多小时,就董伟搁这数手指头,这100万全输进去了,这家伙当时就眼睛就直了,傻了,楠哥瞅着他,董伟啊,怎么的,还玩不玩了,还出不出手指头了?

楠哥不玩儿了,今天他妈点太背了,不到两个小时,100万干进去了。

那行,不玩也行,100万你得给我呀。

不是元楠,我不能差你事儿,现在我没有啊,我拿啥给你呀?

你他妈的董伟,你跟谁说话呢,你说没有就拉倒了?玩的时候怎么说的,你他妈不说玩完你就给吗?现在你说没有,你是不是不想好了?

不是元楠,我没说不给你,你看你急啥眼呢?我告诉你董伟啊,你别跟我俩整那没用的,大意,汉强把门口给我堵住了,这家伙他妈要不给钱今天走不了,我焦元楠是什么人你应该知道。

不是元楠,我知道你说我能差你钱吗?我现在是没有,不代表以后我不给你呀,我没有那么多现金,这么的你看行不行,要不然呢,我张家口那块有一个休闲会馆,有一个买卖,虽然说现在生意不咋好,但是也能挣两个钱儿,我把这个买卖我给你就完事儿了,就顶这100万了,行不行?

楠哥一听,我认你啥买卖呀,能值100万。



那是我整的一个休闲会馆,能唱歌,能洗浴,带包房的,还能吃饭,虽然说面积不是特别大,但是整的不错,叫红浪漫休闲会馆,如果你同意的话,我这个会馆就是你的了。

楠哥一听说他妈也行,既然在牌桌上赢的,这小子既然没有现金,给我个会馆不也行吗?焦元楠一看,董伟,这个会馆咋的?房子都是你的啊?你直接就全过户给我了呗?

对,房子是我的,我买的,我就全过户给你就完事儿。

那行,我同意了,就顶账100万了,你得给我写一个收据,列个字据啥的。

那行,我现在我就给你写,当时把笔和纸一拿过来,这小子啪啪一顿写,写了一个字据,一个收据,写的特别详细。

九八年的时候有一些东西在法律上还不健全呢,他写的时候,这个玩意还真就挺有用的,你要放到现在肯定是不好使了,你现在写这个借据或者收据啥的,你得到这个公证处去公证去。

当时怎么写的呢?说在张家口哪个哪个路上有一个红浪漫休闲会馆,我欠焦元楠100万,我现在把这个会馆抵账给他经营了,房产啥的都给他了,随后一签字,在字上一按手印,写的特别详细,写完之后把这个收据就给楠哥了。

楠哥拿过来一看,说他妈行,写的挺好啊,那我什么时候过去接收这个会馆呢?

你这么的,元楠,你别着急,等过完年呢,我回张家口完了之后,我回去安排完了,我给你打电话,你直接过去,咱们直接过户还是咋的都行,我就交给你就完事了。

那行啊,董伟,咱们这个事儿就这么定了,你他妈别跟我俩耍花样。

不能,元楠,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了,我不能。

当时这个事儿定下来之后,董伟直接就走了,因为楠哥也不害怕,不存在董伟你他妈跟我耍花样,你要真敢玩我,我他妈整死你,你老家就是哈尔滨的,你能跑哪去?

结果过了正月十五之后,又过了四五天,这个董伟还他妈没有信儿,元楠一个电话给这小子就打过去了,董伟呀,我元楠。

哎,元楠咋的了?

那个会馆你不说过户给我吗?这他妈都十多天过去了,我什么时候过去办手续啊?

不是,元楠,你别着急,我说给你肯定就给你了,我这两天我要出一趟门,我要上黑河去办点事去。

你办不办事去跟我有啥关系啊。

你这么的元楠,我到黑河那边有生意,你等我回来的,完了之后我到哈尔滨,咱们一起回张家口,我把这个手续啥的给你过户了,不就完事了吗?全给你办全了,这个会馆就是你的了,行不行?

董伟啊,你该办事去办事了,我现在也没有啥事,我直接先上张家口,我去等着你回来,你那个会馆在什么地方,你告诉我,我就看看去。

那也行,那你先去吧,你到张家口等着我,但是我跟你说,你到我会馆那块,你要去看的时候,如果要是有别人在的话,问你啥,你别说你跟我认识。

怎么的,你啥意思啊?

因为我在张家口做生意,我干的大,做钢材啥的有挺多竞争对手,同行是冤家嘛,这帮小子看我挣点钱,看我不顺眼,总他妈跟我俩找茬,所以说呀,你就说不认识我就完事了,别他们找你麻烦,等我回去,我一给你办手续给你过户,会馆就是你的了,不挺好吗?

那行,我知道了,明天我就上张家口,我去等着你去啊。

那行,那你去吧。

好嘞,电话就挂了。

电话挂了之后,第二天焦元楠带着林汉强、大意还有国福三个兄弟,一共四个人开了一台4500,从哈尔滨直接奔着张家口那就来了。



哈尔滨离张家口挺远的,开了两天车,这四个小子才到,等到张家口之后,他们找了一家酒店先睡觉了,开车太他妈累了,第二天的时候直接奔着红浪漫休闲会馆那就来了。

结果到地方一看,那个会馆面积不是特别大,也就三百七八不到400平,但是到门口一瞅,这他妈不对劲啊,这会馆也没营业呀,这他妈咋的了?这过年放假放这么长时间?当当当,一敲门,你还别说,里边真有一个看门的老头在这看着呢,这大爷把门一打开,焦元楠他们直接就进来了。

老头当时还问呢,说小伙啊,你们干啥呀?有事吗?

大爷,我问一下,这个是董伟的休闲会馆吗?怎么放假还没开业呢?

开啥业呀,黄了。

那他妈董伟还说开着呢,说生意不咋好,让我过来看看。

开啥呀,生意一直都不好,也不挣钱,开着有啥意思啊?黄了啊。

那行,大爷,那我楼上楼下我看看行不行?

不是小伙你们要看啥意思啊?

董伟不是这的老板吗?房子不是他的吗?

对,是他的。

董伟欠我100万,把这个房子还有这个会馆给我了。

给你了,那我不知道?那你要看你们看看吧。

当时元楠领着三个兄弟一共三层楼,从楼上看到楼下走了一遍,一看他妈这什么地方啊,还他妈能唱歌,根本唱不了,是有洗浴,能洗澡,还有十多个包房,有个小破餐厅,也能吃点饭,装修啥的吧,还行,但是具体干啥的呀,元楠他们不知道啊,结果下楼一问老头,大爷呀,原先这块主要是经营啥的呀?干什么生意的?洗浴呀,还是啥?

小伙你不知道啊,董伟没跟你说吗?洗浴啥呀,这块主要是经营那啥的,男人都喜欢的事。

大爷,啥事儿男人都喜欢呢?

小伙啊,我这么说你还不明白啊,那我这么大岁数了,我都喜欢,拱小白菜的地方。

我操,焦元楠一听,说他妈的怎么整这么一个破地方给我了,这不玩我一样的吗?

当时楠哥就急眼了,把电话直接拿起来,一个号给董伟打过去了。

喂,董伟啊。

哎,元楠咋的了?

我到张家口了,你这他妈红浪漫休闲会馆是个什么地方啊?什么休闲会馆,这不是炮房吗?压豆油的地方吗?你他妈的跟我说的挺好,你怎么这破地方给我了,我能干吗?再一个,你他妈都黄了,你玩我呢?

我说元楠,我玩你啥呀,原先真正常营业了,这不最近这两天刚黄的吗?生意不咋好,你看不行的话,你要想干,你继续招人,你干就完了呗,装修不都现成的吗?我干的时候吧,生意不好,我就寻思不干了。

再一个啥呢?我干那种生意,当地社会人我整不了,不干了那边我也没整明白,总有人来找我麻烦了,那你要干就不一定了,你是纯社会,一般人不敢找你麻烦,我感觉呀,你要干能行,你要想干,你就开业整呗。

董伟,你他妈跟我扯犊子呢?我焦元楠能干这生意吗?我告诉你董伟啊,你他妈赶紧回来,要不得腿我给你掐折。

元楠,你不能这么唠嗑啊,那你不干生意的话,那房子不也给你了吗?你卖他不也行吗?那不是钱呢。

再一个就这红浪漫休闲会馆,我装修开业的时候投进去一百八九十万呢,我给你顶100万,你都赚了。

行了,董伟我不跟你磨叽了,你他妈抓紧回来就完事儿了。

那行,我办完事儿就回去。

好了,电话就挂了。

当时楠哥这个电话撂了之后,楠哥挺他妈生气的,这个时候国福在旁边就说了,哥呀,虽然这个会馆不营业了,但是这个房子给咱们不也行吗?这个房子卖了不得卖个百80万的呀,实在不行,咱们那啥呗,咱们自己把这块收拾收拾,咱们自己干就得了呗。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