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假期,我在小山村的山洞里有了荒唐的第一次······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大学生爱上了小山村的有夫之妇,那个女人命苦自家的男人不行。

为了不让她自杀,我只好帮助她。

那大约是20年前的事了,我爱上了一个小山村里的有夫之妇。

大一那年,五一放假,父母都在外地打工,我就没了去处。

五一前,小姑打来电话,邀请我去她家里玩。

小姑嫁给了一个大山里的养蜂人,小姑父家住在秦岭深处的一座的小山村。

坐火车到了当地县城后,小姑父已经早早等在了车站外。

那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去那么偏远的地方,但小山村里清幽宁静,与世隔绝,一到了那里,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到了小山村的第二天,一大早的天还没大亮,我就听见院子外传来了一阵紧似一阵的敲门声。

躺在床上,我侧耳倾听着院子里的声音。

敲门声停了,院子里小姑正和来人说着什么。

她们说着当地方言,语速又急又快。

我听了半天,只听懂了来的人是个女人。

女人操着一口四川方言,语音清脆悦耳,仿佛林中的画眉鸟。

我好奇地起身进了院子,就看见了一个清瘦的女人正挽着小姑的手,脸上还带着泪痕。

小姑轻轻拍了拍女人的手,回头对我介绍道,这是李小玉,她男人昨天进山采药,现在还没回来。

我看着李小玉,她急忙擦了一把挂在脸颊的泪痕,对我点了点头。

李小玉神情惶急,一张白皙的圆脸上满是惶恐不安之色。

小姑父火急火燎,穿着衣服又去灶房提了把砍刀在手。

我去叫上几个村里的年轻人,这就进山去找一找。

我瞬间精神起来,回屋抓起外套想急忙追上去,小姑却一把抓住了我。

“你去干什么?你又不认识路。”

“我去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呀?”

小姑就扯着我的耳朵骂道:“万一把你也跑丢了呢?山里面很危险的,我怎么和你爸交代?”

小姑只比我大六岁,小时候可没少抽耳朵,自然,她在我面前就没有了一点长辈的威严。

我打开了小姑的手,急忙追着小姑父的背影跑了出去。

跑了两步,我回头看看小姑和李小玉,都倚在院子门槛上。

小姑喊着:“跟着你姑父后面,进了林子,不要乱跑。”

李小玉就只是在那里抹着眼泪,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进山寻人的加上我,一共去了七个人,我满心激动着,以为是一场难得的深山历险。

临走时,小姑父还跟着一个年龄稍长一点的男人头碰头,神情凝重地研究了半天路线。

我们七个人又被分作了两队,我被安排跟在小姑父身后。

出了村子,沿着一条羊肠小道,我们一伙人刚刚翻过一个山坳,还没有开始分头行动,我就听见路边草丛里城传来了一阵惊喜的呼喊声。

李小玉的男人倒在路边的一堆草丛里,对着我们大呼小叫着,我们几人面面相觑,沿着一处斜坡慢慢走了过去。

一见面,小姑父就对着男人先踢了一脚仙人板板:“水生哥,你龟孙儿子不是进山采药去了吗?怎么在这躺着?”

男人30出头的样子,脸色黝黑,说话语速也很快,但他讲的当地话,我隐约能听懂一些。

水生哥龇牙咧嘴着,脸上露出一副羞赧之色。

他吐掉嘴里的茅草根,悻悻道:“采个狗屁药,昨天又和小玉吵架了,我进山来躲清闲。”

“那你躲一晚上不回家?”小姑父做势又要踢他。



水生哥急忙抱着小姑父的腿,苦笑着道:“不能再踢了,你看看。”

水生哥抬起他的左腿给我们看了看,他左腿大腿根上插着一根树枝,血已经凝固了,将他的裤子和伤口粘在了一起。

那天,我们几个人轮流背着水生哥回的家,水生哥有点垂头丧气。

姑父就调笑道:“你龟儿子命大,那树枝要往上再高一点点,不把你命根子给你废了。”

水生哥就嘿嘿笑着说:“废了,算球,反正也没用。”

大家都露出一副心照不宣的笑容来。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水生娶了李小玉,进门六年了,两夫妻还生不出个孩子来。

水生的娘天天杵在村头骂李小玉,说她是个不下蛋的母鸡。

老太太也一度逼着水生离婚,可怎么逼都没用,水生不答应。

那天临回村时,水生就招呼说:“要不去我家喝两杯?”

一大伙人瞎折腾了一早晨,天色已经近中午了。

小姑父欣然同意,我也想跟着去凑个热闹。

在水生家,李小玉满脸笑容,忙前忙后着给大家端茶倒水。

趁着接过茶杯的功夫,我才第一次打量起了眼前的女人李小玉。

看着二十八九的样子,一条手帕做个头绳,把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简单的扎在脑后,乌黑的头发将她洁白的肤色衬托得吹弹可破。

那天,李小玉穿一条白色碎花连衣裙,纤细的腰肢盈盈可握,两条洁白的小腿在一双白色凉鞋的衬托下,显得越发修长。

一股清纯而又质朴的气质,像是一个邻家大姐姐一样,一点都没有一个山里有夫之妇的邋遢和慵懒。

李小玉身上有着女孩的清纯,又散发着少妇的诱惑,想不到在这样偏僻的小山村里,会遇见这样一个气质出众的女人。

李小玉一度让我惊为天人,我们学校里那个被评为校花的女孩儿,在李小玉面前怕连个村姑都不如。

那天在水生家吃了些什么,喝了些什么,我早已经没有了印象,我的眼里只剩下了李小鱼忙碌着的身影。

中午吃完饭,小姑父提出告辞,李小玉就出来相送。

小姑父对着李小玉挥一挥手,李小玉就看着我们也笑了起来。

她一笑起来,仿佛整个山里的春光都汇集到了她身上。

小姑父搂着我的肩膀,走在回家的路上,就神情暧昧地笑着。

“志民,吃饭的时候怎么眼睛老往人家小媳妇身上瞅?”

我红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天回到小姑家后,我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始终有个影子在晃着。

其实仔细想想,那天我连话都没有和她说过一句。

第二次见到李小玉,是在去往县城的中巴车上,早晨一早,我要进县城去逛逛。脖子都望酸了,一辆中巴车才摇摇晃晃地开了过来。

我上车后,车厢里已经坐满了人,唯有最后一排还有一个空位。

车厢里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怪味,过道间堆满了背篓、编织袋一类的杂物。

我摇晃着向最后一排挤去。

一弯腰,就看见车窗外的村子路口跑出一个女人来,她背个背篓,使劲挥着手,在追着刚刚起步的中巴车。

“还有人没上车?”我喊了一嗓子。

中巴车停了下来,来人气喘吁吁上了车。

看着刚刚上车的女人,我就眼前一亮。

“哎,这里还有个位置。”我对着李小玉殷勤笑着。

李小玉看了我一眼,急忙摆手,一边放下了背篓,一边找着。

她想看看中巴车机盖上能不能再挪出点空位。



“你过来坐这里呀。”我又喊了一声,一车昏昏欲睡的人都抬头看着李小玉,李小玉就红了脸。

以前我一直以为说有人羞红了脸只是一种比喻,想不到真有人会因为羞涩而瞬间脸红。

李小玉放下了背篓,扭扭捏捏着还是走了过来:“你叫张志民吧,昨天的事情,谢谢你啦。”

李小玉来到了我面前。

“我又没做什么。”我一边回答着,一边伸手轻轻虚扶着她的肩膀,想将她让在座位上。

因为车辆摇晃的缘故,和李小玉擦肩而过的瞬间,我和她一时没站稳,差点滚作了一团。

慌乱中,我只感觉到李小玉撞进了我怀抱,怀里满是一团温润。

“进城做什么去?”我故作平静地问着,急忙扶着身后的座椅靠背站好,刚刚不经意的身体触碰,让我一阵尴尬,其实内心比李小玉还紧张。

李小玉就吐个舌头,斜着身体坐了下来,“卖点茶叶,顺便给你水生哥买点药。”

我看看她,又赶紧将头扭向的车窗外,手指间隐隐还有刚刚触碰到他时那一抹温润。

中巴车一路摇摇晃晃着,我站在李小玉面前,看着她脸上的红晕渐渐褪去。

李小玉轻轻抿着嘴,脸上始终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你总看着我干什么?”

我又急忙转过头看向车窗外,“你真漂亮。”李小玉就捂嘴轻笑。

“按辈分算,我可是你嫂子。”

我也尴尬起来。

那个年代,当着一个年轻女人的面夸她漂亮,在这小山村里绝对算是调戏行为。

李小玉见我不吭声了,就抬头看看我,笑道:“吓着你了,还是大学生呢。”

我不甘示弱,又转过头盯着他看。

李小玉就渐渐又红了脸,她轻笑着瞪了我一眼,又扭头看向了车窗外。

我们都不再说话,但我的心却逐渐活跃起来,有一种蠢蠢欲动的甜蜜。

只是看着她的笑脸,莫名的我觉得我的心都仿佛要融化了似的。

那是我19年生命里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的一种感情。

后来我才知道,那或许就是人们说的爱情。

小小的县城,似乎一眼就能望到尽口。

在县城中心唯一的新华书店门口,我和李小玉分开了。

她去卖他的茶叶,我想进书店看看,其实我是一点都不想和她分开的。

可李小玉只是白了我一眼说,“你一个大小伙子,老跟在我屁股后面干什么去?自己找地方玩去。”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玩什么玩?”我嘴里悻悻着,还是丢了魂一样进了书店。

书店里很安静,一个老大爷趴在一进门的柜台上打着瞌睡。

正午的阳光从窗子里照了进来,宁静的空气中纷飞着亮金色的浮尘,像那一刻我的心情。

我百无聊赖着,依着一个书架,漫无目的地翻着一本外国老传记。

那是本什么书?其实我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我侧着头盯着窗外的街道,街上偶尔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匆匆而过。

她这回茶叶卖得怎么样了呢?今天都顺利吗?

我想象着一个娇小的身影,在吵杂的市场里红着脸和别人讨价还价。

以她那文文弱弱的性子,她又少不得受别人欺负吧?

我的思绪犹如脱缰的野马,早飞到了九天之外。

我也不知道在这书店里发了多久的呆,然后突然就看见书架另一侧,一只白皙的手拿起了一本现代诗歌集。

那白皙的手指在阳光照射下,仿佛玉器一般,然后是半截粉雕玉砌般的手臂。

我踮着脚从书籍上方的缝隙看去,就看见了书架对面刚刚拿起书本的李小玉。

“小玉姐,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高兴起来。

“快吗?”李小玉笑着望着我说,“就隔壁街上送个茶叶,能要多久?”

“不是卖茶叶吗?是卖了吗?”

李小玉瞪我一眼,压低了声音道,“这里不好大声喧哗的吧?”

我茫然回头看看门口柜台处的老头,呼噜声打得震天响,李小玉就捂着嘴轻笑起来。

后来我才知道,李小玉所谓的卖茶叶,就是隔段时间把家里炒制好的茶叶送到县城的一家茶行。

本地有一种秦巴务豪的茶叶很有名,只要是当年的新茶,根本就不愁销路。

我急忙绕着书架走了过去,李小玉就拍着手里的书说,“你想买什么书,姐送你。”“我什么都不买,瞎转悠呢,你喜欢现代诗啊?”

李小玉笑笑,露出一口好看的牙齿说:“大学生呢,怎么能不喜欢书呢?”

我接过李小玉手里的书本,随手翻开一页,“你是风中潮水的泡沫,白色花呀白色花,我的马儿不敢见他”

这写的什么狗屁诗啊。我心里嘟囔着。

李小玉的手托着腮,听着我读着那首诗,仿佛吃了蜜一样。

那天在书店里,我们聊了一回诗歌,其实我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但架不住李小玉很感兴趣。

她抱着本时爱不释手的样子,不时还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回味着书里的味道。

“呀!”李小玉突然醒了过来。

“你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吧?走,姐带你去吃点我们这里的特色小吃。灌灌茶,听说过吗?”

那天临出门时,李小玉还是吵醒了书店柜台上的老头,在老头不满的嘀咕中,我们买了本诗海拾贝诗歌集。

因为李小玉说,她一眼就喜欢上了那首白泽花。



有个女孩子俯下身去,牛一样啃食你甘甜的蕊,白泽花,她的松散撒迷醉白色花。我捧着那本诗集,漫无目的地翻着。

李小玉说,她其实也看不懂,就是觉得很美。

那本诗集回来的路上,她送给了我。

小姑拍着我肩膀,意味深长地问道:“怎么进一趟城回来就失魂落魄的丢了魂了?”

我对小姑笑了笑,脑海里却满是中午在县城里跟着李小玉在一起的画面。

小姑就拍着我脸颊道:“我要去小玉家一趟,她家水生受伤了,总是要去看望一家的,你跟我去院子里帮我捉只老母鸡。”

我和小姑在院子里追着一只老母鸡,追得满院子鸡毛乱飞。

我突然就停了下来问:“小玉姐和水生哥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小姑将那只被追昏了头的老母鸡按在脚下,拿根绳子绑起了翅膀。

“小姑父说,他们结婚六年了还生不出孩子,小玉姐她婆婆天天逼着他们离婚。”小姑就瞪了我一眼:“你一个小孩子,打听人家这些八卦干什么?”

小姑又低下头,专心绑着老母鸡,一只公鸡在小姑身边不耐烦地咯咯叫着转圈子。

看着两只鸡,我突然就又想到了李小玉和他的水生:“他们也要分开了吗?”

我上前笑着一脚将那只大公鸡踢开,小姑就疑惑地看着我。

“志民,你干什么?真踢呀!”

我笑了笑就说:“姑,还要带什么东西?我跟着你一起去。”

小姑就拧着我的耳朵说:“一边玩去,你跟人家又不熟,瞎凑什么热闹。”

我闷闷不乐着,看着小姑出了门。

那天晚上,空气里一丝风都没有,五月的天气居然也会闷热得像个蒸笼一样。

我在屋里把那本诗集翻得哗啦啦响。

小姑父说是出门喝酒去了,走时让我在家看电视,可这里的电视就只能收到有线的几个台,要不就是一些叽里哇啦看不懂的外国台。

我百无聊赖,关了电视,也跟着出了门。



一离开灯光,黑暗就笼罩了大地,天空也仿佛突然压了下来,天上没有月亮,漫天的繁星像是被人突然就挂满了苍穹。

一缕晚风吹了过来,让我瞬间精神了起来,李小玉家我又不是没去过,我打算去她家附近走走。

一座小小的庭院出现在了眼前,看着黑暗中的庭院,半响后,我又轻轻叹了口气,打算转身离开。

来干什么呢?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而来,来了后又觉得一切都很没劲。

“到家门口了,不进来坐坐。”李小玉的声音响起。

星光下,隔着一排栅栏,庭院中有一棵桃树,桃花早已落了,新果还没成熟。

郁郁葱葱的树影下,一张小石桌边坐着一个寂寞的影子。

我局促的笑了笑说:“嫂子,我来看看我小姑走了没有,这么晚了还不见她回呢。”

“他去找你姑父了,前脚刚走,不要叫我嫂子,叫我姐吧,院门没栓,你进来坐会吧。”

中午在县城时,我就一直叫李小玉的姐,这样能让我感觉到和她拉近了一些距离。

听着她这样说,我只能轻轻推开齐腰高的木门,走进庭院。

一进李小玉身边,我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酒味。

李小玉斜靠在椅子靠背上,把玩着桌上的酒杯。

“要不要喝两杯?这是我自己酿的性子酒?”

我小心翼翼坐在了李小玉对面的石凳上,看着眼前的女人,夜色将她身体的细节隐藏了起来,隐约又朦胧中仿佛多了一丝让人不安的诱惑。

我茫然地伸手端起面前桌上的酒杯,轻啜了一口,那酒入口酸酸甜甜,很好喝的样子。

李小玉单手托腮,看着黑暗里的我,轻笑道,“那是我的杯子。”

我瞬间尴尬起来,好在夜色掩盖了我的尴尬,我只能沉浸在暧昧的夜色里,不再说话。

李小玉也不再说话,她抬头看着初夏夜的天空。

许久后,李小玉抬手指着天空中最亮的两颗星星说,“那里是银河,银河两边是牛郎星和织女星,他们就隔河相望着。”

李小玉又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说,“志民,我怎么发现牛郎只有一颗,织女有三颗呀?”

我看看天空,确实是如李小玉说的一样,可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

李小玉又默默端起了面前的酒杯,她的身影在星光下轻轻颤抖着。

“姐,你喝多了。”我抬手压住了她的酒杯,李小玉打开了我的手,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姐自己酿的酒怎么会醉呢?李”小玉翻手从桌下摸出一个坛子来,摇摇晃晃着给面前的酒杯斟酒,一杯酒有一大半被她洒在了桌上。

酒杯倒满了,她却没有动杯子。

李小玉单手托腮望着我傻笑起来。

我有点懵,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看着我,我感觉到她眼里有星光,泛着让我目眩神迷的光。

我躲着李小玉的眼神,不安道,“我水生哥呢,怎么不见他人?”

“不要提那个死鬼,她去她爸妈家养伤了。”

我越发尴尬起来,这样的夜色,孤男寡女,我觉得我不能在这里待了。

那我还是回去吧。

我嘴上说着走,心里却万分不舍,就迈不开脚步。

李小玉抓住了我的手。

“志民谈女朋友了吗?”我想挣开她的手,却又不舍。

“没有。”我闷声闷气的应着。

李小玉就幽怨的说,“以后谈女朋友了,你一定要对人家女孩子好,你看人家一个女娃从四川嫁到了这里,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你再不对人家好一点,你说让一个女娃怎么活呀?”

我知道李小玉是喝醉了,说起话来就有点颠三倒四,心里一时间也酸楚起来,她是在说他自己吗?

她过得不幸福吗?

我的心长了野草似的。

李小玉突然轻声抽泣起来,又道:“你们都怪我生不出孩子,可你们怎么不怪水生呢?那个死鬼,明明是他自己有问题,你们要面子,难道我就不要脸了吗?”李小玉越说越激动,一把抱住了我。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