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发现了同学后妈的秘密,为让我保守秘密她居然这样对我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深夜,我起身上洗手间,听到洗手间里面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当我好奇的贴在门缝上面,却发现同学的后妈兰姨在里面干坏事……

这一幕瞬间让我脸红心跳,吓得我赶紧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叫杨金翼,今年二十岁,是刚参加完高考的一名大男孩,和兰姨的儿子王小宇是同学。

此时,我心里一阵凌乱,直到听见洗手间的门打开,里面再也没有了声音之后,我这才从房间里面悄悄地溜了出来。

兰姨全名叫陈金兰,今年三十岁,每天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身材也是出奇的火辣。

据说兰姨以前还是一名内衣模特。

而她,就是王小宇的后妈。

五年前王小宇的亲妈车祸去世之后,大约过了半年,王小宇的爸爸就把兰姨娶了回来,成了王小宇的后妈。

但是王小宇一直不怎么喜欢兰姨,因为他觉得,在他妈妈生前,王小宇的爸爸似乎就和这个兰姨有染。

所以他一直认为亲妈的去世,跟这个兰姨有关系。

正因为如此,王小宇和我一样,都直接称呼她兰姨。

此时,我们是住在王小宇爷爷奶奶农村的家里面,而王小宇的爸爸最近正好去国外出差,顺便就带着王小宇爷爷奶奶一起出国旅游去了。

王小宇的后妈兰姨因为要照顾正准备参加高考的王小宇,所以就没有跟着一起去了。

这两天刚好高考完,王小宇想回农村玩玩,所以叫上我一起,就让兰姨开车带着我们回到了乡下。

此时我躺在床上,想到刚刚兰姨在洗手间那一幕,我一个晚上硬是没睡好。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兰姨已经给我们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此时兰姨穿着瑜伽裤紧身背心,正在客厅里面练习瑜伽。

看着兰姨那火辣的身材,加上脑海中瞬间想起了昨晚那一幕,让我有些热血沸腾了起来。

“金翼,昨晚是不是没睡好?刚到乡下住不惯吧?”

兰姨看见我起来了之后,热情的笑着走了过来,她这么一问,我更加尴尬了起来,莫非我昨晚偷看她的时候,被她发现了?

“还好!”

我不太敢直视兰姨,更加不敢看兰姨的身材,因为她的身材真的太好了。

一旁的王小宇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打着王者,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慌张神色的变化。

早饭过后,兰姨又开始在那里练习起了瑜伽,而王小宇就躺在客厅的椅子上打王者。

他让我陪他一起打几把,但是我发现我的心思居然全部放在了兰姨身上。

而兰姨时不时对我妩媚的一笑,让我有些怦然心动了起来。

下午的时候,兰姨跟我们说她要去河边拔水笋,还问我们要不要去河里抓鱼,然后洗个冷水澡。

这么有趣的事情,我自然不想错过,王小宇也更加期待了起来,毕竟这个是他们小时候最幸福的回忆。

我和王小宇直接穿了一套短裤就朝着河边走了过去,没想到,兰姨居然穿了长袖衬衣,下面则穿上了黑色JK短裙。

我们出发的时候,兰姨喊住了我们,说是要给我们抹防晒霜,但是王小宇溜的快。

我则被兰姨给抓住了,然后用她那温柔的小手,给我双臂抹防晒霜。

我真的没有想到,三十岁的兰姨的小手竟然那么小巧嫩滑,给我抹防晒霜的时候,弄的我浑身一阵很奇妙的感觉。

随后,我就赶紧冲了出去,追上了王小宇,没多久,我们两个就到了河边。

到了河边,王小宇直接光着膀子,就跳进了河里,看到他在河里面开心游水的样子,我也很期待的慢慢的下水了。

旁边的兰姨看见我们两个大男孩在河水里面戏耍着,她似乎也很开心,之后,我就看见她弯腰开始在小河边上开始拔起了水笋。

或许是兰姨的衬衣太薄了,当她的衣服被河水弄湿了之后,一会之后,里面黑色的内衣竟然透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我脸都红了,已经不好意思去看兰姨了。

王小宇看见了之后,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兰姨,你能不能回去换件衣服?看看这内衣都出来了……”

听到王小宇这么一说,兰姨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咯咯的笑了起来说着:“行,我知道了,下次注意!”

之后我和王小宇两人一直在河里摸鱼,王小宇不愧是从小就学会了抓鱼,不一会儿,竟然真的抓到了几条大鲫鱼,这个可把我们高兴坏了。

“杨金翼,你先抓着,我回去拿个桶来,一会顺便买点冰可乐带过来,天太热了!”

看到不一会就抓了这么多鱼,王小宇显然高兴坏了,准备回去拿个水桶来装,要不然抓的鱼会死掉的,同时他还准备去买两瓶冰镇可乐过来。

王小宇走了之后,小河边就只剩下我和兰姨了,这个时候兰姨的水笋也拔的差不多了,她上岸边休息了一会,突然笑着说:

“金翼,这河里面还有鱼吗?一会阿姨下来陪你一起抓鱼……”

兰姨这话自然让我有些紧张尴尬了起来,毕竟这个时候,这附近就只有我们两人,而此时兰姨的衣服都湿透了。

就在我想着一会怎么应付兰姨的时候,突然,听见岸边传来了一阵惨叫声。

“啊……我好像被蛇给咬了……”

听到这喊声,我也吓了一跳,一回头,此时就看见兰姨慢慢的蹲了下来,然后直接坐在了河边。

我吓得赶紧从河里冲了上去,当我赶了过去,果真看见一条不大不小的花蛇,此时快速的朝着河边的水草丛里面游了过去。

“兰姨,你怎么样?没事吧?”

我紧张的冲了过去,看见兰姨用右手紧紧的捂住了她的右脚脚踝,而且小腿那里明显有渗出的血迹,上面有个口子,看样子就是刚刚被蛇咬的口子。

看见这个被蛇咬伤的口子,我整个人显然吓到了,因为我担心这条蛇有毒,不及时把毒排出来,真的会中毒身亡的。

我一时心急,没有想那么多,只觉得救人要紧,竟然直接蹲了下来,开始用嘴直接将兰姨小腿上面的毒血给吸了出来。

可是当我吸完了蛇毒的毒血之后,抬起头来,看见兰姨一脸潮红的看着我,我尴尬的无地自容。

“金翼,谢谢你,不过刚刚那条应该只是一条水蛇,没有毒的……”

兰姨说着然后摸了摸她的伤口,正好这个时候王小宇拿着水桶,带着三瓶冰镇可乐走了过来。

“你们这是……”

王小宇过来之后,看见我们这样也是愣了一下,兰姨则有些慌忙的赶紧整理了一下短裙,随即将自己小腿被蛇咬的事情告诉了王小宇。

王小宇看了一眼,随即看向了刚刚蛇游走的那个方向,嘀咕了一句道:“没事,那只是一条水蛇,没有毒的……”

随后,王小宇便将兰姨给扶了起来,兰姨的小腿似乎根本就没有大碍,随后,我们装好了抓好的鱼,以及兰姨拔的水笋,便回去了。

回去之后,兰姨换了一条长裙便开始给我们做饭,特意做了红烧鲫鱼,农家小炒肉还有肉片炒水笋。

做饭的时候她突然看到还有一条紫色的长茄子,问我们要不要吃红烧茄子。

我想到昨晚那场景,脸红着连忙尴尬拒绝了,要不然我可能真的会吐。

吃饭的时候,王小宇特意从冰箱里面拿来了两瓶冰镇啤酒。

之后他看到旁边的柜子里面有个酒坛子,里面泡了不少的药酒,便主动问我要不要尝尝。

他说着时候,突然就看见了旁边一个塑料瓶子里面装着红色的葡萄酒,以为是他爷爷刚泡没多久,就倒了一杯给我我尝尝。

就这样,王小宇喝着啤酒,我喝着这个葡萄酒,半杯下去之后,兰姨端着一盘炒好的青菜走了出来。

兰姨看到我手里的酒,又看了看柜子里面的那个塑料瓶,顿时红着脸且神色有些慌张的问道:

“金翼,你怎么喝这个呀?”

“兰姨,金翼喜欢喝葡萄酒,他酒量还行……”不等我开口,王小宇便抢先说道。

“可是……行,金翼啊,少喝点,这个酒啊还没有完全泡好,容易上头……”

兰姨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神明显有些闪躲,此时,我已经隐隐觉得这个酒不对劲了。

果真,在我将最后一口慢慢喝完的时候,我竟然感觉身上有些滚烫了起来,下腹火热,我顿时明白了,这个酒可能是一种补药。

我的这个样子,兰姨很快就察觉到了,我明显感觉到兰姨脸色都变了,此时她有些担心的问道:“金翼,你怎么样,没事吧?”

兰姨说着就走了过来,伸手摸了一下我的脑袋,见状,她故意很慌张的说着:

“小宇啊,不行,金翼真的喝多了,这个酒后劲太足了,你赶紧去村医那里,弄点解酒药过来,要不然金翼啊一晚上都会难受的……”

王小宇此时也看了看我,发现我脸色却是有些不对劲,显然也是有些担心了。

他连忙站了起来准备去找他爷爷的电动车钥匙,打算骑个电动车去村医那里。

“兰姨,爷爷的电动车钥匙呢?”

“行了,别找了,天黑了村里路不好走,你也不会骑,赶紧跑去他们家吧……”

“好!”

看到我情况有些不对劲,王小宇显然也有些担心了起来,换了一双鞋子,拿了个手电筒就直接冲了出去。

等到王小宇走远了之后,兰姨这才说道:“金翼,走,我扶你去洗手间洗个冷水脸……”

到了洗手间后,我赶紧洗了一把冷水脸,这个时候,兰姨却顺手将洗手间门给关住了,随即一脸坏笑着凑到了我的身旁:

“金翼啊,你知道吗?刚刚那个可是大补酒,是特意给小宇爸爸准备的,谁知道你给喝了……”

“啊?那怎么办呀?”听到这话我显然慌了。

“还能怎么办呀,看着你这么难受,阿姨给你降降火吧……”

兰姨笑着说完,就朝着我走来……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