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朝鲜两名军政高层欲发动兵变,为张成泽报仇,结局如何?

分享至

(本文根据外媒信息编写而成,含有部分传闻和虚构,请理性阅读)

1

2013年12月8日,朝鲜原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最高领导金正恩的姑父张成泽在劳动党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现场被带走,不久,以“阴谋颠覆国家罪”被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终年67岁。

张成泽被处死后,朝鲜最高层旋即对张成泽的亲信与心腹进行全面肃清,一大批军界政界人士被处死。同时朝鲜高层也发出通告,鼓励广大干部勇敢揭发与张成泽有联系的各级官员。

在此背景下,两个月后,朝鲜劳动党副部长朴春弘举报了劳动党另一副部长梁靑松,朴春弘在这封写给最高层的实名举报信里,详细记叙了梁青松是如何受到张成泽的提拔,一步一步从一个小城的市委书记爬到中央高层的。

接到举报信后,朝鲜高层立即对梁青松展开调查,经查实,内容属实,不久,梁青松被处决。

朴春弘因举报有功,被提拔为朝鲜劳动党部长,并兼任人民军联合参谋部部长。

一时间朴春弘变得位高权重。

2014年年底一天,朴春弘接到一份秘密举报,言及驻扎在咸镜北道的人民军第七军团可能秘密叛逃,兵团政委李镇勇涉嫌参与其中,希望高层能派人下来调查。

朴春弘对着这份绝密举报信整整思考了三天,他调查了第七军团政委李镇勇的资料,突然高兴起来。

2

为解决国内饥荒问题,多年来,朝鲜都是允许军队从事经商活动的,但2012年,金家第三代上台后,为了加强中央对于国内各类资源的掌控能力,便将地方军队经商政策收缩了。

这项政策触及了军队的利益。许多军官自然就不干了,尤其是第七兵团。

一开始他们之间官官相护,互相勾结,向朝鲜当局隐瞒相关情况,但很快这一伎俩就被上面清查了出来。

眼看纸包不住火,第七军团的高级军官开始考虑下一步退路,思来想去,最后决定叛逃。

有了这个计划后,高层领导开始鼓动军团团级以上军官,依靠着人数优势逃往中国境内,并转往韩国。在这一鼓动之下,军官们纷纷响应。

当时时任朝鲜第七军团的政委叫李镇勇。他开始与韩国方面接触,谋求叛逃后的退路,同时,他还集结了第七军团内团级以上的干部,制定了详细的叛逃计划。

朝鲜人民军跟中国解放军一样,实行的也是双首长制,比如军事长官和政委,简单点说就是军事长官管军事,政委管“生活”。

但是当时朝鲜人民军第七军团偏偏不是这样。政委李镇勇在第七军团一手遮天,新来的军团长金成松初来乍到,还无法掌控整个第七军团,而第七军团的军官几乎都是政委一手提拔起来的,政委在第七军团盘子扎得深,所以他说话好使。

李镇勇不光玩转第七军团,他还与驻地咸镜北道的书记(相当于省委书记)结成了利益同盟。

韩国军方反馈过来消息:韩国时任总统朴谨惠承诺必要时派兵接应。

一切就绪,只差行动。

但他的计划还是被军团长金成松觉察了。

金成松才调到军团不久,在军团内部没有根基与人脉。军团的许多中层军官也不怎么和他亲近。不过,这样也为他远距离观察第七军团提供了一个契机。

尤其是,他注意到最近几天,政委李镇勇经常召集军团中层以上军官去他办公室开会,一开就是几个小时。这让金成松很纳闷:军团里还有什么事是要瞒着他这个军团长的?

于是,借一次吃饭之际,他向一个名叫沈方华的中层军官打听情况。沈方华支支吾吾,不肯说。

金成松在部队任职多年,他意识到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他开始警惕与留意起来。

有一次他在办公楼卫生间上厕所时,无意中听到两个军官在抽烟说笑。一个军官对另一个军官说,等去了“那边”,就不用再抽这种劣质烟了。

听到这,金成松大惊失色,去“那边”?“那边”是“哪边”?难道是“南边”?

金成松再次找到沈方华,对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在他软硬兼施下,沈方华终于道出了李镇勇要带领军团叛逃的真相。

金成松听罢,顿时目瞪口呆。

沈方华哀求说,他也不愿意参加叛逃,因为这事成功的机率太小,一旦失败,不仅是他,他全家人都得跟着遭殃。

金成松冷静下来后,劝慰沈方华,现在戴罪立功还得得及。

之后,金成松立即将此信息写成绝密报告寄给了朝鲜军方高层那里。

而这份秘密举报被朴春弘截获。

3

朴春弘立即赶到了第七军团驻地。单独约见了政委李镇勇,并将那份绝密举报信给他看。李镇勇看罢大惊失色,辩解这是别人的诬陷。

朴春弘说,“要是这样,那没什么好聊了,我直接将报告交给最高领导了。”

听到这,李镇勇吓得立即跪在地上,拼命磕头,他说:“请长官饶我一命,我知道您肯定是想救我,不然您不会跑到这里来。”

“你还不笨,”朴春弘点点头说,“不过,你都准备拎着脑袋干事了,何不将事情弄大点?”

“事情弄大点?”李镇勇诧异起来,过了一会,颤抖着说,“您是说……发动政变?”

朴春弘点点头。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