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小鲜肉和55岁女人“母子恋”,同居后大妈:想要我老命?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叫林天,今年18岁,是个普通的外来打工仔。为了改善家境,我一个人来到了市,开始在这个陌生的大城市艰难求生。 刚来市那会儿,我碰壁无数,找工作难得很。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快餐店的兼职,工资只有每月一千块,勉强维持生计。我住的地方也很简陋,租了一个六米大的上下铺,与其他五个人共享这个狭小空间。大家都很难捱,整天都在抱怨生活的辛苦。 就在我快要接受这种艰辛生活的时候,命运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有一天快餐店来了一个身着名牌洋装的女客人,她看上去有50多岁,但保养得很好,连20多岁的小姑娘都自叹弗如。我殷勤地为她服务,送上餐后甜点。她非常开心,送给了我一张红色的名片。 “小伙子,你服务态度非常好,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打这个电话找我。”她神秘一笑,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我回到员工休息室,仔细看那张名片,原来她叫张玉,是这附近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长。这个发展太令我震惊了,一个大老板竟然会注意到我这个小服务生!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拨通了名片上的电话号码。 电话那头的张玉立刻认出了我,她语气温柔地说:“小林天是吗?很高兴你打来电话,有什么事吗?” 我终于积攒起勇气说出了我的请求:“张董事长,我刚来市,生活很困难,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工作机会?我肯定会好好工作的。”

我激动地问:“什么提议?”

张玉说:“我一个人生活很孤单,如果你愿意,可以来我家和我同居,我会好好照顾你,提供吃住和其他生活费用。”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大老板愿意养我!这简直是我改变命运的大好机会啊!



“张董事长,我当然愿意!能遇到您真是我的福分!” 我激动地答应了下来。

“天天,这将是你的卧室,喜欢吗?”张玉打开一扇雕花木门,房间华丽大气,进门就是一个小客厅,右手边通向卧室和衣帽间,左手边是独立的卫生间。

“太漂亮了!我真的可以住在这里吗?”我惊喜交加。

“当然!从今天起,这里就是你的家。不过,我们可以共用主卧,我喜欢你陪在我身边。”张玉眨了下眼睛。



虽然跟一个大我几十岁的阿姨同床共枕有些别扭,但想到我可以过上体面生活,我决定暂时承受这些,先把生活过稳再说。

接下来的日子我过得十分舒适,张玉对我几乎无微不至,常常亲自下厨为我做好吃的。我白天无所事事,晚上陪着张玉看电视、聊天。偶尔我也会抱抱她,给她一点甜头。我发现只要我对她好,她就会更宠爱我。

我的生活突变让我的老友小王很吃惊。有一天小王来找我玩,我带他参观了我新的家。

“哥们,你连一个富婆都勾搭上了!真没想到啊!”小王揶揄我。

“得了吧,人家才不是我勾搭上的。我也是被生活逼得没办法,才委身到一个大老板身边。”我不以为然地说。



“行吧,不过你也算走运,找到金龟婿位置了。以后钱肯定不愁了,给哥们也介绍一个呗?”小王兴奋地说。

我无奈地摇头,心说以后肯定要和小王渐行渐远了。我们已经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就这样,我和张玉的同居生活持续了一年多。这一年多来,我慢慢体会到与一个年长者保持这样的关系是件很累的事。

张玉的身体状况逐渐变差,我不得不花大量时间照顾她起居。她变得愈发脆弱和依赖我,要我24小时陪在她身边,否则就用哭闹要挟。我的自由被严重限制,但又不忍心直接拂她面子。



“天天,你不喜欢我送你房子吗?那我给你5万块钱可以吗?”张玉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我。

我思忖片刻,5万块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天文数字。于是我接受了她的好意。

转账成功后,我暗自松了口气。这笔钱对我来说无疑是个安心的启动资金,以后我就有能力独立生活了。我终于看到了摆脱这种关系的曙光。

然而,张玉开始苦苦哀求我不要离开她。她说身体每况愈下,只有我能照顾她,没有我她会活不下去的。我很无奈,只能含糊其辞,不敢直接表态。

就在这时,我突然晕倒在了卧室的地板上。张玉害怕极了,赶紧送我去医院。



医生检查后告诉我一个噩耗:我得了绝症,已经到了晚期,如果不尽快动手术,恐怕活不过一年。而手术费用极为高昂,起码需要50万元。

我倒在病床上,绝望万分。原来我一直的身体不适都是这个绝症在作祟,我还天真地以为自己年轻力壮,没想到生命已经走到尽头。还有张玉,我欺骗她感情这么久,现在要如何面对她?

张玉见我病容憔悴地倒在病床上,眼睛立刻红了。她握住我的手,柔声说:“天天,别担心,有我在,一定会把你救治好的。”

我很感动,同时也觉得愧疚。我利用她那么久,现在病了她还这样关心我。



“阿姨,对不起,我骗了你那么久。我从来没真正喜欢过你,只是贪图你的钱财。现在我该受报应了。”我痛苦地说。

“傻孩子,你不用自责,我明白你的苦衷。能遇到你是我的福分,我不后悔。”张玉温柔地抚摸我的头发。

手术很成功,我渐渐恢复了健康。出院后,张玉亲自照顾我的饮食和起居。我看着她虚弱的背影,内疚感油然而生。

“阿姨,你已经为我做了太多,我不配得上。你放我走吧,我只会累着你。”我想要离开,给她自由。

“天天,我累不累是我自己的选择。能遇到你让我活得有意义,我会一直照顾你的。”张玉坚定地说。



我被她真挚的情感深深打动。我终于懂了,她真的把我当成自己的家人在爱护。我决定报答她的恩情,留在她身边,好好照顾她晚年生活。

然而,命运弄人,我的病情恶化得更快。即使做了手术,医生说我活不过一年。我确实感觉到生命在一天天衰弱。

“阿姨,我想在最后时光多出去走走,可以吗?”我请求张玉。

“好,天天,去吧,我会保住这房子,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 张玉含泪点头。

我想在生命的最后时光,尽情看看这个世界的美好。即使命不久矣,我也心满意足。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