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弃治疗老公,小三挺孕肚要遗产,我迅速火化遗体让她没法鉴定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老公死在和小三幽会的当口,可来给他收尸的却是我。

小三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她轻抚小腹、说肚里有老公的遗腹子。

“哦,是吗?谁能证明?”

我迅速将老公遗体火化,这下,那作为重要证据的DNA,随着骨灰烟消云散了。



2

医院的抢救室外,几名医生跑得飞快,这一切都预示着,躺在抢救床上的病人随时可能会死。

“医生,求求你,求求你救救他,我不能没有他啊!”

我站在角落,冷眼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黎小菲,她抱着医生的胳膊摇啊摇,也不管对着男人撒娇耍赖那一套用在抢救医生身上多么不合时宜。

啧啧啧,美人就是美人,哪怕崩溃也崩溃的像一个艺术品,难怪躺在病床上的中年男人对她如此迷恋。

“张桐生的家属在哪里?快跟我过来一下。”

半小时后,总算有个医生停下手中的抢救,到门口呼叫家属,他眼睛停留在黎小菲哭花了妆容的脸上。

“你是他女儿吧,赶紧过来,有事情需要跟你交代。”

刚刚还一副孟姜女慷慨就义模样的黎小菲此刻却畏畏缩缩,半天不敢走上前,医生再三催促,她才憋出一句话:

“我不是他……女儿,我是他的妻子。”

医生短暂的愣怔了一下,上下打量着她,可人家毕竟是专业的,在医院抢救室这个狗血聚集地,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他很快恢复了正常状态。

“只要是直系家属就行,现在正式向你下达病危通知书,病人脑干出血非常危重,随时有生命危险,是要继续救治,还是拔管放弃,你们家属赶紧拿个主意。”

听到生命危险四个字,黎小菲瞬间慌了神,刚刚止住的眼泪,又飞了出来。

“要是继续治疗,平添患者痛苦不说,就算奇迹发生,他被抢救回来,最好的结果也是植物人。”

医生继续平静的说着,虽然决定权在家属,但他暗示的已经非常明显了。

“不能……不能放弃啊,我们可还指望着他呢!”

医生脸上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换作别人遇到这种情况,早就该打电话打电话,该告别告别了,遇到这样磨磨叽叽的家属,其中肯定有猫腻。

“我才是张桐生的妻子,我来吧。”

关键时刻,我一个箭步冲上去,夺过了那张病危通知书,并在知晓一栏签字。

“嫂子……我……我不是故意的,刚刚情况危急……”

“情况危急你不通知家属?情况危急你不打电话回公司,反而在这里装人家妻子,你安的什么心?”

面对这么个贱女人,我毫不留情一顿输出。



3

两个小时前,我眼睁睁看着张桐生和女秘书黎小菲坐在旋转餐厅的沙发上,你侬我侬,享受着晚餐。

那亲昵的场景,让我想起了我们俩大学谈恋爱的时候,那时我们都是穷学生,一顿路边麻辣烫就能让我们俩开心一星期。

一穷二白的两个人,熬到现在有了车和房,公司也蒸蒸日上,算是什么都有了,这不,就有那不要脸的上赶着摘果子了。

狐狸精

今天是我们结婚二十周年纪念日,头一天,我在他的西服口袋里找到了两张这家旋转餐厅的团购券,满心欢喜以为这个男人要给我一个惊喜,谁知兴冲冲赶到,却看到了他和别人亲密的场景。

“喝完这杯酒,咱们直接上楼,我订了总统套房,里面的按摩浴缸你一定喜欢。”

张桐生得意忘形,小三年轻的身体仿佛让他忘了自己早已不再年轻,也忘了持续吃心脏病药物不能喝酒的医嘱。

果然,满满一杯红酒下肚,张桐生众目睽睽下顺着椅子倒了下来,满桌佳肴碎了一地。

“救命啊!快叫救护车。”

我目睹这一切,也目睹黎小菲的惊慌失措,赶紧驾车跟随急救车来到了医院,也就发生了刚刚的一幕。

“我们不救了,病人痛苦,也没多大意义。”

我毫不犹豫签下放弃治疗同意书,换来了黎小菲马景涛式的咆哮。

“不!张总一定不愿意就这么放弃自己的生命,你们夫妻一场,你不能这么对他!”

我轻蔑的看了她一眼:

“你不过跟他工作两年,我可是和他拥有二十年的婚姻,是你了解还是我了解?要是让他躺在床上,大小便失禁,像个废物,那么不如杀了他。”

“另外,你一个女秘书,干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就行了,跑来这里装什么大尾巴狼啊。”

一句话喝退了这个女人,我转身进入抢救室,医生们开始最后的一步步操作,将插在他身体里的管子一一拔掉。

“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和女儿的,包括你的女秘书。”

这句话刚过完,心电图上成了一条直线,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若不是出了今天抓奸事件,或许我也会哭着喊着要救老公,然而,如今我只庆幸看清了他的真面目,毕竟住在ICU里一天3000,这点钱用来好好养育女儿,难道不比伺候活死人香吗?

我挥挥手,身旁早已等候多时的殡仪馆工作人员得到指令,迅速上前着手安排,这个曾经意气风发的男人,被装进了黑色胶袋中。



4

不能有丝毫懈怠,我知道,还有更大的考验等待着我,果然,几通电话打出去没半个小时,婆婆尖锐的哭声响彻整个太平间。

“我的儿啊!!你不能撇下我啊!!是谁害了你,告诉妈,妈给你报仇!”

我站起身,还没定神,婆婆一个耳光狠狠甩在我的脸上,五个手指印瞬间红肿起来。

“你这扫把星!害死了我儿子,你还我儿子!”

此刻恋战于我没有任何好处,我节节后退,一副做小伏低的样子,而接下来的一幕,则让我目瞪口呆。

婆婆居然和亡夫的小三抱在一起痛哭,而小三的双手捧着并不突出的肚子,两人都神态诡异。

一种不祥的预感淹没我的心,莫不是……果然,接下来婆婆的一番话让我彻底坠入深渊。

“当初我就瞧不上你这生不出儿子的女人,如今好不容易小菲来了,儿子却被你害死了!还好她肚子里有咱老张家的希望,以后咱家还有顶门立户的男子汉!”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