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男子卖肾为女友治病,女友康复后嫁他人,3年后报应惨重

分享至

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

“梁斌,你快回来,马丽结婚了!”

2007年,广东某建筑公司,梁斌突然接到好友的电话,却带来一个令他崩溃的消息;他自然不信,便给亲戚朋友打电话确认,每个人的说辞都大同小异,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马丽真的结婚了。”尽管他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但是所有人的言语和真相他却不得不相信。

梁斌大脑一片空白,各种各样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一想到马丽真的结婚,而新郎不是他,他的情绪骤然崩溃,喃喃自语:“不可能,这不可能……”



梁斌,时年26岁,出生于广东一个普通的家庭,家境一般,但是父母和睦,对于他寄予厚望,可是梁斌成绩并不好,而且也不爱学习,成绩一般,尤其是英语更是一窍不通,不过父母得知此事后,并不像其他父母那样逼迫孩子,对于梁斌他们始终坚持放养,不过多拘束和给与压力,梁斌的学生时代过得比较顺遂。

不过高中毕业后,梁斌并没有考上大学,父母虽然有些失望,但也很快就释然了,之后他们也没有逼迫梁斌复读,而是安排他在一个建筑公司工作;梁斌性格开朗,能吃苦,又善于跟人打交道;得到了上级重用,加上同事们也都是一些初中学历,梁斌的高中已经超过了大部分人,而且他头脑聪明灵活,公司人很看好。

梁斌表现也很不错,帮领导拿下了两个大项目,之后连连升迁;同事们虽然脸红,但是对于他的实力也很认可,觉得梁斌将来前途一定不可限量,可是就在事业一路高歌时,梁斌认识了同部门的马丽。

马丽模样清秀,身材高挑,文化程度也高,而且性格开朗乐观,梁斌见到她第一眼便喜欢上了她;他之前因为工作忙碌,并没有谈过恋爱,但是却知道对于马丽,他是真的喜欢,由于两人工作时有交接,你来我往下,互生情愫,梁斌对于马丽很好,因为马丽对于自己的业务还不太熟练,梁斌都会耐心解答。

而马丽觉得对方虽然没有读过大学,但是举手投足间尽显气质,而且说话做事都很麻利,对她也很好,在梁斌的帮助下,她自己也受益匪浅,对于梁斌逐渐心动,经过三年的磨合,两人也开始谈婚论嫁,按照原定计划,两人打算趁2003年10月国庆期间领证结婚,双方父母对此也没有意见,梁斌更是高兴不已,非常期待婚期的到来,婚期前两个月,他就为此做足了准备,想要给马丽一个浪漫的婚礼,然而却没想到意外悄然降临。

2003年9月,马丽感染了风寒,高烧不退,吃了几次药都没用,两人便上医院打针吊水,然而医生在检查后,眉头一皱,让马丽进行了一个更详细的检查,两人怎么都没想到,她患上了并不是感冒,而是白血病。两人完全没有预料到。

对于白血病,在大家的印象中,它虽然没有癌症那样恐怖,可是也是一个不好对付的病症,而且需要花费很多钱财,最后还不一定能不能治愈,对于普通人来说,一旦患上这种病症,倾家荡产都是少的,而且人还要遭罪,身体各种机能下降,非常难熬。



诊断结果出来时,马丽一脸不可思议,瘫软在地;梁斌安慰着她,让她放心,他一定会想办法,可是马丽却一直郁郁寡欢,看着之前开朗乐观的女孩,现在却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梁斌也是一时心如刀绞,甚至希望生病的是自己,每天他都会在马丽床边,鼓励她,让她早点振作起来,可是马丽也只是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眼中也没了神采,似乎对于生活,早已经失去了希望。

梁斌带马丽四处奔走大小医院,然而各地医院医疗技术十分有限,他花费了很多钱,也买了各种各样的药,但是马丽的病情却似乎没有好转,反而还越发严重了,梁斌着急不已,马丽自己也想要放弃,但是梁斌却无法坦然接受她就这样离去,于是查阅各种资料,终于他听说天津有一家医院对白血病很有研究,二话不说直奔天津,这一年多时间里,梁斌和马丽的积蓄都花在吃药、化疗上,能不能彻底痊愈还是一个未知数。

医生让她先住院治疗一段时间,经专业性治疗,病情暂时扼住了,但要想彻底根治只能移植骨髓,就算配对成功,也还需要一笔昂贵的治疗费;两人这些年存的积蓄基本上快花完了,梁斌想起了车子和婚房。

父亲得知后,立刻给儿子打来了电话:“儿啊,你可要考虑清楚,我听说白血病治不好,你别犯傻,免得到时候人财两空。”



梁斌自然考虑过这个问题,但钱没了还可以再赚,人没了就真的没了,他将车子、婚房全都卖掉了,又凑了一笔钱,坚持治疗了三个多月,一个好消息传了过来,医院已找到合适的骨髓配对,但还需要一笔手术费。

他找亲戚借了一笔,朋友们早就被他借了一个遍,每个人看到他都躲,由于急用钱,他突然产生了一个荒唐的想法,他举起了牌子,走在大街上,牌子两个字尤其醒目:“卖肾”。

当街卖肾的消息不胫而走,记者也是纷至沓来,经记者的报道,网友也发起了一笔捐款,父母见儿子这么痴心,又怕儿子真的去卖肾,只能挪出了七八万元积蓄,东拼西凑,总算是凑齐了30多万的医药费。

这笔钱在当时可以说是天文数字,而花在这上面的钱远远不止30万元;手术也相当成功,马丽的身体情况渐渐恢复;两人原本打算等病好后,领证结婚,然而岳父岳母却突然说:“小斌,马丽病才刚好,先缓一缓,不着急。”



梁斌并没有多想,由于两人欠下了不少的债务,也没有婚车、婚房,梁斌只能先回公司,这两年的治疗,梁斌也耽误了很多工作时间,不仅耽误的晋升,因为长期旷工,还做了降职处理,如果不是老员工,恐怕就已经被开除了。

在外工作期间,梁斌多次向马丽提出结婚,然而马丽总是支支吾吾,找了各种借口推脱,等他再次得到消息时,马丽已经结婚,听到这一消息梁斌立刻找上门,然而马丽早已经离开了。

听说马丽嫁给了一个年龄比他大8岁的小老板,他实在想不明白,两人患难与共,为什么马丽会这么对他。

马父、马母见到梁斌,也不躲闪,就坐在大门口,面对他的质问,马母白了他一眼:“梁斌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一点配得上我女儿,我女儿可是名牌大学毕业生,你背了一屁股债,想拖累我女儿吗?”

这一番话让梁斌心如刀绞,他原本前途无量,又是为了谁变成这样,他不想跟他们吵,只想当面问问马丽,然而还没等他开口,马父、马母“哐”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梁斌也寻过马丽,然而没人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曾有一段时间,梁斌恨不得自杀了断,但考虑到年迈的父母,只能坚持下去;他慢慢也走出了困境,上司得知他的经历后,又重用他,他也慢慢开始还清各种债务。

2008年底,一位记者突然找上了他,面对来访,他也有些奇怪,一番询问才知,原来是因为三年前举牌“卖肾”的事,这段爱情故事他已经不想再谈,然而记者的一番话让他吃了一惊:

“你说什么,马丽死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