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年南宋名将破蔡州俘获金后,亲自上阵炮制尝后图,复仇靖康耻

分享至

温馨提示:本文基于真实人物改编,请理性阅读,与君分享旨在弘扬正义,与君共勉意在宣传法律,前1/2免费阅读。

公元1234年正月,金国都城蔡州城内的金国宫廷内院里,一张大床孤零零摆在大厅中间,四角各放置了一个火盆,熊熊烈焰不断翻腾。四名身着长袍,头戴方巾的画师在东南西北各占一方,支起画架,摆上宣纸、颜料、画笔,这架势是要多维度作画。

一切准备妥当后,宋军鄂州江陵府都统制孟珙哈哈大笑,指着中间大床对周围的宋军士兵说:“今晚战场在这里。”在宋军的欢呼声中,孟珙大喝一声:“带金后上来。”

随着一名金国服饰打扮贵妇被士兵拖着扔到床上,瑟瑟发抖,现场气氛达到了高潮。各处宋军停止了在金国皇宫烧杀奸淫,从四处云集过来。

一名军官模样的校尉,两眼冒光,心无旁骛,一边急不可耐地宽衣解带,一边走上前说:“今晚我也要试试金国皇帝的待遇。”一旁的孟珙飞起一脚把他踹到一边:““到我后面排队去,不要急,都有份,一个一个上,把靖康之耻中我大宋女子、皇后、公主所受之辱全部从这些金国贵族女人身上找回来。”

说完,孟珙一把拉下盔甲,正要长枪策马平天下,一旁的一名画师弱弱问道:“将军,我们可以排队吗?”引得一阵哄堂大笑。

金国灭亡,末代皇后遭遇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其他金朝妃嫔了……



儒家思想一直以来讲究的都是以直报怨,所谓的以德报怨是断章取义。为了宣传和美化,历史一直在告诉我们“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但真正的宋蒙联手灭金国,宋兵的残忍,金国的惨状远胜靖康之耻。汉家儿郎从未让人失望。

宋蒙联军攻破金国都城后,对城内无论军民进行了无差别攻击,进行三光政策。对金国贵族是男的杀女的奸,小孩子也不放过。金国从战前的600万人口缩减到不足10万,死伤、惨状远胜靖康之耻。

宋军主将孟珙杀人诛心,将凌辱金国末代皇后场景用画卷全程记录,和金哀宗遗骸一起送回临安府。宋理宗大喜,兴奋地带着嫔妃观摩和场景复制了三天三夜,方才意犹未尽。宋理宗钦此画卷名为《尝后图》,意思是品尝金国皇后,下令临摹复制多份,朝市传阅,金哀宗遗骸置于南宋太庙阶下祭奠先祖,宋朝举国欢腾。



据传,孟珙是尝后第一人,其事迹曾录入族谱。宋蒙灭金之战,孟珙是宋兵首领,一代名将,因此战流芳百世,但也因此事饱受争议……

孰对孰错,角度不同,正如伍子胥所说:“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他年跃马东京,我辈愿意自污吾名。

13世纪初,随着成吉思汗的强势崛起,蒙古族频频对外用兵和扩张,夹在宋蒙之间的金国首当其冲。

历史是轮回的。100年前完颜阿骨打于会宁府(今哈尔滨)称帝建国,初战以3700人在出河店破辽国10万人。随即在黄龙府围点打援,强硬抄底契丹人老巢,以2万破辽国天祚帝御驾亲征的70万大军,留下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强悍。

奈何时过境迁,如今完颜阿骨打的子孙远离白山黑水百年,已经忘了锅儿是铁打的。在燕云十六州纵情享乐多年,只会骑花马,已经忘了战马是分腿骑,长刀是侧向握。这时的金兵欺负一下中国足球队一般的宋军还行,打如狼似虎的蒙古军,完全不在一条线上。

眼见金国被蒙古军打得满地找牙,多年厉兵秣马的宋朝自信心开始爆棚,金国士兵已经不是“曾经的你”,我也不是曾经的我,墙倒众人推,取消朝贡,就是每年须缴纳的保护费。

曾经的小弟蹬鼻子上脸,金国皇帝大怒,提起板凳要干大宋,朝中大臣建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和宋朝发难会陷入两线作战,兵家大忌。”

然而随着金蒙交战的深入,金国被打得叫那个惨啊,被迫“孟母三迁”,都城先搬到开封,新都城一听名字就不好,果然很快被蒙古人霸王硬上弓,破了金国的“处”,金国不得不又迁都到蔡州,结果蔡州真“菜”了。



开封被破后,金国的战略纵深荡然无存。打不赢野蛮人,那就从文明人那里找回尊严和损失,两线作战也在所不惜。金国计划夺取南宋的后方粮仓四川作为根据地,迁都蜀地。

1217年,金国大将武仙在驻团山囤积重兵,大举进犯襄阳,目的是从襄阳打开入蜀的通道。京湖制置使赵方命令在驻守襄阳的孟宗政率军抵御,痛击来犯之敌,扬我国威。

孟宗政手里只有两万兵马,面对的是十多万精锐金军,忐忑不已,急忙召集将领讨论防御方案。一番头脑风暴,就在大家都在讲高筑墙、多屯石、陷马坑、埋木桩、敲黑棍之类,为防御战添砖加瓦的时候。

孟宗政的儿子孟珙站出来说:“欲取襄阳必先取樊城,欲取樊城必先渡济河,我军当在济河设伏,出其不意,以攻为守,半渡击之。”

一语既出,室内鸦雀无声。此番作战,关系金朝生死,武仙动用了最精锐的骑兵团,宛如先祖完颜兀术的“铁浮屠”。训练、装备及战术素养,乃当时世界上最优良的具装骑兵之一。

而中原王朝,自从石敬瑭割让了燕云十六州后,接着先后丧失了辽东,甘凉河套、河西走廊、蓟北之野等产马良地。西夏、辽、金、蒙古这些国家还对大宋玩起了最早的贸易制裁战——禁运马匹。

这让大宋窘迫到官员上朝、出行,只有用牛拉车,更别提骑兵野战了。整个宋朝与少数民族的战争,大宋基本上都是步兵对抗骑兵。

宋朝唯一能和金军骑兵抗衡,以骑对骑进行野战的只有岳飞的岳家军骑兵,但那般境遇是可遇而不可求。

靖康耻后,面对各路勤王的宋军,特别是后勤补给捉襟见肘的情况,金国不敢恋战,出钱出力组建了国号齐的傀儡政权后,撤退回家享受胜利果实。

从古至今,伪军就是运输大队长。这支伪军也不例外,岳家军在牛皋和杨再兴的两次奇袭之下,灰飞烟灭。伪军灭亡,岳家军最大的收获是缴获战马一万五千余匹。

十选一,岳飞精兵尽出,以这些马匹组建了此后纵横一生的踏白军、游奕军和背嵬军三支骑兵部队。其中尤其以背嵬军的战斗力最为彪悍,在战场上屡次正面抗衡和击败金军重装骑兵“铁浮屠”,而名垂史册





三军易得,一将难求。岳飞死后,岳家军被打散改编,以及这些战马的耗损,百年过去,宋军回到了以步兵为主,习惯性防守的战术。因此,孟珙的主动出击被其他将领视为送人头的莽撞行为,无人附和,大家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孟珙。

万幸的是孟珙的老爹孟宗政支持这一战术,他清楚两万对十万,死守必败,因此拨给孟珙3000人马。

孟珙决定在樊城外面的罗家渡设伏布阵,此处水浅且水流平缓是渡河的最佳地点,但此处地势平坦。

罗家渡附件有一个小树林,孟珙命令轻骑兵藏匿其中。骑兵统领一头懵:“小将军啊,这树林太小了,我们人比树多,藏不下。”孟珙冷冷看了他一眼:“你不知植树吗?”

骑兵统领恍然大悟,很快搞成了一个大林子。

孟珙让步兵藏匿于河滩,步兵统领看看平台的四周,说:“小将军啊,这河滩就是太平公主,我们一眼望过去门清,怎么藏啊。”

孟珙提起鞭子一顿抽,于是步兵统领急中生智,让士兵在河滩地势低处挖出直角断层。这样能阻断视线,藏兵下方,金兵渡河后举目远眺,只会看到宁静致远,诗和远方。

宋军依次在断层下面开始设置陷马坑、沟壑、木桩等限制骑兵移动的工事。

当金军渡过一半人马的时候,孟珙半渡击之,先命令骑兵从树林中发起冲锋。金军训练有素,没有慌乱,已渡河部分迅速上马列阵,以骑对骑。宋军骑兵不恋战,进攻无果后,主动后撤,引诱金兵骑兵冲上河道的坡地。

宋军早有准备,骑兵从坡地两侧撤出战场。金军骑兵不知,横冲直闯欲直线拦截,结果冲上坡地后,上坡立刻转变为陡直的下坡。金兵发现不妙,想收紧缰绳,约束马匹停止,但强大的向下冲击势能中,这些举动杯水车薪。

更糟糕的是后面的金军骑兵不知道前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还在蜂拥而上,不断挤压。前面的金军骑兵回不了头,心都碎了,一头扎进木桩阵和陷马坑中,马腿折断,纷纷摔落。战马的机动性和冲击力,在这一刻变成了催命符。

坡地下方,宋军步兵列阵以待,共分三列,阵前打有密密麻麻的木桩,空间够步兵可在其间灵活运动,骑兵则不行。纵有冲过陷马坑的金兵骑兵面对这种设置,机动性尽失,宋军步兵手持盾牌和大刀鱼贯而出,见人就砍,见马腿就劈。

金军进退不得,前面的想后撤,后面的不明所以,前后行动不一,阵型大乱。

此刻宋军后撤的骑兵迅速集结,调转方向,冲击金军两翼,将金军往中间挤压,金军骑兵被限制了速度,无法发挥野战的优势,大落下风。阵型也散不开,空有人多,真正能交锋的就外围一圈的士兵。

因此宋军虽然只有3000人,但这种打法让宋军能集中兵力各个击破。宋军步兵抬着木桩,前面交战、后面打桩,边砍边向前移,逐渐将金军压缩到河边。

有限的河滩上金军密密麻麻,后续船靠过来后发现无地儿登陆,只能在河中徘徊,看着岸上的金兵被不断砍翻,干着急。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