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长为情人出头:没长眼睛,我的女人也敢打?市长:谁给你的胆?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东盐区有一条很出名的街道,叫敏秀街。
敏秀街的出名在于它的夜市,几乎是“不夜城”的代称。
这里白天安静,晚上热闹,有人就说“敏秀街的白天是从傍晚开始的”。
确实,一到傍晚时分,这里就开始有了人气。
这份人气,是由各个小吃店带起来的。
民以食为天。
到了晚饭饭点,敏秀街的小吃店小吃摊就开始营业,这个时候,人气就慢慢多起来。
敏秀街的小吃品种多到你无法想象,并且因为街道很长,摊店又多,这份热气腾腾,就显得格外的明显。



华灯初上,敏秀街的两旁商铺前红灯笼高高挂起。街道中间的座椅也纷纷摆了出来,不喜欢进店的大多选择在外面吃喝,一边欣赏街道的热闹景象。
仿古的店面,大红的灯笼,连椅子的设计都古香古色,再加上热闹非凡的人气,这场面,怎么看都不比淄博的烧烤程度低。
不过,人多事情就多。很多人因为座位的事,也会闹起一些小矛盾。
卢珊珊就是这会跟人起冲突的。
“皇记小吃”位于敏秀街中段,并且处于十字路口,位置极佳,并且吃的东西也多。
这家店,在敏秀街是数一数二的旺店。
卢珊珊经常来“皇记小吃”吃东西,算是老主顾了。
所以这次,她带了两个朋友来吃饭,想坐她经常坐的那个位置。
不巧的是,那个位置今天让人坐了。
卢珊珊觉得扫兴,想着去别家吃又不太乐意,换个位置也觉得心里不舒服。
她同老板商量,看看那桌的人能不能把位置让给她们。
但那桌人已经在开吃了,并且他们就是看中那个位置才在这家吃的饭,所以老板去问的时候那桌的客人没有同意。
卢珊珊觉得是老板没有真心想让他们换,就自己走过去,对他们说:“换不换?换的话你们这顿的费用算我的。”
这是个不错的诱惑了。不过就是个位置而已,可能很多人会这样想,而且还可以免费吃一顿,也不是不行。
那桌的客人,三男两女五个年轻人,听到这话时都愕然地看着卢珊珊。
其中一个男孩子停下手下的筷子,神色有些阴沉:“你是觉得我们来这吃饭付不起钱?”
一个女孩子接了口:“你要是觉得钱太多的话,可以提前把这包场了,何必这会来较劲!”
卢珊珊脸色一变:“这个位置一直是我来这吃饭坐的,何况我今天还带了朋友来,除了这个位置,别的我还真看不上了!”
“那你们就等等,等我们吃完了再来。”又一个男孩子接着话。
“你算什么东西?要我等你们吃完?”
卢珊珊口出狂言。
那边一个男孩子一听就不干了,拍着桌子站起来:“说啥屁话呢?”
两个女孩子连忙站起来拦住他们发怒。
这边卢珊珊的朋友也拉住她,劝道:“算了,咱们去那边吃吧,反正东西都一样。”
卢珊珊不干:“吃的东西一样,但看的东西不一样,你们难得来一趟,不吃好看好怎么行!”
三男二女中的一女说:“你想坐这个位置就早点来啊,这又不是你的专属位置,凭什么我们就坐不得?做人没有这样不讲道理的。”
说完,轻蔑地扫了卢珊珊一眼。
就是这一眼,让卢珊珊觉得很没面子。
她气得胸脯一鼓一鼓地:“我今儿还就想坐这个位置了,我就不信,在这东盐区,还有我要不到的东西!”
说罢,卢珊珊拿出手机,打出一个电话去。
只听得她对着手机说:“你快过来,我在敏秀街让人欺负了!”
三男二女的那桌人,互相对望了一眼,默默地没有开口,只有一个女孩,看了一眼手中的手机,似乎是回了一下信息,然后又沉默地和卢珊珊她们对峙。
双方僵持着。半晌,那个发信息的女孩子招待她的朋友:“咱们继续吃吧,别理她!”
她的朋友听了,缓缓地坐下,准备继续开吃。



这时的卢珊珊,那股火气已经压不住了。
看到他们无视自己,她两步上前,把桌子一掀:“吃,老娘让你们吃屎!”
这一掀,桌上的小火锅和菜盘子都被掀了,三男二女中的二女吓得“啊”的一声跳开老远。
三男中的一男站起来冲着卢珊珊就挥过拳来。
这一拳,不偏不正打到了卢珊珊脸上。
男孩子力气大,卢珊珊脸上迅速红肿起来。
“你干嘛打人?”卢珊珊的朋友上前护住她,怒视打人的男孩。
男孩子说:“打她怎么了?她以为这是她家开的啊,想掀就掀?”
卢珊珊捂住发疼的脸,恨恨地说:“敢打老娘?老娘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行,来吧,老子今天不揍得你道歉,老子不姓刘!”
三男中另外两个男孩子一左一右拉着他:“别冲动!一拳就够了。”
他不动,卢珊珊却动了,她扑上前,尖尖的指甲瞬间抓破了男孩子的脸,鲜血直流。
场面一下子乱了起来。
这时,一个粗犷的声音喝了起来:“住手!你们干什么?”
随着声音,有两个男人快步走过来,分开了卢珊珊和那个男孩子。
卢珊珊一看见他,哇的一声哭开了:“你怎么才来啊!你看看我都被打成什么样了?”
此时的卢珊珊,确实有点狼狈,披头散发,脸上还有红肿。
两个男人中的一个矮胖的男人睁着一双小狭眼,脸色难看地问:“谁打的她?”
这时,小店的老板赶紧跑过来,赔着笑说:“李区长,误会误会!一个座位的事,双方都冲动了!”
“误会?他妈的没长眼,我李琛的女人,你也敢打?”
李琛看向那个打人的男孩子:“臭小子,你爹没教你打狗也要看主人吗?谁给你的狗胆,让你打我的女人?”
男孩子看着胖实的李琛,还有他身边那个高大的男人,硬气地说:“她不掀掉我们的桌子,我也不会动手。你不能只听打人,就不问事情的经过。”
“我操你妈!”李琛顺手操起一条凳子,就向男孩子砸过来。
男孩子吓得往后退了几步,但还是没能躲开凳子的来势。
一阵惊呼中,一个人影快速闪过来,两手一伸,硬生生接住了那条板凳……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