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闺蜜家借宿的那晚,她男友把我误认成女友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在闺蜜家借宿的那晚,我怎么也没想到她的二十四孝好男友居然会将我认成了她。

当晚我关灯准备入睡,突然一双手从我的身后握住我的前胸。

紧接着一阵热浪从我的耳后袭来:“宝贝,你真香……”

1

我叫文圆圆,是一名素描师。

平常我最大的爱好就是喜欢买彩票,而跟我有着相同的癖好的是我的好闺蜜杨雪如。

在珠海这个地方,人潮如海,每个人都是匆匆过客,所以在这寂寞的城市,有个惺惺相惜的朋友,也能算的上是一件慰藉人心的事。

那天接到杨雪如的电话,她电话里极其兴奋,她说自己终于订婚了,还有一个重要的好消息,她迫切的想要跟我分享,甚至邀请我去她的“新家”做客。

闺蜜的邀请自然是不能缺席,因为她是你在这陌生城市唯一能够点燃的暖心灯。

更何况杨雪如还是我的老同学,她长相甜美,身材匀称,虽然有时候喋喋不休但是性格却十分豪爽,我们之间十分投机,所以在大学时就是特别好的朋友,又因为同是啦啦队出身,被誉为啦啦队女神花。

我这喜欢买彩票的爱好就是跟她养成的,那时候我们手头拮据,很多时候都是合买,用杨雪如的话来说就是一人一半的运气合起来就是一整波好运,所以直到现在我们还依然保持这个习惯。

更让人难能可贵的是,毕业以后我跟杨雪如居然在一栋楼工作,所以我们十分珍惜彼此的友谊。

不过近期她恋爱了,我曾从她的形容中得知她的真命天子是个帅气多金的男人,但是这么久以来我一次也没见到。

这也不能怪她,她是做理财顾问的经常要出短差,每次联系都是匆匆的电话慰问,没想到她这默默的将自己的终身大事给定了。

周五下班我就按照杨雪如给我的地址上门了,可任凭我怎么敲门,里面都没有回应。

就在我以为跑错地方的时候,电话来了。

“圆圆,真不好意思,我今天有点晚,钥匙在门口的垫子下面,你先进门,我晚点回来。”杨雪如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这叫什么事儿啊?她可是真忙!

进了门,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简直是狗窝,没想到这么多年她这乱糟糟的毛病一点也没改。

我不禁摇了摇头开始卷起衣袖给她收拾,好不容易全部收拾完了,身上的汗浸湿了我的长裙。

看了看时间,杨雪如这会应该还在加班,于是便一头扎进了浴室。

可刚洗完,突然灯都灭了,我尖叫了一声后,发现原来是停电了,于是我裹着浴巾摸着黑准备回房间找手机。

谁知就在这时,我被一双大手从身后搂住,他弯下腰轻轻咬着我的耳朵:“宝贝,我回来了。”

他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脑袋朝后蹭着,随即他的一只手向我的浴巾下方神秘游走。

突如其来的包裹感,温热的贯穿我的全身,我不禁打了个激灵。

此时,正当我准备挣扎时,他捂着我嘴的手加大了力度,而身下的动作也越发大胆。

一时间我的胸口有种空荡荡的难受,连身体都不自觉的收缩了一下。

2

就在他准备深入探索时,四周的灯亮了。

当对面的镜子照出我被浴巾包裹着的丰满的身躯,男人明显身子颤抖了下。

见状我趁机气喘吁吁的用力将他推开,伴随着刚才的热烈,我脸颊一阵泛红,全身像是被火烧一般滚烫。

我低着头尴尬道:“小……雪还没有回来,我是她的闺蜜……”

未等我将话说完,男人冲着我温柔一笑:“我知道你是圆圆,不好意思刚刚冒犯你了,我叫陈凯,小雪的男友。”

我闻言慢慢的抬起头,眼前的男人五官立体,看起来阳光干净,还真是一张帅气的脸。

一时间我对刚刚的误会也没有那么介意,可能因为我是颜狗?

见我愣住,陈凯冲着我挠了挠头:“请原谅我的冲动,你可千万别告诉小雪,不然……”

“不然怎样?”我捂着浴巾脱口而出。

话音刚出,陈凯便朝我走近了一步,他俯身朝我的耳旁凑近:“不然她会笑话我的。”

温热的气息再次刺激着我的耳部,我不觉全身微酥,我抬起头正对陈凯的眼眸,此时他看着我的眼神多了些其他的色彩,他那双目直直的盯着我的丰满,眼底的期待出卖了他当下脸上的表情。

我不禁攥紧手中的浴巾,吞吞吐吐道:“不跟你说了,我要回去换衣服。”

说话间,我迅速转身,加快了回客房的步伐,可身后总感觉陈凯火辣的目光一直跟随着我。

到了房间,我大口喘着粗气,脑子里反复回荡着刚刚陈凯大手抚摸我的那一幕,不禁让我面部滚烫。

没过一会,我就听到关门的声音,透过门缝我看到杨雪如回来了,一进门陈凯就将她紧紧拥入怀里,下一秒直接朝她的丰满袭去。

可就在陈凯准备往下摸的时候,杨雪如一把咬住杨凯抚摸着她嘴唇的手指:“圆圆还在呢……”

说话间她朝房门走来,我立马转过身开始把玩着手机,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

听到脚步声,我猛一回头。

杨雪如冲上来将我一把抱住:“好姐妹,对不起哦,让你等这么久,今晚我下厨,给你整点好吃的。”

说着她将我拉了出来,指着陈凯道:“这就是我跟你说的真命天子,陈凯”

“我们刚刚已经认识过了。”陈凯说着眉眼带笑的朝我道:“是吧,圆圆。”

“额,对。”我说着不敢看他,转眼朝着厨房的方向:“小雪,我帮你吧。”

“不用,你坐着歇会。”杨雪如说着将我按在了沙发上,然后打开了电视。

我一想也是,即使再熟悉也是第一次上门做客,哪里轮得到我帮忙。

正想着,陈凯端着一杯刚沏好的茶朝我走来,我半起身准备接过陈凯手中的茶杯。

不料一个不留神,一不小心洒在了茶几上,陈凯见状立马朝我低声抱歉。

他一面俯身低头的跟我对不起,一面双手不停的朝我的胸脯而来,手心触摸中,我感到他有意的放慢了自己的手速。

被他这么一撩拨,我心里的像是被猫挠一样钻心的痒,瞬间脸颊泛红,不知所措。

我不禁全身一怔,但随即回过神来朝后退让了一步说着谢谢。

还好杨雪如过来了,她立马上前数落了一顿陈凯,然后拉着陈凯进了厨房。

饭桌上,陈凯有意无意的朝我看着,尤其是紧盯我的胸口,我被他看的小鹿乱撞。

我们两个的眼神还时不时不小心撞到一起,他的眼神暴烈,我看到时不禁慌乱的避开。

这种羞涩让我想起当年我第一次偷看心仪男生时的情形,我故作淡定的陪着杨雪如一杯接着一杯喝着。

本就不胜酒力的我,没几杯便觉得有些醉意,此时腹部有些酸胀,在尿意和酒精的刺激下越发的反胃。

我得去趟洗手间了,可刚起身我就感到头晕目眩,紧接着意识有些模糊。

走进洗手间,我感到胃里不停翻涌,冲着马桶就一阵狂呕,就在我摇摇晃晃站不住的时候,身后突然出现一股力量将我托住。

紧接着那双手开始缓慢有力的朝我的后背和肩胛骨抚摸,仿佛这股力量能减缓我胃里的不适。

随着那手划过我的腰肢,又轻轻的触摸我的臀部,然后划到我的大腿根部。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