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岁时我和姐姐交换身份,她去读了中专,21年后我嫁给了姐夫

分享至

老家在山东茌平县里的一座镇子上,现在已经是江北水城的茌平区了,父母都是农民,不过我爸曾经上过初中,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那也算是农民中的高学历了。我爸最辉煌的事有二,一是曾经在村子里做过七年的代课民办老师,二就是我们姐弟三人都考学出来了。



其实这两件事都是有水分的,我爸的民办教师一直没有转正,最后也无法办理退休手续;而他引以为傲的姐弟三人考学则更是玄乎,我姐的中专其实是我考出来的,一直到姐姐后来因病去世,她都是一直用我的名字。我弟弟的大学和我无关,他是艺术生,是我姐给他找的门路,否则他也啥也不是,他的文化课成绩很滥。

我是我们姐弟三人中最聪明的,也许这个聪明该打个引号,不过从学习这个角度我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但我在人情世故上远非姐姐对手。我姐比我大了一岁,弟弟则比我小五岁,当然弟弟的出生也是我爹失去民办教师职位的原因,他违背了基本国策。顺便说一句,当时我姐叫红丽,我叫红梅,小弟叫红将

我爹是民办教师的缘故,他对我们几个孩子的学习从小就很重视,我和我姐都是提前一年上的小学,而小学阶段也都在学校里名列前茅,不过到了初中后就有了区别,我姐比我早一年参加中考,她分别考了小中专和县重点高中,都失利了,小中专连预选都没通过,距离重点高中分数线更是差了三十多分。

姐姐毫不犹豫地复读一年,这样我俩就成了同学,而且是坐在同一张课桌上做同桌,我那个时候有点调皮也有点懒惰,上课时好睡觉,为此没少被姐姐扭胳膊,她是真使劲,以至于我胳膊都青了,为此我和她吵过架,也骂过娘,结果被我妈和我姐联手给揍了一顿,我弟弟笑嘻嘻在旁边看热闹,当时我很委屈,总觉得自己不是亲生的。

虽然如此,但我对姐姐有个很强的心理优势,那就是我学习比她好,尽管她复读一年,比我也刻苦很多,可初三屡次考试我都稳压她一头。姐姐气得要命,晚上头悬梁锥刺股的学习,她拿个针,困了的时候就真的扎自己一下,我晚上九点睡觉,她能学到十二点,可也奇怪了,就是学习成绩追不上我,而且距离被我越拉越远。

初三下学期,我们参加初中中专预选,我很轻松就以全校第二的成绩过关,我姐则考了第七,一共五个名额,她脸色发黑,趴在我旁边位子上大哭,我得意洋洋唱起来了“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这首歌,为此回家又被我妈罚不准吃饭,这是奖励一个优秀学生的做法吗?

那个时候初中中专和县重点高中可以分别考,我先去考了初中中专,又和姐姐一起去考县一中,那是我们县唯一的重点高中,我姐姐是二进宫,咬牙切齿说要考上。

结果成绩出炉,我双线飘红,初中中专考上了潍坊的山东财税学校,县一中更是拿到了录取通知书,我姐再次落榜,而且她已经神经衰落,根本就不想再上学了。我那几天兴奋的都差点去裸奔,嘻嘻,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吃大白馍馍和炒鸡蛋,这是我爹奖励给我的。要知道那年我才十四周岁。

不过影响我们家一生的事情发生了,我爹我妈找我谈话,那种很严肃的谈话,他们就问我下一步念书选择去哪儿?

我当时也不懂,不过听人家说农村孩子第一选择是去读中专,那里吃国粮,每月有三十块钱的补贴和粮票,将来国家给安排工作,上高中则路漫漫其修远兮,要读三年才能考大学,而大学的录取率非常低,我们村就没有过大学生。

我爹开始引导我的思路,当然这是我很久以后才想明白的,他说我聪明智商高,这种性格就应该挑战更有难度的事情,比如说考大学,要是考上大学前途无量,能上自己喜欢的专业学习,其实那个时候我也没有啥喜欢的专业,不过听我爹一番忽悠,觉得自己该上高中考大学,最后我说那我上一中读书,不上中专了。



当时很明显的感觉就是我爹长出了一口气,他继续跟我商量,说既然你不想念小中专了,那样让你姐姐替你去上可不可以?我眨眨眼,想起姐姐和我娘打我的情景,赶紧摇头:“不行!她打过我!”

我妈笑了起来:“你俩亲姐妹,打你几下怎么了?我还打过你呢,难不成你就不认我这个妈了?这几天天天给你吃白面馍馍和鸡子,你姐和你弟都没尝一口,对吧?”

我想想也是这个道理,最后妥协了,我姐应该一直都在门外听,听到我答应了这件事后,冲进来抱着我哭,叫“好妹妹,我这一辈子的白面馍馍都给你吃”,我弟弟和我家的狗也跑过来对着我吼叫,我弟弟坚决要求分他白面馍馍吃。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其实很多事也颇费了一番周折,我姐是拿着我的录取通知书去转移的户口,从那一刻起她改成了我的名字红梅,而且姐姐所有的材料几乎都是我的,就连学籍档案等也都是我的材料,我俩模样本就很相似,所以也算是一路绿灯。

麻烦的是我,高中我是拿着我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去报的名,不过我没有学籍档案,也幸亏学校里对此并不怎么在意,后来我用了二年时间,把自己的名字从红梅变成了红丽,而且填写的很多材料都要按照姐姐的年龄来写,这也是迫不得已,我爹深谋远虑,就担心将来在户口上出问题。

我高中三年很辛苦,学校里很简陋的集体宿舍和竞争激烈的学习环境都让我心生惧意,可最后我还是坚持了下来,最幸运的是我学习一直很好,高考那年更是超水平发挥,考取了青岛医学院的临床医学专业。这更是全家的大喜事,我俨然变成了我家的大功臣。

相对于我的辛苦,我姐三年则很安逸,她在财税学校里吃的不错,住的也不错,每次寒暑假回家我姐妹俩坐在一起,她都和我不是同一类型,她会化妆了,面色白皙,肥肥胖胖的,我则又黑又瘦,没有多少女孩的样子。姐姐也是三年毕业,她在学校里是学生干部,最后一年还成了预备党员,毕业时分配到了省城一所税务机关,看姐姐穿着税务制服神采奕奕的样子,我忽然有点意动,这应该就是我啊!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