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上交换婚戒的一刹那,我却听见未婚夫的心声:我喜欢你妹妹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婚礼上,

我和沈行正准备交换婚戒。

当射灯打在我身上的一刹那,

我突然听到了沈行的心声。

[要不是因为涵涵生不了孩子,我怎么可能会和这个女人结婚!]

这么刺激吗?这婚我不结了!

1

我转头瞥了一眼坐在台下最前方的双胞胎妹妹。

王涵。

说是双胞胎但我俩不管是样貌还是性格都截然不同的。

或许是因为她是妹妹的原因,天生身体就比较柔弱。

几乎夺走了本属于我的所有宠爱。

王涵此时正美目含情的看着台上即将与我交换婚戒的丈夫沈行。

两人视线交换。

我竟然在平时喜怒不显于色的沈行的眼中看到了满眼的爱意。

而当他转头看向身为未婚妻的我时。

眼神却如同看一个陌生人一般冷漠。

他催促道。

【不是你恬不知耻求着要跟我结婚吗,你还在等什么,赶紧把婚礼仪式进行完。】

说着沈行举起我的手拿起一旁的戒指正要为我戴上。

我立马下意识的将手抽回。

瞬间所有的人目光都聚集在我身上。

我看着满脸不悦的沈行再次听到了他的心声。

[我都同意结婚了,她又想耍什么花招。]

我心中冷笑。

我全心全意的付出。

在沈行这里竟然都变成了耍花招。

自问我在这段感情中从来没有对不起谁。

可现在却落得这个下场。

我将手中的捧花抛下。

一字一句说道。

【这婚我不结了!】



2

我话音刚落。

婚宴大厅瞬间就炸开了锅。

【王微你到底怎么了。】

沈行最先反应过来,

他蹙眉看向我,薄唇微抿。

我知道这是他即将要发怒的表情。

这要放在以前我早跟他道歉了。

可在听到他的心声后。

我才明白我做的一切努力在他那不过是自取其辱。

【沈行你是听不明白话吗,我说了这婚我不结了!】

沈行神色淡漠全然没有一丝慌乱。

所有人都知道我爱惨了沈行。

沈行更是根本不相信我会放弃和他结婚的大好机会。

【王微你可要想好了,今天咱们不结婚就分手。】

沈行能这么自信不过是因为我喜欢他罢了。

可当我不再喜欢他。

他在我这就什么也不是。

我冷哼一声。

索性将头发上的头纱也扯了下来。

【沈行我看不上你了,咱们分手吧。】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

有一道身影冲到了台上。

下一秒。

我的脸颊火辣辣地疼。

【你还嫌不够丢人吗,快跟沈行道歉。】

我爸我妈此时都怨恨的盯着我,仿佛我根本不是他的女儿,而是她的仇人。

【爸妈你们听我说......】

我刚想为自己解释一下。

就看到妹妹王涵走了上来。

环住了我妈的胳膊轻声说道。

【妈妈,你就别怪姐姐了,她也不是故意让我们这么丢脸的。】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王涵看似是在为我开脱。

但实际上却更加加剧了父母的怒火。

王涵总是用这招不断抬高自己。

慢慢地我在众人的眼里变得自私又狠毒。

果然下一秒我妈就更加怨恨的瞪着我。

【王微你快点跟沈行赔礼道歉!要不然你就给我滚出王家!】

我强忍心中的难过,想继续为自己辩解。

可刚张口。

就听到了我妈的心声。

[早知道这孩子这么惹人厌,我就该在小的时候把她掐死。]

我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母亲从小确实有些偏心,我只以为是因为妹妹的身体太差了,所以妈妈才给了她更多的关爱。

但我根本没想到我妈竟然想让我死。



3

我努力的稳了稳情绪,定声说道。

【我不会道歉!】

【既然这样你就给我滚出王家!从今以后我们王家没有你这个女儿!】

[这么废物果然是个贱种。]

我爸充满厌恶的眼神落在我身上。

一旁的王涵装模做样的伸手过来拉我。

【姐姐你快别说气话,爸妈也都是为了你好。】

[你早就应该滚出王家,我才是王家唯一的小公主,你这种人,生来就是要被我踩在脚下的!]

我看着王涵得意的眼神。

原本最熟悉的家人,突然开始变得陌生起来。

我心中突然生出悲鸣。

我最爱的人不爱我,我最亲近的家人恨不得我去死!

既然所有人都嫌恶我,那我索性谁也不要!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分家!王氏集团得有我一份!】

【笑话!王氏集团得有你一份?王微你什么意思!我才是公司的董事长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做!】

我爸最先跳了起来。

我不紧不慢的说道。

【就凭我刚毕业就进了公司,就凭我将王氏集团从一个小公司做到上市,就凭我手中握着王氏集团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

要知道就连身为王氏最大股东的父亲也只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众人瞬间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目光。

我爸不可置信的问道。

【你怎么会有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

我咧开了嘴,笑的嘲讽。

早年间王氏集团陷入危机,曾买过不少股份,我知道这一直是我爸心中的难题。

所以这些年我私下就一直尽心收集,为的就是在我爸过两天的生日上给他一个惊喜。

现在看来我他们根本不配有我这份心意。

【现在我才是王氏最大的股东,想要把我赶出王家希望你们做好放弃王氏的准备。】

几人原本暴怒的脸瞬间变得面面相觑。

我才不愿听他们心里在想什么,抬腿就想离开。

就在这时。

沈行抓住了我的手腕。

只见他神色晦暗的看向我。

【王微你当真确定要这么做吗?】

我挑了挑眉直声说道。

【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算什么东西?】

沈行没想到原本温顺的我会这么怼他,脸色瞬间涨红了。

王涵冲过来挡在沈行的身前。

【姐姐你未免也太过分了,你有什么怨气大可以说出来,为什么要冲着沈行哥哥撒气!】

沈行看向王涵的表情充满了怜爱。

他将王涵重新挡在身后。

【王微你有什么怨气大可以冲着我来,没必要伤害涵涵。】

看着他们两人互相维护的模样,我冷笑一声。

【沈行哥哥,涵涵,你们叫的可真是亲热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俩才是一对呢。】

话音刚落沈知行瞬间像是被戳破了心事一般,脸色一僵。

王涵也连忙往沈知行的身后躲。

【姐姐你在说什么啊,我和沈行哥哥之间只有兄妹的感情,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污蔑我们。】

[就算王微发现了又怎么样,沈行哥哥最爱的还是我!]

沈行像是想到什么一般突然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神情。

【王微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了,只要你愿意跟涵涵道歉,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婚礼依旧会照常进行,你依旧可以如愿的做你的沈太太。】

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我没理沈行,直接向台前走去。

走到了台前后,抢过了司仪的话筒对着台下的宾客说道。

【今天我王微取消和沈行的婚礼,从今以后我王微和沈行各不相干!】

【逆女!谁同意你这么说的!】

我爸最先反应过来叫了起来,冲过来就要夺我的话筒。

我将手中的话筒扔下,话筒碰撞地面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声音。

【是你说的,不会再认我这个女儿,现在你又有什么资格管我,至于分家的事过几天我会让专门的律师上门跟你谈的!】

说完我便再不管众人的表情,离开了宴会厅。



4

我还未回家,今天婚礼的闹剧就已经传遍了江城。

当众人知道我在和沈行的婚约告吹后。

又被白家赶了出去后。

除了看好戏的,更多的是白眼和冷嘲热讽。

【被往家赶了出去,又被沈行解除了婚姻,我要是王微我可没脸见人了】

【谁不知道王微追了沈行十多年,现在落得这个下场真叫人唏嘘】

【这叫什么来着?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哈哈哈,这王微可真是比不上她那个妹妹,真是咱们圈子里的耻辱】

对于这些风言风语我丝毫都不在意。

毕竟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只可能是像我妹妹王涵那种不学无术的富家子弟,。

只有他们才觉得一个女人的价值只有自身的家族和婚姻对象。

回到公司后,我直接召开了董事会。

宣布了我最大股东的身份。

最大股东可以直接罢免公司现任的董事长。

我毫不犹豫的在董事会上将我爸董事长的职位罢免了。

在场的股东几乎全部赞成,毕竟他们并不在乎王氏的董事长是谁,他们在乎的只有年底的分红。

比起一年只来公司两趟的我爸,显然我做董事长更能让他们信服。

当董事长罢免书寄到王家时,圈子的众人也再次收到了风声。

原本的白眼和冷嘲热讽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都是恭维和讨好。

坐在董事长办公室的我,接到了我爸的电话。

【王微你个白眼狼有什么资格罢免我的职位!】

我语气平淡。

【最大股东可以在任何时候有权罢免公司的决策和人员调动,这是你自己定的规矩,你不会忘了吧?】

我爸被我噎住了。

【微微咱们可是一家人,当时爸爸妈妈说话时急了一些,但是你有什么怨气大可以说出来,咱们坐下来好好解决,何必闹成今天这个样子?】

我心中冷笑。

这分明来硬的不行,所以打起了亲情牌。

【爸,当时你说的很明白,要把我赶出王家,我怎么敢不听你的啊,至于分家的明细,我会在你生日当天给你好好算算!】

【王微你这个孽女,当初我就该把你给直接掐死!你这个……】

我没给他再骂我的时间,直接挂了电话。

同时我心中开始产生疑惑。

同样都是女儿,为什么从小到大,我爸妈都更偏向王涵,而对我不闻不问,难道仅仅是因为王涵的身体不好吗?

心中有了猜疑。

我很快找到了相熟的私家侦探帮私下我调查真相。

5

结束了工作后,我刚准备回家,就看到了沈行和王涵推门走进了我的办公室。

身后的秘书快步的跟在两人身后,紧张的向我道歉。

【王总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两人非得要进来我根本拦不住。】

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没事,是我忘记告诉大家,以后咱们公司这两人和狗不得入内。】

沈行堂堂的天之骄子,何时受过这种挤兑。

脸色瞬间变得青一阵紫一阵的。

【王微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难道你连话都听不明白了吗?】

我淡淡地回道。

【你!】

就在沈行即将要发作时,一旁的王涵伸手挽上了沈知行的胳膊。

【姐姐肯定是心里还有怨气才这么说的,知行哥哥你别生气。】

脸上一副强忍伤心却还要劝阻的模样,惹的沈行好不怜惜。

【涵涵你就是太善良了,所以才会被王微这种人欺负。】

王涵猛地扑到了沈行的怀中。

【可是....她毕竟是我的姐姐.....】

看着两人这副矫揉造作的模样,我恶心的犯了个白眼。

【你们有病就去治,别在我这搭台子唱戏。】

沈行厌恶的看向我。

【王微你说话还是这么恶毒,你这种人连涵涵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恶毒?

年少相识尽心付出,竟然就换来沈行这种评价。

我就当真心喂狗了!

【王微你要是识相的话就赶紧把董事长的位置还给王叔叔,然后离开王氏集团,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涵涵的眼前,否则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沈行将王涵护在身后,小心的姿势,如同护着一个珍宝一般。

【沈行你给我搞搞清楚我现在才是王氏集团的董事长,接下来王氏和你们沈家的合作都的有我来拍板,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

沈家这些年看似光鲜,但内里早就大不如前了。

而这一次沈家和王家的合作,也许是沈家翻身唯一的机会。

因此,他绝对不能错失。

王涵见沈行被我堵住了,随即看向我的目光中全是狠毒和怨恨。

【沈行哥哥你不必为我生气,我做妹妹的,姐姐怎么怨恨我都是我应该承受的。】

【涵涵你受委屈了。】

沈行看向王涵的目光中再次充满了怜惜。

[涵涵对我这么好,甚至曾经不顾危险的救我性命,可现在我竟然连保护她都做不到,我真是太没用了。]

我冷眼看着两人拙劣和恶心的表演。

两人看我一点都没有松口的迹象,只能灰溜溜的离去。

待两人离开后。

我眉头紧皱。

王涵什么时候救过沈行?

在我的记忆中沈行只有一次发生过意外。

那时我们王家和沈家还并不认识。

机缘巧合下我和沈行一起被绑架了,逃亡的途中沈行几乎已经晕厥,是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带他逃了出来。

也就因为这样,王家和沈家建立了无比稳固的合作关系。

当时不顾自身安危救沈行的人分明是我,可在沈行的记忆中却变成了王涵。

想了一会我便想通了。

想来定是当时我那爸妈趁我昏迷时,为了他们的宝贝女儿王涵能承沈家的情,便故意说谎话。

原本我还在疑惑,就王涵这处处比不上我的样子,沈行到底看上了她哪。

而现在一切都有了答案。

我现在真是迫不及待想看看,到时候沈行要是知道了王涵并不是他的救命恩人,反而被他伤害嫌弃多年的我才是他真正的救命恩人时,究竟是什么样子。

在我爸的生日的前一天,我收到了私家侦探的调查结果。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