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死者身份后局长怒杀女婿,随之19.7万团伙被打177.2万人被捕

分享至

“小擦黑”,箐山村出了名的老流氓。最近因为顽固性湿疹发作,常到我诊所来拿药,人挺耿直,不强拿强要,都给钱。

每次来都念叨,说这病是在监狱坐牢时落下的病根,应该属于工伤。拿了药也不走,和其他病人闲话唠嗑,我忌惮他是流氓,不咋轻易搭话。

后来次数来得多了,感觉他言语风趣,谈吐诙谐,便渐渐放下戒心,没事时和他也聊聊天。不知不觉,我俩竟还成了聊友,共同语言颇多,相谈甚欢。

一天他酒后,说出一件事,让我惊掉下巴,竟然和开国上将杨得志司令员女婿被害案有关:以下便以“小擦黑”角度叙述。

80年代初,我初中毕业后没找到工作,便在社会上混。当时我跟的老大“勇哥”,长得一表人才,皮肤白得像牛奶,个头儿不高,微黄卷曲的头发,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他那脑袋割下来能和博物馆里那个大卫的雕像脑袋互换。

我认识他时他在水泵厂当联防队员,经常带着我们同高专、职校学生,市场吃诈钱的那些人打群架。

别看“勇哥”身材并不魁伟,但打架却是把好手,心狠,专朝对方要害招呼,加上练过拳脚,基本一招制敌。所以号称南街第一黑。

其他成员自然而然便分获二黑,三黑……名号。我当时因为没有正式入伙,便忝坐“小擦黑”交椅。

81年夏季,水泵厂来了一批大中专毕业生,其中一名长得水灵灵的高个子女“孩儿”被“勇哥”看上了,那女孩也被咱“勇哥”帅气的外表吸引,于是,二人是王八看绿豆,对上了眼。没过半年便结了婚。



后来我们才知道,那女孩的老爸是市局副局长。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勇哥是因为女孩父亲缘故追的她,还是真爱她。不过以我对“勇哥”的了解,他应该不会那么卑鄙,至少二者兼有之吧。

结婚后不久,勇哥便被调到了刑警队。不过,同我们的联系并没有减少,只是很少再带着我们打群架了。

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的发生,我想勇哥也许不会死。

1983年9月中旬的一天,我和黑老四去了乡下办事,擦黑回到市区,明显觉得有些气氛不对。

刚到老四家,就见“小擦皮”气喘吁吁地跑进来,他比我更晚入伙,所以只能是“擦皮”了,见到我们就一句:“不好了,大哥被他老丈人恁死了。”

我们闻听后吃惊异常,忙问啥原因,小擦皮一句:“他把杨得志女婿打死了。”

我们愣了:“啥得志?”

“据说是开国上将,杨司令员的女婿,这下闯了天大的祸了……”

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耳朵,忙让他说清楚,咋回事。

“小擦皮”不顾气喘,断断续续地将原委说了出来。

原来今早,小擦皮跟着黑老五他们去车站附近“上业务”,因为当时南洋站有许多外来人员。他们在当地人生地不熟,遇到麻烦基本是折财免灾。



小擦皮便带着几个“孩儿”和“钳工”,进了候车大厅,“孩儿”见到有穿皮鞋的旅客,不由分说便上前用海绵擦两下,然后收两毛钱。

不给钱,“孩儿”便找来小擦皮,小擦皮上前威胁,如果还是不给,小擦皮便给外面的黑老五他们打手势,进来将“擦霸王鞋”的家伙揍一顿。

不过基本上不需要黑老五他们动手,小擦皮环节就已经闭环了。

“钳工”在车站做了“生意”,也要给老五分成。如果遇到外地或陌生“匠人”,“钳工”们则向老五他们报告,然后由老五出面,胖揍一顿让他们滚蛋。

这天和往常一样,小擦皮正在大厅“现场办公”,就听外面突然人声喧哗,出去一看,黑老五几人正和一个男青年打在一起。

这男青年应该是练过,一招一式有板有眼、进退有节,黑老五三人竟然没占到啥便宜,尤其老五,脑袋还被开了瓢,血辣乎乎的挺吓人。小擦皮赶紧抽出跳刀冲过去,这时老五几人已经退了,他冲到跟前赶紧一转弯,跟着老五他们跑了。

随后才得知,老五在广场无聊,正好一位身材窈窕的女子经过,便过去嬉笑着攀着她的肩:“刘二姐,咋才回来呢?”

那女子一声尖叫,忙将老五推开。

老五装作惊慌的样子:“哎呀,不好意思,认错人捏,你和刘二姐简直一模一样,不,我现在仔细看了,你比她年轻漂亮多了,简直就是刘三姐,嘻嘻。”

旁边二人也跟着起哄。



那女子满脸羞红,瞪了他一眼,嘴里小声地说了句外地话,然后快步离开。大家都没听懂话的意思,不过都明白肯定不是好话。

老五见这女子孤身一人,又说外地话,便以为她是个好捏的柿子,其实他应该想想,一个外地女子,如果孤身一人,咋会除了背的小包,啥东西没带?再者,人家穿着虽朴素,但气质,举止不是小地方人所有的,肯定是大有来头。

当然,这些对于长期混迹底层的老五哪能辨识,只知道人家脸蛋儿俊俏,就想占占便宜。

见女子要走,老五紧赶几步:“抓了?看不起哥哥?别走呀?哥哥请你看录像……”

说罢,伸手就要去拉那女子,这时,从不远处冲过来一名身材健硕的男青年,他对着老五怒目而视,看看他们人数不少,咽了咽唾沫,强忍怒气地拉着那女子就走。

男青年瞪得溜圆的双眼让老五很不舒服,觉得受到了冒犯,要知道在这车站地界,老五从来都是横行霸道惯了,没谁敢给老五脸色,连驻站公安都要给几分面子。

“我靠你娘勒个比。”老五骂完便跳起来就从背后给了那男青年一砣子。

男青年挨了一拳,也没回头,只是拉着女子疾走,老五见他没反应,以为他怂了,又飞起一腿,朝他背踢去。

男青年火了,这人也不是吃素的,反应迅速,回身一个正踢,竟然将老五踢倒在地。同时毫不迟疑地一个箭步,趁老五还未起身,又一个足球踢,顿时老五仰躺在地,头上鲜血直冒。

这一系列动作电光石火般一刹那间完成。旁边二人都看愣了,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嗷”的一声,全冲上去围殴那男青年。



顿时几人打作一团,那身材苗条的女子在一旁吓得花容失色,只得用普通话哭求:“别打了,别打了……”

见没有效果,便脚步颤抖着往远处公安报警亭冲去。

老五在地上发了一会儿晕,才起身,抽出随身带的跳刀,咬牙切齿地要去收了那男青年的小命。

奈何刚近男青年的身,跳刀就被踢飞了,正在这时,旁边的兄弟拉住他:“公安来了,别打了,走。”

老五已经红了眼:“怕屌?老子今天整死他。”

他兄弟倒还冷静:“五哥,咱几人都打不过他,还是回去请老大来收拾他。”

老五这才觉得有道理,看看已经快跑进的公安,指着那个男青年:“你等着。攮不死你?”

然后带着几人溜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