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厘岛旅行,老公不幸溺亡,可所有人都把矛头指向了我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和老公来巴厘岛度假,游泳的时候遭遇离岸流。

我得救了,他却不幸溺亡。

出事以后,所有人都把矛头指向了我,说他是我害死的,因为老公在生前做了不少对不起我的事。

但真的是我吗?

1

罗希死了。

死在巴厘岛冰冷的海水里。

当他被搜救队找到的时候,已经在海里泡了一天一夜,那张原本帅气的脸,早就面目全非。

不少闻讯赶来的粉丝,在警戒线外恸哭,大喊着罗希的名字,说没了他,他们还怎么活。

没错,罗希是一名红得发紫的大网红,他随手拍的一条与我和女儿的生活日常,都能获千万粉丝的转发和点赞。

我冷眼看着这群发疯的人群。

罗希走了,他们都活不下去了,那我和女儿怎么办?

助理过来问我。

“夏夏小姐,你要见……他最后一面吗?”

我站着没动,然后摇了摇头。

我记忆中的罗希,不是这个样子的,我不想记住他现在的样子。

没一会,罗希的遗体被带走,不少媒体记者把我团团围住。

“夏夏小姐,你能说说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你们是一起下海游泳的。”

“听说昨天是你们女儿蒂尼的6岁生日,为什么你们夫妻俩会抛下女儿独自来海边游泳,夏夏小姐,你能给大家说说吗?”

“夏夏小姐,在你和罗希先生新公司正准备上市的关键时刻发生这样的悲剧,对公司上市会有影响吗,您打算如何应对呢?”

“夏夏小姐,当初你是为了罗希才息影的,现在你打算复出吗?”

一个大块头记者直接冲到了最前面,怼在我的面前。

“夏女士,请问罗希先生的离开,真的只是意外吗?”



我原本一个字也不想说的,但是听到最后这句话,我还是忍无可忍了,抬起了头来。

我是对助理说的,嘶哑着声音就只说了一句话。

“让他们滚。”

那群记者被保安强行轰走,我被护送着回到两天前我和罗希下榻的酒店,这里,早就物是人非。

“你们都别跟着我了,我没事,我只想和蒂尼单独待一会儿。”

蒂尼是我和罗希的女儿,昨天是她6岁的生日,可是在昨天傍晚,她却永远失去了爸爸。

到现在,她还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没了,负责照顾她的阿姨说,蒂尼小姐哭闹了好一阵,吵着要爸爸妈妈,刚刚睡着。

我支走了房间里所有的人,然后坐在熟睡的女儿床边,用手抚摸着她的小脸颊。

直到这时,我的心脏才开始后知后觉的抽痛,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

我的肩头耸动,哭得不能自已,终于相信了这个事实。

罗希没了。

他真的没了。

我哭了很久很久,在我撕裂的抽泣声中,听到了急促的门铃声,一遍又一遍。

2

我稳了好一会儿情绪,这才拉开了房门,站在门口的,是一男一女两名年轻的警察。

“夏夏女士,您好,不好意思在这个时候打扰您,有几个问题我们想找你了解一下,方便吗?”

我请警察进了屋,负责记录的是一名女警官,叫叶籽,她的眼眶红红的,看起来好像刚哭过。

她说,她也是罗希的粉丝。

说起罗西的离开,她花了老长时间才平复了自己情绪,然后才开始做笔录。

“夏夏女士,我们将对你做一个笔录,接下来你所说的每一句话,请务必保证绝对真实。”

我点了点头,·只想他们问完后尽快走。

“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蒂尼还在里边房间睡觉,希望不要吵到孩子。”

叶籽转动着手里的笔,眼神犀利看向了我。

“夏夏女士,请问昨天你是和罗希先生一起到达的海边吗?”

我撇过头去,这些话,我已经说过几遍了,可他们依然还要问,一次次撕开我的伤口。

“不是,下午的时候,罗希出门去见了一个朋友,我在酒店陪蒂尼,准备她晚上的生日宴。”

叶籽步步紧逼。

“那你知道他在什么地方、见的什么朋友吗?”

我的情绪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撕扯着头发,眼底带上了哀求。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罗希的朋友多,平时,我并不干涉他的自由,去海边游泳是我们提前约好的,他没有迟到,这就够了。”

叶籽却拿出了一张照片,摆在我的面前,照片上,是罗希搂着一个妖娆风情的女人,在酒店门口。

这个女人我认识,她是罗希的前女友刘露。



“我们已经查清楚了,罗希昨天下午出门后去找了她,就在离你们这儿不远的皇家酒店,待了足足四个小时。”

我的手指一抖。声音嘶哑,眼底带上了歇斯底里。

“你们想要说什么,这和罗希的意外离开有关系吗,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告诉我这些,如果你们只是问这些,那么请离开,我不想知道。”

叶籽试图安抚我的情绪。

“夏女士,请冷静,不是你避而不谈这件事就不存在,我们需要查清事实的真相,还原罗希先生离开的真相。”

我一下瞪大了眼睛,难道罗希的死不是意外吗?

可是,当时我们一起下海,周围也有别的游客,当时,所有人都没注意到这片海域有离岸流,大家都被卷在里边。

我眼睁睁的看着罗希被海浪卷走,再也找不到,好在我被旁边的人抓住,才没跟着他而去。

他怎么可能是被人谋杀的呢。

我拉着叶籽的手,指甲几乎掐进了肉里。

“告诉我,杀害罗希的人是谁?”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那名男警官说话了。

3

从进屋开始,他的眼睛就一直没离开过我,但是一直沉默。

此刻,他盯着我的眼睛,说得一字一顿。

“夏女士,你也觉得罗希先生是被谋杀的吗?那你说说看,你最怀疑的凶手是谁?”

我被问得一愣,这不是他们刚刚说的意思吗,怎么现在反倒反问起我来了。

我的情绪再也绷不住了,失声痛哭。

“我不知道,求求你们了,我只想一个人安静地待会儿,如果有任何结果,请告诉我。”

我试图站起来,却在刚刚起身的时候头晕目眩,然后又跌坐在了沙发上。

“你们是不是怀疑刘露?没错,她是罗希的前女友,这么多年了,他们还藕断丝连,这些不是大家都知道吗,在我生下蒂尼的时候就被媒体拍到过他们约会的照片,可我不在乎,因为我爱罗希。”

“所以,我没怀疑任何人,即使罗希在离开之前去见了刘露,我也没怀疑过她。”

我用手撕扯着头发,表情痛苦,但我说的是真的。

当时他们的私情曝出来的时候,即使全网粉丝都支持我离婚,我还是舍不得。

许是见我现在的情绪实在不适合做笔录,两人打算离开。

“夏女士,如果你想起什么来了,随时告诉我们,有了新的调查结果,我们也会和你沟通,请节哀。”



我无力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离开,这一刻,我只想一个人待一会。

谁知那男警官在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冷不丁问了我一句。

“夏女士,罗希先生的心脏好吗?”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问,罗希偶尔有心动过速的情况,这是在半年前才发现的小毛病,医生都说了,这就是小毛病。

为了不影响罗希在公众面前的形象,这件事,几乎没人知道。

我心头再次慌乱了起来,昨天,罗希看起来很正常,难道他的离开,和他心脏的小毛病有关系?

“你能把他的病历还有平时吃的药给我们一下吗?谢谢,请配合。”

这警官说得客气,却也不容置疑,我想都没想,就翻出了随时携带的那些东西,病历是电子版的,我也一起发给了他们。

这一刻,我也开始怀疑,罗希是不是真的不是死于意外。

“能告诉我,罗希的死因吗?是不是真的有人害的他,到底是谁?”

叶籽说得斩钉截铁,却也讳莫如深。

“希望夏女士能配合我们后边的工作,毕竟罗希先生是公众人物,他的死,不单单对你,也要给所有热爱他的粉丝们一个交代。”

两人走后,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窒息和虚无,就好像整个人都被抽空了一样。

我胡乱地抹着脸颊上的泪,却越抹越多,然后把自己蜷缩在沙发的一角。

会是谁,会是谁要害罗希?

为什么,不让我跟着罗希一起被海水卷走,让我也死了算了,却留下我来受这样的折磨。

我突然想到了蒂尼,是的,我还不能死,我还有蒂尼。

突然一双小手从背后抱住了我,蒂尼软软的身子靠了上来,她靠在我后背呜呜哭了起来。

“妈妈,他们说爸爸没了,这不是真的,是不是 ,我要爸爸,呜呜,爸爸。”

我的心脏抽痛,孩子什么时候醒的我都没发现,我把蒂尼紧紧抱在怀里,说不出一句话来。

如今,就只有她和我相依为命了。

“蒂尼不哭,有妈妈在,妈妈永远都在你身边,一直陪着你。”

我这就这样抱着蒂尼在沙发上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可能是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我再次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吵醒。

站在门口的是叶籽警官,就只她一人,她说得言简意赅。

“夏女士,你跟我们去一趟警察局吧,有了新的证据,罗希先生可能死于一场蓄意的谋杀。”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