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皇驾崩不久,13岁太子就临幸了先皇妃子,作死却造就了千古明君

分享至

前言

当一个荒唐奢靡的皇帝败家子把天下江山落入他人手中时,我们常会感叹,这简直是造化弄人,莫名其妙。然而,在这看似偶然的历史巨变背后,其实隐藏着无数令人捉摸不透的因果。



1、宇文邕之子,究竟会成什么样的君主?

公元559年冬,北周宣帝宇文赟降生于长安城内宫。按理说,他是北周开国之主、英明神武的宇文泰的孙子,父亲宇文邕又是当今圣明的君王,他诞生于极盛的朝代,注定拥有无边的荣华富贵。

然而,在这金碧辉煌的皇宫深处,新生的婴儿却预示着一个黑暗残忍的未来。因为,他的母亲,并非宇文邕的正妃。



这位名叫李娥姿的女子,原本是南梁公主,在西魏灭梁之战中被俘虏,沦为宇文泰的妃子。她貌美动人,深得宇文泰宠幸。为方便照看,宇文泰还命她常伺候年仅15岁的儿子宇文邕起居。

一年春宵,两人禁不住美色惑,偷尝禁果。这原本只是一时冲动造成的错误,但是宇文邕年轻气盛,每每看到李娥姿妩媚的身姿都难以自持。李娥姿也受不了孤寡,终于与宇文邕成了有名无实的夫妻。



事后李娥姿有了身孕,生下宇文赟。这私生子的身世,成为了他日后荒唐行径的根源。

长大后的宇文赟性格恣肆,骄纵放荡。他貌似温文尔雅,其实多谋善变,阴险狡诈。他酷爱权力,又好大喜功,志不在治国利民,只在享乐。



宇文邕非常爱护这个儿子,因为他是自己血脉的传承。可他的正妃却对这个私生子恨之入骨,女眷们也经常暗地里嘲笑讥讽。“你看,这就是偷吃禁果的下场。”宇文赟从小就承受着这些非议,他积怨已深,性情大变。

这样一个太子,真的能成就大业,让百姓过上幸福的日子吗?



2、刚登基,新君就强占小妈

宇文邕深知儿子不是良材,但终究没有舍得废掉自己的骨肉。公元578年,他驾崩之时,宇文赟才20出头。按理说,他应守父丧3年才可继位。然而,野心勃勃的宇文赟哪会让出帝位。

宇文邕死的那天,宫中哀声一片。太子宇文赟面带哀容站在灵前,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大声哭嚎。突然他瞥见父亲手腕上一道道鞭痕,多年积怨与愤懑瞬间喷薄而出,他放声大骂,诅咒父亲早死。众臣无不骇然。



宫女禀报,郑贵妃求见太子殿下。贵妃郑氏,正是宇文赟的小妈。20年前,她嫁给宇文邕为妃,对赟赟视如己出,一直关爱有加。

“哦?夫人有何吩咐?快快请进。”宇文赟连忙抹去眼泪,一改方才暴跳如雷的狰狞神色,抚上温和的假面具。

郑贵妃一进殿内,就见宇文赟猛地扑了过来,死死抱住自己。

“放肆!你怎可......”她惊怒交加。



“母妃,朕久仰您风姿。今夜成全臣吧!”宇文赟放肆地上下其手,急不可耐。他等这一刻已太久太久,整个青春期都在压抑着这蛰伏的邪念。今天,他终于得到机会宣泄多年的积怨与欲望。

“你这个禽兽!”郑妃大声斥责。她气得抖个不停,拼命挣扎。

宇文赟阴森森地威胁:“休再废话!要么成全朕,要么明天朕登基,就剥了你的皮!” 他此时已经失去理智,兽性占了上风。只要一想到曾经的屈辱生活,他就再也忍耐不住。



郑妃吓坏了,她知道,这已不是父慈子孝能形容的关系。一向温文尔雅的皇太子此刻犹如猛兽,散发着森冷的气息。宇文赟已经不受任何约束。最终,郑妃怯懦地放弃了反抗......

次日黎明,宇文赟心满意足,疲惫不堪地走出郑妃的房间。回味着昨夜让人眷恋的美好,宇文赟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开始准备登基大典。

一个大男人,刚丧父便非礼小妈,真可谓禽兽不如。如此乱伦放荡之君,难道就是百姓心目中的明君圣主?



3、称帝之日,宣示昏庸统治的开始

宇文邕死后,太子宇文赟毫不迟疑地登上了帝位。一时间朝堂之上空前热闹,全国大小官员云集京城,准备向新登基的皇帝表示效忠。

殿上金碧辉煌,珠光宝气。宇文赟身着龙袍,端坐于高高的宝座之上。文武百官跪地朝贺新帝,宇文赟昂然挺立,神态高傲。

他仿佛早已忘记了这江山是父亲一手打下的基业,忘记了父亲刚去世不到一个月。取而代之的是张狂跋扈的态度。



在一片寂静中,他突然放声大骂,指着宇文邕灵位狞笑:“老东西死得好,你活着的时候,便是朕心头的一根刺!今日朕才是真正的主宰。哈哈哈哈......”

“陛下!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