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哲联手张成泽发动朝鲜兵变,因一细节败露,双遭反杀!

分享至

(此文根据外媒资料编写而成,部分作了润色,请理性阅读)

1

2013年8月的一天晚上,位于咸镜北道的第六兵团驻地,这晚的军营跟往常并无一样,一切风平浪静,士兵们点完名字后,开始就寝。

到了12点钟,军营兵团军官宿舍大楼突然响起一片脚步声,只见一队士兵突然闯进大楼,径直来到三楼的302号房间,一个青年官军一脚踹开了房门,带着士兵一涌而入,房间里一个中年男人旋即醒了,连忙去拿手机,但已经来不及,众士兵将他团团围住。青年军官一脚上前,踢飞了中年男人的手枪。几个士兵将他控制住了。

中年男人大怒道:“你们要干什么?好大的胆子!竟敢闯进军团长的房间?我是朴正勇,谁让你们进来的?”

青年军官没理他,说了声,“带走!”

说着,朴正勇衣不蔽体地被人押下了楼,楼下,还有几个和他一样的高级军官都衣不蔽体跪在空地上,一个穿着军装的瘦高个军官凛然站在一旁。

青年军官上前,向高个军官报告,“政委,人都带来了。”

朴正勇认出了高个军官是第六军团政委李镇泰,愤怒地喊道,“李镇泰,你要干什么?我是军团长,你不能一手遮天!”

李镇泰走过去,抽出手枪,顶在朴正勇脑门上,问了句,“合不合作?”

朴正勇怒吼道,“你们是在叛变!我绝不合作,我永远忠于领袖!”

“砰”地一声,枪响了,朴正勇身子晃了晃,倒在了地上。

其他军官顿时吓住了,连忙磕头饶命,纷纷表示合作。

李镇泰让青年军官将兵团其他高级军官全部押下去,之后,他拿出手机,给平壤拨通了一个电话,说,“长官,我这边一切就绪,随时听您吩咐!”

那边传来两个字:“很好。”

2

身在平壤的张成泽放下电话后,满意地笑了笑,之后,他立即让人驱车,趁着夜色悄悄来到了位于平壤南郊的一幢大别墅前。

他刚到门口,门口的守卫拦住了他,张成泽大骂:“我都不认识了?”

守卫连忙说:“不是长官,在金先生吩咐,他现在有要事,不想任何人打扰。”

张成泽说,“他能有什么要事?”说着,他一把推开守卫,闯了进去。

他从外屋穿过一些房房廊廊,来到内屋,开门一看,看到了一幅酒池肉林的淫奢景象——一个只穿一件睡袍、近乎赤裸的年轻男子正跟一群几乎没穿衣服的美女嬉耍着,吃的喝的洒了一地。

看见张成泽进来,所有女子愣住了,吓得连忙找衣服穿上。

青年完全喝多了,看见张成泽进来,大着舌头举着酒杯对他说,“姑父,你来了,来,一起喝一杯。”

张成泽见要拉拢的主子是这副德性,十分生气,他走过去,将一盆冰水浇在对方头上,斥道:“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

男子不以为然,嘻嘻笑道,“这样怎么了?这样不正好?!这样,他就放心了,他就不担心我跟他抢位子了。”说着,又喝了一口酒。

张成泽知道男子口中的“他”是谁,他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地说道,“那也是你自己不争气!想当初,你母亲,包括你父亲,都是一心想培养你的,可结果是你将一切搞砸了……”

“别说这个!”青年吼了一句,显然这个话题让他很生气。

张成泽朝其他人挥了挥手,房间里所有人都离开了。

青年说,“政治太肮脏了,尤其是金家的政治。”

“政治不脏,脏的是拨弄政治的人。”张成泽说,“如果你嫌脏,可以换汤也换药,这样,就不脏了。”

青年看着张成泽,醉眼迷蒙,问他啥意思。

张成泽说,“拿回属于你自己的东西。”

青年一惊,酒似乎醒了一半,顿时明白张成泽是什么意思,明白过后就说了一句,“我看你是疯了。”

“我当然没疯,”张成泽说,“是你在醉生梦死。——给你看样东西……”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递给青年,“这是你母亲当年去世前几天写给我的,让我无论如何要照顾你们兄弟俩,尤其说你性格仁厚,心软,本来是要跟你弟弟和睦相处的,可他现在容不下我们啊。”

青年接过信,看着,眼泪哗地一下流下来了。

张成泽说,“事到如今,他不会对我们手下留情的,我们是他眼心里的一颗钉子,只有拔掉,他才会彻底安心。”

过了很久,青年像是下了决心,问张成泽,“你想怎么做?”

“计划我基本安排好了,现在需要你主持局面,”张成泽说,“目前最要紧的是要你做一件事……”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