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二把手叛逃,家人24人被枪毙,被30名特工追杀13年,裸死家中

分享至

本文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情节有润色,图片来源于网络,部分图片与文章内容无关,仅为配合写作效果;文章仅为警示世人,提醒大家勿忘历史,并无其他目的,请感性阅读,理性看待。

对于朝鲜,有一个词非常“时髦”——脱北者。


脱北者是对通过非正常渠道离开朝鲜到其他国家的朝鲜公民的称呼。


朝鲜官方认为脱北者是“叛国者”,而韩国官方则认为脱北者属于难民,并要求相关国家必须予以救援。


脱北者之所以成为一个专用词,就是因为这些年因各种原因逃离朝鲜的人太多了。


一般人逃离也就算了,1997年,时任韩国最高人民会议议长,朝鲜劳动党书记,被称之为朝鲜“第二把手”的黄长烨,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公然叛逃韩国,引发巨大的政治风波。



最高统帅金正日的家庭教师,朝鲜劳动党中央书记(副国级),还能在朝鲜受到什么委屈,以至于抛弃自己的祖国,叛逃至韩国呢?


况且,这么重要的人物叛逃,对于金正日的打击是巨大的。他势必会通过严厉的制裁手段,来制止这一叛国行为。


逃到韩国的黄长烨,随后接到了一个惊天噩耗——其家人24人被枪毙或投入监狱致死。


放着好好的“二把手”不当,是什么原因让黄长烨冒着全家被杀的风险,独自潜逃呢?


小编无意中看到了黄长烨的回忆录《我看到了历史的真谛》,才明白,身处高官显位的的他,为什么走上这么一条不归路。




高官变节,在北京与祖国朝鲜“拜拜”


和很多人少年吃苦,勇于拼搏,最终出人头地不同,黄长烨的家境殷实,这使得他接受了正规的教育,最终考入平壤商业学校,后又赴日本东京中央大学攻读法学专业。1946年底,黄长烨加入朝鲜劳动党,先后进入金日成综合大学、莫斯科大学深造,取得哲学博士学位。


回国后的黄长烨很快在政坛崭露头角,并成为金正日的秘书兼子女教师。之后更是当选为朝鲜最高人民会议议长与朝鲜劳动党书记。黄长烨还是朝鲜主体思想研究所的所长,从事着对朝鲜主体主义思想的研究,并对其不断加以发展完善,有着朝鲜“主体思想”的工程师的称号。


但是,在光显的政治外衣下,隐藏着的却是一颗逐渐躁动的叛逃之心。


1997年2月,黄长烨去日本出席讨论主体精神思想纲领的会议,回国途经北京时,和其副手一起向韩国驻华大使馆寻求政治庇护。


而此时,朝鲜大使馆等待着很多官员,准备迎接首长的视察;国内更是准备高级别的接风宴会,一些官员盯着刺骨的寒风,在火车站准备迎接回国的老领导。


但一列列火车驶来,独不见黄长烨代表团的身影。


朝鲜驻北京大使馆也感觉到了不妙。因为火车马上到了发车时间,但黄长烨连个影子都没看到。


他们立即派人寻找,并向我国相关门部打探消息,最终才知道,他们的老领导,早已躲进了韩国驻华大使馆。


国家二把手身在韩国驻华大使馆,朝鲜上下一致认为,肯定是韩国特务绑架了他们的思想领袖。于是,他们组织了诸多在京朝鲜留学生前往韩国大使馆进行示威,中国政府不得不出动了千名警员维持秩序,尽可能低不让半岛上的矛盾在我们的首都被激化。


最终,朝鲜当局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先是遣散了示威的学生,接着无奈地表示:变节者想走就走吧!


两个月后的4月20日,黄长烨与助手几经辗转,终于抵达韩国首尔国际机场。



时任韩国总统金泳三立即接见了他们,并承诺提供全天候的人身安全保护。


同时,韩国国家情报院则对他们进行了例行审查,不管怎么说,这么高级别的朝鲜官员叛逃到韩国,大部分人还是不敢相信的。吃不饱穿不暖的一般平民,逃跑是为了吃饱饭;犯有重罪的人逃跑,是为了保命。而整天锦衣玉食的高级领导跑了,一般人实在难以理解。



不过,既然到了韩国,就要做点大事。黄长烨在披露朝鲜政治内幕的同时,还出任了韩国国家情报院统一政策研究所的理事长。但这个“反朝英雄”可不只是为了高官利禄,因为那是曾经放弃的。他有着一个一般人做梦都不敢想的理想,他要成立流亡政府。于是,他带着这个想法,多次造访美国寻求新的庇护,并尝试建立、领导反朝的流亡者政府。


黄长烨在回忆录《我看到了历史的真谛》中,披露了自己叛逃的真正原因:


那次去日本,黄长烨带着一个大任务——向日本寻求粮食援助。但朝日关系并没有到兄弟相携的地步,这一请求自然在日本受到了无视。


其实,在出国之前,黄长烨已经不再是金正日的“亲密战友”,最高领袖的不信任和冷落,才是黄长烨最终选择叛逃的真正原因。早就惶惶不可终日,再加上这次无果的日本之行,不想回国受“最严厉的惩罚”的黄长烨,选择了在北京逃离自己的祖国。


是不是真的这样?


让我们从《我看到了历史的真谛》这本回忆录中,寻找一些蛛丝马迹,看看还有没有另外不为人知的原因。


饿殍遍地,但朝鲜最高领袖在干什么?


在书中,有这么一段话:


1995-1996年,朝鲜饿死150万人,军工部门技术最高超的工人也饿死超过2000人。然而金正日依然布置建造保存金日成的尸体的锦秀山纪念宫。
当听说没有粮食、牛羊吃草就可以生长时,金正日在全国发动造草运动:毁掉庄稼、种植草地,以便让饥饿的人们吃上牛羊。
我强烈地感觉到,北朝鲜的独裁极权肯定会终结。


就在这个时候,黄长烨被派往泰国和印度访问。黄长烨计划先坐火车去沈阳,然后再飞去泰国。



但金正日和他父亲不同,他不喜欢中国,非常忌讳朝鲜官员和中国领导人见面。自然,他看了黄长烨的计划报告,面色不悦。金正日把报告拍到桌案上,下了命令:不要途径中国了,直接从平壤坐飞机。


这个时候,黄长烨已经有了“不能再这样每天奉承金正日活下去了”的想法。


当时的朝鲜极缺粮食,但为了保证军队的给养,政府出了一个命令,每个官员都要去市场买粮食供应给部队。就连黄长烨这样的高级官员,都要去市场买200千克的粮食交给军队。



可想而知,国内的粮食如此紧缺,饿死的人会有多少!


“只要稍微离开平壤市中心,就能看到饿死的人,往郊外去,更是成堆的尸体。许多人跑到山涧水里捞鱼吃。”黄长烨在书中写道。


当时发生了一件大事:海滨的人捕鱼太多,导致附近海域鱼子都没了;人们又去深海捕,结果一次就淹死了数百人。


更多的老百姓养不起孩子,只好送人;送不出去的,那就等着饿死。


据朝鲜官方的说法,1995年共饿死五十万人,包括五万名党员,全年(11月中旬)已经饿死约100万人。就连军需工业这么重要的地方,技术最高超的工人也饿死了超过2000人。有一半的人,饿着肚子无法干活,只能躺着。


黄长烨认识到,官方说的自然灾害只是在推卸责任,民众遭受前所未有的苦难都是集权导致的,是金正日个人独裁的后果。


即使这样,金正日关心的只是父亲的尸体。他投入大批财力和物力建造宫殿保存金日成的尸体,外面饿殍遍地,偶像化金氏父子的工程却一刻不停。



黄长烨算了一下,这个工程耗资巨大,如果省下三分之的费用,都足够买200万吨玉米。这么多粮食,能救活多少人?


更荒唐的是,此时的金正日完全不顾百姓的死活,竟然听从当时驻瑞士大使建议,全国总动员,将种了庄稼的地毁掉种草,说是要让人民都吃上肉。作为国际书记,黄长烨当时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去各国的大使馆串门,寻求得到更多的草种子。


金正日有一次出门,看到很多人用自行车带着女孩子去找粮食。他立即下令制止,理由是“讨厌看到女孩坐在自行车后面,不符合朝鲜的风俗”。



这种情况多了,黄长烨感到很痛心。一个国家领袖,不关心人民的死活,却注意这些鸡毛蒜皮的所谓风俗,这传出去,真是贻笑大方。他高高在上,不知道朝鲜民间流传的一句话:“一等良心的人95年饿死了,二等良心的人96年饿死了,三等良心的人97年会饿死,那之后,只剩骗子还活着。”


更瘆人的是,市场上竟然出现了卖人肉的肉铺!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