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说我便宜没好货,新婚夜在婚床铺白布验证,结局让她后悔莫及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老公有处女情结,恋爱五年,我也一直守身如玉。

新婚当晚,婆婆在大红婚床上铺上了一条醒目的白布验证,

可完事后老公却并没有看见落红,

婆婆一家都在说我便宜没好货,

没给我任何反抗和解释的机会,就把我赶出了家门。

01

我和老公是大学同学,恋爱五年,终于上岸。

婚宴结束,我都累瘫了,衣服鞋子也没脱,就倒在床上睡了。

老公喝了点酒,进来就往我身上扑。



“老婆,我等这天等了太久了,我快憋不住了。”

“活该,谁叫你憋着了。”

我娇媚的笑着,用力拧了一下他的耳朵。

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我们俩虽然恋爱五年,可是这五年从未越雷池半步,最多就是接个吻而已。

闺蜜经常调侃我,让我试试他,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

她说,婚前最好能试一下两个人哪方面是否和谐。

还说这样,才会有真的幸福。

他坚决反对,说他的家庭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家庭,他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男人,希望能够把彼此最美好的一晚,留到洞房花烛,最神圣的那一刻。

如今,就是他说的那个最神圣的时刻。

他喝了酒,着急忙慌的就要开始,刚把我上面的红色敬酒服退了,我婆婆就突然闯进来了。

我吓得扯过大红的喜被盖着自己,羞得都不敢看她。

“还害羞了,妈是过来人,什么没见过,不用害羞,都是女人。小茹,你起来一下,我帮你铺一下床。”

“喔。”

我赶紧站起来,老公抱着我,站一边,看着他妈拿出了一条三米长,一米多宽的丝绸白布铺在了我们婚床的正中间。

02

“好了,妈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早点休息。”

婆婆把白布摆放整齐后,就笑嘻嘻地出门了。

红彤彤的床单上,放着一条白色的丝绸布,显得格外突兀。

“老公,这弄条白布是什么习俗?”我不解的问着。

“这是洞房的仪式感。”

“仪式感?”

我更加疑惑了,摆块白布该不会是像古代一样测试女人是不是贞洁的吧?

老公没给我机会多想,就迫不及待地抱起我放到了床上。

“老婆,你好美。”

“你是我最爱的宝贝。”

他的甜言蜜语,伴随了整个洞房的过程。

虽然过程有点曲折,但最后还是顺利完成。

初体验,说实在的,并没有闺蜜说得那种飞升云端的感觉。

可能,是我太累了,没有精力去体验。

也许他是第一次,没经验,下次可能会更好。

然而,当我刚想闭眼,好好睡一觉的时候,我老公突然把我从床上拉了下去,我直接就摔在了地上。

“杨帆,你干嘛?”

我气急败坏的冲他喊着。

他却拿着那块白布,一寸一寸的寻找着,像在找什么宝贝一样。

白布上好像没找到他想找的东西,他又去床上找。

房间的灯已经够亮了,他还要用手机的手电筒照。

“你到底在找什么?”我气急了,抢了他的手机。

他甩手就给了我一耳光,啪的一下,打得我两眼直冒金星。

“刘小茹,你不是处女,你背着我和谁有过?你个贱货,亏我把你当宝贝,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03

我被他打懵了,脑子里嗡嗡作响,完全不知所措。

很快,我婆婆公公都推门闯了进来。

他们捡起地上的白布看了一眼,对我的客气随和,也因为没看见了他们想看见的落红,而瞬间变脸。



“不知廉耻的下贱东西,你这是骗婚你知道吗?”

“滚,从我家滚出去。”

“妈早跟你说了,这便宜货儿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都不知道是几手货了,你就是不听我的,现在相信了吧?”

我在完全没有任何反抗和解释的机会,就被赶出了家门,身上就穿了一套纯棉的睡衣,连鞋子都只穿了一只。

深秋的夜里,风冷得刺骨,还夹杂着零星的小雨,更是冷得我瑟瑟发抖。

我敲着他们家院门,苦苦哀求。

“老公,你把门打开,外面好冷,你让我进去,我跟你解释。”

“我只有你一个男朋友,我没有别的男人,你相信我。”

“我们在一起五年,你不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你怎么可以这么侮辱我?”

即便我喊破了嗓子,他也没有给我开门。

一家人,还把灯全部关了。

这里是他的老家,我在这个村里人生地不熟。

我尊重他,答应他先在他们老家摆喜宴,再去几百公里外我家摆酒。

婚礼结束,我爸妈,我哥,我闺蜜,都走了。

现在这里就剩下我一个人,我以为他是我最坚实的依靠。

没想到,他却亲手把我赶出来,把我丢在黑灯瞎火的乡下,自生自灭。

雨,越下越大。

我缩在墙角,冻得瑟瑟发抖。

我想不通,他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五年了,我听他的话,守身如玉。

追我的男人很多,比他条件好的也很多,我连别的男人手都没碰过,看都没多看一眼。

他说家里困难,我连彩礼都没要。

在城里的婚房是我们俩一起凑钱付的首付,装修的钱都是我爸妈给的钱,最后我在他爸妈眼里变成了破烂,便宜货。

我爸妈把他当亲儿子对待,对他比对我好,到最后却因为我没有所谓的落红,就判定我不忠,下贱,不要脸,新婚夜把我赶了出来。

04

五年的付出,狗屁的忠贞,其实都只不过是一场自欺欺人的笑话。

那天晚上,是我人生之中最耻辱的一晚,也是终生难忘的一晚。

我光着脚,淋着雨,踩在村里的泥巴地里,跌跌撞撞敲开了几百米外的邻居家门。

那家的阿姨白天刚喝过我们的喜酒,看到我被赶出来,震惊不已,拉着我进屋,给了我一双鞋子穿,还给我拿了一件外套。

她让我住她家,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怕打扰到她,只借了手机给闺蜜打电话,打完电话我就走了。

一个人躲在村口的大树下,坐了整整一夜。

闺蜜刘云是连夜开车赶过来的,看到我一身狼狈什么也没问,就抱住了我,把我扶上了车。

“渣男早就该让他去死。”

我得了一场重感冒了,发烧,无力,头疼欲裂,感觉像要死了一样。

晚上睡觉,梦里都是白布,成千上万条白布密密麻麻的把我包裹起来,紧紧缠着我,勒得我喘不过气来。

王城这都不放过我,还带着他爸妈找到我父母撒泼耍赖,说我们骗婚,逼我离婚,还要我赔偿他们精神损失费。

我爸妈被气得差点心脏病发,给我打电话。

我拖着生病的身体,往家赶。

闺蜜怕我出事,从医院往我家赶。

她给我打电话,我没接。

她又给我发语音:“小茹,你要冷静,千万不要干傻事,你等着我,我马上到,你让我来收拾他。”

我没回复她,我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弄死王城,弄死这个把我当傻子一样耍了五年的虚伪恶心的男人。

我路过卖活禽的档口,我买了十只鸡。

不要鸡,只要血。

05

我赶到父母家的时候,王城和我妈打起来了。

她妈揪着我妈的头发在那儿骂:“不要脸的妈,生出来一个不要脸的女儿。”

王城不仅没阻止,还拉偏架,拉着我爸,不让我爸帮忙。

我脑子嗡嗡的,气不打一处来,冲出去给了王城一巴掌。



把手里拧着的鸡血,泼了他一脸。

“不是喜欢血吗?我送给你。”

王城被我淋了满头血,整个人都懵了。

她妈妈吓死了,惊声尖叫。

“杀人了,杀人了。”

就这样,邻居报了警。

我爸身体不适,我妈在家陪他。

我跟民警走了。

她妈到了派出所,也是一副蛮不讲理,撒泼耍横的模样,一直喊冤。

但她说得那些话,民警都听不下去了,尤其女民警,被她气得都要吐血了。

最后还是一位年纪稍大的女警官出面,猛的一拍桌子把她给震住了。

“这里是派出所,不是你撒泼打滚的地方,再撒泼耍横,就告你妨碍公务,先拘你三天。”

一听说要坐牢,老太婆马上老实了。

女民警才可是教育了。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法律都没规定,结婚非得是第一次。”

“可是我儿子是第一次。”老太太理直气壮的说着。

“你有证据吗?怎么证明呀?”

“我从小就教育我儿子,不能乱搞男女关系,结婚前不能乱来,我儿子他很听我的话。”老太太十分骄傲的说着。

“呵呵!是挺听话的,这年代了居然还有人拿这个说事。”女民警意味深长的看了王城一眼,下意识问了句。

“你是大学毕业?”

“是。”

王城低着头,应了一声。

“你和你妈是一样的想法吗?”女民警没好气的问着。

他没吭声,她妈着急的喊着:“我的想法,就是他的想法。”

我坐在一边,身体很不舒服,没力气吵,但竭尽全力的挺着,不让自己倒下,就那么目光直直的盯着王城。

06

这就是我选的负责任的老实人。

别人都不看好这段感情的时候,我一直坚信我的选择。

我包容他,接受他的小气,固执,古板,我只要他对我好。

我想证明,我的选择没错。

所以,老天用现实给了我狠狠一巴掌。

“女人有层膜可以证明,男人怎么证明?擦枪都会走火,对不对?小茹跟你儿子五年了,一个女人有几个五年,她没找你们要青春损失费,你们也好意思找人家?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王城,你根本就不是个男人。”

闺蜜知道我们到派出所了,直接又杀到派出所来了,直接把一张检查报告拍在了桌子上。

“王城,你给我看清楚,她跟你结婚了,跟你洞房了,你说她不是第一次,你把她大半夜从家里赶出去,让她大半夜在外面淋了一夜的雨。可是,这是小茹昨天去我那儿,我给她做的检查。你看清楚了,你想要的那层膜还在,完好无损。”

刘云的话,让王城猛的一怔,抓起报告仔细看着,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这,这是真的吗?”他激动的抓着我,问我。

我在他眼中,看到了惊喜。

好讽刺的惊喜。

07

“当然是真的,你可以拿到任何地方去鉴定,我对这份报告负全部责任。王城是你没用,你不行,你不配当男人,更配不上小茹。”刘云把我拦在身后护着,愤怒的吐了他一脸口水。

“你干什么?你个臭丫头,你敢吐我儿子口水,我打死你。”老太泼气急败坏要打刘云,民警拦下来。

王城面子上挂不住,着急的在和解书上签字,但我却并不打算签字。



“我要告她们,恶意诋毁我的名声,故意伤害殴打辱骂我的父母,我还要离婚,现在马上就离。”

“小茹,我错了,我给你道歉,我不离婚,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王城看了那份报告后,又扑通一下跪在我脚下求我原谅。

老太婆见他儿子给我跪下了,也跟着跪下了。

“都是我这个老太婆的错,你原谅我儿子,你要打要骂都随你。”

“放开我。”

我狠狠一脚踹开了王城,气血攻心差点晕倒。

刘云即使扶住了我,也帮着我踹了王城好几脚。

“小茹,律师我都给你找好了,他不离婚可以,我们就告他,让他公司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货色,还要让所有姐妹知道,他这种人渣毒瘤的存在,让他一辈子讨不到老婆。”刘云是故意放狠话,故意威胁他的。

08

这一招,果然奏效。

王城乖乖地松了手。

“离婚可以,房子给你,但是请你不要告我,不要让这件事捅到公司。”

刘云陪着我,在民政局下班前赶了过去。

那里的工作人员,一听到我的情况后,都用着奇葩的眼神看着王城,没有财产分割疑问,没有子女,手续简单马上就给办理了。

从结婚证到离婚证,喜糖我都没来得及发出去, 就离了。

我知道,我必定会成为很多人嘴里茶余饭后闲谈的笑柄。

可是,错了,就要知错,要改,要止损。

我不会再因为怕别人笑话,再去自欺欺人了。

我和刘云从民政局出来,看到她妈妈追在他屁股后面跑,一边跑一边喊着。

“儿子,你别怕,妈手里专门给你准备了五十万的彩礼钱,肯定能给你找个比刘小茹漂亮的媳妇儿,我跟你说她那个什么报告肯定是假的,妈这次给你找个真的黄花闺女。”

五十万彩礼。

黄花大闺女。

真是太可笑,太讽刺了。

我和他儿子结婚,她每天都诉苦说家里穷,没钱,一分彩礼都拿不出。

原来是觉得,她不值。

她不是她眼中的黄花大闺女。

“这老太婆把自己儿子都快养成公公了,还想要黄花大闺女,真是做梦。小茹,恭喜你,终于解脱了。”刘云伸手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趴在她肩膀上,委屈的哭了起来。

“刘云,我是不是很蠢,很傻?”

“不是,你是太善良。”

刘云帮我擦干眼泪,挽着我的手扶我上车。

“走吧,我送你回家。”

09

爸妈知道我把婚离了,虽然有点难受,但也没怪我。

我爸还给我道歉:“女儿,是爸爸不好,爸爸没帮你把好关。”

我听到她这么说,哭得更凶了。

明明是我,非要选王城,绝食逼她们同意。

她们是因为我喜欢,所以才对王城好。

可是她们的善良,妥协,并没能换来我婚姻的圆满。



“好了,不哭了,离开渣男是好事,我们应该开心,好好庆祝一下。老头子,今天准你喝点酒。”

“好,今天开心都喝点。”

那天我们一家三口,举杯庆祝的时候,我爸很慎重的跟我说。

“小茹,以后爸爸妈妈不催你结婚了,你不想结婚,爸妈也不逼你,你陪着爸妈也挺好的,只要你好,比什么都好。”

“对,只要你好,我们就好。”

我爸我妈说这话的时候,眼眶都红了。

很庆幸,很感激,即便我什么都没有,即便这世上没人爱我,我也还要明事理,爱我,护我的父母。

离婚的第五天下午下班,我去我和王城的婚房收拾东西。

房子我已经挂在中介,准备卖掉了。

我刚准备输入密码开锁,门从里面打开了。

王城从里面出来了,他看到我满脸惊喜。

“小茹,你来了。我等你几天,你终于来了,快进来。”

他一边说,一边拉着我进屋。

她下意识后退,躲着他。

“你等我干什么?你别拉我,放开我。”

“你进来,进来我们慢慢聊。”他急切的暴力拽着我进屋。

“放开我,我没什么要跟你聊的。”

“你不是说你是处女吗?我要再验证一次,就一次。”他恬不知耻的说着。

“放开我,救命,救命。”我意识到他发疯了,大声的呼救。

“别喊。”

他迅速捂着我的嘴巴,勒着我的脖子把我拖进了屋内。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