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张成泽生死:想立子杀母,阻金正恩面见祖父,罗德曼称他没死

分享至

2013年12月,消失近半年之久的朝鲜“二号人物”张成泽突然在会场上被宣布逮捕,随即便接受了特别军事法庭的审判,决定对他执行枪决,且立即执行。

张成泽也因此成为继朝鲜军队二号人物李英浩之后,第二个被撤职清算的“扶灵七元老”。

消息一出,立即引发全世界的广泛讨论。

此时,距金正恩正式成为最高领导人还不到两年时间。

虽然古语有云:一朝天子一朝臣,但这么快就开始清理父亲留下的托孤重臣,在中外历史上也是非常少见的。

况且张成泽并不是外人,他是金日成的女婿、金正日的妹夫、金正恩的姑父,金家的皇亲国戚。

那么,曾经被称为“一号同志”的张成泽是如何沦为死刑犯的呢?金正恩对他的怨恨和猜忌是即位后才有的还是早已有之呢?他究竟是如传闻之中那样被“犬决”、“炮决”,还是并没有死呢?



张成泽出生于1946年,父母是小商贩,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他是家里的幼子,他的家庭成分也并不好。

朝鲜建国后,按照在日治时期的身份和现实表现,将国内的百姓划分成三个等级——核心阶级、动摇阶级、敌对阶级。

这三个等级相互之间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张成泽父母在日治时期是小商人,建国后被划入动摇阶级。

这几乎已经宣告他这辈子最好的前途就是努力读书,上个好大学,然后被下放到偏远地区的学校当教员,辛勤奉献一辈子,然后在他儿子那一辈实现阶级跃迁,变成核心阶级。

张成泽也确实是按着这条规划走的,他从小就成绩优异,最后考进了朝鲜的最高学府——金日成综合大学。

在学校里,自知身份低微的他不放过任何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积极参加活动,乐于帮助同学,再加上身材高大、长相英俊、性格幽默、既会唱歌又能拉手风琴,简直成了当时女生心中完美的白马王子。

张成泽的这些优点,使他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因为一个出身核心阶级的女同学喜欢上了他。

这位女同学尽管长相普通,审核也有些刁蛮,但却是核心阶级中的核心阶级,拥有白头山的嫡系血脉,是金日成的独生女——金敬姬。

金敬姬当时只有十八九岁,正是少女多情的年龄,她几乎是一眼就看上了在舞池中拉着手风琴翩翩起舞的张成泽。

她从出生起就过着公主般的生活,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婉转含蓄,立即对张成泽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张成泽是个有眼色的人,他从校长和她说话都会不自觉弯腰这个细节,就知道这位金敬姬同学来头不小。

一心想上进的他几乎是毫不迟疑地答应了交往请求。

金日成得知这个消息后,就好像自己女儿跟小混混谈恋爱的老父亲一样,又惊又怒,直接一道命令把张成泽发配到距离朝鲜最远的咸镜北道会宁市。

并且还把女儿叫过来大骂一通。

然而,金敬姬却是刚烈的性格,当场就抢夺警卫的枪准备自杀,吓得金日成赶紧把她拦下,一通好话说尽,以承认张成泽这个准女婿为代价,终于换得女儿破涕为笑。

1972年,留苏归来的张成泽立即和金敬姬完婚。



直到此时,金日成对张成泽仍然看不上眼,虽然他捏着鼻子答应了女儿的婚事,但是对这个来自偏远地区的女婿,他却没有一点好感。

对于金日成的反感,张成泽心里一清二楚,然而他却毫无办法,他知道老人们脾气都很倔,认准一件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他将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大舅哥、金日成的接班人、朝鲜人民最敬爱的指导者同志——金正日身上。

金正日是金敬姬的胞兄,在母亲金正淑去世后承担起照顾妹妹的重任,兄妹之间感情极深,金敬姬也是除金日成之外,唯一敢在金正日面前发脾气的人。

此时的金正日虽然手握重权,开始治理国家,但上面毕竟还个老父亲在,他也有许多烦心的地方。

前几年金正日为了讨好父亲和拉拢元老,特地在全国范围内“选秀”,挑选了一批年轻貌美、才艺双绝的女性,也就是所谓的“欢乐组”。

然后就整天邀请这些功勋元老,权贵要员们饮酒作乐,并让欢乐组服务他们,有时候这种“无遮拦大会”一连开好几天。

时间久了,金正日突然发现自己喜欢上“欢乐组”里面一位名叫高英姬的女子。

高英姬长得清秀可人,鹅蛋脸白皙光滑,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浅浅的酒窝勾人心魄,完美符合金正日的审美。

高英姬性格开朗、活泼友善,人也很有耐心,没过多久就成为金正日的禁脔。

金正日对她非常依赖,不仅破例允许她单独去西方国家游玩,还多次在亲信面前表示她是自己的“内子”。



高英姬的肚子也非常争气,一连为金正日生了两男一女,即金正哲、金正恩和金与正。

金正恩出生后,金正日大为高兴,他迫不及待就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的父亲金日成,毕竟没有哪个老人不希望自己喜添爱孙。

然而,金正日的这个打算却被张成泽阻止了。

他对金正日说:“阁下,正恩这孩子见不得光。他的母亲更是一个负担。我听说中国古代魏国时期,有一个‘立子杀母’的规矩,我恳请阁下也效仿。”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