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提干后和我失联,后来我嫁给大队书记儿子,多年后才得知真相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1950年出生在陕西渭南一农村家庭中,前些日子孩子们刚为我举办74岁生日会,看着孩子们成家立业如此孝顺,我是深感欣慰和开心。

我这一生经历过两段感情,第一段是刻骨铭心,第二段是平平淡淡,如果你要问我哪一段最值得我回忆,我肯定会说当然是第一段。



我第一段感情的对象名叫李向阳,他和我在同一个大队不同村上,八岁之前我和李向阳是没有任何交集,我和李向阳产生交集是在我们同一年上小学的时候。

刚读小学的时候,我和李向阳在班主任的随机安排下成为同桌,我和李向阳命运的齿轮从那一刻开始便开始滚动。

那时候我家条件还不错,我是家中排名最小的女娃,我上面有三个哥哥,其中有两个哥哥已经成年参加劳动了。

我们家那当时一共是有四个劳动力争工分,所以我小时候比哥哥们要幸运一点,基本是没有怎么挨过饿。

也因为我是家里唯一一个女娃,父母和哥哥们都对我百般呵护,有好吃总会第一时间想到我,从小到我就没有被人欺负过。

而李向阳则跟我恰恰相反,他是家里的老大,从懂事开始就要帮家里干农活做家务了,放学后必须要去放牛喂猪,饥饿更是贯穿了李向阳整个童年。

我记得李向阳跟我说过最多的话,就是希望长大后能够跳出农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不再为吃饱饭而苦恼。

李向阳的家就住在小学往东三百米处,他们家也是他们村上最为贫困的几户人家。

房子也自然也是最为低矮的,站在小学门口放眼望去,就能看到李向阳的家破烂不堪。



李向阳家贫困的原因:他父亲年轻时候跟生产队上山挑石头把腰弄伤了,干不了重活,家里挣工分的担子便压在他母亲一人身上。

爷爷奶奶也有慢性病常年要治疗,可想而知这种家庭背景在集体经济实在是多么困难了。

我上学必须要从李向阳家门口的马路上经过,每当这个时候,我都站在马路上朝着李向阳家大声呼喊他的名字。

李向阳听到我叫喊声后,便会立马放下碗筷跑过来跟我一起去上学,有时候李向阳没有看见我出现在马路上,他就会在家门口蹲着等我到来。

我知道李向阳金蝉吃不饱,于是我经常会偷偷从家里拿一些芋头番薯,或者其他瓜果蔬菜,拿到学校给他吃。

有一次父亲发现我这个行为,便问我怎么回事,我将李向阳家的情况如实告诉父亲,父亲知道后并没有责怪我,还表扬我说这种互帮互助的精神很好。

其实我知道,我没有出生之前,我们家的条件跟李向阳家差不多,只因是哥哥们长大能够参加劳动减轻父母压力而已,我们家的条件才好起来。

换句话说我父母仅仅是熬出来而已,终于还是将哥哥们熬大了,当年家里困难的时候,fumu也得益于其他人的帮助和恩惠。

所以父亲在得知李向阳家中的情况后,心中多少都是能够感受到那种极度贫困无助的感受。

刚开始李向阳并不接受我偷拿给他的粮食,他说他父亲叮嘱他不能随便受人恩惠,之后我便提出每天放学帮我拿书包作为条件,他才欣然接受我的食物。

也正因为李向阳每天放学都给我拿书包,和我一起上学放学的缘故,班里面的同学都嘲笑他是我的小跟班,但我和李向阳都不予理会他们。

上初中的时候,我和李向阳是在同一所中学不同的班,我和李向阳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我们便用学习成绩来作为比拼,相互激励提高成绩。



读高中的时候,李向阳已经比我高出一个头,李向阳的外貌遗传了他们父母姣好的容貌,高中时候是受到很多女同学写信追求。

而我也长成了一个大姑娘,也算是一个美人坯子,读高中的时候也有很多干部子弟追求于我。

但我和李向阳都没有接受其他人的追求,在我们心中,我和李向阳早就将彼此当作初恋对象,只是没有将话说破而已。

我和李向阳都希望能够通过学习改变命运跳出农村,但我们最终都成为时代浪潮的牺牲品。

文革运动开始后,全国高考就取消了,我也李向阳成为历史上悲催的老三届。

1967年高中毕业后,我和李向阳没有意外的都回到生产队参加劳动。

后来在一次聊天中,我偶然聊起当兵的事情说道:“向阳哥,要不你去当兵吧,我有两个初中同学去当兵都提干成为干部咧,要不你也去尝试一下?”。

我的一番话顿时是给到李向阳黑暗中的一道光,李向阳恍然大悟说道:“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去当兵呢,当兵提干我就不用当农民了”。说完便拉着我发疯似的蹦跳起来,感觉如同真的提干一样。

李向阳和我分别后,连忙回到家里跟父母商量去当兵的事情,李向阳的父母自然是同意李向阳去当兵。

当时我们大队对于当兵家属有优待政策,只要家有人去当兵,那么大队每天都会多算一个全劳力工分补贴给当兵家庭。

意思就是说,李向阳去当兵是一点不影响帮家里挣工分,去当兵后每天依然是能够给家里挣一个全劳力工分,加上部队每个月有津贴发放,这种背景下李向阳父母肯定同意的。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那时候的农村青年挤破脑袋都想去当兵,而公社每年征兵名额是有限的,所以很多人连报名当兵的资格都拿不到。

李向阳父母正为怎么拿到报名资格而发愁时候,又是我及时的给李向阳伸出援手。

那时候我大伯在公社食堂负责做饭,认识公社几个小领导,得益于这一层关系,是帮李向阳拿到一个报名资格。(我三个哥哥已经超龄不符合当兵)

李向阳得知我帮他拿到报名资格后,激动的热泪盈眶,然后向我保证等他在部队提干后就会到娶我过门。

幸运的是,之后的体检政审家访等环节都顺利通过,1968年2月23号那天李向阳的入伍通知书就下发来了。

那天是公社武装部的干事,带着两小队民兵,敲着锣打着鼓将入伍通知书送到李向阳手中,村里人都纷纷向李向阳送上祝福。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