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母子二人失踪,姐姐做诡异噩梦,冲到弟弟家一看果真应验

分享至

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

“姐,姐,救我……”

2013年5月20晚,家住广东某小区的刘芳忽然从梦中惊醒,她喘着粗气,身上已经被汗水浸湿,回想着梦中发生了种种,显得又极为真实,睡在一旁的丈夫也被她吵醒,见妻子有些异常,连忙问怎么回事。

一听做了噩梦,他安抚了几句:“只是一个梦,不要瞎想,早点睡吧。”



刘芳侧身躺下,却辗转难眠,虽然她极力安慰着自己是噩梦,但那种血肉横飞的场景久久挥之不去,她越想越是担心,一夜未眠;次日,刘芳便趁着假期,前往弟弟家,顺便看看母亲的身体状况。

刘芳敲了敲门,门拉开了一道缝,弟媳潘红探出半个脑袋,看清来人这才下了安全锁,笑吟吟的迎她进门:“姐,你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来了?”

“我来给你们送点菜,我妈就好这一口。”

她一边说一边走进了房间,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弟弟和母亲,她忙问弟弟和母亲去哪里了,一番追问下,潘红情绪忽然崩溃;“妈,妈,她回老家了。”

“你说什么,你又跟妈吵架了?”



潘红跟母亲之间的矛盾纠纷并不是什么秘密,两代人之间在抚养孩子、教育、日常生活中观念各有不同, 经常会发生一些口角纠纷,这些不是潘红离家出走,就是母亲一个人回湖南老家。

母亲年近7旬,腿脚不便,一个人回去让人有些不放心;刘芳给老家的亲戚打了几个电话,令人奇怪的是,母亲都已经走了两天了,按理来说已经到湖南了,亲戚却表示并未见过,母亲吴秀娥。

母亲不见了,弟弟刘健也联系不上,弟弟、婆婆跟弟媳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人已经失踪了两天,活不见了、死不见尸,刘芳颇为担心,要求潘红先报警。

警方接警后,通过两人的身份信息,核查了出入记录,但并没有乘坐火车或其余交通工具的痕迹,排查小区监控时,更是疑点重重;根据监控显示,19日晚,吴秀娥、刘健两人先后进入小区,此后再也没有捕捉到出入痕迹。



从监控来看,两人从未离开过小区,既然没有离开过,人又去了哪里?警方调查时,一些奇诡的事悄然发生。

刘芳也通过自己的方式寻人,她张贴寻人启事、又发动亲戚寻找,忙到了晚上十一二点才回家,想起自己的噩梦,她有种预感,自己还会梦到“怪梦”,刘芳洗漱完毕,这一天忙到疲惫不堪,头沾枕头便睡,刚一睡下,朦朦胧胧入了梦。

梦中,刘健被撕成了碎片,恐怖的场面再次上演,而在朦胧的烟雾中,一位老妇人掩面抽泣,看穿着打扮,像极了母亲吴秀娥,她一直冲她哭,反复说很冷很冷,脖子疼;刘芳梦得真切,想问问两人到底在哪,身子一抖醒了过来。

弟弟、母亲接连入梦,是想告诉她什么吧!



天一早,她就直奔警局询问进度,警方调查时,也发现了更多的疑点,刘健的手机、行李、银行卡都没有被动过的痕迹,就算离家出走,总不可能身无分文的流浪吧,两位民警在刘芳的陪同下,再次上门问询。

三人一同进门,刘芳有些忍不住了,询问潘红近期有没有发现上门“怪事”,潘红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她叹了口气:“我就不该跟他们吵架,你说他们到底能去哪里啊!”

民警再次排查了两人的卧室,希望能找到蛛丝马迹,刘芳站在客厅环顾四周,她忽然想起母亲的一句话,走到冰箱面前,缓缓的将其拉开;下一秒,正在问询的两位民警便听到“啊”的一声尖叫。



刘芳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吓得瘫软在地:“里面,里面,那是什么?”

民警准备将她扶起来,扭头看向冰箱,黄色的袋子中似乎装着什么东西,民警伸手将袋子揭开,登时瞪大了眼睛,惊愕万分:

“这……这是什么东西?”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