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男催乳师:从业两年买房,高薪还能接触女客户,网友坐不住了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近年来,由于“三鹿奶粉”事件,让大家对市面上奶粉的质量问题越来越抱有怀疑。同时,随着生活水平和个人认知的提升,越来越多的宝妈开始选择母乳喂养。但许多人由于怀孕和坐月子期间营养摄入过剩,造成“堵奶”现象,这个时候,催奶师这个行业就应运而生。

催奶师大部分都是女性,但由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也有少部分男性开始从事这个之前甚至从未听说过的行业。

赣南就有一个小伙,无意中踏入了男催乳师这个行业,没想到却因此改变自己的命运,钱也挣到了,情商也提高了,就是经常抱怨身体受不了......

胡乐时年21岁,来自赣南农村,作为90后,那时候在农村还盛行“读书无用论”,寒窗十年,不如赶早打工挣钱,所以他初中没毕业就难道南方打工。

这么些年,胡乐当过保安,进过厂,还干了一段时间汽修学徒,可总觉得生活过得百无聊赖,挣不到钱不说,每天就像个工具人一样在狭小的工位机械式劳动,别说异性,整天连只母老鼠都看不到。



胡乐受够了这种一眼能够望到头的生活,干脆辞了工作,也不回家,而是在大城市过上了“三和大神”一般的躺平生活,饿了就吃,困了就睡,没事儿就在网吧上网,没钱了就去找日结零工,干一天可以玩三天。

这可急坏了胡乐的家人,他们还指望他打两年工挣点钱回去娶媳妇呢。胡乐的姐姐在一家家政公司当住家保姆,听说弟弟没有工作,不由得动了心思。

她所在的家政公司最近推出了新的岗位——男催乳师,年龄25岁以下,学历不限,面试通过后,由公司培训并安排业务,每小时薪水300-500元。

虽然待遇丰厚,但受限于严格的条件和人们的观念,虽然招聘信息贴出来一个多星期了,却没几个人来应聘。

胡乐的姐姐心想,这份工作虽然不怎么“光彩”,但回老家后只要不说出去,谁又会知道呢?弟弟现在是无业游民,能找份工作就不错了,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占便宜也是弟弟占别人的便宜。

想通了这点,她就打电话让弟弟赶紧过来面试。

胡乐接到电话后,虽然不想放弃目前悠闲的生活,但他从小到大最听姐姐的话,在姐姐的数落下,他也只能捏着鼻子同意了。

负责面试的是家政公司的王经理,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他对胡乐说,想当男催乳师只需要满足两个条件:

1.年龄20出头,五官端正,长相白净;

2.催乳这份工作也是“体力活”,必须要身强体壮。

胡乐21岁,虽然皮肤略黑但长相周正,从小在地里干农活也算是个精壮小伙,完美符合王经理的条件。

不过胡乐对这个此前听都没听过的工作却是满腹犹疑,他怯生生问道:“可是我既不会按摩也不懂手法,况且我一个大男人做这个总感觉怪怪的。”

王经理却意味深长地说道:“现在好多年轻的宝妈就喜欢异性催乳师,不仅力道大,还知情识趣呢,”说完,见胡乐仍然面露迟疑,就开始进行洗脑:“这是一个新兴的朝阳行业,前途光明,你想啊,我们的工作是让没有奶水的妈妈有奶水,让更多的孩子可以吃到母乳,这是一门神圣的职业,是在造福母亲群体和下一代。”



胡乐本来就才二十出头,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哪里经得起他这样“激励”,只觉得一阵气血上涌,迷迷糊糊就签下了劳动合同。

在培训中,胡乐发现,催乳师这个职业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大上,所谓催乳师,那只是高大上的叫法,其实应该叫通乳师,即通过绵柔的力道将结成块的母乳化掉。

至于力道的分寸,那可不是十天半月就能练会的,而是需要寒暑不辍学习三年五载才能小有所成。

不过王经理明显不会给那么多时间,胡乐只是培训了一个多星期,就被宣布“出师”了,因为订单实在是排不过来了。

李婷是一位80后宝妈,由于丈夫事业正处在上升期,因此直到三十多岁才选择要宝宝。生育后,她发现自己的奶水时断时续,根本不够宝宝吃,可自己却明显感觉到奶水有很多,胸前胀鼓鼓的,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是堵奶。

这样一直堵下去也不是办法,正在她烦闷之际,闺蜜推荐她找个催奶师试一下,并且现身说法自己当初也是堵奶,让催乳师按几次后就通奶了。

说到最后,闺蜜还神秘地对她说:“催乳师不仅力道大, 说不定还有意外惊喜哦。”

李婷现在正被堵奶弄得难受,也没空领会闺蜜话里的深意,按照联系方式打过去,付了定金就约了一次上门。

当胡乐剃了爽利的板寸头,穿着纯白色衬衣,拎着工具包来到客户家里,开门的那一刹那,他不禁惊呆了......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长相秀美的少妇,鹅蛋脸,约莫一米五八的样子,个子不高但身材丰满,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让人过目难忘。



而李婷望着门外年轻朝气,剑眉星目的胡乐也是不禁一怔,催乳师不都是大妈吗?没听说有男的啊,而且还是壮小伙儿。

“你好,请问这里是李婷女士家吗?我是预约上门的催乳师胡乐,这是我的工作证和健康证明,请您过目。”

清朗的声音,让李婷感觉脸上火辣辣,脑袋晕晕乎乎的,鬼使神差般将胡乐迎进门来,甚至都没顾得上打电话求证。

进了屋,验过了证件,胡乐柔声问道:“李婷女士,请问我们从哪里开始呢?”

是啊,从哪里开始呢?她本能想去卧室,因为那里更私密一些,但想到孩子就在客厅睡觉,在客厅的话醒了可以随时方面照顾,于是就说:“就在客厅吧。”

李婷平躺在沙发上,眼睛微闭,睫毛因紧张有些不自觉的颤动,她深吸一口气,想着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不应该还抱有几百年前的陈腐思想,这只是正常的接受服务而已。

可他等了半天,仍然不见有动静,于是悄悄睁开眼睛,发现胡乐正面红耳赤地望着她,木讷不言,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李婷见他一副初哥的样子,不禁被逗乐了,噗嗤一笑,说:“你比我小这么多,我就叫你小弟吧,小弟弟,别害怕,我又不是老虎,不会吃人,你就按照你学的来。”

李婷这一笑,如同春寒百花绽,让胡乐的脸更是红得像块布,他说了声“抱歉”,然后闭眼平复了一下心情,回想起培训时学的东西,慢慢伸出手,将李婷上衣的拉链缓缓拉开......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