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住院四个舅舅不理睬,只有我妈悉心照料,可她却被外婆逼死了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妈妈死了,死在了外婆的病床前。

三年前,外婆因脑梗住院,出院后四个舅舅找借口不愿来接。

我妈不忍心,将外婆带回家。

本以为咬咬牙,再苦都能熬过去。

可外婆却指着我妈的鼻子骂。

骂她不孝。

骂她虐待老人。

骂她不如儿子好。

妈妈累了,睡着后再也没有醒来。



1

妈妈去世后,外婆被大舅舅接走。

一周都没有待满,又去了二舅舅家。

三天后又搬去三舅舅家。

去三舅舅家的当天,打电话让四舅舅去接她。

四舅妈照顾了两天,忍不了了,逼着四舅舅把外婆送走。

我看着不停闪烁的屏幕,神情麻木地划开了接听键。

“欣欣啊~舅舅们是真的没办法了。你大学也别读了,回来照顾你外婆吧。外婆的退休金就给你当工资,明天就回来啊。”

还不等我说一句话,他们就急急忙忙地挂断了电话。

像是生怕我会拒绝,怕什么呢?

我是一定要回去的。

我要回去看看,看看妈妈这三年来口口声声说的“一切都好”到底是什么样子?

临近寒假,学校已没有什么大事,我提前请假回了老家。

我没有回到镇上的房子,直接去了外婆在农村的老房子。

这三年来,妈妈每天都生活在这里。

这里冬冷夏热,离镇上还远,买东西什么的都不方便。

可外婆坚持要住在这里,因为家里还有几亩地,她让妈妈抽出时间来种菜给四个舅舅送去。

她说城里买的菜打药水不健康,说四个舅舅喜欢吃家里的菜。

我路过菜地时愣了神,仿佛还能看见妈妈瘦削的背影忙碌在田埂间。

外婆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晒太阳,大舅妈不情愿地在屋子里忙碌。

见我来了,她立马丢了手里的衣服,向我跑来。

“欣欣啊~哎哟,你可终于来了。不是让你早点回来吗?怎么拖了那么久,你是不知道我这几天过得什么日子哦。”

外婆就坐在不远处,大舅妈说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可她丝毫不生气,只用余光瞥了我一眼。

那眼神和四个舅舅一模一样。

都说儿子像妈,我看不光外貌像,连那自私自利的性子都像了个十成十。

大舅妈往我怀里塞了把钥匙,是老房子大门的钥匙。

“欣欣,大舅妈有事就先走了,你好好照顾外婆啊。”

大舅妈逃也似的跑了,我拖着行李箱从外婆身边掠过,没有打招呼直接进了屋。

外婆眯着眼享受着太阳光带给她的温暖,也没主动搭理我。

一进屋我就瞧见了一地的衣服和床褥。

上面都是发黄的尿渍,还有一些黄色的不明物。

我看了一眼,上了二楼。

楼上是几个舅舅的房间,一共三层楼,二楼和三楼各有两间房。

一楼除了外婆的房间就是厨房和卫生间。

这么大的家,连妈妈一间房都没有。

妈妈却无怨无悔地在这里伺候了她三年。

我推开二舅舅住的房门,这是唯一一间装了空调的房间。

也是唯一被上了锁的房间。

我回来前唯一的要求就是要住这间房,舅舅们自然是没二话地答应了。

我不是妈妈,没那么好欺负,也不会让自己受委屈。

想起妈妈,心里那股酸楚和怨气压也压不住。

我住校三年,妈妈让我别回去,说她要照顾外婆没空再来照顾我。

她说她过得很好,让我认真读书,钱不够了问她要。

我趁着寒暑假打零工,想着自己赚生活费不给妈妈增加负担。

可和我视频时的妈妈越来越瘦,越来越憔悴。

我偷偷摸摸地回去,用攒了三年的钱给妈妈买了个金镯子。

本想给她一个惊喜,见到的却是妈妈冰凉的尸体。

她孤零零地躺在红色脚盆边,盆里是外婆弄脏的衣裤。

冬天的农村特别冷,盆里的水已经结了一层薄冰,妈妈就躺在边上。

她双眼紧闭,我怎么喊都喊不醒。

2

都说人老了,再硬的心也会变软。

但外婆不是,她就是个恶魔。

一个披着亲妈外壳的恶魔。

一句“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

逼着妈妈任劳任怨、当牛作马。

我放好了行李,外婆在楼下喊我。

“我饿了,给我弄饭。”

好巧,我也饿了。

我下楼进了厨房,灶台还是烧柴火的土灶。

没用过,不会用。

边上有用来烧水的电水壶,我烧了一壶热水。

给自己泡了碗泡面,贴心的我,给外婆也泡了一碗。

专家说了泡面并非垃圾食品,吃不死人。

我把外婆的那碗端到客厅的餐桌上,喊外婆来吃。

“饭好了,在桌上。”

外婆一愣,“这么快?到底是年纪轻,手脚麻利。不像你妈妈,干点事情慢慢吞吞的总要我催。”

她等着我过去搀扶她,殊不知我已经端着泡面上了楼。

房门一关,空调一开。

暖风吹在我的脸上,冰凉的手终于暖了一些。

要是妈妈也住在这样的屋子里,是不是就不会在那个冰凉的夜里悄无声息地死去。

外婆等不到我,回头去看,哪里还有我的影子。

她被伺候惯了,心里气急,开始大喊:“过来扶我过去啊。看不见我腿脚不方便吗?你妈供你读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我关着门,权当听不见。

她见我不搭理她,肚子又实在是饿,自己颤颤巍巍地走到了桌前。

看见那一碗冒着热气的泡面时,再次愣住了。

“你就给我吃这个?你比你妈心眼子还要坏哦!这种垃圾东西,谁要吃哦。我不吃,我饿死都不吃。”

我吃完就躺下睡觉,听着外婆在楼下哀嚎。

“哎哟~我真是命苦哦。生了个没用的女儿,还有个没用的外孙女哦。”

“她不给我饭吃啊。她要饿死我这个老太婆啊。”

“素珍你好狠的心啊。生了这么个畜生玩意来欺负我一个老太婆哦。”

她的声音中气十足,丝毫没有一点病弱的感觉。

周围邻居听见了,三两个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我妈在的这段日子,她们怎么会不知道我妈过得有多惨。

可这又与他们何干,大家装聋作哑只当听不见也看不见。

天快黑了,我下楼去丢垃圾。

外婆坐在客厅,一言不发死死盯着我。

那眼神恶毒至极,像是要扒了我一层皮。

“你给我过来。上哪里去?去给我做饭吃。炒蛋炒饭,我要吃蛋炒饭,放点腊肉进去。”

我两手一摊,“我不会。”

外婆“砰砰砰”地拍桌子,“什么不会!你妈怎么会,你怎么不会!”

我把手里的垃圾放在一边,“我妈疼我,从不让我下厨,我自然不会。可我妈的妈不疼她,什么脏活累活都给她干,她必须什么都会。”

外婆被我气到,一直拍桌子大喊:“你给我走,给我走。打电话让你大舅妈过来。我不要你伺候,你滚。”

我拿出手机,当着她的面拨通大舅舅的电话,“外婆,你的四个儿子要是愿意管你,我会出现在这里吗?他们不要你了,以前只有我妈管你,现在我妈被你折磨死了,你只有我。想活着就乖乖听话。”

电话“嘟嘟嘟”地响了几声后被挂断,我又接着给另外三个舅舅打去电话,无一例外,都被挂断。

外婆的脸因为生气,看着红润了不少,我开口问她:“泡面吃吗?我只会这个。”

外婆没说话,那我就当她还不饿。

她的房间里堆着一地的礼盒,各种饼干牛奶,绝对饿不着她。

我没再管她,自己吃了泡面就上楼睡觉。

不一会儿,听见外婆的嚎叫,我下去查看,见她拉了一身。

“上厕所为什么不喊?拉在身上很舒服吗?”

外婆恶狠狠地看着我,“我想拉就拉,你过来给我换掉。”

我掉头就走:“我不会。”

外婆见我真的要走,扯着嗓子又开始嚎:“哎呀,我命苦啊。我辛辛苦苦养大你们,你们就这样对我啊。”

看见她那副模样,我真不知道妈妈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妈妈记性不好,从我记事开始,她就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

她死后,我在她的床底下找到一个箱子,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五本日记。

这五本日记记录着这三年她所度过的每一天每一夜。

3

在我上初中时,爸妈离婚,爸爸跟一个女人跑了。

妈妈性子软,连爸爸一句对不住都没有听到就被赶了出去。

我妈带着我一边在厂里工作一边照顾我。

她很好说话却向来是个很拼的女人。

工作时拼命,给我拼出了一个家。

她靠着自己的双手在镇上买了房子,写了我的名字。

外婆知道后,逼着我妈把房子给四舅舅住。

我哭喊着不同意,我妈心疼我,拒绝了,外婆因此一直记恨我妈。

我躺在床上翻开第一本日记,那时妈妈的字迹还很工整。

2020年4月9日

娘非要吃汤圆,不给做就说我要饿死她。

家里没糯米粉。

我走去镇上买糯米粉。

回来时,娘尿了一床。

我给她换衣服擦身体,换被子换床单。

娘怪我太慢。

可我已经很努力地走了。

家里没有自行车,走到镇上要一个小时。

太累了。

下午我做了汤圆,娘吃了两个说要吃甜的。

晚上泡红豆,第二天早上起来煮红豆沙。

晚上给娘洗衣裤,2点睡觉。

2020年4月10日

娘一早又尿床,还好昨天把换下来的床褥子都晒干了。

娘要吃排骨,去找隔壁大婶借了自行车去买排骨。

娘咬不动,下次要记得炖烂一点。

娘让我把房子卖了,把钱给三个哥哥和弟弟。

我不愿意,娘打我。

晚上娘拉在床上,我没有被褥给她换。

让娘睡我的床,我想上楼睡大哥的房,娘不让。

我坐着睡了一夜。

洗被褥洗得手痛,应该把镇上的洗衣机搬回来。

2020年5月1日

花了一百块找了一个快递员帮我把家里洗衣机搬回了村里。

娘看见了说心疼水,心疼电,不让我用。

下午三哥来了,娘让他把洗衣机拿走。

我不让,娘说我用不到,三哥家里人多,用洗衣机划算。

唉。

被褥没干,我还是没地方睡觉。

五一了欣欣应该放假了,明天要给欣欣打电话,让她别回来。

2020年5月9日

娘出院一个月了,身体好了很多,可以自己下床活动了。

娘让我下地种菜,说哥哥弟弟喜欢吃。

娘心疼他们在外面工作辛苦,让我多种点给他们送去。

我哪里有时间,娘却说我动作太慢故意偷懒。

我好累。

2020年6月10日

娘总是乱吃东西,总是拉床上。

告诉她别吃水果,她说我虐待她。

医生说了不让吃水果,太寒凉脾胃受不住。

她不听,坐在门口骂我没良心欺负她。

唉。

没办法,只能多买几床被子备着。

天暖和了,应该能熬过去。

2020年8月24日

下地干活,回来晚了。

娘骂我打我,说我不孝顺她,说我出去偷懒。

腰上挨了一棍子,又酸又胀,直不起腰了。

真不想管她了。

给大哥打电话,大哥却说,除非我把镇上的房子给他,不然他就不来照顾娘。

这是什么道理?

我气得不想再看,合上妈妈的日记,闭上眼睛都是她的模样。

楼下外婆还在叫,叫叫停停,中气十足。

我不搭理她,盖着被子睡觉。

第二天起床下楼时,外婆自己已经换好了一身干净衣服。

原来她自己可以?

外婆见了我,把一壶刚烧好的热水往我身上泼。

我躲闪不及,手臂还是被浇到,衣服贴在皮肤上,烫得头皮发麻。

我麻溜上楼换了衣服。

外婆却在下面大笑:“小崽子,跟我斗。我让你今天就去见你亲娘。”

衣服脱下来手臂并无大碍,只是红了一片。

可是我受伤了,受伤的人要先照顾自己。

我收拾了自己本就不多的东西,下楼就往门外走。

大门从里面反锁,我掏出钥匙打开,外婆震惊地看着我。

“你哪里来的钥匙?你要去哪里?给我回来!”

我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一边走一边捂着手臂,面露痛苦。

路过的邻居好奇地问我去哪里?

我带着哭腔回答:“去镇上医院,外婆拿开水烫我。呜呜呜,好痛。”

大家听了窃窃私语,都是对外婆的责骂。

一个村子的,怎么会不知道外婆是什么性子的人。

走出村子前,我给四个舅舅都发去了微信还有短信。

顺便还打了电话通知他们。

四个人都没接,但我仁至义尽。

要是外婆饿死在这里,可跟我没关系。

我都联系了的,是你们狠心不管自己的亲娘,怎么能怪我一个外孙女呢?

你不是怪我妈不孝顺你吗?

说我妈虐待你?

说我妈不如你的四个儿子?

那我倒要看看,我妈死了,我也走了。

现在谁还会来管你!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