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我在代孕机构看到恐怖的事:孕妇生育的全过程,被做成了收费视频 | 我会拯救你13

0
分享至


大家好,我是陈拙。

有位女性朋友给我说过一句挺惊悚的话:

公共女厕所里,藏着让女孩万劫不复的东西。

说完她给我发了一条高价代孕的小广告。


类似于这样的。

幸亏现在大家防范意识提高了,所以经常能看到这些广告被涂改划掉,还被用来提醒其他女孩“爱自己。”

代孕这一黑产自打被公众关注以来,就面临着诸多争议。

但如果看不到风暴中心的当事人在经历什么,这样的讨论很难保持客观,也没有意义。

2019年,女社工侯小圣亲自暗访了代孕黑产,并遇到了一个代孕妈妈。

她详细记录了,这个女孩在成为代孕妈妈后,被关在地下室里,经历了什么。


2019年初冬,我走进了维州市中心的一家产后康复机构。

有人告诉我,就在这家漂亮的粉红色建筑的地下,有一家非法代孕中心,关着十几名孕妇。她们的吃喝拉撒都被人严密监控,防止逃跑。

我在网上搜到了这家代孕机构的网站,网站上最显眼的位置写的是“诊所”,下面一行小字写着“成为父母”。

我填了表格,冒充了一个“怕疼不想生孩子”的女性,很快被一个电话邀请来到这里。

一楼大厅宽敞明亮,放着舒缓的音乐,墙上海报写着“女性力量”,海报前,一个穿着黑夹克的男人在等我。

他把我带到前台,给了我一堆表,一边看似不经意地问我,在澳大利亚是做什么的?为什么想生孩子?有没有结婚?我按照自己的“人物小传”一一回答。

直到他问到我是怎么知道他们的。

我想了想,说是朋友介绍的。他问我哪个朋友?我说凯莉。他又问哪个凯莉?

我一时说不上来,男人盯着我看了一会,突然把表格从我手里抽走,让我下次再来。

我心里一沉,虚张声势地说,是我在跟你约时间还是让凯莉跟你约时间?

他只做了个让我出去的手势。

我站起身往外走,临出门时,不甘心地回头看了一眼,正对上那个男人怀疑的目光。

我不知道,是否就在此刻,就在我的脚下,有十几个女孩正在静静地坐着,听着瑜伽房里的音乐声,望着地下室天窗的一线阳光。

我是一名留学澳洲的司法社工,但也是一个25岁的女孩。不得不承认,这一刻,我有点害怕了。


接触这起案子,是因为一个名叫妮可的失踪女孩。

那起案子从开头就透着诡异——因为来报案的人,妮可的姐姐,行为非常古怪。

由于没有执法权,我们机构很少接失踪案,但这个姐姐却在一个周一下午冲进大厅,说她妹妹妮可失踪一周了,报了警警察不管。

我打遍了附近警局的电话,想问问情况,结果却发现根本没有报警记录。

被我戳穿谎言后,这个姐姐直接落荒而逃,回去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妹妹已经回家了。

我说是吗,那让你妹妹接电话,她说妹妹睡着了。

我越聊越觉得不对劲,这时一个男人抢走了电话,他说他是妮可的姐夫,让我“少管闲事”,接着就挂断了。

我反手就报了警。

一周后,警察通知我去认人。他们没有在姐姐的家里找到妮可,而是在一群流浪汉中找到了她。

流浪汉们说,这姑娘来了一个多月了,除了一身衣服什么都没有,和他们一起睡在烂尾楼里,他们也不知道她的来历。

我到的时候,妮可正坐在一家麦当劳门口的椅子上发呆。初冬的天气,她只穿了一条单薄的裙子和一双拖鞋,冻得脸色铁青。

但即使这样,她竟然还是很漂亮,五官立体,额前的碎发挡住眼睛,有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我买了一杯热咖啡给妮可,蹲在她面前,等她开口。

好半天,她才吐出一句话:“救我。”

妮可说,她被人强迫代孕,被关在了一个半地下室里,她是从那里跑出来的。

她两只冰冷的手紧紧抓着我,眼神慌乱,说话上句不接下句。我试图搞清楚状况,提起了那天找我报警的人,也就是她的姐姐凯莉。

没想到,妮可一听到这个名字,眼睛突然睁大,接着狠狠甩开我,站起身往后躲,一边大声尖叫,喊着警察。

警察冲过来把我拉走,我只来得及回头看妮可一眼。警察给了她一条毯子,我给她买的那杯咖啡被丢在地上,还冒着热气。妮可低头拽着自己的裙子,盯着地面。

我才发现,她穿的是一条孕妇裙。


警察把妮可送到了医院,检查发现,她正怀着三个月身孕。我再次赶往医院。

鉴于之前被误会过,我一进门就先跟妮可解释,说我不是你姐那边的,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你可以告诉我。

事实上,我觉得她姐姐很可疑。

而妮可听到“姐姐”这个词,再次露出痛苦的神情。

她说,逼她去做代孕的凶手,就是她的亲姐姐凯莉。


在澳大利亚,并非全部代孕行为都是非法的,只有商业代孕才可能被判刑。但如果是逼迫、囚禁代孕,就更是另一个层面的事情了。

妮可说,姐姐凯莉偷拍她洗澡换衣服,用裸照威胁她去代孕,把她送到了市中心一家产后康复中心的地下,关了整整十个月,房间里都是尿骚味和蟑螂老鼠。

她近乎歇斯底里地喊:“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们快把她抓起来吧。”

我很严肃地告诉妮可,我们需要取证、询问、问讯、抓捕,还需要她作证、出庭,这些环节之后才能实施逮捕。

妮可还是反复问,有没有更快的办法?

我只好在病房里就开始取证,我问妮可,威胁的裸照和聊天记录有吗?

妮可说在她姐姐手机里,让我们抓了凯莉就知道了。

我问那你知道你姐姐拿了多少钱吗?你知道她的账户吗?

妮可支支吾吾,不说不知道,也不说知道。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转账记录可以作为逼迫代孕的证据,也可能是自愿代孕的证据,如果妮可曾经收过钱,她也会被认定为从犯。

我安慰妮可说,你只要说实话,我们记录下来,在打官司的时候做陈述,会尽量对你有利。

妮可憋了半天,说自己可能分了一点钱。

我问她一点是多少,她掏手机,说去账户里查查,在屏幕上点了半天,又说病房里信号不好。

但她床头有一盏灯,从灯罩反光里,我清楚看到她根本没点进银行app,她只是胡乱在界面上点进几个app又退出。

我突然产生了一点怀疑。这个妮可,真的是被她姐姐逼着去代孕的吗?

很快,警方正式介入。妮可做笔录的时候,作为她的陪同社工,我也坐在旁边听着。

她跟警察又讲了一遍自己被逼代孕、代孕中心有多不人道等等,警察也又一次问了她有没有收钱的问题。

妮可偷瞄了我好几眼,警察大声阻止她,让她有什么说什么。

最终,她低头承认,她收了代孕费,一共14万澳币(约合66万人民币)。

我惊得从椅子上站起来。这是一个很高的价格,不太可能还有个姐姐从中“抽成”,妮可就是自己把自己卖掉的!

我知道,澳洲其实有不少人会“自愿”参与商业代孕,觉得成本低,来钱快。我很不能理解这种想法,更不能理解妮可,为什么要用自己代孕的事情栽赃姐姐?

警察警告地对妮可说,你姐姐凯莉已经被捕,我们马上就要去询问她,有什么话你想好再说。

妮可看看我又看看警察,突然说,如果我是“自愿”的,你们就不抓她了吗?


妮可说,她有证据证明她的姐姐凯莉和代孕机构有勾结。

妮可做代孕,最开始就是被姐姐凯莉推荐的。

凯莉不知道在哪里找到了那家代孕机构,先去做了“卵妹”,也就是有偿捐卵。回来后她说觉得很轻松,是个挣钱的好路子,力荐妮可去。

但不知道为什么,妮可第一次代孕的体验和姐姐完全不一样。她被买家点名做“代妈”,要亲自在地下室怀胎十月。


妮可成为代妈的第一天她就后悔了,她受不了地下室的环境。但姐姐一直劝她,流产比分娩更伤身体,不如生下来,还能拿一大笔钱。

妮可坚持了十个月,终于完成“第一笔”。是剖腹产,因为买家不知道从哪听说,提前剖腹产对孩子好。

刚生完孩子,她就被接回地下室坐小月子,不到一个月后,她的第二个客户就来了。

机构里给她们“派单”的是个干瘦的男人,一口牙几乎全是龋齿,一说话一股恶臭迎面而来,他凑近妮可说,你挺幸运的,这次客户指定你,要求孕母怀孕母生。


这是最贵的一种模式,但也是最痛苦的一种模式,要取卵加怀孕加分娩。

妮可不敢直接拒绝,怕得罪机构拿不到钱。她借口后背疼,在机构里又喊又闹,要求把她送到医院。

机构最终答应送她去一个私人按摩所。送她去的人睡着了,她从男人身边溜过,一口气跑下二十几层,躲到了旁边一家便利店里,等到天黑再继续逃跑。

当时妮可身上只有手机和几张纸币,加起来只有一百多,她又冷又饿,最终躲进了一家小旅馆。

第二天,姐姐就开始给她打电话,留语音信箱,发消息,先是问她是不是出去玩迷路了,又问她是不是在机构里和人吵架了。

妮可不敢回复,怕姐姐失望。

姐姐说你先回家,咱们一起想办法,还说如果妮可真是被代孕机构的人欺负了,她就要去闹。每一句都像她们从小时那样温柔、可靠。

有天早上,妮可看见姐姐发来短信,问她住在外面有没有换洗衣服。她突然哭了。

她分娩后的恶露还没有排完,没钱买卫生巾,只能用毛巾垫着,每天早上起来洗一遍。有时候晾不干也要硬垫,她觉得自己身上特别难闻。

妮可接了姐姐的电话,感觉心里涌起无限的委屈。她问姐姐可不可以帮她和机构的人说,她以后不再接单了。

凯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说马上来接她。

妮可回到家后,凯莉先是安慰她,接着突然拿出了一份合同,说这是自己替妮可签的,合约内容是五年内不能跟机构解除劳动关系,如果违反就会被机构“处理”,最终可能会坐牢。

妮可真的信了有这么份合同,她的反应是不高兴,撒娇闹着要姐姐去处理合约,反正她就是不回去。

直到有天下午,她和姐夫坐在一起,聊到这件事,姐夫突然点开了一个网址给她看,说你不知道吧,你的视频已经在网上满天飞了,你不回去的话,后果还会更严重。

她看到一段视频,是从很低的视角拍摄的,视频里的她正坐在床上换睡衣。视频里可以清晰地看见她的脸,和微微凸起的肚子。

和自己的姐夫坐在一起观看偷拍自己的视频,妮可说,当时她的第一反应是羞耻和恐惧。

她问姐夫视频是从哪里来的,姐夫说,就是他从视频网站上随手刷到的。

他告诉她,这在色情网站上有一个专门的标签,就叫“孕妇色情视频”。

姐夫没有细说,妮可自己上网查,发现这类视频确实有很多,但姐夫看的那个网站上所有的视频,背景都是妮可最熟悉的那个地下室。几乎每一个她熟悉的孕母,都出现在了镜头里。

那个网站,就是她去的代孕机构开设的。

听到这里,我立刻明白了妮可为什么怀疑姐姐——哪有这么巧,姐夫就刷到妹妹的视频?如果是我,确实会怀疑偷拍甚至代孕产业背后,都有姐夫甚至姐姐的操纵。

但妮可告诉我,这还不是她开始怀疑姐姐的节点。


网站上分付费内容和免费内容。免费的就是一些起居日常的直播,吃饭、按摩、换衣服;付费的部分是按房间分的,比如厕所。

更恐怖的是,她发现这里面还有一小部分买家,喜欢看“分娩直播”。

他们可以选择定制购买某一个“主播”的分娩视频,或者也可以按类型选择,是想看一层层剖开肚子的剖腹产,还是想看宫口收缩的自然分娩,只要钱给够,甚至可以直播。

直播视频一条4999澳币(约合2.3万人民币)。

就在她被打了麻药被一层层剖开的时刻,有一个摄像头正对准她的裸体拍摄。

他们在每个环节,榨干一个女人的所有“价值”。每个环节,都有人愿意当买家和卖家。

妮可没有找到偷拍姐姐的视频,她觉得可能是姐姐代孕的时间比较早了。她把其中一部分陌生人的视频给姐姐看了,姐姐有些震惊,说不知情。

她相信了,当即摩拳擦掌要替姐姐和自己向机构索赔,并要求下架视频。

最初她开价,要求给姐姐和自己各赔偿8万澳币(约合38万人民币)。机构很爽快地答应了。

但他们在另外一件事上争论不休——妮可要求下架的不只是自己和姐姐的,而是所有人的,少一个她都不和解。

机构说,我可以给你赔钱,下架你的视频,但你不好管这么多吧。这些视频都有买家指定要,全部下架对我们损失太大了。

妮可则认为,她们所有孕母,都是签了合同、为了报偿,自愿来代孕的,但偷拍是合约外行为。所以这些视频必须被删除。

说实话,我不支持代孕,我不认为有人“自愿”,就可以把自己放到秤上按斤两卖,但我仍然被她这一刻表现出的勇气和责任心打动。

这姑娘有自己认可的道义,而在她的道义之上,她绝不自私,会把其他人的利益和自己的一样重视。

为了取证,妮可甚至自己注册了网站会员,买了个一次性手机卡,装买家,联系网站客服要买“更私密的”视频。

网站客服说定制视频要出示播放记录和充值记录,妮可忍着恶心,花了几天把全部免费视频看完,又充值解锁了一大堆视频,成为高级会员。

她把高级会员能看的视频几乎全录了下来,作为证据。

后来我看到这些视频时才发现,因为不会设置电脑,所有这些视频都没有声音;还有一些网站设置了反录屏程序,她存下来的直接就是几十分钟的黑屏。

她用很笨的办法,坚持不懈地和机构拉锯,每天都往机构跑,堵在门口问他们想怎么解决。

接待她的人一度松口说正在商议了,但紧接着有一天,他们的态度突然变得很强硬,说你已经拿了赔偿了,我们不用再谈了。

妮可才知道,姐姐凯莉背着她偷偷找了机构负责人,提出不用删视频,自己可以代表妹妹接受赔钱和解。

妮可回家质问姐姐,姐姐说,反正那些视频不可能删的,谁知道他们有没有备份?最后的结果就是既没拿到钱也没删视频,还不如抓紧钱。

凯莉把支票递给妹妹。妮可说,当时她气坏了,想学电视剧那样把支票撕烂,但想到是16万,理智上根本下不去手。

她把那张薄薄的纸放回桌面上,姐姐的目光跟着移动。

妮可看见支票旁边放着姐姐常用的账本。从她们开始做代孕起,姐姐就在用这个账本记她们的收支,现在那个账本上已经写了一个大大的“80000”,后面一个加号,代表收入。

妮可突然觉得无比荒谬。因为那个账本的最终目标,是她们姐妹俩想买一套房子,住在一起。

据我所知,在澳大利亚,买房并不是一件非常刚需的事情,所以她一说这件事,我反而突然明白了她的感受。

我见过她的妈妈。因此我知道,对妮可来说,这应该是她作为一个孩子,第二次被抛弃。


在姐姐凯莉刚刚闹出报警的乌龙的时候,我就查过她们登记的住址,结果发现这个房子正在被出售,而她们父母早已搬到了新家。

我去了一趟那个新家,找到了姐妹俩的妈妈。当时妮可刚从街头被找回,我还不清楚具体情况,就只告诉妈妈说妮可遇到了麻烦,上午刚被警察带走。

但那个中年女人既没有露出紧张,也没有惊慌,只是很平淡地盯着我,说她管不了,“妮可有个姐姐,你找她吧。”

我很惊讶,说妮可又不是她姐生的,你们是把小孩子给大孩子养了,自己当甩手掌柜吗?

女人也不反驳,只一个劲儿摇头,说姐妹俩都二三十岁的人了,自己不想管也管不了。

这对父母与两个女儿之间的关系,似乎比陌生人还要疏远。

妮可告诉我,她们是偶然看到土地开放商寄来的信,才知道自己爸爸妈妈要卖房。

姐姐凯莉试着问过父亲,“你们”是不是要搬家,她爸说不知道,这些事儿我不管,你问你妈。

她们没有问。在妮可看来,这就是很明确的信号,爸爸妈妈不会带着她们搬家,她们得自寻出路。

但我没有在妮可的脸上看到太多对此的痛苦。在她看来,爸爸妈妈从小就是这样,而她真正依赖的对象,也从来不是他们,而是姐姐。

妮可记得,小时候她晚上经常很饿,爸爸妈妈却懒得起来做饭。姐姐带她用微波炉热牛奶,爸爸妈妈还会批评她们声音太大,吵到他们睡觉了。

于是姐姐发明了一种不用洗碗的“泡面”,直接在袋子里用凉水泡开,挤上番茄酱,拿笔当筷子,神不知鬼不觉吃完,两个人就不用饿着肚子睡觉了。

姐姐比妮可大一岁。再大一点上学的时候,老师会把她俩一起叫进办公室,让姐姐照顾一点妹妹,写作业什么的辅导一下。

甚至高中毕业做简历、大学选专业这些理应成年人出面指导的事情,也是凯莉带着妹妹跌跌撞撞地做完了。

被父母放养的姐妹俩,形成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一个扮演孩子,一个扮演妈妈。

但在我看来,这种关系显然有些不健康。因为年龄差,父母和子女之间会有天然的边界感,这种边界感能够帮助孩子在依赖之外培养独立性。而妮可和姐姐之间没有这种东西。

妮可没有自己的朋友,这么多年,同学们总是把话告诉姐姐,就当转达给她。

同学们对妮可的评价是内向、做事慢吞吞、说话不理人,而妮可也乐见其成。她觉得自己没有姐姐就是过不了。

当被父母赶出家门的时候,她们迅速决定,她们要一间自己的房子,姐妹俩的房子。

我想她们其实有一种潜意识,感觉到自己在父母家中像客人,这种焦虑感使得她们觉得必须要买房,不能接受租房、暂住、住进男友家等折衷的方案。

但同时,她们之间为零的边界感也使得她们坚决要住在一起,完全没有想象过没有对方的未来。

这可以理解为一种爱,但也是十分危险的爱。

但买房需要一大笔钱,而且是立刻要。而两个孩子唯一知道的方式,就是代孕。


我再一次想起妮可在病床上滔滔不绝、近乎神经质地,念叨着她在地下室吃的那些苦。

房间里没有空调,最热的时候孕妇们只能轮流坐在窗边凉快一会。

窗户很小,几乎是个天窗,她想站起来去够,但又因为肚子太重腿酸。她起了一身痱子,又痒又不敢挠。

厕所的马桶没人清理,她们只能用尿不湿,甚至尿不湿的数量都是有限的,有时候满了也不敢换,兜着一兜尿在身上,下身被沤得又痛又痒。

很多人孕反严重,房间里整天弥漫着呕吐物和胃酸的味道。她一直腰疼,夜里睡不好,会听见隔壁床的孕妇也在翻来覆去。

到了冬天,热水器又经常没有热水。很多孕母把瓶装矿泉水揣在怀里焐热,再拿来洗澡。

但瓶装水的数量也是有限的,拿来洗澡就没得喝,只能渴着,等待明天有人来送饭。

在医院听她讲述的整个过程,我的心里都在回响着一个声音:“这得多疼啊。”

2017年的时候,我有一个朋友生孩子,也是剖腹产。前一秒还在给我发微信,说好像要生了,后一秒就不回消息了。

我在澳大利亚赶不回去,急得浑身冒冷汗。直到第二天她才回消息,跟我打了个电话,她说她能感觉到肚子被一层一层切开,疼得无法思考,上麻醉也没有用,只想死。

我甚至会想起那个在医院里苦苦哀求打无痛,最终跳楼的产妇。她们不是开玩笑,是真的疼得想死。

而妮可“自愿”接受这些疼痛,为了那个和姐姐一起的家。

我有点想抱抱她。

我后来才知道,妮可第一次逃跑后,机构找到了姐姐,说如果她能把妮可找回来,说服妹妹继续干,以后妮可的代孕费就给她20%作为提成。

姐姐答应了。这就是她用假合约骗妹妹、默许丈夫用偷拍视频威胁妹妹、跨过妹妹与机构和解的原因。

当身体可以作为商品换取大额利益时,最亲密的关系也会松动。

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妮可,不确定她有没有通过别的渠道知道。

妮可“自愿”出卖自己的子宫换钱,但紧接着,当偷拍视频被销售、第二个买家预定她、代孕机构和姐姐商量她的价格的时候,她已经无法叫停了。

她唯一的办法是报复。

我没有和凯莉面谈过,但是和妮可,我越接触越觉得,她的情感模式像一个12岁的孩子。

这种模式的第一个特征是,她会依赖身边每一个相对年长的人,尤其是女性。

她出院后,我帮她找了一间安置房暂住。妮可走进房间,往沙发上一扑,然后就抬起亮闪闪的眼睛问:“你什么时候搬过来呀?”

我说这是福利房,你暂住是因为你现在怀孕,否则你本来应该被拘留的,作为非法代孕的从犯。

妮可撅着嘴。

我例行公事地跟她嘱咐一些诉讼相关的事,其中有一些需要她下决定,讨论到一半,她突然问我:“我要是决定不了,你能跟我住一晚上吗?我想好了跟你说。”

我说不能,她就很烦躁地说,那我不知道!甚至说你不是社工吗,不能替我决定吗?

这种模式的第二个特征是,她不擅长自己做决定。而第三个特征是,当她感觉到被遗弃,她会选择报复,报复的方式是伤害自己。


我最终见到妮可流浪街头,是因为她选择了一个很傻的方式,报复“背叛”了自己的姐姐。

下架偷拍视频的谈判被姐姐搅黄后,第二天一早,妮可自己去了代孕机构。

她对机构负责人说,她想通了,不再坚持要下架视频了,并且愿意开始“接单”。他们直接约了下一次取卵手术的时间。

到了那天早上,妮可躲在自己房间里给机构打电话,说姐姐把她关起来了,不让她去手术,姐姐嫉妒她总能接到单子。

机构真的相信了,安抚她在家等等,他们马上解决。

这个谎言只要双方一碰面就会被戳穿,为了防止机构真的来联系姐姐,妮可又连夜跑到了机构门口,等他们一开门就冲进去,说我从姐姐家逃出来了,我愿意配合你们。

机构当然乐见其成,很快为妮可安排了取卵手术。妮可在机构住下,还给姐姐发短信挑拨离间,说机构这次给的钱比约定的多,不知道怎么回事。

胚胎在妮可体内着床后,她最重要的一次报复开始了。

妮可看好了地下室的地形:出了她们所在区域的大门是一条走廊,走廊尽头还有一扇门,连接着外面假装是康复中心的大厅。

有三个不同的人过来给她们送吃的,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瘦小。

妮可记住了他轮班的时间,用之前攒的空瓶装满了粪便和尿,趁这个人双手搬着一箱水进门的时候,把屎尿往他脸上一泼,然后越过他,往外跑。

她只穿了一条裙子,拿着手机和一点零钱,在众目睽睽之下,冲出了“孕妇康复中心”。一旦来到地面上,就没有人再敢强行控制她。

然后她给机构负责人发了最后一条短信,说姐姐凯莉给她介绍了开价更高的机构,她就不做这单了,孩子她会打掉。

代孕机构唯一的软肋,就是赔钱。孩子没了,至少要给买家退回十几万,何况是她这么个有“订单”的孕母跑路。被泼了脏水的姐姐凯莉一定会焦头烂额,双方狗咬狗。

让他们不高兴,这就是她唯一的目的,也就是这个孩子唯一能想到的报复。

但是她忘记了,怀着孩子流落街头的是她自己。

妮可没有带任何证件,正规酒店民宿都不接待,甚至要报警。最后她不得不躲进了一间烂尾楼。

她学着流浪汉的样子,去快餐店拿人家剩下的吃的,去超市门口翻垃圾桶,还捡流浪汉不要的衣服穿。

而姐姐凯莉也确实受到了代孕机构的威胁,慌乱之下跑来社工机构,引起了我的警惕,最终让警察注意到了这起案件。

我问妮可,有没有想过如果警方没有注意到这件事呢?如果凯莉和代孕机构先一步抓到了你,让你一直生孩子直到还清债呢?

她紧紧抿住嘴,说不知道。


正式开庭时,我再一次见到了凯莉。她和丈夫一起被法警押着走进来,看到妮可时,她远远叫了一声妹妹的名字,但马上被制止和教育了。

妮可没理姐姐。她上了被告席。尽管我事先教过她好多次,但她在发言时还是情绪失控了,甚至大喊“我恨你们所有人”,被多次警告。

在法庭上,我听到了姐姐凯莉的辩词。

即使在法庭上,凯莉也仍然坚持,她觉得代孕没有那么痛苦。

我可以理解为,这是因为她只提供了卵子,只去了代孕中心几次,打促排针、取卵子,并没有像妹妹一样怀胎十月,就拿到了十几万。

但据我所知,取卵也是非常非常痛的。她需要把一根小臂长的取卵针,从下体刺入卵巢,扎8-10个孔。我看过网上有人写,麻药过去之后还会持续疼痛几周,“就像是拔智齿那种痛放到小腹里”。


取卵针长这样

这还不算前期打促排针准备手术的痛苦。激素过度刺激卵巢,轻的腹腔积液、全身水肿、终身不孕,严重的,会肾脏衰竭甚至血栓病死亡。

我无法判断,凯莉是真的不觉得痛苦,还是因为她后面所做的一切,她只能这么解释。

凯莉甚至说,如果她可以,她会选择自己去做第二笔、第三笔,而不是逼妹妹去。

但是,和妹妹火爆的“行情”不一样,除了第一次作为没有生过孩子的孕母被选中以外,之后再也没有人“翻她的牌子”。

我去代孕中心那趟,并没有进入最终选择孕母的环节。有负责过类似案子的同事告诉我,他们会给所有孕母拍公式照,写简历,让买家首先根据外貌、学历挑选。

选定之后,买家可能会对孕母进行面试,甚至还要做题测智力,满意就会付定金。

还有一个必要环节,是等待孕母来一次月经,跟之前记录的月经周期比对,以此观察她月经准不准。在代孕这个行业,月经周期准,不痛经的孕母被认为“品质好”,机构甚至能在正式成交之前再抬抬价格。

一项一项评价程序,好像在称猪肉,要肥的、要瘦的。

没有人在意她们童年最喜欢的一条河,大学里第一次心动的瞬间,长大后养的第一只宠物,看到的第一场大雪。

他们只会觉得妮可很漂亮,身材好,个子高,头发茂密,皮肤饱满透亮。而凯莉曾经非常自豪的那些比妹妹聪明、能照顾妹妹,在这里一文不值。

凯莉有没有觉得失衡,我不知道,但她确实觉得很可惜,妮可明明被两个买主预订,对方交了定金,她却不干了要跑。

她觉得自己做得并不过分,只是不挣白不挣,是妹妹没有想明白。

她的笔录里,还有一件小事我印象很深。

凯莉说道,初中的时候有一次体测,妹妹选了篮球,求她教,她自己也不会,带着妹妹胡乱练习了几天。

到了考试的时候,妹妹完成得一塌糊涂,全场哄堂大笑。有同学跑来拉凯莉,说你妹妹怎么这样啊。

凯莉记得,自己应和了一句:“她在家里也这么笨”。

维州最高法院进行了接近七个月的庭审,凯莉和她丈夫分别被判两年监禁。

妮可刑期比他们短,只有一年。

在判决下来之后,她还问过我,姐姐姐夫是不是没有机会被保释,她比他们提前出狱,这样她可以完全躲起来,再也不用看到他们,彻底摆脱。

她甚至问我,如果一定要坐牢的话,可以不和姐姐一所监狱吗?我说无法保证。

在入狱之前,我唯一来得及做的,就是陪妮可做一个决定:她肚子里代孕的孩子,为了报复姐姐而接受的那个孩子,要不要生下来?


面对这个问题,妮可的回答总是反问:“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呢?”多问两遍甚至会耍赖,“我不知道,别问我”。

但这一次,我坚持说,这是你需要做的决定。

我给她带了一本我们机构给新生儿父母做的学习手册,里面包含了孩子从一个月到十八岁的注意事项。

不仅包含孩子可能夜里哭闹、可能经历叛逆期青春期之类的“风险预警”,也包含美好的部分,比如孩子如何开始探索世界,如何学会站立行走,如何开始有好奇心,如何在幼年时期给父母全心全意的爱。

我带着妮可读了一遍整本书,读完我还没有说什么,她主动说,她要堕胎。她说,我根本不知道这个孩子是谁的,也没有把握对一个人负责。

我说,你知道吗,对一个人负责有时只是把他当人看,而不是当货物看。你记得那个代孕中心,如果生下一个有残缺的孩子,会怎么“处理”吗?

妮可迟疑地说,可能被扔了吧。

说着她突然哭了,她说她真的想好了,她想去堕胎,因为她根本对“这个孩子”没有任何感情,她现在没法“成为”一个母亲。

如果真的要有一个孩子,她希望自己能对那个孩子“负责”。

我给了她一根棒棒糖。

医生告诉我们,妮可很年轻,完全还有机会再次怀孕。我希望如果真有这个迟来的孩子,ta会有一个真正的“妈妈”和爸爸,而不是一个自己都没有长大的母亲。

妮可的案例,也为我们阻断代孕产业提供了新的思路。

打那开始,我们每个月都会排查20~30个色情网站,用爬虫工具筛选出“素人”孕妇色情视频,然后人工一一辨认,寻找那些偷拍、产房直播视频,然后定位地址。

在我任职的两年间,这个路径抓到了4家商业代孕机构,三十多名相关负责人。

我回国后,就在今年,有一次我在商场上厕所时,发现了门内写着“有偿捐卵”“10天挣5万”之类的字样。

同样的话,用熟悉的中文写出来,更加触目惊心。

我用湿巾试着去擦,完全擦不掉,摸遍全身只找到了一支圆珠笔。

我在广告旁边写:“别信这个,代孕是伤害自己,不要去代孕”。

还有很多话想写,但已经写不下了,我只能蹲在地上,用圆珠笔去涂掉广告上的电话和微信号,一遍又一遍。

我知道这样做不够,世界的某个角落,还会有下一个妮可。可我还是希望,能守住这扇门,再久一点。


当身体变成商品后,会发生什么呢?

国外有一部纪录片,叫做《代孕者》。这个片子里拍了很多女性,她们有的是医生,有的是卖胎儿的妈妈,有的是相关学者。

当被问到“如何看待代孕”时,她们有各种各样的看法,有的觉得女性可以为自己的身体做主,有的觉得这是捍卫了普通人的“生育权”。

但那些真正做孕母的女性,却只说了特别简单的一句话:“我这一辈子都不愿意我的女儿做代孕妈妈。”

侯小圣说,她反对代孕,就是这么简单的原理。

很多问题也是这样。如果无法衡量,就去问那个理想中的妈妈吧——她会愿意你忍受这样的痛苦吗?她会愿意你为这样的事情流泪吗?

我想,你会知道答案。

(文中部分人物系化名)

编辑:卡西尼 小旋风

插图:大五花

本篇10798字

阅读时长约28分钟

如果你想阅读【侯小圣】更多故事,可以点击下面的图片↓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世乒赛:法国男团锁定奖牌!3-1逆转晋级四强,勒布伦弟弟拿2分

世乒赛:法国男团锁定奖牌!3-1逆转晋级四强,勒布伦弟弟拿2分

全言作品
2024-02-22 15:17:09
汤唯发了和全智贤的自拍,特别生的图,松弛又自然!

汤唯发了和全智贤的自拍,特别生的图,松弛又自然!

娱乐圈酸柠檬
2024-02-21 08:06:16
独生女因为不想回国被妈妈拉黑了,妈妈不再交钱了

独生女因为不想回国被妈妈拉黑了,妈妈不再交钱了

新动察
2024-02-21 12:45:27
马克龙会见王毅,突发重大战略协议达成

马克龙会见王毅,突发重大战略协议达成

新点老
2024-02-22 12:42:12
王冰皓已离开上海台,和老公一起转型经营电商

王冰皓已离开上海台,和老公一起转型经营电商

娱乐圈酸柠檬
2024-02-22 07:50:17
房子空了一年多,凭空多出一个住户!哈尔滨房主:已报警!

房子空了一年多,凭空多出一个住户!哈尔滨房主:已报警!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2024-02-22 09:42:12
俄宣传员莫罗佐夫因报道阿夫迪夫卡俄军损失被同行排挤,最终自杀

俄宣传员莫罗佐夫因报道阿夫迪夫卡俄军损失被同行排挤,最终自杀

山河路口
2024-02-21 19:32:58
金正恩收到普京赠送的大礼,什么来头?

金正恩收到普京赠送的大礼,什么来头?

新民周刊
2024-02-21 16:36:44
欧冠历史射手榜,C罗140球居首,梅西129球第二,莱万93球第三

欧冠历史射手榜,C罗140球居首,梅西129球第二,莱万93球第三

直播吧
2024-02-22 06:39:11
中央巡视后,这里一个“老虎”、多名官员落马

中央巡视后,这里一个“老虎”、多名官员落马

鲁中晨报
2024-02-22 13:45:05
小米汽车价格22.9万起再上热搜,小米:互联网没有记忆

小米汽车价格22.9万起再上热搜,小米:互联网没有记忆

南方都市报
2024-02-21 18:29:15
女明星级颜值!广西收费站小姐姐因颜值爆表走红,网友直呼"绝了"

女明星级颜值!广西收费站小姐姐因颜值爆表走红,网友直呼"绝了"

小毅讲历史
2024-02-22 09:11:33
蔡国庆全家照曝光!54岁他不老和儿子帅成兄弟,富婆老婆老成阿姨

蔡国庆全家照曝光!54岁他不老和儿子帅成兄弟,富婆老婆老成阿姨

顶牌故事会
2024-02-22 11:08:48
“疯狂夫妻”3年奸杀48人妻子偏爱奸尸,完事和死人在家同睡

“疯狂夫妻”3年奸杀48人妻子偏爱奸尸,完事和死人在家同睡

丹宝说文史
2023-08-08 11:30:53
尖头鞋打扮,走路摇摆,气质又活力,搭配高大上

尖头鞋打扮,走路摇摆,气质又活力,搭配高大上

娱乐冰淇凌
2024-02-20 07:36:12
美专家意见罕见一致:当中国统一台湾时,美国只有1条路可以走

美专家意见罕见一致:当中国统一台湾时,美国只有1条路可以走

历史有些冷
2024-02-10 08:01:30
德国二台记者残忍揭开乌克兰的战争困境

德国二台记者残忍揭开乌克兰的战争困境

萍聚德国
2024-02-22 01:19:29
房子买来从330万跌到240万,感觉已经没动力打工了,每天心情很糟

房子买来从330万跌到240万,感觉已经没动力打工了,每天心情很糟

白浅娱乐聊
2024-02-21 14:53:10
副省长回老家看望父母,被派出所所长抓进派出所里,全市震动

副省长回老家看望父母,被派出所所长抓进派出所里,全市震动

乔生桂
2024-02-12 11:37:10
春节过后,人社部发布重要养老金信息,事关所有退休人员

春节过后,人社部发布重要养老金信息,事关所有退休人员

天下纵览
2024-02-22 09:47:05
2024-02-22 16:00:49
天才捕手计划
天才捕手计划
捕捉最带劲儿的人和事。
223文章数 728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广州肇事船只撞桥时速近5海里 船只公司再回应

头条要闻

广州肇事船只撞桥时速近5海里 船只公司再回应

体育要闻

重伤,暴瘦30斤!昔日男篮新星再进国家队

娱乐要闻

鹿晗关晓彤聚餐被拍,男方打扮低调

财经要闻

普华永道难逃恒大"阴影",网传将被起诉

科技要闻

英伟达日进5.7亿,黄院士躺印钞机上了

汽车要闻

2024款蔚来全系车型售29.8万起 最强NOMI上车

态度原创

本地
教育
旅游
游戏
公开课

本地新闻

云游中国|天山脚下,在佛国龟兹找回遗失的灵魂

教育要闻

志愿填报必须了解的10个常识:什么是综合评价?

旅游要闻

中国最赚钱的航空公司,到底有多抠?

卖爆!《老头环》本体+DLC占据Steam国区热销榜前二

公开课

何为人生第一等事?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