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三个陌生男人住一个车厢,半夜我发现不对劲,想跑却来不及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火车上我和三个男人被安排在同一间包厢里。

晚上我缩在被子里睡觉,不敢脱衣服。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床垫一沉,有人坐到了我的床上!

我吓得不敢动弹。

1

深夜,万籁俱寂。

本该是入眠的时刻,我却大睁着眼睛,躲在被窝,不敢呼吸。

不远处,黑漆漆的火车软卧包厢内,离我床铺不到两米的距离,三双藏匿于黑暗的眼睛正在注视我。

那是三个猥琐的男人。

我被安排与他们同一个包厢内了!

他们眼中闪烁不知名神采,伴随火车轮对与铁轨摩擦的哐当哐当声,散发出阵阵寒意。

我心中渐有悔意,早知如此,我宁肯不上车......

我叫陈丽雅,一名银行理财产品销售培训女讲师。



傍晚,下班路上的我接到领导的突然任命。

让我去隔壁省培训几位新人。

我回到家匆匆收拾东西便去了火车站。

一个小时前,我上了火车,并进入我所在的包厢。

只是,到了门口,我扫视厢内,三个粗糙汉子进入视线。

他们浑身只着一件贴身衣物,盘腿坐在床上聊天。

看见进来的是一个美女,都是一愣,随后不约而同的露出意味莫名的笑容。

我挤出一道难看的笑容,走进包厢。

明天上午才能到站,9:00钟还有重要的会议,我必须得睡觉。

我顺手关了灯。

坐到自己的床铺,坐下。

睡在我上铺的男人呵呵一笑,关了包厢的门。

外间的月光从车窗透进来,暗沉沉的。

我心跳的很乱,有些害怕。

女人都是敏感的,我能感受到。

男人在凝视着我,目光从我的双脚开始,一直打量我的脖颈,最后细细审视我的脸,然后露出满意的神色。

尤其是年龄最大的那个,头发半白,皮肤由于到了年纪,耷拉着下垂。

通过房间暗沉的光,我注意到他双手紧缩在被子里,看到我后偷偷动弹,但不知在做什么。

我有心想离开,可工作让我双腿难迈。

若是不养足精神,难以完成第二天的培训任务。

我衣服都没敢脱,便钻进被子,与包厢隔绝。

起初,包厢内什么声音都没有。

我听着火车疾驰的声音,急于进入梦乡。

但紧紧裹在身上的小西服刺激肌肤,束缚着,我透不过气。

联想到第二天出席培训会议还需要小西服,万一在被子里多出些褶皱,影响形象。

我便想将西服外套脱了下来。

我随即掀开被子一角,偷偷向下瞥了几眼。

对面上铺的男人面色如常,紧闭双眼,似乎已经陷入沉睡。

对面下铺的被子遮盖住脸,叫人看不清神态。

至于我的下铺,我静静躺在床铺,竖起耳朵。

没有动静。

我放下心。

不多时,窸窸窣窣的声音从我被子中响起。

我抽出小西服,还有配套的裤子。

被子里脱衣服格外费力。

我喘息两口气,朝里望了一眼,只剩私密衣物在身。

我再次扫视包厢。

平时我爱裸睡,但旁边毕竟睡了三个大男人。

而且,软卧包厢床铺不见得有多干净。

够了。

我裹紧被子,陌生的包厢,三男一女,只有它能给我一丝安全感。

此时火车行驶至转弯处。

我顺着惯性靠在厢壁,安全感油然而生,沉沉睡去。

意识模糊间,我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

我谈过恋爱。

与前男友同居过。

他每晚都会打呼噜。

他说是个男人都会打,无非轻微或者沉重。

可眼下,包厢内三个男人,为何一点呼吸也听不到。

2

我闭目凝神。

包厢里只有自己的呼吸。

不对劲。

我转过头,想看看同为上铺的那个男人在干什么。

可眼前一幕令我瞳孔骤然紧缩。



那个男人。

不见了。

他去了哪?

我可以确定,从我进入包厢后,就再也没有人出去过。

火车驶过弯道,进入直道,惯性消失。

我屁股撅起,小心翼翼朝床沿而去。

我要看看,上铺的男人是否在床铺下桌子的位置。

桌子上有热水壶,可以倒水喝。

但,我失望了。

桌子前空空如也。

我正疑惑,一道窃窃私语声忽然在包厢响起:“她睡着了吗?”

声音微弱,但对我来说无疑是一道惊雷。

我循着声源望去,只见对面下铺,两个男人映入眼帘。

他们的坐姿,还是我刚进包厢的那副模样。

不一样的是,他们没穿裤子。

此时,另一人回答:“别着急,我看看。”

话音落下,倏地,床板一阵震动。

紧接着,一道黑影从床沿处上升。

一瞬间,我保持姿势不动,只闭上眼睛。

贴在床单的后背冷汗渗出,与床单紧紧黏结。

是我下铺的那个男人。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我的鼻尖处。

我发誓,那气息炙热无比,还带有些许腥臭。

“睡着了,睡得可香了,我想我亲她一口,她都不会发现。”

随后,他亲了上来。

我暗暗咬住藏于口腔里的舌头,不让自己叫出声。

怎么,仅仅一夜火车软卧,竟然遇上了三个禽兽?

我不敢动弹,被窝里的双手却悄悄摸向床头手机。

报警。

偷偷的,千万不能让他们发现。

“你确定她睡着了?”

坐在对面下铺的其中一个男人道。

“你别打草惊蛇。”

“万一她装睡,我们就完蛋了。”

我不敢大声呼喊。

我不能保证在列车员听到之前,自己人身依旧安全。

封闭的火车软卧包厢,三个男人围住一个女人。

面对他们的不轨企图,我到底该怎么办。

循着记忆里手机的位置摸索而去,却空空如也。

手机呢?

我手心直冒汗。

我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

仔细回想,睡前我到底把手机放在了哪?

装作翻身,我的后脑勺忽然触碰到一处硬物。

我突兀想起,避免自己闹钟吵醒他人,临睡前,手机调至震动,放在了枕头底。

只是,想拿出手机,就必须要有大动作。

有大动作,就会被发现。

“我上前看看。”

声音的主人脚步很轻,但我依然能感受到他的存在。

他就在我的床沿旁。

我与他仅仅隔着防止乘客掉下去的铁柱。

“如果她在装睡,那么绝对忍受不了我接下来的动作。”

他好像回头对另两人笑了笑。

然后我的脚踝多了一股温热。

那是一双手,紧紧握住了我的脚。

我,不可抑制的抖动了一下。

糟糕,露馅了!



我心陡然一沉。

3

但男人似乎没有发现,手自顾自地在我的脚心摩挲。

我更不敢动了。

也幸好我不怕痒,否则定会露馅。

接着,他的手从脚心攀附到了脚背,逐渐往上。

这个混蛋,他是想.....

我连忙翻了个身,由平躺改为侧躺,趁机避开他的侵犯。

男人明显愣了一下,但却更加放肆的将鼻子凑上来,在我脸上嗅了一口。

男人的行为让我羞愤欲死。

可我不敢反抗,更不敢叫喊。

包厢里可是有三个男人,一旦激怒了他们,我真不敢想象后果。

我只好忍着恶心,继续装睡。

就在这时,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给兄弟我也尝口肉。”

“这提议还是我提的,你可不能一人独吞啊。”

“对啊对啊,见者有份。”

另外两个男人坐不住了。

也不顾及闹大动静,连跨两步,手伸到......。

我要哭了。

“我就说,打她一进来,我看她的模样,就像是白领,平时保养好好的。”

“白领啊,白领好。”

三个男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恶心的话。

这时,他们试图掀开被子。

“这么长时间她都没醒,肯定是睡的深。”

“咱们进被子...。”

他掀开被子,从缝隙中偷偷溜入...。

我不敢抓住那双手,狠狠扔出被子外。

但,就这么遭受他们的侵犯也不甘心。

无奈,只能铤而走险。

装作梦中呓语,我翻了个身,同时将那双手推出。

“她,醒了?”

我的动作使三个男人僵直在原地。

这里是火车软卧包厢。

外头,几名列车员巡逻。

万一闹出动静,他们就得去牢里待着。

“应该不会,我们摸这么长时间,要醒,早该醒了。”

话虽这么说,三个男人明显警惕了不少。

他们的动作幅度变小,频率也缓了下来。

只是,他们色迷心窍,不愿停止。

手,又进入了被窝。

窗外的景色不断掠过,我下定决心,闹出动静,引起包厢外列车员的注意。

刚要张嘴,枕头底一阵震动。

“嗡,嗡,嗡。”

神经紧张的四人瞬间让这突如其来的震动惊吓。

我倏地睁开眼睛,正好对上那三个男人的视线。

他们为手机震动所惊,却不偏不倚看到我醒来。

完了!

我内心疾呼。

四目相对,他们面面相觑,又回头看我。

没有对话。

三个男人三双手,分别按住我的双腿,双脚,以及我的嘴。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事已至此,干---呗!”

“干完了咱们把她绑起来,然后下一站就下车,能跑多远跑多远。”

在我绝望的眼神下,他们把我的双脚双手并拢,解开...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