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诊癌症当天,爸妈要让我去卖肾,我却中了五千万大奖……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确诊癌症当天,我中了五千万彩票。

挣扎后,我准备放弃治疗,把钱留给父母养老。

然而我刚到家,就听见父母正商量:

“芊芊身体好,少一个肾没事,可咱儿子却能住的舒服,多划算。”



1.

去医院取体检报告单前一晚。

我选的几个双色球号码,中了五千万,税后四千万。

我激动得一晚上没睡好觉。

心里盘算着这笔钱的用处。

弟弟胡旺先马上就要结婚。

房子可以在这笔钱里出。

再加上早就答应好他的五金。

彩礼钱,我也能出一半。

现在条件有了,再给他们小两口买辆代步车。

还能给爸爸买辆车,给妈妈买点首饰。

二叔家表弟胡波正在创业。

可以资助他一点启动资金。

剩下的钱捐出去一点,再留下给爸妈养老的钱。

我压下心里的激动。

第二天,迅速兑完奖,去了医院。

然而,刚到医院,我就被医生泼了一盆冷水。

医生拿着我的检查单子,叹了口气,摇摇头。

我心立刻咯噔一下。

“胃癌晚期,情况不太好,癌细胞有转移的风险。”

我浑浑噩噩地从医院出来,检查单被我捏到变形。

捂着脸缓缓蹲在马路边上。

泪水从我的指缝中流出。

我从没想过,我还这么年轻。

就被医生下了死亡通牒。

明明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医生说,这病,难治。

未来三个月,让我保持心情愉快。

我思考片刻,就打算放弃治疗。

这是我的命。

也不浪费钱了。

那四千万我规划好,剩下的都留给爸妈。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回家的。

我现在只想让爸妈抱抱我。

然而,我刚打开家门。

就听见爸妈的声音从卧室传来。

“芊芊多健康,少一个肾没什么的。”

“看人家换了肾的还能接着活呢。”

“现在配上型多不容易啊,五十万呢,加上这五十万,咱儿子的房子不就有了。”

“这死丫头早晚嫁人,到时候还能再捞一笔。”

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已经模糊我的眼眶。

我悄悄关上门,捂着胃慢慢蹲在门口。

2.

爸妈不爱我这件事,我早就知道。

弟弟出生前。

我短暂地感受过两年亲情。

弟弟出生后,我就被扔给了奶奶

他们打工也只带走弟弟。

从前我也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见到他们。

我最开心的事就是,过年的时候。

能穿上弟弟换下来的衣服。

然而,奶奶每次见了都不大高兴。

“连给芊芊买件新衣服的钱都没有?”

“这个女娃有的穿就不错了,穿的再漂亮还不是别人家的。”

每当这时候,我就扯扯奶奶的手。

没事的,只要有的穿就行。

他们每次回来。

总要惹奶奶不高兴。

但每次在他们快要回来的时候。

奶奶总拉着我说。

他们是我父母。

没有谁家的父母是不爱孩子的。

“你乖乖的,这样你爸妈才能带你去城里上学,城里学校大,学得多,以后才有出息。”

奶奶总说,让我多亲近亲近他们。

这样她走的时候。

我还能有个家。

我一直很听奶奶的话。

奶奶去世后。

我搬进了爸妈在城里的家。

我会每天早起给一家人做饭。

我努力考第一,想获得爸妈的注意。

毕业后我更加努力工作。

每个月工资五千,我打回家三千。

可这一切在他们眼里就是理所当然。

奶奶,我不知道我还有哪里做得不好。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

3.

“叮铃铃…”

手机铃声打断我的思绪。

我抹了把眼泪。

看清手机上的来电显示。

是弟弟。

“姐,你在哪呢,不是说好了三点到恒远吗,怎么还不来。”

弟弟声音有些不耐烦。

我这才想起来。

今天是给弟妹林佳佳选五金的日子。

这是俩人刚定下来结婚。

爸妈就在饭桌上定下来的。

“弟弟结婚,你这个做姐姐的不表示一下?房子你买不上,五金的钱你总有吧。”

当时爸妈这么说,我甚至有些庆幸。

至少爸妈还记得我刚参加工作不久。

没有逼着我去嫁人给弟弟换彩礼。

我甚至想,爸妈还是有一点爱我的吧。

可终究是我想多了。

他们算计来算计去,原来是想在我身上赚两份钱。

他们想的是榨干我所有价值。

我叹了口气。

“我马上过去。”

多年来,讨好他们的习惯。

让我立刻应了声好。

挂了电话,我才有点后悔。

明明是弟弟要结婚。

五金却要落在我身上。

但这是我早就答应的,现在反悔,连带着林佳佳都会尴尬。

我收拾好情绪,赶到商场的时候。

弟弟已经在等我。

“你怎么才来,我们等多长时间你知道吗?”

“佳佳在里面逛,东西已经选好了,就等着你来买单。”

弟弟还没等我说话,扯着我胳膊就进了商场。

弟弟和林佳佳选了一份总重量一百克的五金。

“我都说了,五金控制在三万以内就行,旺先非要买这么重。”

林佳佳看见我客套一下。

“她是我姐,她不买谁买,你就放心吧。”

林佳佳看向我的目光有些犹豫。

我笑笑,“毕竟是结婚,重点好。”

总共五万块钱。

这要是前天的我来买。

我还要向别人借上两万。

好在今天不用这么尴尬。

买完单。

弟弟脸色才好些。

拉着林佳佳就要走。

“今天叔叔阿姨不是说去家里吃饭吗,姐,咱们一起回去呗。”

她刚说完,就被弟弟瞪了一眼。

“等她干嘛,以为自己给我买了五金就是家里大功臣了?”

说完,弟弟拉着林佳佳头也不回就走了。

林佳佳边走边回头冲我抱歉地笑笑。

我站在原地没动。

脸上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因为,今天我爸妈根本没有叫我回家吃饭。

胃又开始抽抽地疼。

“小姐,你没事吧?”

金店柜台人员碰碰我。

关切的眼神仿佛在我身上,烧出了个洞。

温暖得让我无从适应。

我逃也似地跑出商场。

4.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

我还有点茫然。

直到听见屋里传出来的欢声笑语。

我的心才开始顿顿地疼。

“佳佳多吃点,看你瘦的,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妈可就等着抱大胖孙子了。”

“阿姨够了够了,对了姐怎么没回来?”

是林佳佳。

她问完这句话。

屋里安静了一瞬。

随后我妈打圆场。

“你姐啊,工作忙呗,说是又加班,回不来了。”

她说完,我爸紧跟着附和。

我尝试勾起唇角。

我一直很听话。

然而在我给弟弟买完五金后。

连家宴都不能参加。

要不是一个外人提起,恐怕都没人记起我。

不,在他们眼里我才是外人。

我听不下去了。

折腾一天,回到家里。

已经八点。

屋里一片黑暗,只有鞋柜上一个小夜灯亮着。

那是奶奶去世前给我织的。

大红色爱心的。

奶奶说,她走了,算是给我留个念想。

也许是知道自己的使命。

这么些年,除了没电,它就一直亮着。

紧绷了一下午的情绪。

在这一刻全面崩塌。

我大声呼喊着。

“奶奶,奶奶,带我走吧,我不想坚持了,除了你没人爱我。”

我大口大口呼吸着。

胃里开始一阵阵地痉挛。

不知道什么睡着的。

第二天,我上班时脸色苍白。

“芊芊没休息好吗?”

坐在我旁边的小梅递过来一袋零食。

我摆摆手。

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一直没吃饭。

实在没什么胃口。

下午,我正写工作汇报,准备辞职。

就接到我妈打来的电话。

有一瞬间,我眼睛亮了一下。

“晚上回家一趟,你二叔二婶来了,一起吃顿饭。”

我妈声音冷淡。

但一家人,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

大到让我忽略了妈妈的语气。

5.

我买了一堆东西带回家。

二叔二婶也在,看见我亲热的打了个招呼。

“还是女儿贴心啊,回来买这么多东西,你表弟,都不知道多久没回家了,也不知道我们老了还能不能指望他。”

“呵,再怎么好也是别人家的。”

我刚扯出来的嘴角,僵在脸上。

“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来干活,想白吃白喝?”

我赶紧去了厨房。

收拾完厨房才上桌吃饭。

今天弟弟没回来。

爸妈脸色不太好。

饭桌上,二婶给我夹了一筷子菜。

“芊芊啊,二叔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我点点头。

“你奶奶不是把家里房子留给你了吗,你表弟这不是创业嘛,二叔想把那房子过户过来。”

饭桌上沉默了一瞬。

爸妈似乎也没想到二叔来竟是为这事。

我没说话。

奶奶在世的时候,就分了家。

她自己带着我,还要干农活。

二叔一家从来没有去看过奶奶一眼。

就连过年,也只是打个招呼。

然后去二婶娘家过年。

二婶怼了我一下。

我妈倒是不乐意了。

“那房子是老太太留给我家的,再怎么说也不能给你们。”

我仰头看向妈妈。

眼里有些异样的光彩。

她知道那房子对于我奶奶的意义。

她是爱我的吧。

二叔把希冀的目光看向我。

我摇摇头。

低头吃饭。

好在,当天二叔没再说这个话题。

谁知没过两天,二叔来公司找我。

彼时我正忙着交接工作。

“芊芊,你看你奶奶在世的时候最疼你了,你表弟和你弟弟什么也没捞到,现在二叔家有困难了,你得帮啊。”

二婶看着我,直接抓着我胳膊。

“废什么话啊,今天我和你二叔来,是一定要拿到那房子的,本来还想和你好好的说,你这死丫头油盐不进是吧。”

二婶扯着我头发。

“现在就去你家里把房产证拿出来,过户!”

二叔也抓着我头发。

我知道他们想要房子干嘛。

听说家里头拆迁。

规划到奶奶那个房子了。

本来奶奶把那个房子留给我,就是想让我有个保障。

将来拆迁,我能有钱傍身。

我正挣扎着。

突然听见我爸的声音。

“死丫头,赶紧把房产证给你二叔,真是一点人事不懂。”

明明前两天他们还不让我把房子给二叔。

这是怎么了。

我忘记了挣扎。

二婶几个巴掌拍在我后背上。

我胃难受得抽搐两下。

很快我就知道了事情的缘由。

原来,家里真的要拆迁。

二叔二婶和我爸妈商量了一下。

准备在我这拿到房产证。

然后平分拆迁钱。

刚到家,二叔就迫不及待把我爸拉到一边。

“芊芊也老大不小了,前几天我还给她留意着,就咱们下面那个村老李,人家养鱼的,池塘都十几亩,我上次和他谈了,能给这个数彩礼。”

我透过二婶翻找的身影,看见二叔比了个3。

“三十万。”

我爸脸上立刻笑容满面。

“是真的吗?”

“咱们可是亲哥俩,我能骗你?人家说了,只要芊芊嫁过去,再生个儿子保准奖励十万。”

我爸脸都快咧到耳朵后面了。

看来他暂时是不想卖我的肾了。

小夜灯被妈妈撞倒在茶几上。

我仰着头,泪水从眼角滑落。

我突然改变了主意。

“这房子,我同意过户给二叔。”

就是他能不能拿到拆迁钱就不一定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