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磊竟然把一帮社会大哥干了,即刻引爆即墨路!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败于飞以后,聂磊在即墨路算是崭露头角了,打出了点儿名声,不但在自个儿的小市场名声大噪,甚至在整个即墨路,都引起了很多大哥对他的想法。

有人说了:这小子是不是要起来呀,要不要打压一下子?

好多人说了:先不用,他太小了,在市场里边领俩兄弟扛个把,那算啥呀,对吧?你让他先发展发展!

但是于飞毕竟是让聂磊干了,他心里边不得劲,来到小院院里边儿,气儿就不打一处来!



这是纯纯让人踩着上位啊,你不直接把聂磊给成全了吗?你打了六七年的名声,在这即墨路,于飞也算一号大哥,你在市场也收保护费,聂磊刚来几天就给你干了,这不踩着你肩膀往上爬嘛!

于飞心里实在太难受了,把电话就打给了他的老大,峰哥,这是正儿八经的社会儿,凯蒂雅会所的老板。

电话响起来以后,峰哥在这儿拿着电话一接:小飞呀。

于飞:峰哥,我这在小院院呢。

张峰:在小院院呢,咋地了,有病了?

于飞:哎,没病,我让人给磕了!

张峰:让人给磕了,谁给你磕了?

于飞:即墨路一个小孩儿,叫聂磊,一个小乡巴佬,小孩儿岁数不大,成狂了,刚来的时候吧,我合计着上他摊儿上收点儿保护费,小孩儿挺别,我说别人一天50,你拿一天200。那小子吧,就给我干了,整了一帮人,拿着开山砍,剁了我三根手指头!

张峰:不是,我问一下子,他们多少人呢,就给你那帮兄弟干了?你现在多了张罗不来,三四十号兄弟你不有吗?

于飞:有是有,我这帮子兄弟吧,养尊处优惯了,这几年儿呢,咱再说句实话,欺负欺负老百姓行,欺负欺负这帮摆摊儿的行,聂磊这小子吧,我觉得你该打压他一下子。

那在一个,我是你老弟呀,那打在了我的身上,不也是抽在了你的脸上吗?你觉得呢?我估摸着,聂磊这小子要是再不打压的情况下,整个即墨路所有的大哥现在都在盯着聂磊,但是没人拿他下手,都是觉得他太小了,他团伙里边一共就两三个人!

张峰:多少人?

于飞:一共就两三个呀。

张峰:小飞呀,原来哥瞅你这孩子挺好,你这不纯粹是个废物吗?你三四十号人,你打不过仨人?

于飞:不是,聂磊这小子吧,挺傲的,也挺敢下手,出手就S人啊!



张峰:你放狗屁吧,我怎么这么不信呢?我派个人过去,我看看他想咋的,他打你能行吗?他没打听打听你于飞的老大是我峰哥吗?行了,这事儿你别管了,好好儿在小院院中养伤,这俩月都不用给我往上交钱儿了!这聂磊不行啊!

于飞:是,你得赶紧收拾收拾他了,我估摸着吧,这小子要是再发展两年的情况下,都得骑在你的头上拉屎撒尿!

张峰:那不可能,不存在的事儿,你这多虑了,多虑了。行,我派人找他去,我看他在那儿,就在市场呢,是吧?

于飞:40号摊儿,行,好勒。

给电话啪的一撂下,峰哥当时就寻思了:小孩儿有那么厉害吗?

因为于飞的身手吧,张峰是知道的,虽然说不是太藏性,但于飞绝对也是大哥级别的人物,也不是个小坷垃。

所以他就没有太小瞧聂磊,从心眼儿里边,因为他也知道,我也是从聂磊这么大起来的,谁都是从没有兄弟,从兄弟比较少,再到后来有兄弟,是吧!

张峰当时就说了:立明过来一下子!

立明来到了峰哥的跟前:咋的了,哥?

张峰:上即墨路于飞哪个市场,40号摊儿,找个叫聂磊的小孩儿,他们可能一共三五个。

立明:三五个啊?

张峰:嗯,告诉他,于飞不能白打,让他给拿点儿米儿,顺便给我敲打敲打他,让他知道,在即墨区,有我,他就永远别想起来,要么向我臣服,给我报个拳儿,叫我一声大哥!要么呀,三天之内给他把我干掉!

当时立明儿听了以后,说多大岁数?20多岁儿呀,这哥们儿轻敌了,说你放心吧峰哥,我早就瞅着他于飞有点儿干不了,你要是把我派到那个地方儿去,我这小保护费不得收飞鞭子了吗?

张峰:行了,你也别吹牛了,千万别小瞧他,把于飞丢失的尊严给我找回来,你记得,他砍了于飞三根儿手指头,这就等于是扯了我一个嘴巴子,我这心里边儿挺不得劲儿的!

还有,即墨路这些有头有脸儿的大哥,这些社会儿,现在都在持观望的态度,看看谁能出来把聂磊收拾喽,咱上,那我把聂磊收拾了,我还能巩固巩固我的江湖地位,是吧?去吧!



立明:那行,哥,我就去啦。

说完,立明领了四五个小伙儿,一说聂磊这边儿就三五个人,就合计了,我得让你见识见识啥叫真正的社会,你聂磊不就有两把刀嘛,你还有啥呀?

领着四五个人,开着一个破捷达,直接奔着即墨路就来了。

聂磊、蒋元 儿、刘峰玉,这仨人还是在40号儿皮鞋摊儿卖着皮鞋,做着批发的生意,每天也就能挣个三百二百的,毕竟摊儿位太小了。

把这车往这儿一停下,从车上下来四五个人,一看这就是标准的团伙儿了,一下来,小墨镜戴着,有人呢,给夹着包儿,迈着小方步儿,朝着聂磊这边儿就来了!

蒋元当时一瞅:这情况不对啊哥,咱们小心着点儿。

看到立明带着四五个人过来了,蒋元首先反应了过来:磊哥,小心着点儿,来者不善!

哥几个当时就从里边把这开山砍拿出来了,你要是来找茬儿的,我就得干你,你要是过来交朋友的,那行,聂磊讲话儿了:

咱们现在的团伙儿,正面临壮大,只要是朋友,只要是够手,只要是有你俩这两下子,我聂磊就收他当兄弟。

这边儿立明一来到聂磊跟前:哎,小孩儿!

聂磊、蒋元、刘峰玉这哥仨谁也没动弹,蒋元抬眼一瞅他:你要不是来买皮鞋的,就抓紧时间滚蛋!

刘峰玉两手一抱膀:没听着说啥啊?买皮鞋就挑一挑,不买皮鞋抓紧时间滚蛋!戴个小墨镜,夹个小包,领着几个小弟,在这儿狂啥呀,滚犊子!

立明当时一瞅:这还真挺狂,跟传说中得也差不多。

聂磊当时一摆手:蒋元,峰玉,先别!



聂磊这边一站起来:你好哥们儿,怎么回事儿?

立明:你是聂磊吧?我听说即墨路出了个小大哥,打架挺狠,长得文文弱弱的,跟个书呆子一样,戴个小 眼镜,应该就是你吧?你是给于飞干了的那小子吧?

聂磊:是我,我叫聂磊。

立明:行啊,跟谁都敢干,是吧?你没问于飞他老大是谁呀,你没问于飞在这儿一天收好几千保护费,他都交给谁了?你就敢打他?你就敢把他三根手指头剁了?

聂磊当时就说了:你要是想过来报仇啊,你这四五个人呢,也不够手儿,回去多叫几个兄弟!

立明:看给你厉害的,小孩儿,听着,我不欺负你,自我介绍一下子,我跟于飞是平级的,咱在即墨路混了都十来年了,我和于飞的老大呢,叫峰哥,有时间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聂磊:我没兴趣!

立明:你是在作死你知道吗,就像你这种干法,属于混干,属于胡干,你能把于飞整喽,那纯是运气好,别哪天小阴沟里边儿翻了船,让人给你扼杀在摇篮里边儿你就老实了!我不跟你扯淡,我也没那个时间,我开门见山的跟你说…

聂磊:你早就该开门见山了,在这墨迹半天干啥呀,要不在这儿打一仗啊?

立明这边儿一抱膀儿,一插腰:给你两个选择,首先呢,给 于飞,还有于飞这帮子兄弟,把医药费赔了;第二点呢,必须得向我们家峰哥俯首称臣,以后在即墨路啊,给你块儿小地盘儿,你就在这儿这么混着。

但是啊,你得明白这么个道理,在哪个山头儿,你必须得拜哪家的土地爷,以后峰哥就是你的老大,听明白了吗?

峰哥呀,也让我转告给你,说挺欣赏你的,小伙儿挺敢干,情商挺高,但是吧,孙猴子他在能蹦嗒,不也是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儿吗?稍稍往这儿一摁,不就压死你了吗?

所以说呀,峰哥整你,我就给你举个例子来说,那就是高架炮打蚊子,大材小用!所以说派我过来啦!

你这必须要向峰哥俯首称臣,以后在街上只要见着峰哥,必须叫一声老大,如果要不的情况下呢,你能整得了于飞,你够呛能整得了我,我叫周立明!



聂磊在这儿瞅着,还是面无表情,蒋元在那儿抠着脚丫子,刘峰玉在这儿啃着西瓜,说白了,聂磊就感觉你身上都没有于飞那股劲儿,我根本就不存在怕你!

聂磊:说完了?

周立明:说完了!

聂磊:我要是哪一条都不选呢?

周立明:哪一条都不选啊?那你就是在作死!

后边蒋元儿啪的一站起来,从那小刀套里边儿,啪的一撸起来,小皮套儿扔地上。

刘峰玉吧,虽然是军师,这小子脑袋挺好用,现在当时也整出来了,啪的一整,大开山就拿出来了,前边不是他摆的那个小摊嘛,是木头的,大砍砍啪的一使劲,当着直接插桌子上了,扑棱棱棱好几下子。

紧接着,聂磊从这底下也掏出来了:我怎么个作死法,你教教我 呗,你教教我呗!

周立明:兄弟,你这么玩儿啊,真容易给自个儿玩儿没!

看着啊,现在基本上七八十个摊儿,过来了得一大半儿了。聂磊为什么一开始没动弹,他贼会给自个儿做人设,知道吧?你得是围的人越来越多了以后,我得守着人打你,我就要这个面儿!

聂磊就是这么狂,眼瞅着过来看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底下就议论纷纷了:完了聂磊又要干仗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