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省吃俭用回家过年,可到家后却发现,家里早已没了我的位置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为了省钱坐了十个小时的硬座,双脚浮肿的走回家。

打开卧室门,却看见一个打扮得像草莓一样的女孩正四仰八叉的躺在我的床上。

What?!怎么有个非主流在我的房间。

我俩四目相对,谁也没吱声。

我关上门,转头看向一脸局促不安的父母。

母亲尴尬地说:“她是你弟媳。”

我疑惑:“我弟才十九岁,她成年了吗?”

“成年了,她和你弟一样大。”爸爸接话。

不是,现在流行这么小就住在一起的吗。

1

“非要这么小就同居吗,我弟不上学了,她也不上学?”我压低声音问。

“嘿呀,她只有初中学历还不如你弟,之前就在我们家斜对面的王姐杀猪菜当服务员,和你弟好上了还怀上了我们家的种。”妈妈附在我耳边说。

“都怀上了!那行吧,恭喜他们,你和她说一声让她去我弟屋里,我准备洗洗睡了。”我说。

“你洗洗就在沙发上睡,那个房间给她了。”妈妈说。

“为什么啊,他们是夫妻怎么还分房睡。”我疑惑的问。

“她怀孕后尿多老是起夜,你弟弟被她吵得休息不好,两人还为这事儿吵嘴,我就让他们分开睡了。”妈妈说。

我无语,他们准备好了做父母吗?

分明自己都还是两个孩子。

“你上次说你已经通过校招在H市找到工作,算是定居在H市了,之后嫁人了也就逢年过节回来,你这个房间留给你未来侄子了。”爸爸说。

“是的,将来你拖家带口回来的话住个宾馆就可以了,很方便的。”妈妈附和道。

不用等将来拖家带口,我现在就去住宾馆,我在心里想。

“妮子,你的衣服我给你整理出来了有两大包就放在阳台上。”妈妈指了指阳台。

“哦对了,你的卧室小,莓莓觉得挤,我就把你书柜卖了。”爸爸说。

“那我的书呢?”我问。

“你那些书我都给你卖了,总共卖了三十元。”爸爸说。

“我今天在街上买了一只馋嘴鸭,正好用你卖书的钱买的,你可以热热吃。”妈妈说。

听了这话,我顿时气的头脑发晕,险些站不稳。

城南王叔的馋嘴鸭是我最喜欢吃的烤鸭,但此时我看着它只想吐,忍不住干呕了一下。

我的书柜里有我中学时期写的几本日记和很多经典的图书,它们都是我珍贵的回忆。

爸爸问都不问都给我卖了,完全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我和你爸去菜场买点菜,晚上吃顿丰盛的。”妈妈拉着爸爸出门了。

等他们走远,我也立刻出了门。

自始至终房里躺着的弟媳都没有出来看一眼,喊我一声姐。

2

我用团团app订了如家的房间,过年期间价格微涨,三天大概一千块。

在旅店洗了澡,我感到肚子空空便出门找吃的。

如家大门旁有家馄饨小摊,店家正要收拾关门,我试探的问:“还能给我做一碗吗?”

摊主大妈说:“好,我再给你煮一碗,一个人出门在外不容易,怎么年三十儿还不回家呀。”

我尴尬一笑,并未回答。

这一碗六元的馄饨,大妈足足给了我二十多只馄饨,绝对是亏本买卖。

我吸溜吸溜的吃着香喷喷的鲜肉馅儿馄饨,在馄饨汤氤氲的水汽中湿了眼睛。

我大学期间利用课余时间写小说,攒了三十万元。

本来我这次回来想要和父母商量将这套步梯房子卖掉,买一套大点的电梯房,改善一下一家人的生活。

现在想想还是算了吧,就算换了房子也没有住的份儿,这钱就留着给自己买房好了。

回到旅馆,我睡了个天昏地暗,被一阵手机震动声吵醒,睁眼一看,窗外天色全黑。

手机显示已经晚上七点了,有五个未接来电都是家里打来的。

我赶忙回拨过去,妈妈责怪的声音传来:“妮子,你去哪了,打了几个电话都不接。”

“我太累了,忘记和你们说一声就睡着了,我现在就回来。”我说。

3

到家后,我看到一家人齐齐的围坐在餐桌旁。

“姓陈的,你去哪儿了,我们等你吃饭都快饿死了,莓莓还怀着孕呢,都饿着肚子里的孩子了。”陈刚恶狠狠的说。

这就是我的弟弟陈刚,他称我为姓陈的,称我爸为老陈,我妈为老吴。

就没见他好好喊过人,对谁态度都是拽的二五八万的。

当然他这个性格也是我爸妈宠出的成果,我这个当姐的也没法管。

“抱歉,我在旅店订了房间一下子睡过了。”我解释道,抽出餐桌的椅子,坐了下来。

“胡闹,不是让你睡沙发吗,怎么乱花钱去住旅店。”爸爸厉声说道。

“我抽奖中了三张如家的免费入住券,限期一个月内使用,想着不住白不住别浪费嘛。”我笑着对爸爸说。

爸爸半信半疑的看着我,没再说什么。

我从包里抽出两个红包递给爸妈,说:“爸爸妈妈祝你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爸爸妈妈开心的接过红包。

爸爸拆开数了数,脸色顿时暗下来,拿胳膊肘顶了我妈一下。

妈妈也连忙打开看了一眼,皱着眉问:“妮子呀,你是不是最近花钱蛮厉害啊,我们家可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家庭,要记得节俭。”

我微笑着点点头,没有言语。

我知道他们为什么不高兴,以往过年我都是给他们一人一千,这次一人只有五百,扣除的红包钱被我用来住旅店了。

我在外地上大学,学费和生活费都是自己赚来的,他们从未给过一分。

虽然我已经成年,但还在上学,要兼顾学业和赚钱,每天都过得很累。

他们从未问过我学校生活如何,有没有烦恼,钱够不够用,只是心安理得的拿着我的红包。

陈刚趁着我和爸妈聊天的空档,已经迅速将鸡汤里的两个鸡腿分别舀入了他和莓莓的碗里。

再看一眼桌上青椒牛肉只剩下青椒了,红烧鲈鱼的鱼肚子肉也没了。

我真的很佩服他吃菜的速度,怀疑他是不是不用嚼就直接咽下去了。

晚餐用毕,陈刚双脚一搓将拖鞋甩开,纵身一跃以贵妃卧榻躺的姿势躺倒在了沙发上。

莓莓坐在沙发边缘捧着他的臭脚丫揉捏按摩。

妈妈剥了一盘开心果摆在陈刚面前的茶几上,笑眯眯的对他说:“小刚,看一会儿春晚就赶紧去睡觉,明早你还要去开出租,别太疲劳。”

爸爸和妈妈分别搬了木板凳,像左右护法一样分坐在沙发两侧。

一家人看着春晚的节目哈哈大笑,多喜庆和谐的画面,但好像没我啥事。

砰砰~窗外绚烂的烟花点亮了漆黑的夜空。

我和他们说:“屋里太闷,我出去走走。”

“嗯~”他们四个人只有妈妈轻声嗯了一声,大家都没有挽留或起身送我的意思。

走在大街上,看着放烟花的热闹人群,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

4

很快到了大年初二,我对妈妈说:“我下午就回校了。”

妈妈问:“今年怎么这么早就回去。”

“今年我毕业嘛,所以学校事情有点多,要早点去处理。”我说。

“等你毕业后租房安顿下来就和我说一声,我把这两包衣服给你寄过去。”妈妈说。

“妈,不用了。这两包衣服你们能卖就卖,不能卖就捐了吧。”

“那怎么行,衣服都还好好的怎么就不穿了。”妈妈责怪道。

“我自从高中不再长个后就没买过新衣服了,大学穿了四年高中的衣服,以后上班了要穿的正式些。”我解释道。

“哦也对,那你给自己买几件好衣服撑撑场面,人性就是捧高踩低,别让人看扁了。打扮得漂亮点也能吸引些条件好的男生。”妈妈说。

我顿时觉得和她聊不下去了,匆匆结束话题,踏上了返程的列车。

一路上我计划着尽快要落实买房的事情,而且还要对别人保密。

回到学校我立刻联系中介找房,挑选房源的事情还算顺利。

我看上了一个地段不错的二手房,虽然是只有三十个平方的顶层步梯房,但价格便宜,我可以全款买下。

我还年轻爬楼没有问题,而且顶层相对安静不会有噪音问题,考虑了两日我下定决心将房子买了下来。

将小房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我又按需添置了家具和电器,整个房子看着温馨又舒适。

从学校毕业后,我迫不及待地搬进了属于自己的小房子。

入住的第一夜我失眠了,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我的泪水怎么也止不住。

我终于在H市有了归属感,无论我在外面受到了什么委屈,都有一个可以回归的港湾来平复自己的情绪了。

5

陈刚和莓莓的孩子出生了,我因为工作忙没能够及时赶回去。

正当我忙完手中的项目,好不容易申请到调休准备回去看看我的小侄子时,下班回到家,却惊讶的发现我的父母正坐在我的房门口。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