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教师夫妇同时铊中毒,案件越挖越深,凶手身份出人意料

分享至

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

“老江啊,我好像感冒了,好难受啊……”

2006年3月2日,用完晚饭的宋文娟突感身体乏力、四肢麻木,指头还出现了莫名的刺痛。当宋文娟把自己的身体情况告知丈夫后,江天成十分诧异,因为他也出现了和妻子一模一样的症状。由于夫妇俩都是贵州某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平日里工作十分繁忙,他们寻思着估计是累着了,以至于双双感冒。



既然是感冒,小病而已,夫妇俩便就近找了个诊所开了点药吃。连吃几天后情况一直没有好转,甚至二人还出现了便血、呕吐等症状。这下夫妇俩可吓坏了,两人的身体状态一直很好,宋文娟更是个游泳健将,平时没事就会出去锻炼,身体一直没什么毛病,虽然这段时间她因为忙于工作,也很少运动,但是情况绝不可能恶化得如此快。

丈夫也是一样,平时两人对于身体状况都比较在意,学校也会每年组织体检,可是却没有发生什么问题,身体一直很健康,出现这样的状态后,两人立即觉得不对劲,他们再不敢耽搁,忙向单位告假并前往医院做检查。

然而,令夫妇俩感到绝望的是,当地医院检查了大半天,愣是诊断不出他们是得了什么病。

“奇怪,你们的身体并没有问题,是不是太累了。”医院对于两人的状况也不清楚,而且各项检查下来,两人的身体也很正常,但是夫妇俩的状态却更差了,先是宋文娟脸色苍白,走在路上还差点晕倒,之后还昏迷了两天,随后才醒来,家属们担心不已。

而这时,江天成的病情也逐渐恶化,已出现吞食困难,头发脱落,肝功能损伤等症状。两人的状况越来越不好,身体虚弱,说话也有气无力,看起来摇摇欲坠,好像随时准备离开,到了3月10日,他们再一次陷入了昏迷。情况十分危急,夫妇俩家属急得不行,忙把他们送到重庆西南医院治疗。

通过多方查证,该院医生初步怀疑二人有可能为重金属中毒,但无法作出确切诊断。此时发病的夫妇俩病情迅速恶化,至3月中旬,江天成开始吐血,为了拯救姐夫姐姐的性命,宋文娟弟弟紧急制作了求救网页,将二人病症挂在网上。希望借助全网的力量找出他们生病的原因。

宋文娟的弟弟对于网页这一块比较了解,又是一个文字工作者,很能够渲染情绪,让人代入其中,而且在文章中,他十分真情实感,很容易让人感动,很快这个帖子就火了,游览量增增上涨。

一时间,全国各地热心网友的关怀如雪片般飞来,有帮助确诊的,有寄来报道的,也有许多医务工作者推荐相应医院和治病药品。在热心网友的帮助下,宋文娟弟弟了解到成都有家医院专门治疗中毒,遂立刻与该院中毒科主任取得了联系。3月17日,弟弟将姐姐姐夫的尿样寄送到该院检验科,经检验,病人尿样中含有大量铊元素,初步判断为铊中毒。



旋即,院方派出专门的救护车远赴重庆,3月19日零点14分,宋文娟夫妇俩被接到成都,此时,二人脸色青灰,身体极度虚弱,肝脏功能已严重损坏,属于非常严重的铊中毒症状。主任表示,若是送来再晚一些,便是华佗在世,也救不活宋文娟夫妇俩了。

家人一听,心里更为难受,只是请求医生一定要尽力保住两人的性命,好在,经过一系列抢救和针对性治疗后,二人的病情得到初步控制。宋文娟和江天成也慢慢好了起来,已经清醒不少,能够进行一些轻微的活动,不过还是要住院观察,确保体内的毒素全部排出。

夫妇俩性命无忧后,一个被众人暂且搁置却又十分要紧的问题便被抬上了明面:是谁,对他们下的毒呢?要知道,宋文娟夫妇俩都是脾性宽和,人缘极佳,又深受学生与家长爱戴的人民教师,在学校里根本没有和什么人结仇,同事和师生关系也很融洽,况且,二人中毒前吃的那顿晚饭,可是一家人一块吃的,偏偏除了他俩,其他人都没有中毒症状。

最关键的是,铊中毒十分罕见,在当地此前从未有人中过此毒,便是全国,也堪堪只发生过四起。而且铊这种金属也很难得到,一帮只用于一些化学物质中,两人又不是教化学的,平时也接触不到这种物质,而且铊中毒的后果更是难以想象,他们如果再严重一点,可能就会有生命危险。

因此这样的情况不容小觑,警方开始介入调查,并成立了专案组。在专案组民警坚持不懈的努力下,警方最终锁定了一名犯罪嫌疑人。

得知这个喜讯后,尚躺在病床上的江天成露出了连日来第一个笑容,他向专案组组长陈刚发出请求,“陈警官,我实在是想不出谁会这样害我,您能告诉我那个嫌疑人是谁吗?”



鉴于犯罪嫌疑人已经被警方抓获,何况江天成作为受害者,有知情权,所以陈刚只略微思考了下,便将手机里一张照片展示给江天成看,称就是此人作祟。看着照片上女人熟悉的五官,江天成只觉一盆凉水兜头浇了下来,他浑身开始发抖,脸色由于过于愤怒和难以置信更是胀得青紫,蓦地,江天成一把推开陈刚的手,怒喝道: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怎么可能是她?她可是——”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