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毛主席强硬表态:我新中国与台湾,只有一个能驻联合国

0
分享至

1971年10月25日,随着乔冠华老爷子的这张“乔的笑”,新中国亦是终于突破重重险阻,在诸多亚非拉朋友的帮助下,回归了联合国五常席位之怀抱。

然,大家知道吗,在此之前,我国曾面临着多种选择,例如与台湾共同进驻联合国,一个代表中国,一个代表台湾,只要我国肯答应,则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便不会再行阻挠。

该选择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着实算作良方,美英苏法等国也觉得这是他们的让步,新中国必然会答应,但令其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国不单第一时间严词拒绝,毛主席更是罕见发怒称:

“我新中国与台湾,只能有一个进驻联合国,联合国只能有一个中国!”

毛主席的话振聋发聩,不过问题也随之出现,那便是他老人家为何能如此硬气,除了一个中国的坚定思想外,他又有何依仗呢?



联合国旧事

毛主席有如此底气,当年联合国与我党之间的旧事当然算作其中之一。

1942年元旦,为了激励同盟国军队的士气,也为了更好地帮助盟友对抗轴心国的攻势,全球范围内总计二十六个国家远赴美国华盛顿,签署了联合国家宣言,联合国初步创建。

1945年四月,随着意大利、德国、日本等轴心国败势已显,第二次世界大战进入了尾声,各国也在美国的牵头下,再度来到美国,研究起了联合国的正式组建办法,以及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的席位。

在美苏两国的规划下,美苏英法中,五大国的席位早已内定,只等签署《联合国宪章》后便可生效,不过在此之前,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到的,这也就是旧金山会议的实际背景。



对此,彼时中国的执政党,也就是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内部格外重视,他们组建了一支十人小队,当即就想远赴美国参加会议,可这时的他们显然忘了,中国并非是他一党之一言堂,我党早就不似当年那般弱小,抗日战争后期,我八路军、新四军无论是在军事还是威望上都有了不俗的实力。

因而,当旧金山会议召开的消息传播至延安之际,毛主席当即便在六届七中全会上表面了态度,即:中国共产党必须派遣代表参加此会议。

毛主席、周总理等党中央干部立刻电告美方、蒋方,称抗日战争、二战并非国民党一党之功,共产党、其余民主党派亦有功勋,是故,应当做三三之分,每方出人三分之一,如此才算做民主、公平。



我方的要求合情合理,奈何彼时的蒋美之间串通一气,一个称参会人数“不符合规定”,一个表示旧金山会议是为“政府会议”,并非党派会议,拒绝让我党参会。

如此理由着实荒谬,所幸在我党的坚持,以及多方面考虑下(美方告知蒋要有“容人之心”要给其余国家留下好的印象),美蒋最终妥协,这才给到了我党一人的代表名额。

十人中只有一人,这在蒋介石眼中是嘲讽是贬低,但在党中央和毛主席心中却是个天大的机会,毕竟这是中国共产党首次赴美赴联,在世界诸国面前展示自我,如能运筹得当未必不能压过国方一头。

事实也的确如此,与国民党方面的代表宋子文恰恰相反,出席会议的董必武没有居住豪华的旅社,亦没有与美上层纸醉金迷,在和美高层洽谈过后,他一刻未歇,转头便在旧金山当地会见了广大华人华侨,以及美国对我党感兴趣的朋友们。



在董必武的介绍下,这些人对我党、我解放区、我党在战争中的战法战术、贡献、土地政策等,都有了极深的印象,此前的刻板看法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则是深深的感叹,普通的华人华侨表示:

“国共两党的差距一览无余,如若能够两党执政,必对华夏是件益事。”

见识宽广者认为:

“国民党一党执政则中国危矣,共产党之理念远超前者,中国若想复兴,必令共党执政,共党执政,则国共两党之间必有一战。”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老百姓的看法往往是最能预告未来的,再加之彼时驻扎在美的各国,也都对我党有了良好的印象,因此,有了这一次的基础,毛主席自然心有底气。



自身实力的增长

如果说1945年时,我党依靠的还仅仅是民心民意,那么在此之后,实力亦成了我们硬气的原因。

三大战役、渡江战役过后,华夏大地上人民解放军所向睥睨,不单解放了绝大多数的国土,更是将曾经不可一世的国民党反动派以及蒋介石本人赶到了台湾岛上。

1949年10月1日,在毛主席与一众开国元勋的主持下,新中国正式宣告成立,中国人民从此刻起站起来了,中华民族也迎来了开拓进取的新契机。彼时的中国虽然百废待兴,但综合实力不可谓不强大,尤其是战斗力,除了美苏之外堪称无可匹敌,因而随着硬实力的增强,我们在联合国上也有了不同往日的话语权。



我国对待进驻联合国席位的态度发生了改变,用当今流行的网络用语来诠释再恰当不过,那就是“曾经我唯唯诺诺,现在的我你高攀不起”。

因此,联合国多数国家都觉得,执政党既然改变,那么联合国的席位理应由国民党改变为新中国,我党亦是如此认为,可美国方面出于“岛链”、面子、意识形态等问题,却倒行逆施,坚决不同意我国以任何形式、任何人出现在联合国的任何会议之中。

对此,我方自然是坚决反对,而见我国如此强硬,1950年9月底,美方也终于做出“妥协”,美方提出,中国可以进驻联合国,却只能和台湾共立,那意思很明显,我已经给了你台阶下,不管这台阶有多坎坷,你只能接受。

起初,我国并未多说什么,还是直到伍修权前去参加联合国安理会之际,这才在会议上当着全世界表明了态度:

“新中国必须占据联合国的唯一合法席位,否则联合国存在的意义将荡然无存。”



伍修权的话有理有据,却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视为威胁,再加上朝鲜战争打响,抗美援朝志愿军决意入朝作战,是故,没过许久,他们便将我国再度驱逐出了联合国,并“号令世界”不许承认我国的合法地位。

美方的做法令人发指,但很快他们便迎来了“报应”。

朝鲜战争本来已然毫无悬念,联合国军将战线推至鸭绿江边,北朝鲜军队即将战败,然,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参战却改变了战局,联合国军节节败退,我军乘胜追击,一路打到了三八线以南。

可以说若不是考虑到后续影响,说不定我军已然将联合国军逐出朝鲜,不过战果至此俨然够用,西方列强已经认识到了新中国的强大,以至于在这之后,他们即便依旧对中国实施打压,却不再敢动用武力。



新中国用一场国战打出了威风,也熄灭了西方对中国软弱可欺的刻板印象,再加之后续几场作战的胜利,我国自然底气十足,毕竟打起来我们又不怕你,又何谈顾忌受到威胁呢?

当然,军事实力的增长是一方面,国际影响力的增长同样是关键。

新中国成立后的对外政策大方向始终如一,那就是独立自主互惠互利,如此公平公正公开的态度,自然比西方世界那般霸道、蛮不讲理要强得多。所以,即便美国从中作梗,不允许诸国与中国交往,还是有不少国家明里暗里的心向华夏。

苏联、朝鲜、越南等社会主义国家暂且不提,毕竟是一个阵营,支持我国也算理所应当,诸如印度、瑞典、缅甸、丹麦、瑞士等非社会主义国家,也相继与中国建交,这就有些“打脸”美国的意味了。



万事开头难,有此先例后,我国接下来的方向就明确了,那就是从各国人民的基本利益出发,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对抗帝国主义国家。

什么意思呢?简单来说就是三个字“亚非拉”!

要知道二战之前,世界上总计才有65个独立国家,现如今却有足足224个国家和地区,这多出来的都是什么呢?没错,正是亚非拉那些饱受殖民者压迫,后续逐渐独立之国。

据统计,单单是自1945年二战结束,至七十年代中国重新进驻联合国之间的这短短二十多年间,就有超过七十个亚非拉国家独立,这是一股不可小觑的新生力量,可偏偏西方列强还与他们势如水火,尤其是英法这些殖民“大家”,面对独立轻则制裁打压,重则就是发兵攻打。



西方世界与亚非拉新生国家的矛盾不可调和,而这便恰恰给到了我国机会。俗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毛主席正是认识到了这一点,这才会在二十年内与数十个非洲国家结为“兄弟”,才会在中国也十分困难的时候,动用“压箱底”的钱去帮助非洲国家建设发展。

当时有很多人觉得毛主席的此举没有必要,认为中国人还没吃饱,为何去帮助他国,但事实证明他们的顾虑是多余的。

在中国的大力援助下,诸多非洲兄弟国家多次表态支持,资本主义国家、帝国主义阵营才有几个国家?联合国合法席位靠的是投票,因此有了远超西方列强国家数量的朋友支持,我们焉能没有底气?



有了这些国家的支持,中国最终这才能重返联合国,以至于毛主席都经常笑称:

“我们这个席位,是人家非洲兄弟抬进来的。”

一个中国必须贯彻

以上的诸多原因给到了毛主席底气,但实际上来说,纵使中国弱小纵使没那么多国家支持我们,彼时的他也没有选择,因为中国不能分裂,一个中国的原则必须贯彻。

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已经分裂了太久太久,华夏大地上军阀林立,后续又有日寇悍然入侵,中国人民已经有太长时间没能感受到统一,如今在共产党、解放军、人民的共同努力下好不容易诞生了大好局面,毛主席他老人家怎么可能坐视美国的威胁,坐视“两个中国”的出现而不去理会呢?



因而不单是这次,之前毛主席也曾多次拒绝过新中国、台湾并立于联合国的提议,例如1956年9月底毛主席与印度尼西亚总统会谈时便是如此。

印度尼西亚早在1950年4月便与中国建交,印尼总统的提议也并非恶意,而是为了中国考虑,当时他对毛主席诚恳的表示称:

“中国完全可以放低些姿态,可以缓和些态度,先进联合国再说,至于台湾问题可以事后再研究。”

他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如今帝国主义阵营在联合国内“作威作福”,其余第三世界国家纵然是想反对却没有一个主心骨,如果中国能够尽早进驻的话,亚非拉国家完全可以站在中国背后,成为中国的坚定盟友,这样对于世界格局来说都是件有百利的好事。



印尼总统的话很有道理,毛主席听闻后也是沉思了许久,然,令其没想到的是,良久后毛主席竟开口道:

“不行,我们认为还是慢一点为好,我们可以在联合国外反对他们。”

毛主席的话令对方哑然,也让很多国人大感意外,那么他究竟是出于何种考量呢?

其实无他,只是一点,那便是一个中国原则。

在毛主席看来,彼时的美国第七舰队在台湾海峡横行,如果这时我国妥协,就会留人以话柄,事后也是一样,毕竟我国已经变相承认了台湾在联合国的“合法地位”,若再想收复台湾统一祖国,在法理上的难度也会大大提升。



出于这些考量,毛主席这才会先后拒绝了多名亚非拉领袖的建议,才会在之后强硬表态:

“我新中国与台湾,只有一个能驻联合国。”

毛主席的深谋远虑和强硬姿态令世人折服,而事情的发展也果真如他老人家所料,正朝着对我方的有利形势逐渐展开。

时光荏苒,很快便来到了1971年的这个关键节点,此时的美国见我国如此强硬已经有了妥协的意思,故,这才派遣了基辛格两次访华,说明美国立场且询问毛主席的想法。

基辛格两次访华总共提出了两个意见,一是旧事重提,表示可以支持新中国重返联合国,可中方也要给美方个“面子”,保留台湾当局的合法席位。



对此,我方自然严词拒绝,因而基辛格又提出了第二个选择,那就是必须有三分之二的联合国会员国同意,才可以“去台湾,留中国”。

这一选择美国其实就有些赌博的意思了,因为彼时“向中向美”的国家数量差不多,仔细算起来若是没有国家弃权,美国还要占据些许优势,如此行事可以看出美国也是走投无路,这才想要搏一搏。

美国想搏,中国自然也想,所以我们也是欣然答应了这一条件,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美国居然赌输了!1971年10月25日投票当天,我国竟然以极大的优势赢得了这次对决,最终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优势成功重返联合国!



结果一出,举世震惊,全国上下载歌载舞庆祝喜事,身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乔冠华也是拍案狂喜,为世人留下了那副“乔的笑”,而这场新中国与台湾、美国之间的联合国席位争夺战,也就这样以我们的完胜最终落下了帷幕。

新中国获得联合国合法席位后,国际影响力瞬间提升了一大截,不单令原先的朋友们争相前来祝贺,就连一直与中国势如水火的美国,也不得不低下头颅示弱。

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的访华,虽说和当时中苏之间的问题脱不开联系,却也和中国重返联合国关系匪浅。尼克松访华后,中美之间签署了一系列的文件,更是在《联合公报》中承认了“一个中国的原则”,使得中美关系日趋正常,从此刻起,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利坚合众国亦是进入了蜜月期,给到了我国三十年的黄金发展时期。



不仅是美国,还有苏联也是一样,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中苏关系已然达到了冰点,双方在北方边境可谓是一触即发,但新中国进驻联合国后,情况就有了缓和,在诸多社会主义国家的劝阻,以及美日等国的压力下,苏联重新审视了中苏两国的关系,这才令两国关系没有继续恶化。

所以说,回过头来看,当初毛主席的强硬是多么的正确,他的坚持,不单令中国重返联合国,由于“一个中国原则”得到解决,也让中国在世界范围内拥有了极强的话语权,让世界格局因中国而改变。



总结

时至今日,中国早已不似当年的困苦,在内我国的经济总量世界第二,军事实力、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增;对外,在联合国上我国的地位愈发重要,在诸多国际大事上拥有着不俗的能量,甚至已经有了和美国“叫板”的底气。

回顾历史,这一切来之不易,因而我们除了要感叹一代伟人的高瞻远睹外,更要以史为鉴,要知道一味地忍让并非良策,适当的、因地制宜的强硬有时候才是更好选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甜甜笔录
甜甜笔录
历史原创作者 欢迎关注
2427文章数 105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