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兵竟敢搜查司令员房间,惹得陈赓大怒,48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分享至

1948年1月13日清晨,河南省泌阳县春水镇,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司令部驻地,陈赓正在洗漱,黄埔军校严格训练出来的早起,将军概莫例外,他正在一边刷牙一边琢磨当天的工作安排,忽然发现几个纵队直属队的小战士冲了进来,有通讯员也有炊事员,令人惊讶的是,这几个“小鬼”进了陈赓的内室,竟然开始乱翻东西!


陈赓司令员

陈赓将军一向爱兵如子,性格也是平易近人,只要不是原则问题,基本能跟指战员们打成一片,但也是有威严有脾气的名将,大清早的一帮小战士冲进来乱翻,并且行李中还有重要文件等,这还了得?

陈赓于是喝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按说以陈司令的威名赫赫,这一声喝问,小鬼们应该马上停止乱翻并且立正敬礼才对,不料其中一个通讯员还跟司令员对付上了:

“别的干部的东西都检查过了,就是你的东西还没检查,我们来看看”!陈赓听得一头雾水,被几个战士莫名其妙的举动,弄得确实生气了:“为什么要检查?谁给你们的权力?都给我住手”!

眼见司令员果真发了脾气,几个小战士有点腿软,面面相觑不敢言语了,但是仍然没有离开房间的意思,陈赓火气更大了:“你们竟敢这样乱来,还站在这里干什么,都给我滚出去”!

小战士们顿作鸟兽散,纷纷夺路逃出房间,很有点屁滚尿流的样子,此时陈赓也认出来,其中一个“小鬼”是司令部通信科的,于是一边生气一边大喊:“去,叫你们科长跑步过来”!

几分钟后,司令部通信科长戴其萼(开国大校))跑步来到司令员住处,陈赓劈头就问:“你们科的人,怎么跑来抄我的家”?结果戴科长接下来的解释,把陈赓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



01

1947年下半年到1948年初,正是我陈粟、刘邓、陈谢三路大军,联手“逐鹿中原”的关键时期,华东野战军若干主力纵队,纷纷从山东挺进中原,配合刘邓、陈谢两部的作战。

此间陈赓和粟裕两位开国大将也实现了会师,刚刚过去的1948年新年,陈赓还专门驱车去给粟裕拜年。

“陈谢兵团”当时的作战区域,主要在豫西和豫中等地区,他们在单独大量牵制和消灭敌人的同时,还经常要与华野部队配合作战,而距离最近的便是由陈士榘、唐亮率领的“陈唐兵团”,下辖华野第3和第8纵队。

比如1948年初刚刚结束的平汉战役,以及不久以后解放洛阳的战役,都是由陈赓和陈士榘共同指挥的,属于陈唐兵团和陈谢兵团的联合作战。既然两军相距不远,互相学习和交流自然是难免的。

恰在此时,军委号召各野战军全面开展“新式整军”工作,以备即将到来的战略大决战,陈赓麾下的四纵政治部,也派了一批干部,去华野陈唐兵团学习经验,确实学来不少好东西,不过也把一些不好的东西带回来了。


粟裕和陈赓

那就是华野3纵、8纵正在搞的“贫雇当家”运动,顾名思义,就是在部队中,一切要由贫农、雇农出身的指战员说了算。

既然兄弟部队搞“贫雇当家”搞得热火朝天,四纵政治部的同志,就以为是上级的精神,于是汇报给纵队的政治主管领导。

其实这位领导的名字,爱好军史的读者一猜便知,以下就用“某领导“来代称吧。

看到“贫雇当家”相关汇报材料后,某领导当场拍板,要在纵队司令部和直属队马上搞起来,然后再向下面各旅推广。

就这样,陈谢兵团也搞起了令人啼笑皆非的“贫雇当家”运动,这里需要说明两个情况,第一,陈谢兵团虽然下辖两个纵队和一个起义的38军,但是未设专门的兵团部,而是以第4纵队司令部兼。

也就是说,第4纵队司令部其实就是整个兵团的指挥中心,一旦这里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就会影响到所属两个纵队加一个军的8万大军。


陈士榘和陈赓

第二,陈赓将军是地主家庭出身,因此某领导特别要求,在推行“贫雇当家”时,不得向陈赓通报相关情况,试图在这个问题上,架空兵团的“前委书记”陈赓,其实是严重违反组织原则的,也造成陈赓对这个事居然一无所知。

第4纵队于1948年1月12日成立了“贫雇委员会”,决定正式推行“贫雇路线”,由出身贫雇农的指战员们当家。

贫雇委员会”还专门组织了搜查队,普遍搜查了所有非贫雇农出身、科长以上的干部,对他们的行李和随身物品进行检查,哪怕多一双袜子也得没收。

这次会议不仅背着陈赓,而且动作还挺快,当天成立委员会当天开始搞,第二天早上就搞到了陈赓头上,因为当时有人问了:“陈司令员的东西可以搜查吗”?

得到了某领导简单明确的答复:“凡是出身不好的干部都要搜查”!于是便有了开篇的那一幕,几个通讯员炊事员居然闯进了陈赓的房间,打算进行所谓的搜查。。。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