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谋划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时机已成熟

0
分享至

——访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主任、教授赵振华



本报记者 周子勋

2月19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四次会议指出,今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又一个重要年份,主要任务是谋划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

如何通过谋划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为推动高质量发展、加快中国式现代化建设持续注入强大活力?就此问题,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专访了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主任、教授赵振华。

深刻认识谋划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重大举措的必要性

中国经济时报: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深化重点领域改革”作为今年重点任务之一后,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再次作出强调。如何理解“谋划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重大举措”的意义?

赵振华:之所以要谋划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重大举措,一是因为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拉开了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的序幕,十多年来,各项改革有条不紊地推进。大部分已经完成,有的还在不断深化的过程中,谋划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

二是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马克思主义认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十多年来,国内外形势发生明显变化,科学技术进步呈现加速发展趋势,我国的生产力发展取得长足进步,生产力布局发生明显变化,客观上要求必须进一步深化改革,要改革不适应生产力发展要求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当今时代,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正在深入推进,新的区域经济格局正在形成,数据、信息等新的生产要素正在世界范围内重塑生产力格局,战略性新兴产业正在形成大规模新质生产力,面对蓬勃发展的生产力,客观上要求及时破除阻碍生产力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不失时机地继续全面深化改革。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作的说明中所深刻指出的:“实践发展永无止境,解放思想永无止境,改革开放也永无止境。”

三是我国总体上处于从中等收入国家向发达国家迈进的过程中,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人们的思想观念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全社会的利益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创造财富的方式也在发生深刻变化,国内外各种生产要素加速流动,经过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之后,要在中国这样一个14多亿人口的大国继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特别是不能犯颠覆性错误,难度之大前所未有,必须搞好顶层设计,凝聚各方力量,统筹各个方面的利益关系,科学确定改革的主攻方向,合理布局战略重点,科学确定改革顺序以及时间表、路线图。特别是要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到21世纪中叶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必须不断地深化改革,通过深化改革,增强发展动力。古人有言:“谋先事则昌,事先谋则亡”,因此,必须在深度谋划上下功夫。

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需处理好四个重大关系

中国经济时报: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需要处理好哪些重大关系?

赵振华:要确保中国航船行稳致远,必须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要确保改革成效,需要处理好如下几个关系。

一是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改革是不竭动力,通过改革激发全社会的发展活力。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指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发展是目的,只有发展,才能更好地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从而更好地解决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也才能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稳定是前提。只有稳定,才能为改革发展提供良好的社会环境。尤其是十四亿人口的大国,无论是深化改革,还是促进发展,都需要稳定的环境,一旦不稳定,改革发展都无从谈起。当然,越深化改革,越促进发展,越改善人民生活,社会就越稳定。正因为如此,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

二是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和其他各项改革的关系。我国仍然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地位没有变,决定了我国必须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动摇,也决定了在全面深化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党的建设和军队等各项改革中,既要全面推进,因为没有其他各项改革的全面推进,经济体制改革难以继续深化,但也必须明确经济体制改革依然是重点,必须坚持以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统领其他各项改革。

三是要正确处理经济政策和非经济政策的关系,要求各项政策综合效果最大化,避免政策打架或效应抵消。在出台政策时,要树立辩证思维,多考虑其正面效应和负面效应,要加强经济部门与非经济部门之间的协调。

四是要处理好中央和地方的关系,既要确保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又要充分发挥地方政府的积极性,要保持条块协调,权责一致。

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需关注三个重点方向

中国经济时报:您认为,未来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方向是什么?

赵振华: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需要关注经济体制改革领域的几大方向。

一是经济体制改革的重点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政府和市场关系中,矛盾的主要方面在政府。政府需要在更好发挥作用上下功夫,而不是在更多发挥作用上下功夫。我们不能陷入“市场万能论”的无政府主义泥坑之中,但也不能陷入处处是政府过度干预的传统计划经济体制的旧巢之中,基本原则还是市场能发挥作用的领域政府就不要干预,政府的作用在于弥补市场失灵,在于为市场主体提供更好的服务。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政府不能轻易说“不”。

二是打破部门分割、地区封锁,构建全国统一的大市场。形成全国统一的14多亿人口的大市场,将在世界竞争格局中形成无与伦比的“力”和“势”,将在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中形成新的生产力和“投资中国”“消费中国”的强大吸引力与竞争新优势。

三是深化财税、金融等体制改革。要加快健全现代预算制度、优化税制结构,完善财政转移支付体系,形成中央和地方事权财权匹配的体制和机制,强化国家重大战略任务财力保障,着力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加快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强化金融监管,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构建中国特色现代金融制度,着力建设金融强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中国经济时报
中国经济时报
国研中心主办的综合性经济日报
35999文章数 6309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