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三亚凤凰岛填海工程内幕:原环保厅长受贿500万当“内鬼”

0
分享至

第三轮第一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进驻五省正在深入查实突出生态环境问题之时,此前两轮中央环保督察啃下的“硬骨头”项目——三亚凤凰岛二期工程拆除整改因两大官媒的报道,再次引发关注。

三亚凤凰岛二期工程从2014年开建,2016年主体填海完成,形成人工岛,因破坏生态被两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点名整改,直至2022年3月拆除。凤凰岛二期拆除整改为何久拖不决?

12月1日,《人民日报》刊发记者调查文章《海南三亚凤凰岛二期工程——拆除整改持续推进》,披露了凤凰岛二期工程建设和整改过程中两个“大老虎”政绩观错位、在项目实施中存在利益输送与失职渎职行为:时任三亚市长王勇强求政绩、显绩,推动凤凰岛二期工程立项建设;时任三亚市委书记童道驰被相关企业股东拉拢腐蚀,接受对方安排的奢华享受,收下贵重财物,对二期工程拆除整改“避重就轻”,希望能蒙混过关。


图为12月1日《人民日报》版面,刊发了涉三亚凤凰岛填海工程的调查文章

除了这两个被判处无期和死缓的“海南虎”,《人民日报》文中指出,海南省、三亚市还有个别单位有关负责人也收受凤凰岛二期工程相关企业股东财物,替他们说话,帮他们“推销”替代方案,20名领导干部被追责问责。

时任海南省生态环境保护厅党组书记、厅长的邓小刚就是被问责的厅官之一,不仅没有履行好绿水青山“守门人”的职责,反而成了吃里扒外的“内鬼”。

12月6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靠环保吃环保 欲无度节不保》,剖析了邓小刚严重违纪违法案,披露了其对中央环保督察反馈的凤凰岛围填海等重点问题整改督办不力,为老板朋友打招呼,干预行政执法,一次收受“感谢费”高达500万元的内幕。


图为12月6日《中国纪检监察报》版面,点名时任海南省生态环境保护厅党组书记、厅长的邓小刚

三亚凤凰岛二期工程的前车之鉴,正在警示各地主政者:如何树牢新发展理念,树立和践行正确政绩观。

日前,正在进行的第三轮第一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通报了首批典型案例,被督察的5省均涉及生态破坏问题。从各省反馈来看,被督察五省的书记、省长纷纷到现场督导,部署相关整改工作。

王勇:力推凤凰岛二期工程,声称“发展是显绩,保护是潜绩”

凤凰岛一期工程填海36.53公顷形成人工岛,用于建设客运码头。2003年竣工后,附近海岸线便出现沙滩退化、珊瑚礁退化等现象。面对前车之鉴,在王勇任职三亚市长期间,凤凰岛二期项目仍旧被启动修建。

王勇于2008年9月至2014年10月任三亚市委副书记、市长。2012年,王勇推动凤凰岛二期工程立项建设,拟建国际邮轮港。不少干部反对,但他仍然坚持。


王勇强求政绩、显绩,力推凤凰岛二期工程,图为王勇出镜自述

“海洋部门提过不同意见,分管的副市长也提过不同意见,但是我还是坚持,发展是业绩,保护也是业绩,但是发展是显绩,保护是潜绩,所以我还是力推把二期能够批下来。”在今年1月8日播出的电视专题片《永远吹冲锋号》第二集《政治监督》上,王勇出镜自述。

王勇没有如实向海南省海洋部门通报凤凰岛一期造成的生态问题,致使二期项目海域使用权顺利获批,占海域面积1.12公顷的连廊,连接起凤凰岛二期与一期工程;他两次召开专题会议,要求特事特办、加快推进,使得凤凰岛二期项目于2014年4月启动。

2014年10月,王勇丢下“烂摊子”,调离三亚赴任海南省委统战部部长。2016年凤凰岛二期项目主体填海完成,形成人工岛,也就在这一年,王勇升任海南省政协副主席。

2020年7月13日,王勇任上被查。2021年10月,王勇因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其敛财高达9047.2259万元。

童道驰:收受相关股东两千多万元,对整改敷衍应付、明拖暗顶

凤凰岛二期工程填海形成人工岛,导致三亚湾西部岸线遭到侵蚀、珊瑚礁退化、三亚河污染加剧,引起两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点名,责令整改。

2017年底,中央第四生态环保督察组向海南省反馈督察意见,凤凰岛项目被点名批评并责令整改。


童道驰被指收受相关股东两千多万,图为其出镜自述

2018年,童道驰被任命为海南省委常委、三亚市委书记,正值中央要求对凤凰岛进行整改之际,但他不按要求执行经评估论证的包括拆除凤凰岛连廊在内的组合方案,而是擅自拿出了一个仅采用“三亚河口清淤、拓宽河口”措施的替代方案,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出要积极向上级争取不拆除连廊,要“保留凤凰岛的完整性”。

2019年下半年,中央环保督察组再次到海南督察,童道驰授意有关部门紧急制定拆除凤凰岛连廊的工作方案,但只是拿来敷衍应付,并没有任何实质行动,同时授意继续申请实施替代方案。2019年12月,替代方案被省政府明确否定,童道驰仍然明拖暗顶,不作实质整改。

童道驰在电视专题片《永远吹冲锋号》第二集《政治监督》中出镜自述:凤凰岛这个事儿涉及违规填海,然后就是地产。企业的股东肯定想办法接近你,一旦放松一点点,这个利益集团侵蚀就非常厉害。在没有认识这个相关企业之前,我觉得凤凰岛这个事儿最好不要理它,不碰它就好了,有畏难的情绪;第二个也怕担责任,就希望能够模糊地过关。

据报道,结识相关企业股东之后,他迅速从接受对方安排的各种奢华享受,发展到进而收下贵重财物,到案发时,已累计收受相关股东两千多万元。

2020年5月,中央环保督察组再次点名批评凤凰岛项目“修复治理大打折扣”;2020年7月,生态环境部到凤凰岛调研督察,到这个时候,童道驰竟还在授意下属重点介绍替代方案。他的种种反常之举引起关注,2020年9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他展开初核,11月1日对他立案审查调查,童道驰在三亚市委书记任上落马。

2022年6月2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童道驰犯受贿罪、内幕交易罪,被判决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他被查实受贿2.74亿余元。

邓小刚:一次收受500万“感谢费”,甘当“内鬼”帮企业蒙混过关

除了这两个被判处无期和死缓的“海南虎”,《人民日报》文中指出,海南省、三亚市还有个别单位有关负责人也收受凤凰岛二期工程相关企业股东财物,替他们说话,帮他们“推销”替代方案。

2021年8月,海南省纪委监委成立问责调查领导小组,对在凤凰岛项目中落实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整改不力、有关项目存在利益输送与失职渎职行为等开展调查,20名领导干部被追责问责。

曾任海南省生态环境保护厅党组书记、厅长的邓小刚就是被问责的厅官之一,他不仅没有履行好绿水青山“守门人”的职责,反而成了吃里扒外的“内鬼”。

12月6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靠环保吃环保 欲无度节不保》,剖析了邓小刚严重违纪违法案。


邓小刚妄图帮助企业蒙混过关,成了吃里扒外的“内鬼” 图据《中国纪检监察报》

邓小刚,1966年1月生,湖南武冈人,研究生学历,经济学硕士、公共管理硕士学位。他早年在国家计委工作,1994年在“十万人才下海南”的热潮中南下,调任海南省计划厅,后历任海南省发展与改革厅副厅长、党组成员,海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兼纪检组组长,海口市委常委、副市长等职。

2014年11月,邓小刚获任海南省生态环境保护厅党组书记、厅长。彼时,凤凰岛二期项目正在建设中。

2017年下半年,中央环保督察组督察海南,发现三亚凤凰岛二期工程项目建设严重破坏海洋生态环境,要求海南省做好整改工作。随后,海南省委省政府成立环境保护督察整改工作领导小组,由邓小刚具体负责环保督察整改工作的组织协调、推进和督办。在整改过程中,凤凰岛二期项目实际控制人曾某某为了应付整改和减少整改费用,请托邓小刚对该项目环保整改情况予以关照。面对巨大的金钱诱惑,邓小刚将公权私相授受,不要求项目方根据权威评估结论实施整改,不组织人员对整改情况进行检查验收,致使该项目从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措施清单中销号,邓小刚也“如愿”拿到了500万元的“感谢费”。

2019年7月,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再次指出凤凰岛二期存在的问题,明确要求海南整改。2020年1月,邓小刚再次应长期有利益勾连的曾某某请托,以在文件上批示、会商时直接表态等方式为项目方提供支持以规避整改。

2021年初,由于凤凰岛项目存在问题整改不到位,生态环境部工作组到海南调研,要求全部拆除凤凰岛二期项目、恢复原状。当时已调任海南省交通运输厅党组书记、厅长半年多的邓小刚仍不知悔改、阳奉阴违,依然想方设法帮助凤凰岛项目出谋划策,甚至亲自动手帮企业修改相关材料,寻找免于拆除凤凰岛二期项目的政策依据,妄图帮助企业蒙混过关,成了吃里扒外的“内鬼”。

《中国纪检监察报》文中指出,利令智昏的邓小刚,非但没能守住绿水青山造福一方百姓,反而大肆插手环境影响评价、环保工程等领域,与绿色发展理念背道而驰,把权力变成了与商人老板进行利益交换的“筹码”。邓小刚贯彻落实党中央关于生态环境保护的重大决策部署打折扣、搞变通,在环保督察工作中不担当、不作为、乱作为,放弃本应坚守的生态环境保护政治责任,严重破坏海南生态环境、败坏干部队伍风气,到头来不过是作茧自缚、成为罪人。

2022年7月28日,邓小刚在海南省地质局(海南省海洋地质调查局)党组副书记、局长任上落马。今年7月,邓小刚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五十万元。

第三轮第一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启动,5省被通报典型案例

一批落实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整改不力的官员被问责,拔掉了阻碍整改的“钉子”,凤凰岛二期工程拆除整改迎来峰回路转。历时260多天,至2022年3月,凤凰岛二期工程被拆除,比规定时限提前9个多月。

此后一年多,三亚湾及周边海域持续开展生态环境修复。今年前三季度的监测结果显示,这里的珊瑚覆盖率稳步提升,海域水质总体保持二类以上,持续向好。

王勇、童道驰、邓小刚,是海南环保反腐风暴中被查出的反面典型代表,凤凰岛二期工程整改则是前两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啃下的“硬骨头”项目之一。

2015年8月30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环境保护督察方案(试行)》,正式建立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制度。自2015年开始的中央环保督察已完成了对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两轮督察全覆盖,对20个省(区)开展了督察“回头看”,对两个国务院部门、6家央企开展了督察。

据生态环境部的统计数据,两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下来,共移交责任追究问题667个,被督察对象共追责问责9699人,其中厅级干部1335人,处级干部4195人,切实发挥了督察的警示作用。

截至2023年6月,第一轮督察“回头看”明确的3294项整改任务,总体完成率超过97%;第二轮督察明确的2164项整改任务已经完成超过64%。两轮督察共受理转办群众的信访举报28.7万件,已办结或阶段办结28.6万件。

经过此前两轮督察,一些重大突出问题整改取得明显成效。除了凤凰岛二期工程被拆除,还有甘肃祁连山从曾经的乱采乱挖、乱占乱建逐步恢复到林草繁茂、河清水畅,从大乱到大治;宁夏贺兰山无序野蛮开采行为得到有效遏制,历史“疮疤”逐渐愈合;昆明长腰山,滇池一、二级保护区内违规建筑已全面拆除。

目前,第三轮第一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已于11月21日全面启动。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陆续进驻福建、河南、海南、甘肃、青海5个省,开展为期约1个月的督察进驻工作。

在进驻动员会上,各督察组表示,督察将重点关注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生态文明建设重大决策部署落实情况;加快发展方式绿色转型、推动高质量发展情况,坚决遏制“两高一低”项目盲目上马情况和淘汰落后产能情况;区域重大战略实施中的突出生态环境问题;重大生态破坏、环境污染、生态环境风险及处理情况;环境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行情况;此前督察发现问题整改情况;人民群众反映突出的生态环境问题;生态环境保护“党政同责”“一岗双责”落实情况等。

进驻两周来,第三轮第一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深入一线、深入现场,查实了一批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核实了一批不作为、慢作为,不担当、不碰硬,甚至敷衍应对、弄虚作假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

12月1日,第三轮第一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通报了首批典型案例,从黄河流域的违规取水、毁林开垦,到沿海省份的损毁红树林、围填海乱象,被督察的5省均涉及生态破坏问题,旨在发挥警示作用,切实推动问题整改。

从各省反馈来看,被督察五省的省委书记、省长纷纷到现场督导,部署相关整改工作。比如,福建省委书记、省长第一时间作出批示,省长赵龙赴漳州现场督导整改。甘肃省委书记胡昌升、海南省委书记冯飞、河南省省长王凯等也都赴现场督导整改工作。

据《人民日报》报道,目前,首批5个典型案例涉及的地区和部门正在立行立改,确保整改成效经得起历史和人民的检验。

(资料来源:《人民日报》、《中国纪检监察报》、生态环境部官网)

撰文:梁建忠

责任编辑:戴丽丽_NN4994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南方都市报
南方都市报
换一种方式,南都在现场。
475524文章数 356372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