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娘口述:山村的婚礼实在太乱了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去参加闺蜜的婚礼。

没想到村子里的婚礼这么乱,村里的男人这么糙

而且条件有限,晚上我们只能挤到一张炕上,我被挤在了中间......

1

我叫宋雪婧,是个三十一岁的少妇。

最好的闺蜜刘莎莎邀请我参加婚礼。

婚礼前两天,我前往刘莎莎所在的村子,没想到实在是太远了,坐公交车到了镇上还得坐那种到村子里的小面包车。

司机一拉开车门,一股汗臭味扑面而来,我不由地皱起了眉。车上已经坐满了皮肤黢黑的男人,一看这些人就知道是庄稼汉。

“师傅,这都已经坐满了,我坐在哪里啊?”

“你去后排挤一挤,这是最后一趟了,要是错过你就得住一夜明天再去了。”

听着司机的话,我没有办法,只能钻进去挤到了最后一排。

为了参加闺蜜的婚礼,今天我精心打扮了一下自己。

不仅化了一个特别美的妆容,还穿上了最适合我身材的黑色蕾丝包臀裙,配上黑丝袜和黑色红底高跟鞋,把我那曼妙的身材完美地衬托了出来。

我一挤上去,车里男人们那炙热的眼神肆无忌惮看了过来。

被这种眼神盯着,我感觉脸上都有些害臊,可是没想到他们竟然当我不存在似地讨论起了我。

“啧啧,这小娘们真白啊。”

“还真是,这双腿真漂亮。”

“这么水灵的小娘们,要是我媳妇,啧啧。”

他们肆无忌惮的讨论,再加上车内那难闻的汗臭味,非但没有让我感觉不舒服,反而让我的内心兴奋了起来。

我这个年龄本应该是女人最享受的年龄,可我的内心却无比地空虚寂寞。

自从老公王旭东升职以后,我明显感觉他力不从心。

最近更是经常出去应酬,每次回来倒头就睡,连碰都不碰我一下。

我也是个正常的女人,总是这样,我的心里就像是憋着一团火无处宣泄,那种感觉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难道自己真的老了?王旭东对我没有感觉了?

可是我在女人中起码也算是中等偏上,特别是成熟的韵味,那些年轻的小姑娘根本就比不了,我搞不懂为什么王旭东在我面前成了一个圣僧。

此时看着他们那恨不得把我一口吃掉的眼神,我仿佛又找到了自己作为女人的自信。

旁边是一个穿着吊带背心,肌肉发达的年轻小伙子,他那双眼睛从上往下直直地盯着我。

在看到我眼神的时候,我们四目相交,他非但没有退却,反而那眼神中多了一抹侵略的意味。

那种感觉竟然让我全身微微一怔,原本发热的脸蛋变的滚烫了起来,内心更是升腾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为了怕被她发现自己的窘态,我赶紧移开目光,看向了窗外。

想着用窗外的景象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是越这样我的脑袋越是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

他此刻在想什么?

会不会等下对我动手动脚?

想着的时候,面包车发动了起来。

2

在崎岖的山路上,面包车摇晃了起来。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旁边男人胳膊上的粗糙的皮肤时不时地碰我一下。

那粗糙的皮肤磨得我还有些疼,我悄悄瞥了一眼。

这个年轻男人年龄也就是二十来岁。

脸上的五官棱角分明,脸蛋还有裸露的皮肤被晒得黑红,再加上胸口的六块腹肌还有胳膊上那发达的肌肉,给人一种无比强壮的感觉。

在和老公结婚之前,大学里我也谈过一场恋爱,自然懂得男人强壮的重要性。

自从老公不行以后,我更是无数次回忆起当时的美好时光,现在看着眼前的男人,我不禁又憧憬了起来,心神再次荡漾了起来。

突然,一个左转弯,我身体不受控制的甩了过去。

因为太挤了,这一下我整个人都甩了出去,重重甩到了他的身上。

他立刻就反应了过来,把我给抱住了。

“谢谢。”

说完我就要挪回去,可是我一用力没有起身,反而在惯性下又重重地坐了回去。

“哎呀......你......”

“孙家屯到了。”

我急忙下了车,心里还是一阵的后怕。

如果不是恰巧到了这里,恐怕我今天真的会做出对不起老公的事情来。

我先是给张倩打了一个电话,当时刘莎莎说她也要来参加婚礼,不过打过去那边提示无法接通。

“雪婧,你来了啊。”

正在这时候,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莎莎,你家实在是太远了。”

“走,咱们赶紧去家里吧。”

路上我们两个人高兴的聊了起来,聊着聊着她的目光突然落在了我的身后。

“雪婧,你这袜子是怎么回事?”

我回头一看,袜子上有两条好像是被指头扯坏都拉了丝,一下就想到了面包车上发生的事情。

“没......没什么,估计是车上勾坏的。”

好在刘莎莎也没有多问,到了她家,我们先吃了饭。

“雪婧,张倩刚才给我发微信说手机没电了,估计得明天上午才能到,你先休息吧。”

“不过我们这村子里条件有限,只能在炕上挤一挤了。”

“没事。”

反正就这么一夜,我也没多说,要不然显得我事太多了,便跟着她去了厢房。

一进去我就傻了眼,里面有两男两女,其中一个男人正是今天我在面包车上旁边的青年男人。

他也认出了我,挥了挥手。

“美女。”

这一下让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更尴尬的是我睡觉的位置正好在他的旁边。

关灯以后,很快就听到有人睡着打起了呼噜,可是我怎么也睡不着,脑袋里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了起来。

在车上他都想对我动手动脚,现在这就睡在我的旁边,岂不......

想到这儿,我的耳边突然传来了低沉的声音。

“别装了,我知道你没睡着。”

“白天你那样子可真是诱人,你也不想让刘莎莎知道你是个名副其实的小骚货吧?”

说着我感觉被子好像被人掀了起来......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