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者自述:迪拜就是第二个缅北,周围沙漠就是乱葬岗,白骨无数

分享至

迪拜,一个披着黄金圣衣的人间地狱!

你想象不到的恶,这里都有。

作为一名顶尖外科手术医生,我去过哪里,而我也差点成为迪拜沙漠下的一具白骨。



由于缅北事件,网上对东南亚可谓是一片骂声,恨不得将那帮人的祖坟给刨出来吐口水。

嘎腰子,卖器官,人口买卖,电诈,情色等等。

听起来每一样都令人发指。

因为这里的受害者大多数是我们中国人,或者说是华人。

然而,你们不知道的是,这个世界还有另外一个地方比缅北更加地狱。

这个地方便是迪拜!

一个在我们中国互联网上被黄金粉饰的富豪城市。

让我们中国无数的少男都为之崇拜,梦想发财的地方,让无数少女做梦都想嫁给迪拜土豪。

很多人以为,迪拜是一座土豪城市,这里的有钱人到处都是,香车美女,黄金白银。

哪怕来这里要饭一年,也比在国内打工十年强。

然而你们真的来过迪拜吗,这里真的如你们想象中人间天堂,奢侈国度?

作为从迪拜回来的海外华人,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们。

这里是人间地狱,是绝大多数华人的人间地狱。

在这里受害的华人比缅北还要惨烈!

这里是第二个妙瓦底!



接下来,我为大家说一下我在迪拜的所经历的一切。

希望更多的中国人能够以此作为紧戒,不要轻易的相信互联网上包装出来的东西。

我是一名外科手术医生,手艺算得上是全球二流的存在。

2019年,我移民德国,为了获得更多的福利和机会,我改了国籍,加入德国国籍,并且在德国的一家医美医院工作。

我的薪资收入还算不错,一年各种福利算下来差不多接近五十万欧元。

在这里除了工作上不准出现错误以外,其他的方面不要太轻松。

那段时间,我家里出现了经济危机,父亲的公司倒闭背负巨额债务。

母亲打电话过来问我有没有钱,父亲被债主逼得快要跳楼了。

作为他们唯一的儿子,我自然要挺身而出,可我身上的存款勉强只能填补父亲一半的债务窟窿。

在我着急用钱之际,跟我一样是海外华人的一位同事介绍我去迪拜工作。

在那里做有钱人的私人医生。

工作内容比这里还要轻松,年薪是这里的十倍还不止。

他说他有认识的人,只要我愿意,可以随时带我过去。

我当时没有犹豫,花了接近一个月的时间从德国辞职,然后和这位同事一起前往迪拜。

坐在前往迪拜的飞机上,我脑海里在不断的憧憬着未来。

在我的固有印象里,迪拜,是一个遍地都是黄金的地方。

在这里当乞丐比在国内当一些小老板还要赚钱。

很快,飞机到站,让我没想到在机场迎接我的居然是个华人。

当时我有点纳闷,因为我是来这里给迪拜的那些土豪们当私人医生的,并不是给华人当私人医生。

而且,这人的身后还站着七八个外国人,这些人都不是华人,看上去像印度人和菲律宾人。

旁边的同事给我介绍,这位是孙总,是迪拜这边华人医生的代理人。

他会给我们介绍一些当地的土豪,只要我有能力,一个人给十位迪拜土豪当私人医生都没有问题。

我跟那位孙总握手寒暄了几句。

“你们从德国远道而来累了吧,我已经给你们订了洗尘酒。”

“孙总,这几位都是您的同事吗?”我指了指他身后的那帮外国人。

这些人的腰间都鼓鼓囊囊的,看上去像是一把枪别在那里。

“哦,他们都是我雇佣的保镖,迪拜这边的治安效果不是太好,尤其是晚上比较危险。”孙总十分和善的笑着跟我解释。

我那同事也跟着附和:“迪拜这边的有钱人都会带保镖的,你以后在这边住时间长了就明白了。”

“孙总是这边华人当中混的比较好的,有孙总在安全问题不必担心。”

我心里有点慌慌的,毕竟一个人人生地不熟。

就这样,我们上了孙总的宾利豪车。

车上,孙总跟我简单介绍了一下这边的行情:“林医生,我跟你简单说一下。”

“迪拜这边的土豪们每一个月都会给自己体检一次,这个你不要担心,我们有全世界最先进的医疗仪器。”

“对于我们来说真正赚钱的是给那些土豪们做手术,一些特殊的手术,毕竟有钱人嘛,自然想让自己活的更久一点。”

对于孙总所说的话我能够理解,因为我在德国也为很多有钱人服务过,做一些肾脏或者骨髓移植手术是常见的。

后来我改行去做医美,也基本上就是为那些有钱的女人服务。

一路上孙总又给我介绍,迪拜这边大约有三四十万华人。

这边有四大园区,凤凰园区,永利园区,dip园区和绿洲园区,每个园区都有很多华人。

另外迪拜龙城基本上算是华人的聚集地。



来到了饭店,吃饭的时候孙总跟我大致说了一下收入分配问题。

客户由他来介绍,给一位富豪当私人医生年薪差不多一百万美金,另外如果有手术的话,钱另算。

他们要在中间拿抽成,差不多三成佣金。

吃完饭后,孙总又开车带我们去逛了逛。

之后,他带我和同事来到一家豪华的酒店。

临走前他留下来两个保镖和我同住一个房间,而我的同事则被安排在另外一个房间。

当时我还觉得孙总这人挺好,各方面都照顾得很周到。

第二天上午醒来,发现我随身携带的东西都不见了,手机护照什么的都没了。

就在我翻遍整个房间寻找的时候,孙总推门进来了。

“林医生,昨晚休息的还好吗。”孙总还是那副和煦的笑容。

“休息得还好,不过,孙总你的人好像拿走了我的手机和护照。

他们拿走我的钱,我不计较,可是拿走我的护照......”

孙总走过来搭着我的肩膀:“你的手机和护照在我这里,我这里来活了,有个富豪要移植器官,麻烦跟我去露一手。”

我当时感觉气氛不对劲,我刚准备叫他把护照还给我,两个枪口对准了我的脑袋。

“走吧,林医生,富豪们的时间是很宝贵的,我们不能让他们久等。”

这一刻我的心都凉了,这才意识到自己掉进了陷阱里面。

我恐惧的浑身冰寒,两条腿不受控制的打颤。

两个菲律宾保镖直接架着我离开酒店上了车。

他们将我的双手反手捆绑,然后又用一条黑布蒙住我的眼睛。

我被人绑架了!

等他们摘掉我眼上的黑布,看着眼前血淋淋的场景我瞬间崩溃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