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铁五号线挖到锁龙井,怪事频发,上级紧急下令:撤退、改道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导读:北京五号线北新桥修地铁时,并没有打算避开传说中的“锁龙井”,但是在修建的过程中不小心触动了海眼,导致怪事频发,北京连下了三天大雨,高级工程师失踪……



2002年6月的一天,北京地铁5号线地下工程北新桥段正在施工,巨大的钢盾掘进机缓缓挖掘着。

在地下的临时指挥室里,高级工程师张工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数据,脸上露出紧张而疑惑的神色,他身边的文物考古专家刘思明,也是不可思议地望着屏幕。

由于首都北京的历史特殊性,所以任何工程的挖掘,都必须在国家文物局备案,文物局派出工作人员跟进施工队,对随时出现的文物古迹进行保护。

根据超声波数据显示,四个小时前,在地铁盾构机前面,将有一个两百多平米的地下空间。刘专家做出判断,很可能是某个朝代的墓室。

为了避免对墓室内造成破坏,地铁盾构机降低挖掘进度,一旦碰到墓室外围的金刚墙,就立即停止作业,让考古队进行保护性挖掘。

根据各项数据,疑似墓葬的空间,就在地铁盾构机前面不远,也就两三米的距离。按照盾构机的挖掘速度,一个小时4米左右,可是四五个小时过去了,挖掘出来的泥土,还是地下原生土,已经前进了二十多米,屏幕显示那个空间还在前面。

这不正常!难道是测量仪器出现误差?

张工是经验丰富的工程师,曾经完成了多条地铁的地下一线指挥工作。



刘专家也感到奇怪,根据他所掌握的历史资料,这条地铁掘进线路,很可能会碰到传说中的“锁龙井”,但是这个地方并没有任何墓葬的信息。

当然,不排除出现墓葬的可能。

电脑监控画面突然出现雪花点,伴随画面抖动和扭曲。

张工“咦”了一声,这种情况只能是出现强磁干扰。

就在他们两人都疑惑的时候,前面传来一阵惊呼,在地铁盾构机后面的工作人员,一个个惊慌失措地往后跑。

刘专家出了监控室朝前面望去,只见光线下出现一团黑雾,正沿着隧道快速蔓延。令他惊奇的是,那团黑雾居然追着人跑。

刘专家有过多年的野外考古工作,还多次主持了王陵墓葬的挖掘,对于古墓内的机关以及各种危害性,都有很深的研究。

当下他大声喊:“戴防毒面具,赶紧戴防毒面具……”

可是工人们早已经惊慌失措,没有人听到他的话。他迅速从旁边拿起一个防毒面具戴上,并把另一个防毒面具递给张工。此时的张工,正通过电子通讯设备,把情况向上面反映。

在地面指挥室,几个领导听着听筒内传出的惨叫声,也是惊骇不已。很快,陆续消息上报:跑出第一线隧道坑洞的两名工人已经中毒倒地,正紧急送医,目前已经关闭一线隧道和二线隧道之间的联系,以最大的马力开启抽风与送风设备,检测人员随时对隧道里的气体进行检测。一线隧道内的情况不明,里面有工作人员和专家42人。



摆在领导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抉择,如果这42人出现意外,将是重大的伤亡事故。

好在文物保护小组那边,准备了防护服和防毒面具。几个领导用眼神交流之后,果断下令:二线和三线工作人员撤上地面,派医疗队穿防护服戴防毒面具进去救人。后继紧急调配防护服和防毒面具,以便展开救援工作。

人命关天,特别是刘专家和张工。

国家文物局的齐主任接到地铁五号线总指挥的电话,得知地铁挖到北新桥,出现了突发状况,离奇的是,逃出来的两名工作人员中毒,已经送去医院抢救,而困在里面的42人全部不见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救援人员发现地铁盾构机的前面挖出一个洞,根据现场勘察,洞里面是一口古井,还有一根粗大的铁索,井下面黑黝黝的深不见底。



挂上电话的齐主任略思片刻,拨通了一个电话:“老胡,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老胡供职于国家某秘密机关,一旦哪里出现了科学无法解释的力气事件,就需要他们部门的人出面解决。

一个多小时后,老胡带着随身的工具,和助手小顾一起来到五号线的施工入口,齐主任也来了,另外还有地铁建设集团的几个领导。

齐主任把大致情况说了一下:救援队没有找到人,没敢在里面多耽搁,已经撤出。第二波进去的人,除了老胡和助手小顾之外,还有警方的两个人,警界痕迹学专家老林和助手小美,另外还有特警队长周强,负责保护他们的安全。空气检测的数据很正常,没有毒气,为了以防万一,五个人全都要穿防护服,戴防毒面具,还有通讯设备。

齐主任还叮嘱了一句:“如果遇到异常情况,就及时撤出!”

老胡点点头,他仰头看了一下天空,见空中乌云密布,似有一场大雨来临。时值夏季,北京有大雨很正常,可不正常的是乌云的形状,不断地翻滚,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乌云里翻腾。

小顾也看到了天空中的异象,担忧地看了一眼老胡。

老胡并没有任何犹豫,国家需要的时候,他们必须挺身而出,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他平静地说了一声:“走!”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