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男子与妻子丁克43年,无意看到妻子遗嘱,竟将其活活掐死

分享至

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

2016年12月2日清晨,家住广东省某市的陈先生,睡的正香,突然一声巨响吵醒了陈先生。他刚准备出言抱怨,但很快发现不对劲,声音似乎是从窗外传来的,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楼上掉落。



陈先生当即起身查看,他连衣服都来不及换,趴在窗外朝下望去,顿时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只见一名男子躺在地上不省人事,鲜血汇聚成了一滩水渍。更奇怪的是,在男子的身旁散落着一地的现金,每一张都是百元大钞,加起来起码有几十万元。

一般情况下,遇到现金洒落,人们都会一拥而上哄抢一空。毕竟谁会跟钱过不去,可这一次却有些反常,小区内的所有居民,看到这些钱不仅没有弯腰捡拾还避之不及。似乎这些百元大钞,不是人民币而是晦气的冥币一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还得从那个跳楼自杀的男子开始说起,男子名叫梁德友,案发时刚好67岁。他家住在8楼,妻子李淑萍和他结婚整整43年了,夫妻俩感情一向很好。梁德友为人温和,性格也开朗,平时和邻里关系也不错,见到也都会打招呼,李淑萍虽然不爱说话,但是长得不错,贤惠顾家,两人在一起也十分般配,结婚的时候,很多人都来庆祝,说他们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两人也是热情地接受着众人的祝福,满脸的笑容,好像对这段婚姻非常满意,双方父母对此也是乐见其成,就盼着他们早日开枝散叶,传宗接代,可两人似乎对此不算热衷。



梁德友与李淑萍是一对很开明的夫妻,结婚前两年也不打算生孩子,而是想着过两人的二人世界,可是家中父母催促不已,最终两人也只好备孕,可过了一两年还是没有怀孕的迹象,于是两人便去医院进行检查。结果一番检查后却被告知,梁德友患有疾病终生无法生育。

梁德友得知后觉得有些对不起李淑芬,还说自己也不是有意隐瞒,是真的不知道,还说如果她无法接受想要离婚,他也不会强求,李淑芬当即骂道:“你说什么呢?我们感情这么好,怎么会因为这点事情怪你,再说我也不喜欢小孩,生孩子太麻烦了,要不是父母相逼,我也不打算要!”

听完妻子的话后,梁德友感动不已,觉得妻子真的善解人意,温柔贤惠,也发誓一辈子都会对他好,双方父母得知他们的情况后,都有些意见,尤其是李淑芬父母,觉得梁家不厚道,这么大的事情竟然隐瞒,耽误了女儿的一生,让女儿离婚,可是李淑芬却一意孤行,说自己很喜欢梁德友,不惜和父母对抗,最后李家父母也只能无奈答应。

过了父母这关后,夫妻俩的心态更好了,并没有因此产生矛盾和纠纷,反而一致同意不要孩子,过着丁克的生活。他们利用空闲时间逛街旅游,看大好河山,观人间万象,按理来说,夫妻俩感情这么好,在外人看来是极其羡慕的一对,两人又一起经历了很多闲言碎语,这么多年过来了,为什么梁德友会突然跳楼?又为何在临死前在楼道内撒钱?大家想不通!

警方接到报案后介入调查,结果却在梁德友家中,竟然发现了李淑萍的尸体。李淑萍死于机械性窒息,在她的颈部,警方还找到了梁德友的指纹。因此警方可以确定,李淑萍是被丈夫活活掐死的。这个大家更疑惑了,梁德友对李淑芬的好大家都看在眼里。

或许是因为孩子的事情,梁德友始终对李淑芬有些愧疚,因此对她几乎是言听计从,不仅将工资卡上交,还在房车上添加了她的名字,又经常送她一些衣服礼物,每次回来还会带她喜欢的甜点,听说李淑芬头痛,还专门给她学了按摩,算是百里挑一的好男人了,可为什么梁德友要这么做?或许从一封遗书上可以找到答案。

2009年,60岁的梁德友正式退休,他也开始和妻子商量着,该怎么处理身后事。夫妻俩没有孩子,但这些年工作却攒下了几十万的存款,如何处理这笔钱,以及如何解决养老的问题,是一件大事。



“依我看,这些钱就交给基金会,我们俩老了干脆搬到养老院去住,那里清净!”

梁德友对将来显然是有所规划的,可妻子李淑萍却不同意,她认为时间还早,以后有的是时间,没必要早早为这些事而烦心。而且她也不喜欢养老院,总说自己还年轻,还让他也不许想,说他会长命百岁。梁德友一向对妻子言听计从,见此情景,也就不再坚持,他也不想因为这些事和妻子发生矛盾。一转眼7年过去了,已经67岁的梁德友身体越来越差, 时不时生病住院,他不得不开始考虑自己的身后事。

某天中午,李淑萍和几个老友出去散步,梁德友独自一人在家打扫卫生。平时都是妻子搞卫生,但梁德友这天突然一反常态,主动拿起扫把拖把劳动了起来。

在打扫卫生的途中,梁德友还发现了一个特殊的文件夹。文件夹摆放在衣柜最里面,平时似乎很少拿出来,表面都有些发霉了,梁德友见状就将其拿出来晒晒太阳。



搞完卫生后,闲来无事的梁德友,看到了阳台上的文件夹,一时间感到好奇:这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自己之前从来没有看到过,也没有听妻子提起,他有些好奇,无聊的梁德友,拆开了文件夹,抽出里面的一叠纸,开头的几个大字瞬间吸引了他的目光。

“遗嘱?难道是妻子立的?她不是最反感这些事吗?”

感觉不对劲的梁德友,当即仔细阅读了起来。可当他看清妻子遗嘱受益人那一栏时,顿时瞳孔猛缩,整个大脑一片空白,片刻后才出现一个疑问:“怎么会是他!”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