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县长被18岁男技师杀死,背后真相龌龊不堪,30名老干部因此落马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导读:女县长被18岁男按摩技师杀死在出租屋。被抓时,男按摩师并没有作出过激的行为,只是不断地重复:“太过分了,她竟然威胁我的女朋友……还想长期霸占我!” 女县长,18岁的男按摩师,霸占……这些关键词背后,30名老干部因此落马。】

2021年3月1日上午十点,县委召开抗疫分阶段总结会,包括县委书记王涛在内的大小官员都已到齐,唯独缺了以雷厉风行著称的女县长焦春燕。


县委书记明显不悦,让人打电话,问问怎么回事。


“王书记,电话没人接……”


“打给他老公。”王涛按捺住怒火。


昨天已经通知了今天开会,作为县长,竟然迟到了。有事可以请假,这么重要的会议,无故迟到是要受处分的。




“王书记,焦县长的老公说,自从防疫形势严峻,她就没有回过家,一直住在县政府附近的出租屋里……”


“谁知道焦县长住在哪里?”王涛问道。


众官员窃窃私语,但无一人回答。


很多人还是第一次听说,女县长不回家,常住出租屋。


“王书记,我有焦县长司机的电话,他应该知道。”县卫生局长说着,拨通了一个电话,“小秦啊,我是李子超。对,你和焦县长在一起吗?哦,没有啊。那,你知道焦县长的出租屋在哪里吗?好,知道了。”


李子超放下手机,神色凝重地说:“王书记,焦县长的司机小秦说,焦县长的确在县政府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但焦县长没带他上去过,有出车任务,他都是在小区门口等焦县长。对了,那个小区叫新苑小区。”


“立即通知该辖区派出所,速去新苑小区看看,……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王涛焦急地说道。


虽然女县长迟迟没到,但会议还是在推迟半个小时后召开了。分管卫生的副县长代替焦春燕作了报告。


忽然,王涛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我是王涛。什么?焦县长死了?怎么死的?好,我马上到!”


王涛放下电话,先宣布散会,随即,带着几个副县长和副书记来到新苑小区。


新苑3号楼早已拉起了警械线,几个民警站在那里,不让看热闹的人靠近。
“王书记,您来了。”公安局局长迎了上来。


“现在什么情况?”王涛严肃地问道。


“房间里没有搏斗的痕迹,法医正在验尸,估计很快结果就会出来。”


正说着话,派出所所长和法医出来了。


法医汇报,初步判断,是窒息而死。旁边的枕头上有焦春燕的唾液,可能是他杀。




随即,调查全面展开。


很快,一个19岁的男按摩师进入了警方的视线。据门卫张大爷说,一个很帅气的男青年,经常来3号楼按摩。因为来的频率比较高,他就注意到他,并且留下了他的信息。


平常按摩师都是半夜或者凌晨才走,但这次,还不到九点,小伙子就匆匆走了。
根据男按摩师留下的身份信息,警察很快在郊区一个出租房内找到了他。


看到警察,男按摩师并没有作出过激的行为,只是不断地重复:“太过分了,她竟然威胁我的女朋友……还想长期霸占我!”


“霸占?”在场的警察都被这个词惊呆了。


女县长,18岁的男按摩师,霸占……这些关键词连起来,想不出故事都难。


审讯室里,男按摩师供出了一个荒诞离奇的故事。


他叫肖依豪,是贵州人,老家在一个小山村。


因为父母都在外打工,肖依豪从小和爷爷奶奶一起长大。


16岁这年春节,堂哥从打工的城市回家过年,一身名牌,让肖依豪羡慕不已。


在两人聊天中,肖依豪透露了跟着堂哥去打工的想法。堂哥开始支支吾吾,后来才悄悄说,他不是在工厂里干流水线,而是在一个高级会所当按摩师。


按摩师这个职业,对于从小生长在山村里的肖依豪是陌生的。堂哥告诉他,就是给有钱人服务的。说着,堂哥就讲了按摩师的工作内容。


“是不是很挣钱?看你这一身穿戴,得好几百吧?”肖依豪对此很感兴趣。


“好几百,我这身西服就三千多块,还有羽绒服……不过,我工资倒是不高,但是客人高兴了会给小费。有一次,一个富婆给了我一千块钱小费。”堂哥禁不住显摆起来。


“就一次,一千块钱?”


看到堂哥点点头,肖依豪眼睛都绿了,央求堂哥带他出去打工,并保证,挣了钱会经常请堂哥吃肉喝酒。


就这样,肖依豪跟着堂哥来到南方一个城市。


起初,肖依豪做学徒,没有钱,半年之后,才算正式上岗。


开始,肖依豪手法不熟,客人很有意见,别说小费,有一次还差点被扣奖金。


这天,肖依豪闷闷不乐地来找堂哥。堂哥问他怎么不高兴,肖依豪就把肚子里的苦水吐了出来,还说,堂哥是不是骗他,怎么没人给他小费?


堂哥见状,只好说了实话,那些给小费的,都是女人。并且,不只是简单的按摩。


“那还有什么?”16岁的肖依豪显然没听懂堂哥是什么意思。


堂哥说:“就是要有特殊服务……”


“特殊服务?”


“这么说吧,很多富婆的老公都很寂寞。寂寞你懂吗?”


肖依豪摇摇头,“不懂。”


“你在家里睡不着觉的时候,想什么?”


“想我怎么这么苦……”


“还有呢?”堂哥循循善诱。


“还有,想我要挣钱……”


“挣钱以后呢?”


“挣钱以后……我想娶村里的小霞……”


“这就对了。男人长大了就想女人;女人也想男人啊!”


“可是,富婆想男人,和别人什么关系?她不是有老公吗?”


“傻不傻!富婆的老公更有钱,他会守着一个黄脸婆?干脆明说了吧,很多女人来高级会所按摩,并不只是为了按摩,是为了找帅哥给她服务的……”


接着,堂哥教肖依豪如何识别女人的目的。


“比如,来的客人言语挑逗,或者在按摩师按摩的时候,会指引着按摩师的手往敏感部位移动。”




说着,堂哥看肖依豪似懂非懂的样子,干脆躺下来做起了示范,在肖依豪按摩他的腹部的时候。说:“很好,我很舒服,对,再往下一点……再往下……你怎么停了?”


肖依豪不好意思地说:“再往下,就碰到你的那啥了……”


“哈哈哈哈……明白了吗?如果你的手已经在客人的小腹上,客人让你继续往下,你就应该听话照做……如果她起了反应,你也不要停手……记住,客人满意了,才会给小费的。”


堂哥的言传身教,让肖依豪茅塞顿开。


他这个年龄,情窦初开,也无数次在夜里想过女人的身体。既然堂哥这么说,客人有这个意思,顺水推舟不就行了。


第二天,已经有心理准备的肖依豪,和其他按摩师一起,坐在一个房间里,有点小激动地等着客人的到来。


这个房间有一扇特殊的玻璃和外面相隔,里面看不到外面,但外面能看到里面。
客人如果是熟人,自然会按照工号,叫熟悉的按摩师给自己服务;如果客人是新客,则需要透过玻璃选择一个自己眼缘不错的按摩师。


“115号,来客人了。”


肖依豪赶紧站起来,走出房间。


一个四五十多岁的白白胖胖的女人站在那里,冲着他微笑。


“您请。”肖依豪被看得不好意思了,指引着客人来到按摩间。


客人换好按摩服,躺在按摩床上。


肖依豪先给客人做了头部按摩,然后让客人翻过身来,开始精油推背。




“小伙子,多大了?”女人问道。


“19岁。”


“不像,看着是个未成年吧?”女人说着,转脸看了一眼肖依豪,“没事,跟阿姨说实话,阿姨不会报警的。”


肖依豪尴尬地笑笑,不再说话,专心按摩。


有了堂哥的提示,这次,肖依豪在推背的时候,手故意慢慢往后,有一次甚至推到了女人的屁股上。


他感到女人的身体在微微颤动,喘气也粗重起来:“小伙子,再往下一点,我大腿有点麻……”


信号?


肖依豪心扑扑直跳,但还是答应着,掀开女人盖在臀部的毛巾被,又在手上加了精油,开始按摩女人的臀部和大腿。


女人突然哼哼了几声,接着说:“大腿里面,对,再往上一点……”


怎么办?


“小伙子,往上一点,往上……”


肖依豪的手开始发抖。


“快啊,手往上……”


肖依豪只好边按摩边往上移动手,在手指轻轻触到女人si chu的时候,赶紧撤回了,并且不受控制地咽了几口唾沫,心跳得更厉害了……




许久,女人才说:“好了,你出去吧,我休息一会儿……”


肖依豪只好出了房间,站在门口等着。


大约半个小时后,女人穿好衣服出来,看到肖依豪,冲他笑了一下:“小伙子手法不错……”说着,从包里拿出几张纸币,递到肖依豪手里,然后满意地离去。


肖依豪走到卫生间,颤抖着双手数了一下,是五百元。


肖依豪激动地给堂哥打电话,说自己也挣到小费了。


从此,肖依豪知道该怎么做了,也渐渐地开始研究客人的心理,对于那些纯按摩的客人,他就正常按摩;只要有一点点暗示,他就会按照女人的话去做。


直到有一天,女县长焦春燕提出过分要求,他才知道,自己的双手已经不够用了。


“我想让你裸体给我按摩……”焦春燕直言不讳地提出了要求。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