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副国级高官叛逃脱北,揭露金家秘事:酒池肉林、80万买轩尼诗

分享至

1997年1月30日上午,一名身着考究羊绒大衣,头戴鸭舌帽的老人,顶着烈烈寒风,在一群人簇拥下来到北京最热闹的王府井附近,他似乎对眼前的一切都感到好奇,不断在人群中穿梭,眼睛四处打量着。

“我想给妻子和孩子们买点东西,到前面的百货商店里逛逛。”

留下这句话后,老人只带了一名随从,迅速跟着人流走进百货商场,其他人则留在门口等待。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时间一点点过去,可还是不见老人出来,门口等待的人慌作一团,纷纷打电话向上级报告此事。



然而,此时他们着急寻找的老人,已经在那唯一一名年轻人的陪同下,走进位于北京的韩国驻华领事馆。

半个小时之后,朝鲜政府收到韩国大使馆的通报:一名朝鲜高级官员正式确认脱北,来到领事馆寻求政治庇护。

这名朝鲜高官究竟是何身份?又为什么毫无征兆的出现在韩国大使馆呢?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根据韩国大使馆的紧急调查,这名七十多岁的老人名叫黄长烨,陪同他一起前来的是他的随从,名叫金德洪,两人均是土生土长的朝鲜人,尤其是黄长烨,在朝鲜政府担任要职。



仅仅过了六个小时,韩国政府对外宣布:无条件接受黄长烨和金德洪的逃亡,将对他们提供一切有必要的庇护。

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朝鲜政府耳中,他们不甘示弱,随即对外宣称:黄长烨并非脱北叛逃,而是被韩国政府绑架了。

至此,这两个宿敌一般的国家开始了新一轮的拉锯战,朝鲜不断要求韩国交出黄长烨和随从,否则不能保证不采取强制手段,朝鲜政府甚至命令长期潜伏在中国的特工人员,埋伏在韩国大使馆附近,伺机击毙黄长烨他们二人。

那么,这个黄长烨身上究竟藏了多少秘密,让朝鲜当局不惜付出巨大的代价,也要将其置于死地呢?

据调查,黄长烨出生于1923年,叛逃时任朝鲜最高人民会议议长,是所有脱北者中官职最高的一位。

他曾经是朝鲜最高学府金日成综合大学的校长,金正日和其胞妹金敬姬都是他的学生,其地位之高可见一斑。



在金日成执政期间,他曾经兼任朝鲜劳动党中央书记,组织参与了朝鲜治国方针与主体思想的制定。

“领导人是头,党是躯干,人民是手足,躯干和手足应该听从领导指挥。”这样的理论就是他提出并整理的。

这样一个朝鲜政府的关键人物,其重要性可想而知,他手中掌握着大量朝鲜政府内部甚至金氏家族祖孙三代的秘密,难怪他的叛逃能引起朝鲜当局的极大愤慨和恐慌,甚至不惜将其杀之而后快。

朝鲜是世界上最神秘的国家之一,多年来他闭关锁国,其政治方针和治国纲要饱受争议,于是产生了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脱北者。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朝鲜国内发生大面积饥荒,导致社会动荡,流民众多,为了活命,很多流民逃荒至国家边境线附近,脱北者的数量越来越多,到了1999年,达到了顶峰时期的2952名,他们大多逃往韩国求生。

而说到黄长烨的脱北叛逃行为,与那时的饥荒灾害脱不了干系。

1994年,金日成逝世,朝鲜举国上下哀嚎一片,同年,金氏家族第二代领导人金正日上台执政,当时朝鲜饱受内忧外患困扰,韩国对其虎视眈眈,而国家内部因为百年一遇的洪涝灾害,庄稼颗粒无收,经济严重倒退,很快出现饿死人的情况。

然而就在这食不果腹的关键时刻,朝鲜却为了庆祝金正日的生日而召开游行、庆祝会,处处饿着肚子高唱赞歌,黄长烨为此公开表达过不满。







他认为,在金氏家族的统治下,人民日子艰难,领导者却为了巩固手中的权力大搞个人崇拜,劳民伤财,实属不该。

此外,黄长烨还私下表示,反对这种家族世袭制度,但他却被有心人利用,告状告到了金正日面前。

为此,黄长烨在朝鲜官场中很不受待见,他担心自己早晚会被肃清,于是逃亡的念头或许从那时候起,就已经深植于脑海。



在度过四面楚歌的两年后,1997年年初,金正日交给黄长烨一个艰巨的绝密任务,然而,这也成了他下定决心冒死叛逃的导火索。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