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大才子袁枚的奇闻怪事:秘术钓鳖遇水怪;血玉葫芦、龙阳之癖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有清一代,浙江钱塘人袁枚何德何能被称为第一大才子

整个清王朝历时276年,共计科举考取进士26849人。袁枚24岁时就以2甲第5名的好成绩跻身进士行列——这不可谓不厉害!

然而,真正让他名扬天下、蜚声文坛的却是他的诗词歌赋和博学多才

当然,今天咱们要讲的可不是他的这些正史上早已耳熟能详的贡献;而是一些关于他的,绝少有人知道的奇闻怪谈

例如,他撰写的一本奇书《不夜侯闲谈录》里记载的一个渔夫用秘法钓大鳖,终于遭到反噬;袁枚以重金购得海外奇方培养血玉葫芦,一生只成功育出2只;已过花甲之年的袁枚还有“龙阳”之好,整天带着自己的小基友刘霞裳游山逛水,也不惧怕别人的指指点点……

乾隆14年(1749年),袁枚的父亲去世,他借此机会摆脱了官场的束缚。先是用300两文银购得一处废园(《红楼梦》中大观园的原型,曹雪芹的祖父所有),改名为“随园”。接着开始了他广邀天下名士,在此欣赏美女、品尝美酒、美食,品评天下美文的理想生活!

袁枚一生钟爱美食,他千方百计地搜寻美食食谱,结交了不少各地名厨。其中有一位名叫王小余的名厨,更是和袁枚结为知己,二人把普通的烹饪发展到如同治国、治民那样高度的“治菜”境界,一生不离不弃。

最终,袁枚成为“食圣”,这其中王小余居功甚伟。

除了名厨名士之外,袁枚还结识了不少民间的奇人异士。今天咱们要讲的这位传奇人物“张鱼狗”就是他在买菜时认识的一位民间“钓鳖”高手。

张鱼狗,原本是南京郊区五台山一带的贫贱渔民,打小连个像样的名字都没有。人们之所以喊他“鱼狗”,只是因为他水下功夫了得,钓鱼捕鱼从不空手。

但是,他还有一样特殊的本领却绝少人知

张鱼狗祖上曾经传下来一样秘方,专门用来钓鳖!世间有数的几个人才真正知道张鱼狗钓鳖的技术——那已经是到了神乎其技的地步,根本不是操钩弄饵的寻常手法,而是需要看时辰,相地形,焚香念咒,几近乎道的秘术

鱼狗本是一介“贱民”,却不料被名满天下的随园山人看重,并且经常邀他去园内喝酒聊天——这让张鱼狗十分感激。于是,他不但成为了随园的食材固定供应商,而且还把袁枚当成了无话不谈的过命兄弟!

就这样一来二去,终于在一场雪夜温酒野谈的小宴席上,张鱼狗当着袁枚和王小余二人的面,吐露出了他家族世代相传的终极秘密——当然,具体的咒语、秘药配方他可是打死都不肯讲的!

原来,貌似简单的“钓鳖”,要想百发百中、回回不空手,那也得有一套秘法绝招

鱼狗祖上传下来一整套“钓鳖”的秘术、法器,其中最重要的有一挂“龙尾钩”,可称得上是绝不轻易动用的家传重器!张鱼狗喝得醉醺醺的,眯着一双快被眼屎糊住了的小眼睛,嘴巴撇得像瓢一样,开始了他的吹嘘。

老实说,鱼狗从业30年来也只是动用过这件家传重器一回——其余的小鳖小龟,哪还用着它?差不多折一根红柳条子,挂上自己秘制的“勾魂饵”,无不手到擒来!

王小余听到这里有些不服气,就问起了老张这唯一的一次重器出手是因为啥呀?鱼狗这才收敛了狂态,使劲干了一杯老酒,勉强睁开老眼回忆起了那次惊心动魄的经历……

南京附近的渔民几乎都知道紫霞观后崖下的桃花潭里有大货——至于是鳖,是鱼,还是其它的水兽、水妖,那可就没有人能够说的准了!因为,过去上百年间,去尝试过的十几个高手都已经被深不见底的潭水吞噬掉了!

于是,那块面积不大的深潭就成了百姓们心目中的黑洞,哪怕是做梦都会被它吓得六魂无主,浑身冷汗。可就在那一年的初夏,鱼狗的老爹犯了“骨节瘿”(应该是现如今的风湿病)卧床不起,整天痛得茶饭不思,眼看着就只剩下一口气。

鱼狗拼尽了家底,整天往来于郎中医馆和药铺之间,不多日子可就家徒四壁,连米缸都要见底了。

最后时刻,张老头看见儿子愁得头发都白了一半,就流着泪劝阻他, “儿啊,算了吧,别再为我这把老骨头折腾了,就让我静静地走吧。这天底下哪有百年不散的宴席?你的孝心我看到了,我老头子也不能再拖累你们,不要再坏钞买药了……就是买了我也不会再喝!”

张鱼狗强忍着眼泪低头不语,却见老爹在床上又是一阵颤抖。他知道,那准是老爷子忍着又一阵剧痛不肯哼出声来。

“我儿只要别忘了每年的清明节到我坟上烧化几张纸钱,我也就心满意足了……”鱼狗闷哼了一声,装作生气的样子奔出屋外,却再也忍不住热泪滚滚。当天夜里,他就准备好全套用具奔向了桃花潭

自己一个大小伙子,为人子女,却只能看着老父亲身受煎熬而死,那还要这条贱命作何用?还不如闯一闯桃花潭这处龙潭虎穴,要么博一些银钱救命,要么就干脆把这无用之身扔在水里算了!

袁枚和王小余听到这里,无不暗自竖起大拇指,没想到这老货当年还真是有几根硬骨头

话说一路上张鱼狗不敢回头,唯恐破了家传的秘法;更不敢被别人发现自己的行踪……就这样捏着三炷清香径直赶往桃花潭边。

鱼狗到达潭边的时候,正是月亮西沉,潭水一面隐入黑影中,一面映射着昏暗的月光。放眼四周围,几十步开外已经是模模糊糊、人影难辨——正是家传秘法上所说的天地定省的阴阳交割之时。

这种时候,天地间的那些妖异、灵魅之辈才敢偷偷地出离巢穴,寻找灵气充足的地方,短暂地吸取、吐纳一番。

鱼狗不敢怠慢,赶忙按照秘诀巡香定位,找准了穴位;又赶紧穿上特制的蓑衣,带上垂草帽——浑身上下淋遍野猫尿(这玩意最阴,能够遮蔽人身体的阳气)。这才开始撒饵布钩,专等水货上门。

对于自己的秘制的饵料,鱼狗从没有怀疑过——那可是炒熟的胡麻子煨上香油,再按比例掺上最关键的焦烤燕子肉特制而成!别说是什么鱼鳖虾蟹,就算是东海老龙、深山野蛟来了,也包管它馋得涎水直流!

好不容易蹑手蹑脚地干完这一整套活计,张鱼狗赶忙寻了一株潭边的弯脖子老柳树,爬上树干,躲进茂密的枝叶中静候动静……

随着月色越来越昏暗,四周的水汽也越来越寒凉;远远的,江叉边传来几声夜鹭碎吟……这时候,夜风渐渐起来了, “刷拉拉”拂动潭边的野草、树叶……一切恍如梦境一般!

一阵风过,潭面上突然起了几圈涟漪——无声无息地晕开,轻轻地碰触到岸边的礁石又幻化出无数的月晕光影……

此时,躲在枝叶丛中的张鱼狗一颗心却是剧烈地跳动起来——他分明已经感觉到自己预先撒下的那些浮饵已经被水底什么东西给盯上了!作为这个百年世家的唯一传人,他自小练就的感觉怎么会出错呢?

看来,正主儿马上就会现身了,它目前只是试探,但绝对禁不住这一波诱惑!

张鱼狗手中的钓竿开始轻飘飘地滑动起来,这可不是打草惊蛇,而是一种有名堂的招法,名叫“蜻蜓蹬腿”,是模仿那些野生活物的技法。其目的是麻痹正主,让它感觉那只是水面的一只小飞虫而已……

这样做的另外一种效果,就是让粘固成团的秘药开始融化、散开,发挥它们的最大效果!

果然,潭面上陆续出现了几个鳖壳,大小不一,开始试探着靠近那些浮饵。 “这些小招还来试探你家张爷爷?我才不上当呢!”鱼狗稳如泰山,不为所动。

不大会儿,第一波试探之后,碗口般大小的鳖盖不见了……

随着水花轻轻泛开,向着月光的一边潭面上竟然出现了一两个锅盖大小的鳖壳——怪了,这么大的老东西也来试饵?单看这几只货色,那也不得有个四五十年以上的岁数?

究竟是什么怪物能够使唤得动这样大的老货?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