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案例!我国1名军长叫来200人,火拼河北黑社会老大

分享至

2015年3月1日周一,河北石家庄这座城市的市井生活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流涌动,热闹非凡。位于新城路和朝阳交汇处的那家名为“金伯帆”的高档足疗会所更是生意红火,客人络绎不绝。这家店是整个城市中最为壮观、气派的一家电台式足疗城,是名副其实的富贵之地,吸引到那些有钱有势之人纷纷前来染指。

当天下午四点钟左右,一辆涂满迷彩的军用吉普车缓缓驶向“金伯帆”的大门。那车的背后,两位身姿矫健,精神矍铄的中年男子正一前一后来到店门前。他们步伐稳重,气质沉静,显然都是军人出身。住在这里的老百姓一眼就能认出来,这两个威武雄性的客人,正是大名鼎鼎的秦将军和他的老战友。秦将军,这个名字在当地可是响亮得很,哪怕你是个不善交际,不懂世事的孩童,听到这个名字也绝不会感到陌生。他身为中国籍男士,出生于1967年,如今已是年过半百的人了。但他却老当益壮,精力充沛,是一位具沙场英雄气概的铁血军官,曾多次立功受奖。就在差不多一年前的日子里,他荣升为咱北京军区的第XX集团军的军长,他的部队就驻扎在这个繁华时尚的都市——石家庄。

这一天,秦将军邀请了这位从北京来的好友——刘部长,准备好好招待他,让其享受一次足疗按摩的美妙过程。这足疗城内一切设施齐全,服务周到,对于二人来说,的确是一个消除疲倦、舒缓压力的好去处。而秦军长心中另有所谋,那就是在这里暗访一番,探个究竟。

此时此刻,二人为保军队形象,皆穿着比正常休闲款式稍显严谨的便服进入足疗馆消费。三人在服务员的引导下,步履匆忙地走进一间豪华的包房,享受起这份“侍候”。紧挨着二楼的包厢内,秦将军和刘部长相视而坐,两人一边聊天谈心,一边尽情地感受那按摩洗浴带来的舒服感觉。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屁股还没坐热乎的秦军长突然发现服务员进屋询问是否需要特殊服务。秦军长瞠目结舌,问这特殊服务到底是何等鬼把戏。服务员嬉皮笑脸,对这个问题回答得非常直白,“您可真是可爱,当然就是那种你懂的服务啦!难道您从来没有体验过吗?”

秦军长立刻明白过来,直接拒绝了这种眼花缭乱的“热情服务”,于是对于服务员的质询选择以沉默对待。秦军长随后严肃地对朋友说:“这足浴城果真如外界所传闻的那样污秽不堪呀。”看着朋友的困顿,秦将军安慰道:“咱们不能改变这个空间,但我们可以决定自己在这个空间中的行为和态度。”说罢,两位战友继续享受着足浴带来的舒适与惬意。



过了许久之后,秦军长出乎意料地让司机同志守在这个包房,自己则换好了便装,满怀私欲地在这高档浴室的大厅与暗室之间走动。当他到达三楼,眼前的情景让他大跌眼镜。原来的豪华包间装饰得如同宫殿一般,里面各种肤色、各种年龄段的女性往来穿梭,她们尽皆裸露着身体,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刺激感。面对此情此景,秦军长仍旧忍住内心的羞愧,,掏出口袋中的相机,小心翼翼地记录下了这一幕。这个纵欲横流的场所不禁让他产生了愤怒,同时也对社会道德的沦丧表示深深地忧虑。

过不多时,秦军长悄悄下楼,到达那前厅后院的停车场。此处停放着大量的高档次轿车,其中便包括不少政府部门的公务用车,甚至还有一些警务车辆。秦军长心想这个地方可真是个迷局,于是赶紧拿起手中的相机,记录下这一切。就在这时,一个负责停车场安全防卫的值勤人员拦住了他,不经意地问道:“先生,请问您在做什么呢?”秦军长微微一笑,淡定地回应:“喔,其实也没什么啦,只是觉得这里环境优雅,忍不住想多留点儿纪念而已。”说罢,他立马返回到自己先前所在的包间歇息。

此时,老战友刘部长已经醒来,他起身的瞬间,不慎碰倒了茶几上的器皿,杯盏破裂之声骤然响起。此时,秦军长站了起来,安慰战友说道:“没关系,待会在结账的时候,我们做好赔偿便是了。”在他们看来,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自然无需过多计较。



话说这天午后,夕阳绚烂,秦军长和他的两位战友舒舒服服的美美按摩了一番。待到回过神来,天色已然暗淡下来,只是这时间刚刚好,因秦军长大手一挥,不容置疑地道:"出发!" 于是乎便领着两位战友往楼下一层,打算向服务台支付先前浴足时打破茶杯的赔偿款。

苦逼兮兮的刘部长一听秦始皇同志竟然舍得出手破财,不由得心中大喜,他自忖这趟旅程终于可以顺顺利利地办完了。然而,这事儿远非那么简单,等三位仁兄下了楼到了大堂,刚走到服务前台拿起账本打算付款之时,这小小的茶杯赔偿款却生生让他们惊出一身冷汗。

那位服务员漫不经心的抬起眼皮儿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冷冷的说:“抱歉,先生们,我们这儿的一个喝茶用的茶杯就要收50块人民币。"刘部长一听这话,气冲冲地反驳道:”什么?一个茶杯就要五十块钱?我从来都不听这种事儿呢,这简直就是敲竹杠嘛!"

正在这时,大堂经理走了出来,问清楚情况之后,立马说:“没错,这个杯子原本的价格确实是50元。不过我们的惯例是,如果顾客损坏了物品,我们会按照原价的10倍收取赔偿金,所以,你们不得不支付500元人民币哦亲!”说完,便从抽屉里抽出一张收款凭证,然后在众人面前晃了晃,语气中满是无赖。



此言一出,刘部长更是怒火中烧:“居然敢狮子大开口的要我们赔五百块,别说你们不是黑店了,就是黑店都比不上你们这么无耻! ”经理冷笑着回答:“我们这可是有规矩的,既然来到我们店里,就得遵守我们的规矩。" 秦军长听到这里,心里也不免有些生气。

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他终于开口了,沉声道:”无论这个杯子值50还是500,我们都不是赔不起。但是,这事儿讲的并不是金钱,也不是找借口可以解决的问题。这样吧,经理,您能不能请您的上司亲自过来一趟,咱们好好聊聊这件事。"闻言,这位大堂经理竟然直接回绝了:“不好意思,我们老板今天有事出去了,不方便处理这些事情。所以,各位,你们至少先付保安费吧,否则今晚你们这些人都别想离开这里。”一直陪伴左右的司机急忙安抚秦军长,试图通过告知对方秦军长的职务来解决这个问题:“经理大人,这个人是我们的军长,能否放我们一马呢?”但换来的却是经理的不屑和鄙夷:“军长啦?这个世界上什么人不自称是军长呢?何况这里的客人都是军长级别的人物,就比如客运站警察局的陈局长,还有市长办公室的秘书方主任,请问你们又是谁啊?"

听到这话,秦军长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突然抬起头说:“说实话,我们也确实不是那种随便就能说服的普通人。看样子,这里确实是需要有个军人在场才能让这几位当班官员认清事实真相啊?” 话音未落,秦军长的眼神变得异常坚定,仿佛准备承担某种责任和使命。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周遭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原来,刚刚不耐烦的司机已经忍无可忍,准备出手整治这些放肆的家伙。只见他睁大了双眼瞪着经理,声嘶力竭地吼道:“凭什么?我告诉你,别惹我家司令官不高兴的后果!”但尽管如此,侦察兵出身的司机马上意识到,此时此地并不是他们解决问题的最佳场所。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