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母亲去世后,我爸的情人上门找我争遗产。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第一章】
我的富豪母亲去世后,一个女人找上门来,说自己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叫我滚出去。
而我爸竟然默许着这一切,还叫我懂事点。
我冷笑着拿出遗产清单,“好啊,现在请你们滚出我的家!”
他们不知道,这个家所有的财产,都是我的。




1
正在上大学的我突然接到消息,说母亲意外心脏病突发离世了。
我呼吸一滞,明明上次和母亲联系的时候,她尚还健康,怎么会突发心脏病呢?
电话里父亲宋志明的声音里满是悲痛,“楠楠,我也没想到,真的……”
“爸,别太难过了。”
挂断电话后,我连夜坐车回了家,别墅里灯火通明,母亲的遗像还摆在正中间,宋志明正坐在遗像前,一脸悲怆。
看见我,他眼里似乎闪过一丝意外,“楠楠,你怎么回来得这么快?”
尽管心底有些疑惑,我还是回答了他:“我想快点来看看妈妈。”
我妈是个女强人,凭一己之力把林氏集团做强做大,如今却被装进了这个小小的盒子里,我的心忍不住一痛。
宋志明突然站了起来,声音沙哑,语气却充满关切:“楠楠,你也才回来,快上楼休息吧。”
我低声应下,这时,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宋志明的眼里好像闪过一丝惊喜。
然后脚步迅速地走过去开门。
我跟着走了过去。
门刚打开,一对母女就拖着行李走了进来。
母亲打扮时髦,妆容艳丽;女儿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娇俏动人。
“老宋,你怎么才来开门,我都想死你了。”女人一脸娇嗔,甚至出手锤了锤宋志明的肩膀。
“爸!婉婉也好想你啊!”跟在身后的女生满脸惊喜。
“哎哟,我的宝贝女儿!”
那一刻,我严重怀疑自己听错了声音。
“爸,怎么回事?你不是只有我一个女儿吗?”我心里顿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宋志明似乎这才反应过来我在这,轻咳了两声,“哦,楠楠,这是你陈阿姨和你的妹妹婉婉,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我有些好笑地问他:“爸,你这是什么意思?”
宋志明试图过来拉我,“这不你妈走了吗?我寻思着找个人照顾你,你陈阿姨细心,婉婉也善解人意。”
“是啊,”陈阿姨笑着过来搭话,话里却藏着深意:“婉婉也是你爸爸的女儿,你们俩姐妹血浓于水呢。”
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什么,看向一旁陈婉婉那张与我有几分相似的脸,“你是我爸的女儿?”
陈婉婉无辜地点点头:“是啊姐姐,算起来,你只比我大了两个月呢。”
我爸过来打圆场:“婉婉和你还是一所大学的,还是你的妹妹,你以后可要多照顾照顾她。”
那一刻,我恍然大悟。
如果陈婉婉跟我一样,是我爸的亲生女儿,那证明,在我妈生下我两个月之后,我爸就已经出轨了,并和陈婷生下了她。
我突然想起,我爸是小县城里出来的,而我妈是A市的名门望族,起初我的外公外婆并不同意这场婚事,但架不住我妈喜欢,最终他们还是结婚了。
而现在,我妈一走,我爸就原形毕露,要袒护小三。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骗我妈。为的就是有一天,夺走我妈的钱财,和这对母女在一起。
我看向我爸,声音是无比的讽刺,“宋志明,我妈的骨灰盒还在那里放着呢!你这样做良心不会愧疚吗?”
我爸还没开口,一旁的陈婉婉就抢先说道:“也对,现在谁还把骨灰盒放客厅啊,太晦气了!爸爸,我这就去把它扔掉。”
她的声音娇滴滴的,仿佛在诉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啪!”我怒火中烧,毫不犹豫扬起手给了她一巴掌。
【第二章】
2
陈婉婉眼里瞬间蓄满了泪水,声音委屈至极,无辜地用手指着我:“爸,她打我!”
陈婷很快护住陈婉婉,还未说话,宋志明就一脸怒气看着我,“够了!宋楠楠,你怎么这么小肚鸡肠!跟你那个妈一样!”
我不可置信地看向他,“是我小肚鸡肠吗?宋志明,你不看看你在做些什么!”
“闭嘴!”宋志明冲我大声吼道。
大概十分心疼还在哭泣的陈婉婉,他转过头眼神担忧,“婉婉,没事吧?”
然后又转头看向我,“你今天就给我搬出宋家!从此以后,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在我的记忆里,我妈对我爸的好无可挑剔,却没想到我爸居然一直在偷偷打着算盘。
小的时候,母亲每天都很忙,还要分身来照顾我;宋志明也总是借着工作外出。
现在看来,借工作外出是假,和面前的陈婷暗渡陈仓是真。
宋志明的话还在继续:“要不是为了钱,我早都看不下你母女了!”
我简直要被他这副无耻的样子给气笑了,“这是我妈的房子,该滚的是你们吧?”
原来这么多年,宋志明都是故意和我妈恩爱,为的就是有一天把陈婷母女接回家,享受我妈的遗产!
宋志明似乎早就料到我会问这句话,十分自得:“你妈走了,这个家自然是我做主!”
“那可真是不好意思呢,我妈早已经找好律师,把遗产全部移在我名下了!”我冷笑一声。
“所以现在,请你们滚出我家!”
我没有告诉宋志明的是,我在回来之前,已经接到了律师的电话,告诉我母亲已经把名下的财产全部转让给了我。
“不可能!你有证据吗?别在这骗我,你妈早都说好,遗产留给我的!”宋志明几乎是立刻否认我。
我勾了勾唇,从包里拿出遗嘱甩在他面前:“房子和公司,都已经在我名下了!”
宋志明看清了上面的字据,满脸都是震惊。
很明显,他肯定早就让我妈把财产留给他,却没想到,最后我妈竟然还准备了这样一份协议。
宋志明眼里的震惊很快消失,又换作一副假惺惺的笑容:
“楠楠,公司没有我是不行的,你一个人掌控不来。不把公司交给我,你会后悔的。”
我没理会他,转身叫来保镖。
陈婉婉依偎在陈婷的肩膀上,声音嗲嗲的,“妈妈,我怕。”
陈婷很快护住陈婉婉,俩人一副可怜样地看向宋志明。
“真是一对绿茶婊啊。”我毫不掩饰地开口讽刺,陈婷和陈婉婉两人闻言均是脸色一变。
宋志明甚至高高扬起手要打我,陈婷两人站在她身后眼神里闪过一抹得意的神色。
但很快,他被我的保镖拦住了。
生生地被拖出了别墅大门,嘴里还骂着“混账”之类的词语。
留下陈婷和陈婉婉两人,眼里都是愤恨与震惊。
“还不走,等着我让保镖来扔垃圾吗?”
“宋楠楠,你别得意得太早!”陈婉婉留下一句话,就被她母亲拉着走了。
整个别墅终于清静了下来。
但没过两天,公司又出问题了。
【第三章】
3
“宋小姐,根据财务汇总,我们公司目前亏损很严重,盈利几乎为零。”
“这些天公司出了好多问题,但宋总根本没怎么管过,反倒撺掇高层人员跑路。”
我看着财务总监交来的营业报表,心狠狠地沉了下去。
原来宋志明早在凭借着我妈入职公司的时候,悄悄跟公司里的管理人员暗度陈仓。
等到我妈生病在床无法工作的时候,他又开始撺掇公司核心人员。
他挖走了公司的核心力量和各大股东,并不断向我妈营造公司亏损的假象,好让我妈把财产大全都交给他。
所以现在,林氏基本成了一个快要倒闭的空壳公司。
而宋志明,利用我妈的人缘和财力开了新公司,模仿林氏的运营手段,和陈婷母女二人完好地生活。
如果不是我妈拟了一份遗嘱留给我,恐怕现在我早已被宋志明和小三赶出了家。
宋志明在我母亲死后迫不及待地把小三和私生女接回家,一定有猫腻。
与此同时,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个没有备注的号码。
接通后,陈婉婉娇滴滴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姐姐,你还真是可怜呢,听说林氏快要破产啦。”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和沈恒哥哥要订婚啦,你的男朋友不要你咯。”
我毫不犹豫地挂断电话,指甲却深深嵌入了掌心。
沈恒是母亲在世时给我定下的结婚人选,如今因为母亲离世,宋志明掌握公司大权,与沈家联姻的人变成了陈婉婉。
拿着我母亲的遗产,养着小三和私生女,还在我面前挑衅我。
宋志明、陈婷、陈婉婉三个人,一个也别想好过!
第二天,我上任林氏集团,召开了股东大会,很快理清了公司的现状并做出了决策。
 现在唯一能够拯救公司的办法,就是找到投资方注入资金。
我拨通了闺蜜萱萱的电话,把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她。
萱萱在电话那头十分震惊:“什么?宋志明也太混账了吧?我现在就找人过去揍他,还有那个私生女跟小三,真当你不存在是吧?”
“停!”我连忙打断她,“现在不是找人打他们的时候,我妈的公司需要投资方,你能不能请叔叔帮个忙,利润我会双倍还给你。”
我从小继承了我妈的经商头脑,对待数字和营销手段十分敏感,并且能有信心拿到双倍利润,只要公司能拿到这笔投资,打倒宋志明志在必得。
萱萱在电话那头停顿了一秒,“这样,你五点钟过来找我,我爸妈都出去旅游了,现在公司全部是我哥在管,我带你去见他。”
“好。”
刚挂断电话,我就看见刘律师发来的消息:
“宋小姐,前几天太忙,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我给您的母亲当律师多年,她做事一向都很有计划,她早早预料到自己身体不好,拟定的遗嘱本来是你和父亲平分的,但那天她突然打电话要我把她名下所有财产全部都过继给您。”
“我怀疑,你母亲的离世,可能有蹊跷。”
【第四章】
4
我拿着手机的手不自觉地收紧,还真是我小看了宋志明。
如果母亲的死真的和他有关的话,我一定会让他付出相应的代价。
隔天,我联系到了母亲的主治医生。
听到我妈过世的消息,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我记得你的母亲是那天抢救的病人,但因为抢救不及时,离世了。”
“很抱歉。”
“可是,我妈前段时间都还没什么问题,也一直有定期检查身体。”
医生摇了摇头,“那我也不清楚,大部分心脏病人都是因为刺激过度,超过抢救最佳时间去世的。”
听着医生的话,一个猜测在我心底隐隐形成。
怪不得那天回家,别墅里虽然摆着母亲的骨灰和遗像,但其他地方母亲的东西早已经消失不见。
一定是宋志明隐藏了什么。
毕竟他和陈婷早有勾搭,母亲离世对他和陈婷的利益最大。
下午五点,我准时到达和萱萱约定的地方。
萱萱早早就在公司楼下等我,看见我,她迎了上来,
“楠楠,我已经跟我哥说好了,他这个人脾气不太好,但是帮忙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我点了点头,“麻烦你了,我不会让他白帮忙的。”
“麻烦什么呀,”萱萱拉着我走进了电梯,“要是公司在我手里,我直接拨巨款给你好吗?”
我被她逗笑,很快电梯到了顶楼,萱萱拉着我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她甚至没敲门,直接闯了进去。
“哥!”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正坐在办工作前翻阅文件。
听到声音,他抬起头来,金丝眼睛下的一双丹凤眼摄人心魄。
看到那张脸我陡然一惊,萱萱的哥竟然是商界大佬沈行舟?
“这是我之前在电话里跟你说的朋友宋楠楠,她想找你帮忙。”萱萱在一旁解释。
沈行舟点了点头,表情没什么变化,“你先出去吧。”
萱萱拍了拍我的肩,“那我就先出去啦,楠楠,你单独跟我哥谈谈。”
萱萱走后,办公室瞬间一片安静。
我率先打破沉默,拿出公司季度报表和策划递到沈行舟面前,
“沈总,这是林氏这几个季度的财务报表以及我的未来预算情况,这次冒昧来找您是想请您做投资方。”
沈行舟修长的手指翻阅着文件,两秒后又抬起头来,淡色薄唇轻启:
“宋楠楠?”
我点了点头,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我名字。
他勾了勾唇,“做生意的人都知道,我沈某不做亏本的买卖。”
“沈总应该知道,林氏之前的发展前景是很不错的,如果现在您肯投资进来,我可以保证未来的三个月里让您在林氏的投资翻倍。”
“哦?宋小姐怎么保证?”
我顿了顿,“我可以跟您签订对赌协议。如果在规定时间内我没有给到您三倍收益,您所有的投资都将全部奉还。”
“协议倒是不必了,”他出声淡淡打断我,“三千万,我立马让人打到宋小姐的账户里。”
我愣了一下,有点惊讶于他的爽快,“沈总不怕亏本?”
沈行舟幽暗的眸子里泛起一丝笑意,“那就算作宋小姐欠我一个人情。”
我心底顿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商业大佬沈行舟的人情,可不好还。
“宋小姐不必紧张,只是下星期的宴会缺个女伴,想请宋小姐帮忙。”
我松了口气,“那就麻烦沈总了。”
【第五章】
5
很快,在新资金的注入下,我找准了几个项目合作方,公司起死回生,收益蹭蹭蹭地往上涨。但我压住了一切新闻采访,只为了给宋志明一家制造林氏快要破产的假象。
宋志明偷走的是林氏的资源和人脉,公司起色后,我专门把宋志明的单子抢走,导致宋志明最近合作不景气。
很快,和宋氏合作的部分股东已经坐不住了。
当天下午,我就接到了宋志明的电话,电话里的宋志明声音似乎充满诚恳,“楠楠,爸爸想了一下,你可不可以把你妈给你的存款拿给爸爸,毕竟我们终究还是一家人……”
我简直要被气笑了,这人究竟是多大脸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好啊,那你让陈婷和陈婉婉来跪着求我,我倒可以考虑考虑。”
电话那头,宋志明很快变了脸色,“宋楠楠,你最好识相点。”
在这个时候,我派了几个人伪装合作方去和宋志明谈合约。
很快我接到消息,“宋小姐,已经谈妥了。”
我勾唇,鱼儿上钩了。
与此同时,我买通了几家媒体写下林氏破产的通告,投放到宋氏的圈子里,宋志明在第一时间接到了消息,想必现在是得意极了。
但当他打理好一切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合作方有问题。
而他打出的招牌也成了笑话,一时之间宋氏流言四起,上了好几次新闻报道。
我打开手机,就看见宋志明面对记者憔悴的脸。
宋志明很快撑不下去了,再次打电话给我,“楠楠,我们谈谈吧。”
“好啊。”我爽快地答应了。
和宋志明的见面约在某家餐厅,刚进去就看见宋志明、陈婷和陈婉婉坐在显眼的位置。
我走过去,坐在了他们对面。
菜都已经上好了,宋志明夹起一块鱼肉放在我碗里,“楠楠啊,这些天爸爸也想了很多,我们终究还是血浓于亲啊,你妹妹和你陈姨都念着你呢。”
陈婷也给我递了杯水,“楠楠啊,以后阿姨会像你妈妈一样照顾你的。”
我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是吗?”
“是啊,”陈婷笑了笑,慈祥无比,“你和婉婉都是我的女儿。”
说着,陈婷又拿手蹭了蹭陈婉婉,陈婉婉才慢吞吞地开口,“姐姐,之前有什么是我做得不对的,还请你大人有大量。”
我轻笑,“可是我这个人从小就小肚鸡肠啊。”
宋志明也跟着尬笑了两声,终于进入了正题:“那个,楠楠,你妈妈不是还给你留了一笔资金吗,现在爸爸公司有困难,你看看能不能……”
“可以啊。”我爽快答应了,然后陈婷和宋志明两人均是一喜。
陈婉婉也有些意外地看着我。
“楠楠,爸就知道,爸和陈姨没白疼你。”
我勾唇,“爸爸,我不是早就答应你了吗?”
宋志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
“那天打电话的时候,我说了呀,让陈姨和陈婉婉跪下来求我,我就答应你。”我不疾不徐地开口。
陈婷和宋志明都呆住了,只有陈婉婉最先反应过来,她猛地拍了下桌子,“宋楠楠,你别太过分了!真当自己是根葱了是吧?”
陈婷的脸色也变了变,“楠楠,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长辈啊,婉婉也是你妹妹。”
我冷哼一声,“那你当初做小三跟我妈抢男人的时候怎么不觉得自己过分呢?”
陈婷一下子哑口无言。
我站起身来,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今天就这样吧,爸,我也说了,我不是不想帮你,只是阿姨和妹妹不愿意啊。”
宋志明深吸了一口气,“婉婉,小婷,快跟楠楠道歉!”
为了让我满意,宋志明订的高级餐厅,这里的客人都在安静地吃饭,而现在我们这桌的动静已经引起了周围人不小的注意。
“是下跪哦。”我善意地提醒宋志明。
我看向一旁陈婉婉吃了屎一样的憋屈表情,莫名觉得很爽。
陈婉婉显然受不了了,伸出手一副要掐架的气势:“宋楠楠你个贱人!”
“呀!看来妹妹还是不愿意跟我道歉呢。”我低头把玩着刚做的美甲。
“啪!”宋志明一个耳光扇到了陈婉婉脸上,直接把她扇懵了。
“爸,你打我?”陈婉婉不可置信地看向宋志明。
“哎呀,我的宝贝女儿!”陈婷跟着叫起来。
宋志明破口大骂,“现在公司都要破产了!你俩就不能给我省点心吗!”
四周八卦的眼光朝这桌投来,我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了餐厅。
大庭广众之下,我还丢不起这个脸。
不出意外的话,宋志明的公司会在一星期内面临严重经济问题。
况且以他目前的经营状况,应该没有哪个公司会傻到跟他合作。
但我没想到,宋志明竟然在短时间内又拿到了投资。
而这个投资人,正是我的前未婚夫沈恒。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