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赶种猪,留守妇女们的要求可真多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

那天中午,我正在午睡,睡梦中我梦到一位非常漂亮的留守妇女趁我刚给她家母猪配完种,就一把把我拉进她的卧室,急吼吼地朝我啃来……可就在这关键时刻,我的手机铃声突然把我吵醒了。

我极不情愿地拿起手机,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流利的普通话,声音温柔清脆,她说:“刘师傅吗,我家的母猪不吃又不睡,一直叫个不停,它是不是该配种了?”

我害怕白跑路,忙问:“你确定?”

“我……我也搞不太清楚?我第一次养母猪,还不太懂。”

“它的桃子有没有红肿?”

“什么桃子?”

这是我们这儿的土话,我不便解释,便挂断电话,拿好装备骑上摩托车匆匆出发了。

那年的猪肉正是有史以来最贵的时候,我爸搞了个畜牧公司,他给我安排了一份差事——当一名赶猪匠。

在以前,赶猪匠干的就是赶着一头种猪翻山越岭,上门去给人家母猪配种。可随着技术的进步,现在的赶猪匠都改为骑着摩托车上门人工授精了。

这个职业虽然不大受人待见,但妙在不但很挣钱,还有机会勾搭一些留守妇女,所以我很快适应了。

在农村,未婚姑娘很少,像我这种长相一般的人,想找个对象特别难。于是,我只能把目光对准了那些留守在家的少妇……

那两年,猪价飞涨,留守妇女养母猪的很多,于是我的手机号码便像雪花一样飞到她们的手机里。

我把摩托车开得飞快,想象着电话里头的女人骂我“你真坏”时那一脸羞红的样子,我身上就像打了鸡血。

她声音那么清脆悦耳,年纪应该不大!说不定又是一个俊俏的小媳妇儿……

2

开了半个多小时,总算到地方了。

这是一栋小平房,平房旁边新盖了几间猪舍。我停好车打了电话,猪舍里走出来一位俏丽的小佳人。

她系着围裙,戴着袖套,身材匀称紧致,一张脸吹弹可破,白白嫩嫩的,晶亮的眸子上下翻飞之间显得格外动人,看样子也就二十七八岁年纪。

她笑盈盈地问我:“师傅,你是来配种的吗?”

我想调戏她一下,就故意道:“不,我是来看桃子的。”

“哦哦,我圈里那么多桃子,你想摘哪个就摘哪个。”

这女的,行啊,一下就怼回来了。我干笑了几声,“可我只看上圈外的啊,就不知让不让摘?”

她的脸一下红了:“你只能摘圈里的,你看上哪个,尽管摘。”

看来嘴巴上是讨不到便宜了,我只好正色道:“别开玩笑了,我们还是干正事儿吧!”

她在前面带路,领着我走到猪舍里,猪舍不大,里面养了二十多头大肥猪。她指着一头坐立不安的母猪说:“就是它,你看它是不是发情了。”

我指着母猪尾巴下面那又肿又红的一团说:“这个在我们这儿,就叫桃子,判定母猪有没有发情,看它这儿就知道了。”

“我也是第一次养母猪,这个不怎么懂。”

“你不懂,那你还养那么多?”

“我哪想养,是我老公看到这两年的猪肉贵,想创业,这不,刚把这个搞起来,他却转身跑了,把这烂摊子留给我。”

“他跑了?他把你丢在这儿跑了?”我有些惊讶。

她点点头,说:“上个月,他之前的一个朋友给他介绍一个好工作,说在一个大厂当安保部部长,他心动了就去了,家里的这个烂摊子也来不及处理,只好给我打理了。”

母猪发情得厉害,正是配种的好时机。可我面对着眼前这位俊俏的小媳妇,我居然有点害差了,我下不去手。我就说:“我这就给你的母猪配种,要不你回避一下?”

“我为什么要回避呢?我正想学点经验呢?”

“不不不,我怕你害躁。”

“没事儿,我又不是小女孩儿。”

我只好掏出工具翻身爬进猪舍,她又问我:“它会不会咬你?”

“不会,它乖得很。”

“可你是人,不是猪啊!它……”她说到这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小妮子越想越歪,我真恨不得打她两下,可是看到她吹弹可破的脸和玲珑有致的腰,我怎忍心动她。

我拿起人工授精的导管,然后抬起头对她说:“你还是回避一下。”

可是她马上就怼道:“我为什么要回避?我不看着,你没把这个打进去,猪没配上我找谁去,我不是白白花了150块钱吗?听说这个东西金贵得很,你怕?要不,我来?该怎么操作,你说!”

她翻身进了猪舍,一把从我手里抓过导管。然后在我的指导下,把管子捅进猪的那个地方,然后捏了捏管子后面的气压球,公猪的种子便缓缓注进了母猪体内。

我暗叹,这娘们真他妈是女汉子。

随后,她递给我150块钱,然后说:“这么一下就150块钱,你们这钱也太好赚了。”

“容易,你不知我们家公猪每天有多累,一颗种子一滴血,你知他每天都吃什么吗?吃鸡蛋,吃鱼粉,每顿都比人还吃得好呢!”

接着她便邀我去她家里坐坐喝杯茶水,她还想请教我很多养猪方面的问题呢!

我假意推辞了一下,便随她来到猪舍旁边十多米远处的小平房。房子虽然不大,但里面收拾得还算干净,她把我带进客厅,然后就招呼我坐下了。

她洗了手便开始泡茶,她站起身弯腰给我沏茶的时候,前面的领口一下敞开了,我顺便往里瞅去,里面胀鼓鼓的,又大又圆,我心里顿时一个激灵,忙惊慌失措地别过脸去,她似乎也察觉到自己走光,顿时一张脸通红,忙一只手去捂胸口,一只手倒茶。

我忙说谢谢,然后说:“你真能干,一个人居然养那么多猪,听口音你应该是外地的吧!”

“没错,我是广西的。”

“你怎么就嫁到我们这儿来了?”

“还不是稀里糊涂就嫁过来了,唉,一切都是命。”她叹了口气。

闲聊了几句,我问起她的名字,她说她叫韦秀琴。我和她开了几句玩笑,她就问:“你干这个,是不是有时候都不收人家的钱啊!”

“都收,哪有不收钱的。”

“你要是遇上那种年轻貌美的小寡妇,人家不给你钱怎么办?”

我尴尬地笑笑。

她吃吃一笑道:“我知道你了,给猪配,要钱,如果顺便给人……那就是不是可以商量了?”说完,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我,盯得我脸都发红了。

3

“你这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呢?男人的小蝌蚪就真那么不值钱吗?……听说有些医院采种子,一次给好几千啦!还有漂亮小护士帮忙。”

我和她飙了一阵段子,就站起身告辞,她跟着我走出来,突然问道:”我可以搭一下你的车么?”

“可以啊!你要去哪里?”

“我去镇上买点东西。”

在农村这种偏僻小地方,交通全靠摩托车。她男人不在家,而她又不会骑车,那上个街确实不方便。

我没有推辞,让她上了摩托车。老实说,从这里去镇上的路有点绕,但我却很乐意干这件事。男人嘛,就是让后背蹭蹭也是有趣的。

那段路很烂,坑坑哇哇高低不平,她坐在后面差点要被弹下来,我忙说:“要不你靠前一点,抓住我的衣服。”

可她不为所动,仍坐得很靠后,可是摩托车就那样,越靠后,重心越不好掌握。我用力握紧车头,摩托车仍摆来摆去了,我开得心惊胆战。

在一个转弯处,一辆大车驶过来,我手忙脚乱,忙调整方面,可是因为路面湿滑,摩托车一下摔在地上,我爬起身,发现脚踝处擦去了一块皮,我活动了一下,还好没伤到筋骨,可秀琴却没那样幸运了。她躺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膝盖痛得哎哟哎哟直叫。

这时候我也顾不得许多了,抱起她再次坐到车上,然后命令她:“你抱紧我,我带你去看看。叫你往前坐些,你就是不信,你知道吗,你越往后,车子越摆,车头就更不稳。”

这回她总算乖了,紧紧抱着我,前面的两个大灯也亲密地抵在我背上,让我有一种很异样的感觉。

我拉他到镇卫生院检查了一下,还照了个片子,还好没伤到骨头,不用住院。医生给她开了些药,有吃的,有擦的,只是她不能走路了,一走膝盖就钻心地痛。

医生叮嘱她卧床休息。我付了药费,便又拉住她回家了。



一路上,还好她并没怪我。

摩托车开到她家,我扶着她慢慢下车,她挽着我的手,我免不了又碰到她的敏感部位,但此时的她早已无从闪躲了。我扭头看她,只见她满脸通红,一脸难受。

我忙问她:“你怎么了。”

她垂下头低声道:“快,快扶我去卫生间,我憋不住了。”

原来,这一路,她因为腿脚不方便,又不好意思让我扶她去上卫生间,所以一直憋着。天啊,这都多少时间了!

我扶她进卫生间,让她站在蹲便器上,扶住墙之后,我便退出了卫生间,随手关了上门。

可是过了几分钟,里面都没有动静,我又等了几分钟,秀琴在里面叫:“刘师傅,你快进来。”

我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我打开门,便看见……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